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章 邪佛童子(下)

    第六章 邪佛童子(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记忆如潮水,楚留仙自身便是扁舟,很快随波逐流而去,看到了童子记忆的一幕幕。

        原来,童子生长在书香门第,自幼聪颖好学,五岁识字,七岁能赋诗作,得万千宠爱于一身。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举家破落,双亲丧尽,童子一人侥幸生还。

        七八岁的孩童能有什么谋身之能,以乞讨为生流浪。

        也是命如此,童子偶然路过一寺庙,见得庙有小沙弥在扫洒,心生羡慕便找上门去。

        这寺庙以求子灵验闻名方圆数十里,香火着实鼎盛,的确需要人手,于是童子顺利地被收为杂役小沙弥,好歹混上了一碗饱饭。

        故事若是这么进行下去,兴许佛门未来便会多上一个能言善辩,遍学诸经的大僧人也未必,谁曾想,人在家坐,祸从天上来。

        一日,童子扫洒寺庙一处禅房外庭院,偶然听得禅房传来了如同箫管般的声音,如泣如诉,时而高亢时而低沉,难辨欢愉还是痛苦。

        童子好奇,在禅房外偷听,一个失足绊了一下,竟是推门而入。

        一看之下,童子直接傻了。

        禅房那是什么景象,一群大僧人,有主持有长老,一个个敞开了袈裟,露出一身好肉,对围着一个半昏半醒的少妇,做那极乐事情。

        少妇不知道被喂食了什么,昏昏沉沉的,完全察觉不到周遭情况,在禅房陡然安静下来后,犹自在睡梦发着声。

        这声音,平时听来兴许销魂,此刻却是那么的刺耳。

        敢情,这座宝相庄严的寺庙,竟是一处藏污纳垢的所在。所谓的求子灵验,无非是让求子少妇在静室诚信礼佛,暗以迷药迷昏了过去,众僧再现身行那腌臜事情。

        类似一幕在过去日子里不知道发生了多少事情,受害的少妇们要嘛懵懂不敢确定,要嘛忍气吞声不敢声张,竟是无人知晓,反倒是成就了寺庙鼎盛香火,养得一众僧人肥头大耳。

        童子既然撞破了此事,那还有得好?

        他当场就被大僧人们抓起来,扔进一处佛殿里拘着。童子本以为这回死定了,没想到那些僧人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并不曾杀他,反而日日大碗肥肉的供应,逼着童子吃得干干净净,稍不顺心就是一阵好打。

        无论是肉食还是饮水,里面都不曾有半点盐分,没过多长时间,童子就被养得肥肥胖胖,身子也废掉了,别说逃跑,甚至连说话都不能够。

        在那段时间里,童子度日如年,既是痛苦又是恐惧,无奈下只好在佛像前一本本地拜读佛经,以求得暂时的解脱。

        至于那无数次在佛前祈求能救他脱离苦海,更是题应有之义,不必多说。

        转眼到了某一天,寺庙向着广大信众散布消息,说寺有一转世灵童,要施那佛门燃身供佛的大功德,借此回归佛土,得大极乐,请大家前来观礼。

        本就是求子闻名的寺庙,又有转世灵通回归净土的大事,自是无数香客信众蜂拥而来,以求沾点福气,回头也怀个大拧子什么的。

        ……

        记忆至此戛然而止,楚留仙一回神,便看到一处处的火苗从身下才柴火上冒了出来。

        燃身供佛,开始了!

        这童子的身子长久不得盐分,早就废掉了,楚留仙即便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挪动身躯下得柴火,更无法高声呼叫,只能任由那火苗跳上了身上袈裟。

        “怎么办?!”

        楚留仙在感受到火焰舔舐到皮肤的无比痛苦同时,也明白了之前那十八个买了缚鬼球的修士为什么要退货了。

        这个时候,童子的心不断地有佛家经如流水般地流淌而出,显然他无法可施,只能继续祈求佛祖解救,同时也是分散那无边无际超过忍耐极限的痛苦。

        楚留仙甚至能感受到天外有一股暖洋洋的光落下来,落在他的身上,心灵短暂地平静安详了一下,甚至都忘却了肉体上的痛苦。

        那是佛光!

        佛光亦不是万能的,那火焰燃身的痛苦很快十倍百倍地反扑了回来,童子只能不住地在心念诵着佛经,祈求佛陀再次大发慈悲。

        想来,当眼前这一幕真实发生的那个时候,童子一定是坚持到了最后,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之是硬生生地一直支撑到了被活生生烧死。

        “想要做得比这个童子灵鬼更好,就要在烈焰焚身跟佛法加身的他坚持一样长,并且还要得到更好的结果!”

        “这种痛苦……”

        楚留仙咬着牙,几乎用尽了全部的意志力,才勉强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烈焰焚身之苦,不能动弹不能挣扎,只能硬生生承受的无边苦难,铺天盖地而来。

        楚留仙在心呐喊着,吼叫着,咬紧了牙关,任由心底有佛经不住地流淌而过,循着这个思路,他将生平所学的所有法术,所有见闻,全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分散,分散,不住地分散注意力,以求得熬过那无边的苦痛。

        从最基本的,到最艰深的,楚留仙一路想到了还未曾好好修炼过的“入梦引”,感觉如同过了一辈子那么久,火焰其实刚刚燃尽他的衣服,皮肤与血肉刚刚成为了新的燃料。

        “啊啊啊啊~~~~”

        楚留仙在心喊得撕心裂肺,外在咬破了嘴唇,鲜血刚刚低落就为气化成了血雾。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心的经依然在流淌,外面的诵经声恭贺声仍然在继续,楚留仙的意识却开始模糊了。

