•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章 分水有刺

    第九章 分水有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事从来由错误……”

        青衣水袖,俯仰生姿,半是旁白半歌吟,字字句句如清泉石上流。

        “若要认真才下步,反因稳极成颠仆?!?br />
        曲调缠缠绵绵,终究断绝,迷楼玉苑上,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飘落下来。

        楚留仙顿时觉得全身汗毛炸起,并非恐惧,而是切实的威胁下应激反应。

        这个时候,古锋寒和林清媗也明白了楚留仙的意思,皆是一脸的恍然大悟。

        残破宫殿压根就是一个幌子,里面哪里来得有人?

        迷楼玉苑压根就是一个法术,偏迷惑了所有的人!

        在济水阴墟看不见外界情况是因为它,之前众人昏迷亦是因为它,一切皆是虚幻,唯有那个站在迷楼最高处,时而青衣时而小生的,才是真实的存在。

        古、林二人,本就是聪明人,不然也不会被楚天歌看上成为神霄一脉十大入室弟子之一,有了结果再推前论,他们瞬间就明白楚留仙是从哪里判断出来的。

        竹山教众人,以及前后从济水阴墟出来的修士,无不是为迷楼所惑,昏睡了过去,这自是为了防止他们坏了迷楼主人的好事。

        楚留仙、古锋寒、林清媗一行三人,本当也是这个下场,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怎样来历,只要昏睡过去不碍事便可。

        那迷楼主人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自不会是因为实力,实力隐然比古锋寒还要高出一线的秦伯此刻还趴在铁甲飞舟船舷上呢,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迷楼主人,腾不出手!

        楚留仙等人从济水阴墟出来的时候,迷楼主人全部心神力量都集到了那面宝镜,以及从济水摄取那件宝物当,已经分不出心思来对付他们了。

        反过来说,如果楚留仙他们在这个时候对其出手,怕是迷楼主人的好事就会被破坏!

        这,便是楚留仙那两句话的意思。

        古锋寒又往深里想了一层,明了了楚留仙行事前问的那句话含义。楚留仙那分明是在判断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物,要真是为一己之心,不惜牺牲万千,那么他取宝的行动破坏就破坏了,且以破坏为好,免得有更多的人为其所害。

        在古、林两人心念电转,将一切想得通透的时候,“啪”的一声脆响,从空传了下来。

        众人不由得抬头,只见得那点碧蓝色奇光牢牢地贴在了宝镜上,如渔网的鱼儿,怎是挣扎,终不得脱。

        如夕阳西下,宝镜束缚住了碧蓝宝物,徐徐落了下来。

        它落向的地方,果然不是那处宫殿,而是迷楼玉苑,此时一身青衣打扮的迷楼主人手。

        在迷楼主人接下宝镜的同时,第一次转过身来,只见他负手凝望,两鬓长发飘发,掩不住如剑一般的目光刺向了楚留仙。

        那种凌厉刚猛的气息,与迷楼主人青衣打扮哀怨词曲,俨然是两个极端。

        林清媗神色大变,本能地上抢一步,挡在楚留仙的前面。

        “啊~”

        楚留仙和古锋寒各自惊呼出声。

        楚留仙不为迷楼主人的突然试探而惊讶,为的是林清媗的举动;古锋寒则是没想到林清媗如此,被她给阻挡了一下,慢了半步。

        林清媗闷哼了一声,倒退一步,被楚留仙握住了肩膀,稳了下来。

        她的脸上不过潮红了一下,旋即褪去,明显是没有大碍。

        看这情况,楚留仙这才放下心来,心知自己预料无错,迷楼主人并没有起杀心。

        等他放开林清媗的肩膀,抬头望向迷楼主人的时候,古锋寒已经挡在了师弟师妹的前面,向上拱手:“先恭喜尊驾喜得宝物,在下古锋寒,那是楚师弟与林师妹,我等见过尊者!”

        “道宗,神霄峰,楚夜游的徒弟?”

        迷楼主人的声音传来,不再故作深沉雄浑,而是带着清亮无比,悦耳至极,如叩动玉石发出的声音。

        事实上,楚留仙等人看得分明,迷楼主人哪里开过后,只是腹部鼓动了一下,其声便传入耳。

        “腹语术!”

        楚留仙等心疑惑,腹语术不过是一帧术,算不得什么,只是这迷楼主人为何要如此呢?

        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们旋即将这个疑问按下,继续听那清亮声音道来。

        迷楼主人看来根本不需要楚留仙等人回答,从他们的衣着就足以判断其根脚了,他自顾自地腹语道:“你们师父号称夜游神,他的阴神夜游冠绝天下,我还真不好为难你们,否则倒也难缠?!?br />
        他颇为惋惜地又补充了一句:“可惜啊,楚夜游的传讯我拦不下来?!?br />
        “尔等大宗门弟子,就是这点麻烦?!?br />
        楚留仙等人听得这句真是苦笑不得,敢情拦得下来他真想下手啊。

        总算有说话的机会了,楚留仙见缝插针地道:“敢问尊者,当日济水破堤时候,尊者是否也曾祭起过那面宝镜?”

