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九章 塑水冰雕

    第十九章 塑水冰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好!”

        飘雪沾衣,内外寒彻,楚留仙豁然醒觉。

        在他的对面,陈林将玉剑拔出,遥指了过来,漫天风雪如得钧令,铺天盖地而来。

        “他的实力,与我那兄弟相差无几?!?br />
        楚留仙神色一凝,感受到了陈林给他带来的威胁。

        这别雪公子陈林,赫然是与公子一般,都是处在真灵境界巅峰,只是为了传承宗门大法,强自遏制没有突破罢了。

        当初公子能接连斩杀通幽、入冥级别的强者,这别雪陈林也一样可以。

        这样的对手,这样压倒性的力量,绝不是现在的楚留仙可以抵挡的。

        “我再没有徘徊花,他也不是洪通?!?br />
        “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楚留仙心念电转,无数的应对闪过,却无一适合眼前的情况。

        面前的别雪公子陈林,他的实力、身份,将所有的退路封堵。

        陈林出现在朝阳府外,本就引起了不少人注意,一阵纠缠后,更是周遭不知道有多少人围观。

        这种情况下,楚留仙别说输,但凡只要露出一点怯来,便是滔天大祸。

        剑在前,雪漫天,容不得他犹豫了。

        楚留仙豁然昂起头,阔步向前,看那样子,就好像是直冲着白玉剑而去的一样。

        “他想自杀吗?”

        远处传来惊呼之声,陈林反而比之前更凝重,从小到大他吃过面前这个人太多的亏,下意识地就往复杂里想去。

        果不出他所料,楚留仙在迎面走来的同时,手上印诀变化,带出水光盈盈,冲着身侧的地面上一点。

        “嘭~”

        趵突泉涌!

        泉水拱开大地,涌出一人高低,水汽触碰到寒气,凝成了雾霭弥漫。

        “果然又有花样!”

        陈林在不堪回首,剑尖所向泉水又发生了变化。

        楚留仙的手指不住地颤动着,趵突而出的泉水扭曲着,在漫天冰雪飞快地封冻。

        先是一双踏着白玉飞云履的脚,再是白衣如雪的身子,紧接着是半抽出的玉剑,最终是秀气的五官……

        “这是……”

        陈聊头一颤,看到趵突泉涌变成了冰雕,栩栩如生正是自己样貌,白玉剑本能地顿住,剑尖停在距冰雕脸庞不足一寸的地方。

        剑气迸射,在冰雕脸庞对应的地方,刺出了一个黄豆大小的小坑来。

        见得这一幕,别雪公子陈林不由得心一疼。

        同一时间,间隔着趵泉冰雕,楚留仙与陈林擦肩而过。

        没有人知道,外表云淡风轻的楚留仙,内里肚子都给笑得抽痛了。

        “果然,果然是个自恋成狂的美男子??!”

        “怪不得那么多世家女子为之疯狂,他却一个人也看不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楚留仙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保持着稳定的步伐,踏向了朝阳府。

        “等,等等!”

        陈林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冲着楚留仙的背影大叫。

        “今天没心情?!?br />
        楚留仙头也不回,只是向后摆了摆手,懒洋洋地说道。

        话音落下,他在秦伯与双儿的簇拥下,踏入了朝阳府。

        大门紧闭,再不可见。

        在整个过程,别雪公子只是抬了抬手,终究没有阻止,反而托着下巴,皱着眉头,似在冥思苦想着什么。

        此刻他这般模样,要是落在那些爱慕他成痴成狂的世家女子眼,不知道要引起多少尖叫。

        “啊~~”

        真有一声尖叫,刺得陈林耳膜发痛,不得不回过神来。

        “陈林哥哥,陈林哥哥……你没事吧?”

        不远处,一个少女大喊大叫地跑来,如一团乌云掠过天际。

        当然,乌云那是别雪公子陈林的想法,在其他人眼,自是一只翩翩彩蝶,误入了花丛。

        那是一个看上去最多十五岁的美丽少女,红扑扑的可爱圆脸上,点缀着两泓明月,笑起来甜美得让人心醉。

        落在陈林的眼,却是货真价实的乌云,尤其是她跑到跟前,摆出要上下其手在他身上摸索一遍,检查看有没有事的架势时候,尤其如此。

        陈林伸出一只手来,坚决果断地拦在她的面前,这才免了被“非礼”的下场。

        “乌珊,你怎么来了?”

