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章 烈焰焚水

    第一章 烈焰焚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济水,这就是济水吗?”

        楚留仙的目光穿透了雨幕,落在了远方的奔涌激流上。

        破堤怒吼的济水,在前半段的时候,犹是一条普通的河流,充其量得雨水之助,肆虐咆哮倍显壮观罢了。

        在后半段,济水上的景象却是楚留仙平生仅见。

        之前或是束缚于河道,或是肆虐于大地的济水,到了后半段突然一分为三,呈现不同的色彩。

        三分济水,分别为:黄、绿、清三色。

        黄者,浑浊如卷黄沙;

        绿者,碧若深潭;

        白者,泛着白沫。

        三色河水,泾渭分明,自此三分,各涌一方。

        在楚留仙为这般奇观而吃惊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古锋寒的声音:

        “师弟,这便是三分河道?!?br />
        “三分济水的景观据说可以追溯到万年之前,究竟是后天导致,还是先天如此,怕是无人能够知晓了?!?br />
        古锋寒踏前一步,向着瓢泼大雨的一个方向指去,道:“那里,就是我们的目标,三分河道旁的迎客山?!?br />
        楚留仙竭力想要看清,然而在这边天象下,也只是朦朦胧胧,依稀能看到有一个模糊的影子矗立在那里,究竟是山,还是压低的云,却是分辨不清楚了。

        他放弃了无谓的努力,问道:“古师兄,那里就是八师兄和师姐的家吗?”

        古锋寒一边操纵者铁甲飞舟靠了过去,一边回答道:“不错,汪苦师弟和林清媗师妹都是出自迎客山两个比邻而居的小家族?!?br />
        “说是小家族,其实与散修无异?!?br />
        楚留仙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想来,汪、林二人的家世,就如俗世所谓的耕读传家了,说是书香门第吧也是,但又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官宦,其实与耕农无异,不过多了读书识字的机会罢了。

        “汪苦和林清媗能成为楚师的入室弟子,真是不易啊?!?br />
        楚留仙感慨间,铁甲飞舟披荆斩棘般,硬是冲破雨幕,迫近了迎客山。

        距离既近,楚留仙终于看清楚了迎客山的情况。

        迎客山说是山,倒更像是一座稍稍高些的丘罢了。若真要说,或许只有它所处的位置了,扼守在济水三分岔口,后背万重山,恰似老者佝偻着身躯迎客外来。

        这个“迎客老者”,或许曾经有满头的白发,此刻却是光秃秃的一片,化作了童山濯濯。

        山上曾经遍植的松柏,此刻都被砍伐下来,堆积在了山腰处,形成简陋的堤坝,抵御洪水的围攻。

        脱缰野马的济水化身成了洪峰,一波波地打在迎客山上,往往一拨洪峰打来,便如一盆水当头浇下,淋湿了整座山。

        同时被浇湿的,还有守在山上最高处的人。

        楚留仙第一眼,就看到了在最显眼地方,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师姐林清媗。

        此刻的林清媗身着法衣,秀发尽数为雨水打得湿透,一缕缕的黏在脸上,衬托得神色愈发地坚毅。

        楚留仙等人到来的时候,正值她于法台上做法,一声轻叱:

        “退!”

        涌至山腰的洪峰为她这一声所叱,竟是拦腰折断,余者积蓄力量不足,固然冲得简陋堤坝摇摇晃晃,到底不能涌上覆灭整座迎客山。

        “好!”

        楚留仙击节赞叹,以一言之力,与天威对抗,林清媗倒是让他箍相看了。

        他所赞的也不仅仅眼看的这一声“叱”,而是在他们到来之前,如是一幕,不知道重演几回。

        这一点,从林清媗摇摇欲坠,如风弱柳的身姿,就不难看出来了。

        楚留仙等人都看到了她了,林清媗自然不可能看不到显眼的铁甲飞舟,她惊喜地叫出声来:

        “上面可是五师兄?!”

        古锋寒朗声大笑,连风雨时候一时都为之盖?。骸笆γ们铱硇?,为兄到了?!?br />
        他看了楚留仙一眼,补充道:“同来的还有楚师弟?!?br />
        “留仙公子也到了吗?”

        林清媗惊喜无比地喊了一声,紧接着不知是精力消耗太大还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险些栽倒,连忙扶住法台,徐徐从空降了下来。

        古锋寒看到这个情况,自然知道应当做什么了,他伸手向着旁边一招,口说道:“师弟,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我分处吧?!?br />
        “……好!”

        楚留仙还不知道古锋寒想做什么,但此情此景,除了应下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很快,他便知道了古锋寒的打算了。

        古锋寒那一招手,一直静静躺在船上的黯银箱子剧烈颤动了起来,紧接着银光迸发,喷出了数十个法器零件,在空组合成了一座黯银色的法台。

        古锋寒抽出背后古剑,一步迈出,落在法台上,与法台一起向着波涛最是汹涌处飞去。

        他的声音破开风雨,传入了楚留仙的耳:“师弟,山上的人就交给师弟你了?!?br />
        “为兄去也!”

        话音未落,古锋寒与法台的上方,浮现出一柄暗沉如同沉睡的古剑,长达数丈,随着古锋寒挥剑的动作而颤动。

        “古剑真灵!”