        “确有?!?br />
        迷楼主人的双手从背后拿出来,一手持圆镜一面,其光粲然;一手持碧蓝小刺一支,长仅盈尺,把玩指掌间。

        “当日,我借着倾盆雨落,雷声震天昏的时机,以此摄宝灵镜想要收取分水刺,不曾想功亏一篑,只好今次再来过?!?br />
        “分水刺!”

        楚留仙、古锋寒、林清媗,目光齐刷刷地汇聚到了那支不起眼的碧蓝小刺上,脑子里无不闪出了一句话来:

        “分水有刺,驱山有铎,走海有戟,逐木有鞭!”

        这句话里有十个字,四字一顿,分别指向一类宝物,分别是:分水刺、驱山铎、走海戟、逐木鞭。

        这四类宝物,曾在久远的神道时代广为流传,为神道特有法器,在诸般典籍屡见不鲜。

        分水刺,能分水乱流,束缚引导水脉,使之为利不为患;

        驱山铎,声如雷霆,一震之下,山岳或垮或走,乃是改变山川地貌,变群山成沃土的奇宝;

        走海戟,乃是一种三叉戟,可走海如赶羊,最常用于围海造地,亦用于猎捕海兽为供养牺牲;

        逐木鞭,一鞭既下,但凡木属必为驱赶,可逐古木出深山以为栋梁,能移灵草入药园。

        这四类法器诞生于神道时代,到了末期各方大能,或走仙路,或循佛途,或堕魔道……败尽古老神祇,其炼制方法也随之失传。

        在仙人时代,流传下来的四类法器还有不少,不少仙人以之分水驱山走海逐木,到了后来,就越来越少,终至不见。

        不曾想到,在那济水之下,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件宝物。

        迷楼主人似乎颇为得意,自夸道:“三分济水奇观,岂能无因?古来多少人探寻不果,只能以自然造化解释之,我独不以为然?!?br />
        “持摄宝灵镜在此守候三年,果伺得天象变化之机,将此宝取出?!?br />
        楚留仙等人心也是叹服,先不说那摄宝灵镜连听都没听说过,竟可摄取宝物于深水之下,单单那守候三年以待天时的耐心,就非常人所能及。

        不过,重点不在这里。

        楚留仙追问了一句:“不知尊驾当日,可曾看到我八师兄汪苦施祈天法:赤地千里?”

        问出了这一句话的同时,他们三人紧紧盯视着迷楼主人脸上表情,想要看出个蛛丝马迹来。

        这一看,楚留仙等人心就是一惊。

        这个迷楼主人乍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鬓发飘逸,眉目俊俏,实在是难得的好风仪人物。

        可是,当他们凝神再看,就发现不对了。

        迷楼主人的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戏曲般的夸张微笑,且脸上笼罩着一层油光,不管是喜是怒,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

        好像……

        “面具一样!”

        楚留仙暗暗揣测着,迷楼主人已经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回答:“那个自不量力的是你师兄?楚夜游的徒弟?”

        “正是敝师兄?!背粝赊鹱×撕粑?,接着道:“这么说尊驾是见到了?不知可有人对他出过手?”

        “没有?!?br />
        迷楼主人一摆手,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看他纯属自不量力,注定改变不了什么,不然我倒有对他出手的想法?!?br />
        “祈天法便是我在阴神之前亦不敢施展?!?br />
        “祈天祈天,天若可祈,岂有灾祸?本就是逆天而行法门,非大法力,便须大代价,那小子死在祈天法下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你们大宗门弟子,每一个都当宝贝一样,碰都碰不得,最是令人烦闷不过?!?br />
        这是迷楼主人第二次如此评价宗门子弟了,从这里就不难知道,眼前这个阴神尊者怕不是出身什么正统。

        说到这个地步,楚留仙也没什么好问的了,与古锋寒交换了一下眼色,齐齐点头。

        不等他们交流一番呢,迷楼主人突然对楚留仙开口道:“你问完了?”

        楚留仙不卑不亢地一拱手:“多谢尊驾相告,晚辈失礼了?!?br />
        迷楼主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问道:“你是楚夜游的徒弟,诱楚,可是出身神霄楚氏?”

        “晚辈楚留仙,确是楚氏子弟?!?br />
        楚留仙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据实以告。

        “果然是你?!?br />
        迷楼主人眼闪过光,旋即归于了平静,“谪仙人,公子留仙,小小年纪,好大名声,你可知你背负了多少人的期待?”

        楚留仙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他知道身上背负了无数的期待,但要说是多少人,何等人,他还真不清楚。

        迷楼主人也没有让他回答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道:“楚氏三百年前有楚轩辕,这三百年有是楚天歌,以后还有谁?”

        “你,好自为之吧!”

        “另外……”他最后一次望向楚留仙等人,手掌一翻,一柄油纸伞落入掌撑开,“帮我带句话给楚夜游,就说:三个月内,沧浪江上,有一场大功德可做,如有兴趣,便来寻我吧!”

        话音落下,鬓发飞扬,迷楼主人转身,撑着油纸伞一步步踏足虚空如履平地,飘然远去。

        随着他的离去,迷楼玉苑随风消散,惟有那曲调歌声,犹自绕梁不绝。

        楚留仙望着迷楼主人远去的方向,沉吟不语:

        “难道汪苦的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