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章 天有二日

    第二章 天有二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洪水如猛兽,咆哮着远去。

        迎客山方圆数里水位直降,?;菔苯獬?。

        古锋寒驾驭着古剑法台落了下来,同时落下的还有铁甲飞舟。

        “楚师弟,果然好手段,以烈火而阻洪峰,了得了得?!?br />
        一落地,古锋寒就冲着正在收起朱雀旗和四灵法台的楚留仙夸赞出声。

        “古师兄才是了得,一剑断山岳,泄洪水,留仙不及也?!?br />
        楚留仙这可是真心话,古锋寒方才面对的虽然是死物,然而其开山裂石,泄洪千里,却是实实在在的仙家手段。

        古锋寒微微一笑,见四周还有汪、林族人,师兄弟两人也不好在外人面前互相吹捧,岔开话题道:“走,我们看看林师妹去?!?br />
        秦伯和双儿这时候也从飞舟上下来,紧随两人之后。

        一行四人走来,挟方才之威,之恩,那些汪、林族人自是大礼参拜不提。

        来到林清媗面前,古锋寒看她呼吸平稳,直如睡着了一般,松了一口气笑道:“看来林师妹只是脱力罢了,没什么大事?!?br />
        紧接着,他就看到雨水落在林清媗的脸上,顺着洁白的脸庞滑落,沁湿了衣裳。睡梦的林清媗似也感觉到寒冷,瑟缩了一下身子。

        “你们还不送林师妹去休息?”

        古锋寒眉头一皱,看手不是手脚不是脚地呆立在那里的汪、林两家人呵斥出声。

        那些妇人们忙不迭地抬着林清媗下去了。

        楚留仙看这情况,对双儿说道:“你也跟去照应吧,等林师姐醒再回来?!?br />
        双儿连忙应了,跟上那些妇人而去。

        迎客山顶,就剩下两族男丁和楚留仙、古锋寒、秦伯三人。

        事实上,那些年轻人都远远地躲开不敢近前,在楚留仙他们面前的也只是汪、林两家的长辈。

        “不知两位……”

        一番眼神交流,两家人走出一个老者来,先是行了一礼,方才继续道:“……可是道宗修士,清媗的同门?”

        “不错,在下古锋寒?!惫欧婧恢赋粝?,“这是古某人的师弟楚留仙?!?br />
        “不知长者是?”

        老者连忙自我介绍道:“老朽是林山风,添为林氏族长,眼下这般情况,实在是招待不周了,请两位仙门才俊莫要见怪?!?br />
        古锋寒自是不耐烦与他周转,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此来,特为迎回汪苦师弟的遗体,请长者引路?!?br />
        楚留仙冷眼旁观,见得古锋寒的语气尚显平和,态度却是不容置疑,压根没给人留下拖延、反对的空子。

        提起汪苦,楚留仙便看到人群有几个老者暗暗叹息,估计是汪氏族人了。

        “是是是,两位请跟老朽来?!?br />
        林山风也没有拖延的意思,一口应了下来,当前引路。

        迎客山顶有建筑错落,显然是有些年头了,怕是汪、林两家聚居此处多年。

        深入其间,至一处相对不错的房间,林山风推开房门,道:“这是汪苦生前的居所,当日出事后,我们将其移了回来,然后就再也没有人动过他的遗体?!?br />
        听得他如此介绍,楚留仙明白这老人怕是心跟明镜一般,知道道宗会派人前来,生怕做多错多,干脆原样摆放了。

        古锋寒赞许地点了点头,要是汪苦的尸体已然入殓或是被采取过了什么处理,那就得多上不少手脚了。

        楚留仙他们两人并没有与林山风说太多,径直入内,到了内室一张床榻前站定。

        床榻上,汪苦着法衣,静静地躺着,错非胸膛无起伏,口鼻无呼吸,几乎让人以为是睡着了。

        楚留仙看了一眼,只见得汪苦与当初相见时候没有太大变化,一脸的苦意,只是在苦着一张脸之余,尚有惊恐爬满了他的脸庞。

        汪苦的脸明显经过了擦拭,不然不会如此干净,但他身上的法衣等等,却并没有更换,沾满了泥土、血水。

        古锋寒没有废话,直接动手检查起了汪苦的遗体。

        楚留仙等了半晌,直到古锋寒长出了一口气,挺直了身子,方才问道:“古师兄,汪师兄他?”

        古锋寒脸上的神情,既是轻松,又是无奈,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汪苦师弟体内经脉尽为扭曲、焚毁,没有外力痕迹,的确是死于法术反噬?!?br />
        他也没有这么简单地下结论,那番话说完,继续冲着林山风问道:“林族长,请告知古某当日情况,敝师弟究竟是如何死的?”

        林山风自然知道这是题应有之义,显然是早有准备了,叹息一声便娓娓道来:

        “老朽与汪族长这次将两个孩子叫回来,是为了两族的一次盛事,没想到竟遇到了天灾?!?br />
        “当时天昏地暗,风雨如晦,有二日齐辉,暴雨之下,济水疯涨,破堤而出肆虐?!?br />
        “眼看撤离老幼不及,汪苦那孩子就强行施展祈天法:赤地千里,结果在空为法术反噬,力竭落下而亡?!?br />
        “要不是有这孩子,怕是我们早就……”

        林山风说到这里痛惜不已,其情况与他传回道宗的说法也大致相同。

        只有一点……

        “二日齐辉?”