        仿佛是不断地徘徊在昏睡与清醒之间,在梦与现实的夹缝里面,楚留仙本能地想要分散注意力,想要暂时忘却痛苦,无数遍地揣摩、尝试着入梦引。

        当楚留仙的意识眼看就要沉入到最深的深渊下面,那里有一条火焰长河在熊熊燃烧着,便要将其吞没的关头,一点绚烂的光,在黑暗飞舞而出。

        他的心神不由得为之吸引,跟在那点光的后面,渐渐看清楚了,那是一只翩翩彩蝶,在不住地向着云深不知处飞去。

        为翩翩彩蝶所吸引,楚留仙的心神一路拔高,穿过了一层层白云,终于在最高处,看到了两座玉门矗立着。

        玉门外,明光万丈,其周围的空气扭曲而绚丽多彩,仿佛那门后是世上最瑰丽,最玄幻的所在。

        “梦境,本就是最不可测度,也是能达到想象极致之美的?!?br />
        一念方生,楚留仙突然醒觉了过来,心神飞速地坠落了下去,重新落到了童子的身上。

        无边的痛苦,再次席卷而来。

        楚留仙在忍耐不住,就要吼叫出声的时候,察觉到此刻在心底流淌着的佛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不同了起来。

        本是解救众生于轮回苦难的佛经,掺杂了无边的痛,无边的恨,无边的怨,就好像是一团火,要将一切燃烧净化。

        童子豁然抬起头来,那心底最深处所有的情绪,尽数从双眼迸射了出来,直望向高空处。

        在这一刻,楚留仙已经无法控制这具身体,也随之抬头望向了同一个地方。

        那里,重天上层云尽碎,“嗡~嘛~呢~呗~咪~吽~”,梵唱声声,蓦然回荡在天地间。

        寺庙山门处,无数的愚夫愚妇跪倒在地,以为是燃身供佛真的引来了佛陀接引,忙虔诚地祈求着各自心愿。

        在场的,或许只有楚留仙一人明白,这的确是为了实夏愿而来,不过不是众人之愿,只是那个承受着无边痛苦,始终在祈求在佛祖的童子之愿。

        他的愿望,很快实现了。

        “轰轰轰轰轰~~~”

        轰鸣声音,响彻天地,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从天之极上压落了下来,那声音赫然是无法言述的力量与速度造成的大恐怖。

        “啊啊啊~~”

        不管是信众还是僧人,在这一刻都察觉到不对了,慌忙如热锅上蚂蚁,又怎么来得及?

        楚留仙则在第一时间,被从童子的肉身上弹飞了出去。

        天旋地转间,他只觉得自己在飞速地冲天而起,接着从一只硕大无朋,足以盖压山岳的巨掌指缝间穿过,一路突破层云向上。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后,楚留仙依稀能看到在头顶上无限高的地方,有一尊佛陀从略略俯身的状态下收回了手。

        那种巨大的震撼感,就好像是一只蝼蚁抬头望向蹲下来观察它们的人一般。

        震撼过后,楚留仙想起了什么,连忙向下望去。

        此刻,“轰~~”的一声开天辟地般巨响,方才自下方传来。

        滚滚烟尘,化作浊龙向着四面八方辐散开来,烟尘过处连巍峨高山都为之掩盖。

        待得尘埃落地,但见得一个巨大的手掌印烙在大地上,什么山岳,什么寺庙,什么信众,尽数在佛陀一怒下,化为了齑粉。

        恍惚间,楚留仙似是能看到那些散开的烟尘汇成了一个人的脸,是那个童子。

        烟尘脸庞上,依稀能看到无法言述的诡异神情,半是慈悲悲悯的佛,半是毁灭怨恨的邪。

        “原来如此……”

        楚留仙叹息出声,他的身体在不住地变得虚幻,好像随时可能烟消云散。

        “童子终究没能坚持到最后,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的已经不是解救,而是毁灭,他要所有人,那些害他如此的,那些为他如此而兴奋的,一起陪着他毁灭?!?br />
        “很明显,佛听到了他的祈求?!?br />
        “那一刻,他想要入净土,就真能得极乐;他想要成佛,便会顿悟大法,菩提法会上当有他一席?!?br />
        “无边痛苦还在坚持着佛的,当受此赏?!?br />
        “可惜,他只差了一点,只是一点啊~~”

        楚留仙感慨着,身形彻底消失,一阵天旋地转,再清醒过来后,依然是在济水阴墟当。

        他的手指,缓缓从灵鬼童子的眉心处移开,目光碰撞间,他能感觉到之前的麻木好奇外,尚有一种孺慕之情。

        “侥幸!”

        楚留仙自己明白,若非为入梦引牵动了心神,他怕是也难以在最后关头,不为扭曲了本心,做出比童子更疯狂的事情来。

        总之,他收复了这个灵鬼童子。

        楚留仙微微一笑,看着它说道:“从此往后,你便叫邪佛童子吧?!?br />
        PS:说点题外话。

        记得在几年前吧,看到过一个故事,一个书生在寺偶遇美丽少妇,心为之动,跟在对方身后,来到一处禅房。听得里面响动,书生意气上来,认定里面是淫僧,于是推门而入,结果里面是一伙山贼假扮的和尚,那少妇是压寨夫人。这书生自然悲剧了,被用无盐的肥肉喂得肥肥白白的,身体废掉了,不能动不能言。后来寺庙的方丈假称是活佛升天,当要烧死他。正好一个县官路过,望其神色悲戚,不像是往生净土的欢喜,于是叫停询问。书生以指为笔,书写经过,县官大怒,把方丈给架上了柴火堆,称由他代替升天。

        邪佛童子经历的,便化用自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