        楚留仙一眼认出,那柄古剑就是古锋寒的真灵所化,“古师兄的真灵竟然是一把剑,真灵之道,果然千奇百怪,不知我那真灵……”

        想到这里,楚留仙便想苦笑,他想化身真灵,得知自己的真灵是什么,还得过了楚天歌那一关,还有得熬。

        很快,他便收拢了思绪,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踏步来到船头,向下眺望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一跃而下。

        “公子!”

        秦伯和双儿惊呼出声,他们没想到楚留仙如此果决,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连忙在铁甲飞舟上向下望去。

        但见得,双臂张开的楚留仙向下猛坠而去,一头乌发为劲风扬起,突然,四色奇光从他的腰间玉带处迸射而出,在空组合成了四灵法台,托住了楚留仙下落的身体。

        一人一法台,恍若黏在了一起,猛地向上一拉,悬浮在离迎客山巅只有数人高的空。

        “起!”

        楚留仙大喝出声,一掌拍在法台上,灵力涌出,一面鲜红的旗帜自法台上浮起。

        朱雀旗!

        当初公子以之破尽红发血刀一身防护,使得楚留仙有可趁之机,一击而杀真灵散人的朱雀旗。

        楚留仙在暗室无人时候,无数次的摸索研究过,这还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一手将其握住。

        “疾!”

        默运驾驭朱雀旗的法诀,四灵法台上流淌着灵力光辉,与楚留仙身上全力爆发出来的光辉融汇在一起,尽数涌入了朱雀旗。

        应声而动,朱雀旗飞起,迎风而涨,化作了一杆数丈高的大旗,向着脚下迎客山之巅直插了下去。

        “轰~~”

        朱雀旗落地,强大的力量灌入了地面,数十丈外,一道明亮的火圈浮出,倏忽之间辐散了开来,直冲半山腰而去。

        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永无止尽一般。

        “嗤嗤嗤~~”

        霎时间,山腰树堤处水雾升腾,嗤嗤有声,不住地有涌来的洪水与火焰碰撞、湮灭,水雾如玉带,环绕迎客山。

        暂时止住了洪水的涨势,楚留仙方才有暇望向了旁边。

        只见得那里围成了一圈子,几个妇人正在手忙角落地照顾着力竭昏迷过去的林清媗,另有几个年人眼巴巴地在外面看着。

        其余尚有数十人等,当都是林、汪两家家眷,或是在崇敬地望着法台上的楚留仙,或是担忧地尽量眺望向山腰。

        看到眼前的情况,楚留仙便明白林清媗为何不走,而在这里与洪水死扛了。

        就这么片刻功夫,朱雀旗显然是后继乏力,渐渐有些抵挡不住洪水了,大片的树堤被冲垮,洪水一步步地向上攀登。

        远方,古锋寒大喝着,人与真灵合一,不知道施展出了什么法术,一道道长达数十丈的剑影劈向水,劈向周遭的山体。

        “他这是想分流引水,想要破开山体,把洪水引向其他方向,自然缓解此处的水患?!?br />
        楚留仙循着古锋寒剑影劈落地方望去,只见得一面如屏风般的山体已然破开了巨大的豁口,或许用不了几剑的功夫,便能破山而放水。

        迎客山后,群山起伏,本就人迹罕至,自然不怕放出的洪水猛兽又伤到了其他人。

        “估计还要一段时间?!?br />
        楚留仙估摸着,知道自己尚需支撑一段时间,若是不然不等山体破开,迎客山就要尽成泽国了。

        古锋寒或许错估了楚留仙的实力,然而楚留仙既然敢接下来,自然有他的准备。

        他忽然低头,冲着聚拢在下方,时不时抬头看着他的年人问道:“诸位,山下可是无人了?”

        那个年人明显错愕了一下,不知当如何称呼,只得含糊了一下道:“……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下面绝对没有人?!?br />
        “好!”

        楚留仙也不拖泥带水,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再次伸出手来,遥指朱雀旗。

        “嗖嗖嗖~~!”

        一人一旗近在咫尺,没有人看到三道灵气环从他的手上脱手飞出,电射而去,没入了朱雀旗。

        楚留仙再搭动法诀,借着四灵法台之力,催动了朱雀旗。

        顿时,“轰~”的一下,朱雀旗上火焰暴涨,如朱雀浴火,与之前相比狂暴了无数倍的烈焰化作了火环喷涌而出。

        顷刻之间,数十上百,以比洪水更澎湃之势反扑了回去。

        “轰轰轰轰~~”

        无数的水汽被蒸腾,后继的洪水竟是补不足前面的消耗,被一步步地迫退,从山腰一路退向了山脚。

        这一般高温蒸腾下,整座迎客山都被水汽所笼罩,恍若天上仙山,云深不知处。

        天上,本来随时准备出手的秦伯长出了一口气,对双儿笑道:“公子的实力又有增进啊,已是将朱雀旗的威能催发至极致,若是抵挡在前的不是洪水而是真灵散人,怕是能一击成灰?!?br />
        这还算不得什么,秦伯意犹未尽地又说道:“更难得的是你看公子,气定神闲,竟似犹有余力?!?br />
        “只是……”

        秦伯摇了摇头,也就罢了,虽然他还弄不明白,为什么这朱雀旗威能会狂暴自此,好像全不受控制一般。

        下方,眼看控制住了形势,楚留仙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汗,收起了仙域根本法,望向了远方。

        那里,古锋寒一剑,带州风雷声,断开了山体。

        “隆隆隆~”

        声如惊雷,洪水蜂拥而泄,目之所及水域在飞快地下降。

        “成了!”

        楚留仙长出了一口气,真正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