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章 千山空难

    第三章 千山空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林师妹醒了?”

        古锋寒大喜,回头望向楚留仙,“师弟?”

        “走,同去?!?br />
        楚留仙向着双儿示意了一下,让她头前引路,便与古锋寒并肩跟上。

        穿行廊间,夜深雨稍歇,清风送爽,楚留仙想起了早先的一幕,边走边问道:“师兄,你是怎么知道林师姐不愿与汪师兄结为道侣的?”

        青梅竹马,一起从最底层奋斗上来,双双成为道宗神霄峰一脉入室弟子,无论是从两家世代姻亲的关系,还是两人一路走来的情谊,林清媗都不当反对才是???

        古锋寒似有什么难言,踟蹰了一下,苦笑出声:“其实为兄也是猜的?!?br />
        “猜的?”

        猜也得有根据不是,不过楚留仙没有追问,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古锋寒叹息一声,看了一眼双儿见得她当先引路,隔着数丈距离,不怕她听到,这才意味深长地说道:“师弟有所不知,林清媗师妹其实一直很崇拜你?!?br />
        “咳咳,咳咳咳~”

        楚留仙呛了一下,剧咳出声,他是听出了古锋寒的意思。

        本来只是好奇一下,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了呢,楚留仙对此全无准备,缓了一下说道:“古师兄你不是开玩笑吧?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古锋寒两手一摊,道:“就是如此啊?!?br />
        “为兄是看着林清媗师妹入门的,她虽然出身小家,却一直励志向上,刻苦修炼之余,十分关注修仙界的风云人物?!?br />
        “很幸运的,楚师弟你就入了她的法眼了?!?br />
        古锋寒的语气怪怪的,至少在楚留仙听来是幸灾乐祸无误,“为兄还记得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到处搜集师弟你过往,最爱听那些师弟你斗智斗力,压得其他世家公子抬不起头来的事迹?!?br />
        “特别是听说师弟你以后也要拜入楚师门下,以后可以成为同门师姐弟,她更是笑容灿烂了好几天?!?br />
        “这好有一比,如那金玉满堂家的乌珊小公主,倾慕别雪公子陈林一般?!?br />
        古锋寒说到这里憋不住笑,饶有兴致地看着楚留仙反应。

        楚留仙能怎么反应,看戏的看成演戏的,好奇一打听,结果屎盆子扣自家脑门上,他还能说什么呢?找谁喊冤去?

        好在前行不几步,头前引路的双儿止步,示意已经到了。

        师兄弟两个住了口,让双儿留在门外,两人推门而入。

        入得房,楚留仙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床榻上强撑着起身的林清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觉林清媗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到了他的身上,那双剪水双眸的是那么明亮,几如两泓月下的清泉。

        “楚师弟……古师兄,你们来了啊?!?br />
        林清媗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欢喜笑容,既是芊芊弱质,又显明媚活跃。

        “林师妹你不用起来,且躺好?!?br />
        古锋寒上前说道:“两家的事情为兄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一起出发,你尽可放心?!?br />
        “嗯?!?br />
        “谢谢师兄了?!?br />
        林清媗点了点头,笑靥如花。

        楚留仙冷眼旁观,觉得这次再见林清媗,与当初在道宗山门外感觉完全不同。

        那个时候她像是盆栽的花儿,娇艳固然,却少了几分生机,此刻则更似山野的幽兰,经过了风暴霜寒洗礼,反而振奋起了精神散发芬芳。

        古锋寒措辞了一下,好像在犹豫是不是该说出口来,最终还是说道:“师妹,我和楚师弟去看过汪苦师弟了,当日情况也大致知晓了,只是还有一事不明?!?br />
        林清媗的眼神黯淡了一下,轻声道:“师兄你问吧,清媗知无不言?!?br />
        “好?!?br />
        古锋寒接下来的问的,自然就是那个“天有二日”的事情。

        林清媗面露回忆之色,声音不觉间都在发颤,道:“的确是有这样一幕,不过那不是什么太阳,以清媗看来,当是一件镜类法器?!?br />
        “镜类法器?”

        古锋寒和楚留仙对视了一眼。

        “不错,很强,非常强?!绷智鍕l声音愈发地颤了,“清媗记得很清楚,当时那法器激发的时候,天昏地暗,一镜独光,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简直骇人?!?br />
        “不是那件法器极强,就是背后施展的人是实力恐怖?!?br />
        林清媗的实力比起林山风他们自然要强得多,她说的情况也要靠谱得多。

        古锋寒微微颔首,追问道:“师妹,那法器可曾攻击过汪苦师弟?”

        “没有?!?br />
        林清媗斩钉截铁地说道:“当时清媗就在左近护法,绝对没有人对汪苦他出过手?!?br />
        “清媗看来,那法器似乎是照向济水河,不过太过遥远,清媗也不敢肯定?!?br />
        到了这个地步,也就没有什么好问的了,古锋寒与楚留仙又闲谈了几句,叮嘱林清媗好生休息,便告辞离开了。

        出得门外,渐行渐远,楚留仙这才开口问道:“古师兄,你说这场暴雨与洪水,可否与那镜类法器有关?”

