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八章 寂寞如雪

    第十八章 寂寞如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另外一扇,是什么?”

        楚留仙带着这个疑问,与古锋寒一同踏出了乾坤洞。

        他怀疑,这或许与他十余年来的异梦有关,故而这个疑问只能深埋下来,等他日修成了入梦引,自己去看个真切。

        当他们踏出了乾坤洞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楚天歌的背影,如之前的一模一样姿势,些许最微小的变化都不曾有。

        楚天歌如雕像一般,站了不知道许久。

        楚留仙他们一出来,自然就为楚天歌感应到,他不等两个弟子说话,直接道:“看到那扇玉门了吗?”

        楚留仙和古锋寒点头。

        “这不是入梦引形成的,而是本来就存在,镇锁在梦与现实之间,为师称之为:玉门关?!?br />
        “入梦引,就是玉门关的钥匙。打开玉门,踏入关内,你们就会迷失在梦境当,直到一朝醒悟身在梦,便是直面了心魔?!?br />
        楚天歌说完了这么一番话,挥了挥手,道:“你们去吧,迎回苦儿的尸体,借机查探一下?!?br />
        “若是……”

        楚天歌豁然转身,面露煞气,气势雄浑如摧垮了城墙的黑云,让人喘不过气来,“我楚天歌,也不是杀不得人!”

        楚留仙与古锋寒不敢怠慢,齐声应命:

        “弟子遵命,定当迎合八师弟(八师兄)的遗体,调查清楚始末?!?br />
        “我们这便出发!”

        现在不是耽搁的时候,楚留仙他们跟楚天歌表完态后,便告辞离去了。

        重新走在那条崎岖的山道上,楚留仙生出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此来本是为了楚天歌所出的考验,说是师徒间较真可以,谁知道突然发生了汪苦之事,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看来,那个考验可以不用继续下去了?!?br />
        楚留仙正想着呢,峰顶处忽然传来了楚天歌的声音:“留仙,为师差点忘了,等你归来后,去听同门师兄讲道真灵法术十次,并从择一练至纯属,给你一月为限?!?br />
        楚天歌的声音渐渐消散,楚留仙犹自怔在那里,面露苦笑。

        在他旁边,古锋寒一个踉跄,险些从山道上栽倒下去。

        “楚师他……”

        古锋寒从没觉得自己的嘴巴这么笨,“他”了半天,愣是没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师弟啊~”

        他伸手拍了拍楚留仙的肩膀,叹息道:“苦了你了?!?br />
        楚留仙耸了耸肩,他倒不觉得为苦,甚至从“趵突泉涌”法术修炼,他真正感受到了那种乐趣。

        想到回来后的一个月间,要去听道十场,择一而学,他不由自主地就产生了一炙奋的感觉。

        “师父啊师父,我会做到的?!?br />
        “到时候,我再看你怎么说!”

        楚留仙嘴角一扯,露出了笑容,回身一躬,朗声道:“弟子遵命?!?br />
        话音落下,掉头便走,至于楚天歌是否听到,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行走在山道上,古锋寒觉得楚留仙有点奇怪,一直皱着眉头,似在思考着什么,忍了又忍没忍住,问道:“师弟,可是还在为了楚师的话而介怀?”

        楚留仙摇头道:“不是的,我只是在想那本命灯?!?br />
        “师兄,你可有本命灯在那命灯阁?”

        楚留仙状似随意地问着,他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儿那里。

        其实,早在雷儿持着汪苦的本命灯飞奔而来的时候,楚留仙的心就咯噔一下,想起了被他忽略的一件事情来。

        只是当时为后来接二连三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这会儿静静地行走在山道间,才一并涌了出来。

        楚留仙在等待古锋寒回答的时候,心一个疑问萦绕不去:“公子是不是也留了本命灯在楚家?他的死,楚家知道吗?”

        公子并不是神魂俱灭,他的神魂最终是融入了楚留仙的金色心湖当,与之化为了一体。

        这样的状态,本命灯或许、可能、没准……不会熄灭!

        然而,这些却都是楚留仙的猜测,这样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的不确定因素。

        古锋寒明明只是没想到楚留仙会问这个问题,诧异了一下,可在楚留仙看来,却如一辈子一般漫长。

        “我?”

        “没有!”

        古锋寒摇着头,给出了明确答复。

        “师弟你难道不知道?”

        古锋寒奇怪地看着楚留仙,把他看得心一阵阵的发虚。

        “师兄你指的是什么?”

        这会儿容不得犹豫,楚留仙只得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啊,是为兄的错?!?br />
        古锋寒一拍脑袋,道:“我却是忘了跟师弟说了,为兄出身古剑门,乃是古剑门嫡传的古氏一脉?!?br />
        “我们古家与楚氏的关系,师弟定然是知道的?!?br />
        这话他说得极其自然,楚留仙点着头,心里面在呐喊:“我什么都不知道?。。?!”

