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迷楼玉苑

    第八章 迷楼玉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天有二日齐辉!”

        “那人又出现了?!”

        楚留仙确定不是眼花后,连忙把视线移开,不敢再看。

        不直视那轮“太阳”,无与伦比的炫目感觉顿时减轻了不少。

        古锋寒等人也做着一般无二的反应,片刻后,他们三人终于目能视物了,那种仿佛踏空了一样的感觉也随之消散。

        正在这个时候,优美的曲调,伊伊呀呀的唱腔,铺天盖地而来。

        “这荒郊野地,怎会有人演戏?”

        楚留仙等人惊疑不定,循声望去。

        这一看下,众人皆是一怔。

        在不远处,也就是在济水阴墟外的那处不知宏月破败的宫殿外,有一座迷梦般的歌楼舞榭矗立着。

        这座歌楼高达数十层,通体白玉为栏,下宽而上窄,从最下方足可供数十年人翻滚杂剧,到最上方只能站一人舒展身段。

        数十层上下,无不有人在唱着各自曲调,表演着各自节目,有花前月下,有战场厮杀,有离别神伤,有团聚美满……,琳琅满目,不一而足,让人目不暇接。

        “是什么人会在这里点戏听曲?”

        楚留仙心疑惑i,眼前有无数的光影在蜂拥而来,歌楼每一层的戏曲各分散他一部分注意力,几乎使其沉浸入戏曲当,拔不出来。

        有唱、做、念、打,诸般形式;

        有俳优、百戏、杂剧,南腔北调;

        有字正腔圆可闻,有身段姿态可睹;

        有刮风下雨,有船行马步,或在高墙大院欢笑,或在荒郊野坟啼哭;

        看三五步行遍天下,见七人百万雄兵;

        眨眼间,数年光阴;寸柱香,千秋万代!

        时而,听唱腔,辨韵白,闻器乐;时而,看生旦净末丑,各自悲欢离合苦……

        ……

        “青山古木何时了,断送人多少!”

        “孤坟谁与扫荒苔?连冢阴风吹送纸钱绕?!?br />
        迷楼玉苑的最上方,青衣打扮的花旦舞动了水袖,扶柳般的身子向前伏倒,其声如杜鹃啼血,闻之伤心欲绝。

        楚留仙等人刚从歌楼舞榭,无数悲欢离合清醒过来,听得这悲戚之声,眼前一花,顿时见得有漫天的纸钱在飞舞,在舒卷,有的飘零向远方,有的当空燃烧成了灰烬。

        整个天地也变幻了模样,他们好像不是在济水阴墟畔,看宫殿前戏曲,而是在荒郊野岭处,看妙龄女子,泣血哭坟……

        “醒来!”

        楚留仙一咬舌头,借着疼痛生生从幻境苏醒了过来,骇然望去。

        古锋寒、林清媗,各自施展手段,也一样满脸惊骇之色地望向了同一个地方。

        宫殿前,歌楼外,楚留仙等人还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早他们不短时间离开济水阴墟的竹山教众人,纷纷软倒在地;

        铁甲飞舟上,秦伯与双儿软趴趴地靠在船舷上,显然昏迷不醒。

        “是谁做的?”

        楚留仙等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那处残破的宫殿。

        内里,有一个悠长的呼吸,敲打的节拍,似是沉醉于戏剧当不可自拔的解人。

        在楚留仙观察情况的时候,迷楼玉苑最上方的青衣身子一转,形象大变,换成了小生模样,对着宫殿唱做俱佳:

        “寂寞谁怜我?空对孤坟珠泪堕?!?br />
        再是一转,重为花旦,拈起了兰花指:“光阴捻指过三春。幽途渺渺,滞魄沉沉,谁与招魂?!”“好!”

        宫殿之,一个深沉如君王的男子声音传了出来。

        此声一出,整座迷梦歌楼上所有人,盈盈下拜。

        “他是谁?”

        楚留仙等人交换了一下目光,古锋寒踏前一步,对着残破宫殿内拱手为礼:“在下道宗神霄古锋寒,不知尊驾是何方神圣?”