        古锋寒缓缓摇头,道:“应当不至于。厨如此长时间,降水量如此之大,以至于济水暴涨,若是法术造成的话,怕是阴神法术都力有不逮?!?br />
        楚留仙明白了,古锋寒的意思是说造成如此局面,真要是有人故意施为的话,怕得是阳神真人才成。

        “罢了,不管它了,既然那人没有对汪苦师弟出手,那便作罢?!?br />
        “回头将汪、林两家人送离此处,我们就带着汪苦师弟遗体与林清媗师妹一起回归宗门,向楚师禀报吧?!?br />
        古锋寒这番话楚留仙自无意见,后面两人回归铁甲飞舟,一夜无话。

        第二天的朝阳升起,晨辉与漫天阴霾风雨相纠缠的时候,楚留仙方才从入定醒来。

        一路至此,也只有先前那段时间他得暇进入心湖玉殿当,翻查有关灵鬼的内容。

        “原来如此,有意思,太有意思了?!?br />
        楚留仙面露笑容,长身而起,站到了铁甲飞舟边缘,自有双儿过来服饰洗刷。

        飞舟两侧,捆绑上了由梁木和木箱等物构成的临时平台,两族老小正带着最后家当告别家园,上得平台。

        等他们就绪了,汪苦遗体、林清媗、古锋寒,一起登上了飞舟。

        这个时候,暴雨重新肆虐天地,洪水如汪洋,再次淹没过半山腰。

        “出发吧!”

        古锋寒启动了铁甲飞舟,轰鸣声,飞舟徐徐腾空而起,两侧平台上尽是两族老幼的饮泣之声。

        不得已告别世代聚居的家园,他们自是悲痛。

        楚留仙的目光在那些人身上一扫,落回到了古锋寒的身上,问道:“古师兄,我们这是要前往何处?”

        道宗所在,自是福地,问题是两家真要迁往那里,怕是没几个月,就得把仅存的家当给吃空了。

        物价腾贵,居大不易啊。

        古锋寒一边操控着铁甲飞舟,一边答道:“去千山泊,那里有千山为屏障,当不受水患,且为修仙者聚居之处,也利于两家重新发展?!?br />
        楚留仙并没有听说过千山泊,也不是很在意,本来就是随口一问,可是古锋寒接下来的那句话,却让他精神大振。

        “千山泊所在,也就是附近这一代唯一的一处冥域阴墟——济水阴墟?!?br />
        “送他们抵达后,我们师兄弟也正可前往济水阴墟一趟,看看能不能淘换到三品灵鬼?!?br />
        楚留仙想起方才入定时候,在玉殿翻查金书,找寻到的有关于灵鬼的内容,顿时对此行期待了起来。

        ……

        不过个把时辰,铁甲飞舟穿行于风雨间,掠过了起伏群山,眼前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豁然开朗,半为飞出了风雨区域,重新沐浴在晴空阳光下;半为连绵不绝的群山在此豁然空出了一片平川,良田沃野,建筑错落,犹如重回了人间一般。

        “千山环抱,隔绝寒暑,的确是好地方啊?!?br />
        楚留仙欣赏着四周景观,心也有疑问:“此处明明只有济水流淌穿行,怎么会以‘泊’为名?何来的湖泊?”

        这个疑问很快在他的心被冲淡,铁甲飞舟在接近千山泊平原边上的一处不起眼小山上空时候,缓缓地降低了下来。

        站在铁甲飞舟上,不难看到山道上挑夫往来运送粮米,山顶上繁荣如城镇。

        正在这时候,一声鹤唳,远远地传来过来。

        楚留仙等人循声望去,但见得在山的另外一头,一头仙鹤背上似乎驮着一个人,也正往那处山上快速飞来。

        “师兄!”

        楚留仙心一颤,连忙拽了一下古锋寒的手臂。

        “好一头仙鹤?!?br />
        古锋寒看了一眼,饶有兴致地品头论足,“师弟师妹,你们且看,那头仙鹤唳声清亮,绿足龟,颈细而长,足瘦而节,背直且削,飞行时候自然昂首挺胸如人立,不是凡品啊?!?br />
        他做出了结论:“怕没有个几千方灵玉,换不得此仙鹤?!?br />
        古锋寒品评仙鹤的时候,楚留仙和林清媗脸色都不对了。

        “谁让你说这个了……”楚留仙腹诽着,连忙道:“师兄你不觉得那仙鹤飞得有点快吗?”

        “什么?”

        “要是它撞上我们,会怎么样?”

        古锋寒这才恍然大悟,这才想起来刚才越看那仙鹤越清晰,原来对方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飞速地在靠近啊。

        “不会那么倒霉吧?”

        古锋寒瞪大了眼睛,楚留仙在心补充了一句:“没有我在的话,或许不会吧?!?br />
        他很自觉地抓住了铁甲飞舟的扶手处,没两个呼吸功夫,伴随着仙鹤上那人的大呼小叫,“嘭”的一下,铁甲飞舟剧颤,险些没倾覆了过去。

        上面的人除了早有准备的楚留仙,顿时一阵人仰马翻。

        也就是楚留仙对自己的运道心有数,这会儿才有余暇向下眺望了过去。

        “咦?!”

        楚留仙瞪大了眼睛,就在他的眼前,那一人一鹤下落到山脚下区域,突然空如起水波,将它们吞没其,无影无踪了。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