        陈林一边问着,一边目光越过少女望向身后的空。

        那里,有一艘十丈长短的花船画舫悬停在空,止步于神霄峰外。

        花船画舫上,有一面锦旗飘扬,上书四个大字:金玉满堂!

        这个少女,正是金玉满堂乌家的小公主,乌珊!

        金玉满堂,以商起家,不入天下七大世家之一,甚至比起陈林大族来也差上一些,但是论及财富,那是车载斗量不足以形容,天下世家都要避让其他一头。

        身为金玉满堂乌家的小公主,乌珊出行有专属花船画舫,也就不足为奇了。

        乌珊以眼睛上下扫过一遍,确认陈林没事后,拍着小胸脯大喘气:“你没事就好啦,人家早就来了,只是那个谁不让把船开进来,说是有人会生气的?!?br />
        说到这里,这丫头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冲着画舫方向下来的人大喊:“喂,别忘了带我的百花酥?!?br />
        在那里,有数十个人,抬着一座山似的东西往下画舫下面搬。

        看这架势,别雪公子陈聊脸上,齐齐在发苦,恨不得哀叹出声,眼看是摆脱不掉这个乌家大小姐了。

        “对了对了?!?br />
        交代完她的百花酥,乌珊冲着朝阳府方向指指点点,道:“陈林哥哥,你刚刚干嘛不打他,一剑刺过去,哼,看他还敢比我家陈林哥哥还要骄傲,明明没有陈林哥哥好看的嘛?!?br />
        陈林没好气地回道:“乌珊,你刚刚不也在吗?你怎么不去?”

        乌珊理直气壮地说道:“人家打不过他,他会打我屁股?!?br />
        这时候,金玉满堂乌家给乌珊配的下人刚刚赶了过来,听到这句话脸都绿了,这是他们大小姐该说的话吗?

        “哎~!”

        陈林叹了一口气,出奇地没有反感乌珊的话,反而点了点头,深表理解。

        他们这一代的世家公子小姐,从小就有意地被各家长辈安排在一起,彼此相交相争,其有那么一个人的阴影,可是笼罩在他们身上整整十年。

        “公子留仙!”

        陈林咬咬牙,一股邪火,就冲着乌珊去了,伸手一指冰雕,“乌珊,你没看到那个吗?”

        “看到了?!蔽谏旱阃啡缧〖ψ拿?,眼睛眯成了弯月,还在闪着光,“真美??!”

        “陈林哥哥,把它给我好吗?”

        不等回答,乌珊就大大咧咧冲着身后招手,“那个谁,来把陈林哥哥的像搬回去?!?br />
        陈林一口气堵住,手都在颤,好半晌才吐出了胸浊气,道:“引气法术!一息之内,施展出引气法术,而且掌控自如,竟能塑水成型?!?br />
        “你行吗?!”

        乌珊连连摇头,心里面想的是要行的话,非得天天弄个十个八个陈林哥哥摆在闺房里。

        “我也不成?!?br />
        陈林叹息,望着朝阳府,咬牙道:“公子留仙,又比我们多走了一步,又是这样?!?br />
        “引气法术让他修炼到了这个境界,那真灵法术呢?那其他手敦?”

        “哼!”

        “你说我要不要自取其辱?”

        陈林一转身,飘然而去,一个声音洪亮无比,传入了朝阳府:

        “楚留仙,十天之后,我会再来的?!?br />
        府外,乌珊大呼小叫地跟着陈林而去;

        府内,楚留仙哂然一笑,道:“十天后?那你估计要失望而归了?!?br />
        旁边秦伯看到他挫败了别雪公子陈林,却不见得有多欢喜,反而皱着眉头说道:“公子,在这个时候外出,会不会不太妥当?”

        “万一……”

        楚留仙自然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摆手道:“没事的,不过千里之距,楚师似乎给古师兄留了什么手段,真有个万一,楚师定能及时赶到的?!?br />
        秦伯稍稍放下了心来,紧接着带着双儿及一众下人忙得团团转,把要出行的东西准备妥当。

        转眼间,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朝阳府外,传来了古锋寒的声音:

        “楚师弟,我们出发吧!”

        楚留仙闻声而动,带着秦伯,以及双手捧着火树银花的双儿,走了出去。

        府外,古锋寒悬停于数丈高处,他的脚下有一艘铁船漂浮于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