        “咦?!”

        宫殿内传来了一声惊疑,紧接着是片刻沉默,最后只是传出了两个字来:

        “看戏!”

        迷楼玉苑,再起歌舞戏曲,楚留仙等人眉头紧皱,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一股无法言述的压迫力量,加诸于身上。

        古锋寒的神色凝重到了极限,以只有楚留仙和林清媗能听到的声音叮嘱道:“小心,宫殿的是阴神尊者!”

        “阴神?!”

        楚留仙倒抽了一口凉气,心知这下麻烦大了,他还不至于天真到真以为那阴神尊者是请他们看戏来了。

        等他回过神来,便看到古锋寒询问的目光,再瞥了一眼残破宫殿,楚留仙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先是缓缓摇头,再沉沉点头。

        古锋寒会意于心,悄无声息地将一只手缩入了袖。

        楚留仙松了一口气下来,耳突然传来“轰”的一声,本能地抬头望去,但见得那面足可与红日争辉的镜类法器迸射出一道粗大的光柱。

        光柱轰然而出,破济水而入,观其去向,倒像是他们刚刚抵达济水时候的方位。

        想来,这般巨大动静,那里济水三分的奇观该是破坏殆尽了吧?

        楚留仙心还在想着,忽见风雨骤来,天地飘零,雷电交加银蛇乱舞,尽数集在了当是济水三分的那个方位。

        不过隔了数十里不到百里,他们所在的地方依然晴空万里,有艳阳高照。

        半边风雨半边晴的景象,蔚为奇观。

        紧接着,更奇怪的景象出现了。

        “隆隆隆~~”

        伴随着一阵阵惊涛骇浪般的响动,一点碧蓝色的奇光从地平线下升起,循着光柱一点一点地飞向了第二颗太阳。

        碧蓝奇光一路挣扎,几番回头,始终摆脱不得光柱的威能,离镜类法器愈发地近了。

        偌大苍穹上,但凡碧蓝奇光经过处,定有宝光弥散开来,皆呈碧蓝颜色,如挪移汪洋泛碧空。

        “他是想收取那件宝物?”

        楚留仙的瞳孔一缩,目光落到那处宫殿上,随即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面露疑惑之色,飞快地扫过周遭诸般景象。

        在他们的周围,有宫殿人,有迷楼玉苑,有竹山众人昏迷,有秦伯双儿颓倒,除此之外,这段时间前后但凡出入济水阴墟者,无不是软倒在地。

        前前后后加起来,怕是有上百人之多。

        楚留仙的心灵光一闪,似是捕捉住了什么,低头沉吟了起来:“殿人这么做,当是为了防人干扰他收取宝物?!?br />
        “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被下手?”

        “难道……”

        楚留仙豁然抬起头来,眼神光暴涨,紧盯着渐渐靠近镜类法器的宝物,显然是想通了什么。

        他并没有马上动作,只是低声问道:“古师兄,你确定那风雨非此人所能为?”

        这一点楚留仙必须得确定,若是此人为一己之私,造成如此生灵涂炭,那他的选择就会大不相同了。

        “确定!”

        古锋寒无比肯定地说道:“阴阳气合为雨,感而为雷,激而为霆,厨多日,降雨无数,非阳神之下能为!”

        楚留仙放心了,他冲着古锋寒做了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突然大踏步地走出。

        “师弟……”

        古锋寒大惊,那宫殿人显然不是好惹的,楚留仙这是要干什么?想到他之前的眼神,古锋寒又生生把接下来的话咽了下去。

        “尊驾既要收取宝物,晚辈等自是不敢打扰,尊驾大可放心?!?br />
        “只是,晚辈等有一事,须得向尊驾请教,望得宝之后,尊驾能不吝拨冗赐教!”

        这番话道来,楚留仙语气平和,礼数做足,却有一样异事,让身后的古锋寒和林清媗错愕,让迷楼玉苑歌舞顿时休。

        楚留仙的话,竟不是冲着残破宫殿去,而是对着迷楼玉苑道来,对着高处那位身段手势无一不美的青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