        古锋寒丝毫没有怀疑,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为兄通过楚家,拜入到楚师的门下,算是世家子弟一派,自然不会有本命灯在?!?br />
        楚留仙依然搞不懂,世家弟子跟本命灯有什么关系,幸好古锋寒谈性发了,路上也是无事,一路说了下去,这才解了他的疑惑。

        原来,本命灯一事,在修仙界颇有争论,不少人对其不屑一顾,认为这会坏了弟子的前程。

        支持的一派呢,则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苦心培养出来的弟子,能与宗门一心。

        所谓的本命灯,其实就是在弟子初入宗门的时候,收取其神魂一缕,纳入灯,以秘方留存,燃以灵火。

        由于人神魂的特性,在主神魂消散的时候,本命灯的一缕神魂自然也无法单独存在,于是熄灭。

        这就是本命灯的原理了。

        同时,这也涉及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少了一缕微不足道的神魂,导致神魂不完整,究竟会不会影响到修仙者的进步?

        这一点,普遍认为还是会的。

        于是,天下宗门,不论是道门还是魔门,亦或是佛家,都会在弟子快要进阶到阴神阶段的时候,将那一缕神魂赐还。

        在收徒的过程,也只有普通入门的弟子,才会制出本命灯,以防不测。

        “对本命灯,其实楚师很是反对,他亲自招收的弟子,无一制作了本命灯?!?br />
        古锋寒讲清楚了前因后果后,又想起了身亡的汪苦,叹息道:“八师弟在入门的时候,是以外门弟子的身份,一步步努力向上,最终引起楚师的注意和欣赏,这才将其收为入室弟子的,故而他是有本命灯的?!?br />
        楚留仙听到这里,明白了过来,也松了一口气。

        “公子在楚家极受重视,视之为未来阳神,又是谪仙人身份,楚家绝对不会冒哪怕一点儿风险,去做什么本命灯?!?br />
        “幸甚,幸甚??!”

        楚留仙其实在听了有关于本命灯的原理后,就基本足以判断出他这种特殊情况,不至于会导致本命灯熄灭。

        当然,现在这样,完全可以确定楚家不会冒那个险,自是更好了。

        心一块大石落下,楚留仙的脚步也就轻快了起来,与古锋寒有说有笑地下了山道。

        半路上两人分手,约定各自回去准备,一个时辰后,古锋寒会到朝阳府接上楚留仙一同出发。

        楚留仙走到自家府邸外,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本来应当迎出来的秦伯和双儿,齐齐站在府外,与一个身着白衣,背负玉剑的公子打扮者对峙。

        “让你家公子出来!”

        冰冷冷的声音,尾音都在上翘,即便是只看到背影,楚留仙还是在脑海里面还原出了一个骄傲到没边儿,用眼白看人的形象。

        在那个白衣公子的对面,秦伯不卑不亢地应对着:“我家公子不在,陈公子可留下拜帖,老奴自当转达?!?br />
        “让你家公子出来!”

        一模一样的内容,一模一样的腔调,白衣公子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真跟冰块一样,又冷又硬?!?br />
        楚留仙摇着头,走了过去,同时口说道:“是谁要找本公子?”

        他说话的同时,秦伯和双儿也看到了他,大喜下连忙迎了过来。

        白衣公子豁然转身,在看到楚留仙的第一时间大喊出声:“楚~留~仙!”

        “是他?!”

        楚留仙在看到白衣公子正面的时候,第一时间将他认了出来。

        “别雪陈林!”

        这人,正是陈林家陈观海和林沧海兄弟曾经提起过的,陈林家这一代的翘楚——别雪公子陈林!

        楚留仙能认得他,还是在得到观沧海兄弟的消息后,特意到玉殿翻阅金书,这才寻得了有关于他的讯息。

        与玉殿金书所记载的一样,别雪陈猎子冷冰冰的,面容却俊秀非常,直如处子,据说引得同辈世家女多有爱慕成狂者。

        这陈林的性子与他的气质一般无二,一样的冰冷不爱搭理人,那是相当的高傲与目无人。

        他看不起的人,从来是连眼皮都懒得耷拉一下。

        不过在这一刻,陈林表现出来的东西,却与寻常时候完全不同。

        只见得,他两只眼睛里放着光,大踏步地向着楚留仙走来。那种神情,那种姿态,哪里有冰雪的感觉,赫然是一团火,燃烧的是熊熊斗志。

        “总算是再见面了,楚留仙?!?br />
        “我等这一天好久了?!?br />
        陈林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向后,搭在玉剑的柄上缓缓拔剑。

        “没有你的日子,我真是寂寞如雪??!”

        “来,让我看看,你公子留仙有多少长进,是否还能压我一头?”

        玉剑不过从剑鞘被抽出了半截,方圆十丈之内,凭空寒风哭嚎,有鹅毛雪花,漫天飘舞。

        ——飘雪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