        楚留仙与古锋寒都蹙起了眉头,这是个什么说法?

        不过他们谁也没有问出来,不管这是天象变化引发的幻象,亦或是其他的什么,都不是林山风所能了解的。

        古锋寒沉吟了一下,暂时撇开此事,又问道:“那这间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这个……”

        林山风迟疑了一下,摇头道:“没有?!?br />
        楚留仙眉头一皱,古锋寒的脸沉了下来。

        两人对视一眼,楚留仙淡淡地说道:“林族长,汪苦师兄为楚师入室弟子,我们道宗不会让他死得不明不白的?!?br />
        “林族长若是有所隐瞒,怕是我们师兄弟只好将族长请回宗门详谈了?!?br />
        林山风骇得脸色都白了,道宗是仙道大宗门,个什么手段没有?真要被当成怀疑对象请回去,各种法术一上,他吐露所有是一定的,至于还会不会受到什么损伤如变成白痴之类的就难说了。

        “老朽说便是,说便是?!?br />
        林山风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是家门丑事啊?!?br />
        楚留仙和古锋寒神色不动,静静地听着林山风说了下去。

        “林、汪两家,世代姻亲,眼看他们修为有成,我们两家老人便要他们结为道侣?!?br />
        “这次叫他们回来,也是为了此事?!?br />
        “谁知道……”

        林山风说到这里,还是难以启齿,古锋寒突然插了一句:“是不是清媗师妹不同意?”

        “正是?!?br />
        “清媗坚决反对,还说她的亲事我们做不得主,除非是她师父楚天歌尊者出面,不然不予考虑?!?br />
        林山风面露羞愧之色,在他看来,这怎么说这也是他林家人对不住汪家。

        楚留仙听到这里愕然望向了古锋寒,心奇怪:“他怎么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的?”

        他可还是记得呢,当初还是古锋寒跟他提起过,汪、林二人青梅竹马。

        古锋寒面沉如水手托着下巴,似在沉吟着什么。

        好半晌,他开口问道:“林族长,当时具体情况怎样,你们都在什么地方?”

        楚留仙心一动,知道他在想什么了,目光也落到了林山风的脸上,注意其神色变化。

        错开了悔婚的事情,林山风显然松了一口气,连想都不想地说道:“当时我们两族人都避让到山腰处,只有清媗在隔着数十丈的地方护法?!?br />
        “然后呢?”古锋寒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接着问道:“汪苦师弟出事的时候,清媗师妹在做什么?”

        林山风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断然道:“老朽等在山腰处看得清楚,清媗看到汪苦出事,还大喊了一声什么,冲过去接住了汪苦?!?br />
        “汪苦那孩子,在掉落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法术反噬断气了,绝对与我家清媗无关?!?br />
        古锋寒与楚留仙交换了一下眼色,便到此为止了。

        又问了几句无关痛痒的细节,他们与有些激动的林山风一起离开。

        出来后,古锋寒招呼众人将汪苦的遗体先搬到铁甲飞舟上,同时让两族人准备各种材料,牢固地绑在铁甲飞舟两侧。

        这是要想办法,在飞舟上搭建临时的平台,把两族人一起带走。

        不这么做的话,林清媗怕是也不会跟着离开。

        这一忙碌,就到了深夜。

        夜深人静时候,楚留仙与古锋寒并肩而立,站在迎客山顶眺望着渐渐重新涨起来的水位。

        沉默半晌,楚留仙迟疑地问道:“师兄,你怎么看?”

        古锋寒自然知道他是在问什么,缓缓摇头道:“林山风所说的是真话?!?br />
        楚留仙知道他刚刚借着安排搭建临时平台的机会,旁敲侧击了其他的汪、林族人,同样的事情他也让秦伯去做了一遍。

        得到的结果,与林山风所言并无二致。

        “不是林清媗师姐就好了?!?br />
        楚留仙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古锋寒也强笑了一下,道:“其实也是我们多心了,林清媗师妹既然不愿意与汪苦师弟结为道侣,那么有楚师在,就谁也逼不了她,犯不着出此下策?!?br />
        对此,楚留仙也深以为然,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证明了汪苦的确是法术反噬致死,林清媗也洗脱了嫌疑,楚留仙还是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萦绕不去。

        “就剩下那个二日齐辉了?!?br />
        楚留仙叹了一口气,暂时撇开了那种古怪的感觉,对古锋寒说道:“古师兄,这事你怎么看,天上何曾有二日?”

        古锋寒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摊手,道:“怕是只能等林清媗师妹清醒了,去问问她了?!?br />
        正说话间,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楚留仙回首望去,见得双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公子,林清媗小姐醒了?!?br />
        PS:哦,忘记在章节里提一下,《公子留仙》官方书友群,群号:150033824,想要交流的读者可以加,东流也会时不时出现在里面。

        以上,泛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