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七章 入梦玉门

    第十七章 入梦玉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个法术,名为:入梦引?!?br />
        楚天歌伸出手来,点在青铜金叶树上,继续道:“此乃真灵法术,不能攻防,没有辅助,无法外显,亦非变化,单纯的就是一个引子?!?br />
        “引子?”

        楚留仙和古锋寒面面相觑,不明白梦为什么还要引子,以及这个引子又能起什么作用?只得抱着疑惑,静静地听了下去。

        在楚天歌说话间,青铜金叶树上光华流转,两枚只有拇指大小的杏子结出,挂在枝头摇晃。

        这两颗杏子甫一凝结,便有露水落其上,有白气绕左右,灵气四溢,芬芳满庭。

        仙杏一结出来,整株青铜金叶树开始一寸寸地枯萎,一寸寸地化为了灰烬,只有两颗仙杏悬浮在空,飘往了楚留仙他们两人所在的方向。

        楚留仙和古锋寒茫然地将仙杏接在掌上,清清凉凉,沁脾芳香,除此之外并没有觉出什么特异来。

        这个时候,楚天歌方才接着说道:“当年为师曾与魔宗一人相交莫逆,以至于互相交换法术的地步?!?br />
        此处的交换法术,自是宗门大法之外的所得,本是题应有之义,无须多说。

        “也正是那个时候,为师才真正了解了魔宗法门的根本所在,便在心魔上!”

        “吾辈仙道修士,视心魔如畏途,魔道人,则在入门伊始,就开始养心魔?!?br />
        “养心魔?!”楚留仙和古锋寒面面相觑,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

        楚天歌不忙解释,继续道:“魔道修士入门,往往以执念深重者受器重,便是因为他们容易养出心魔来。所有欲望,所有偏执,尽数寄托于心魔上,于是在其他方面能心无挂碍,勇猛精进?!?br />
        “心魔或可是情,是爱,是仇,是恨……心魔越强,则其余挂碍越少,前期越是一片坦途?!?br />
        楚天歌说到这里,面露赞叹之色,道:“不知是魔宗哪位前辈创此法门,果然玄之誉,不过此法也有一个弊端,便是心魔养得强大了,魔宗修士欲要更进一步,就要先将心魔斩去?!?br />
        “心魔强大,于是心无旁骛,是他们前期进步神速的倚仗,也是后期难以跨越的屏障?!?br />
        楚天歌顿了顿,看楚留仙他们两人若有所悟,这才接着道:“魔宗养心魔之法,为师并未得到,即便是得到,于吾辈仙们修士,亦无大用?!?br />
        “不过……”

        楚天歌终于讲到了重点,“为师却从得到了启发,魔宗养心魔,吾辈仙道修士,为何不创出一法来,能直面心魔?!?br />
        “直面心魔?!”

        古锋寒惊呼出声,他修炼多年,自是知道心魔有多恐怖,多少一时俊彦,就是毁在这上面。

        “不错,就是直面心魔?!?br />
        楚天歌负手于后,挺起胸膛,凭风而立,尽显傲然,“心魔一物,不在强大,而在隐蔽,无形影响而不可知?!?br />
        “若是能直面心魔,吾辈仙道修士若是还不能斩之,那也怪不得人了?!?br />
        楚留仙的感触虽然远没有古锋寒来得深,可听到此处时候,也不由得被引起浓浓的兴趣,凝神倾听了起来。

        “循着这个思路,为师以此魔宗根本之法为思路,融合佛宗的十世红尘,仙道的回梦心经,另辟蹊跷创出了这一门入梦引来?!?br />
        楚天歌一指那两颗杏子,道:“服食下这两颗仙杏,你们便能得传此法,学会之后,以之入梦,凭着自身之力,或有机会能直面心魔?!?br />
        “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可化心魔,七情之外,一点惭愧,一点不甘,生根发芽,亦为心魔?!?br />
        “欲解心魔患,须得三省吾身,直面心魔,这就是为师创出此入梦引的用意所在?!?br />
        楚天歌的话说完,楚留仙和古锋寒都停留在无比的震撼当,一时无人做声,只觉得手上的仙杏忽然变得沉甸甸了起来。

        “你们现在就服食了它,然后到乾坤洞消化一下,便……出发吧?!?br />
        说到最后,楚天歌的神色黯淡了一下,显然又想起他的八弟子汪苦,旋即回转过身,眺望向远方。

        楚留仙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是乾坤洞呢,古锋寒便拉着他的衣袖,向着那个石屋走去。

        一边走着,古锋寒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这处石屋名乾坤洞,取的是内有乾坤,又自成乾坤的意思?!?br />
        “在这个乾坤洞,无论做什么,都不虞有其他人知晓,即便是阴神尊者,也不能例外?!?br />
        楚留仙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地望向毫不起眼的石屋。

        “此处,是楚师为门下弟子所准备的?!?br />
        古锋寒将手按在石门上,解释道:“当时楚师是这么说的:

        我楚天歌的弟子,每一个都要是仙道的攀登者,无一人不是独立之自我,你们可以有自己的隐秘,自己的机缘,连带为师在内,无人有权窥视!“

        古锋寒望向楚天歌的背影,一脸的崇敬,接着道:“于是,便有此乾坤洞,以让我们可以安心向道?!?br />
        楚留仙心一震,为的是楚天歌的气魄与坦荡。没有这样的心胸,想来也不会有今日阴神无双的赫赫声名。

        古锋寒推开乾坤洞石屋,与楚留仙并肩而入。

        甫一入内,楚留仙顿时觉得豁然开朗,外面看来的小小石屋,里面果然另有乾坤。

        上下前后左右,合无极限,无边的深蓝色延伸出去,如同星空般没有尽头。

        面前一座山崖屹立,面向楚留仙和古锋寒的方向,错落着数十个洞穴。每一个洞穴外,都有深蓝如水幕隔绝。

        楚留仙站在那里,还没有进入那些水幕隔绝的洞穴呢,一筑奥的感觉就涌了上来,油然而生出了自由的轻快感觉。

        这就是乾坤洞,自成乾坤的地方。

        对有乾坤洞这样的地方存在,楚留仙深感满意。

        他有太多的隐秘,太多不能让人知晓的东西,如运用仙域根本法淬炼材料等等,就决计不能为外人所知晓,谁都不行!

        楚留仙之前还在苦恼,要如何解决,现在有了乾坤洞,一切都不成问题了。

        “楚师果然是一个好师父啊?!?br />
        心赞叹一声,楚留仙与古锋寒各自选了一个洞穴,一步踏入了深蓝水幕当。

        顿时,有那么一刹那的功夫,楚留仙直觉得五感都被剥夺,随后又如溺水之人钻出了水面那般,可以大口的,自由地呼吸。

        极目望去,周遭是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巨大空间,空荡荡全无一物。

        楚留仙大致扫了一眼,没有多看,直接席地而坐,凝望了一眼,将仙杏送入了口。

        这枚仙杏外表看来没有太多的异常,然而一入口,瞬间化作一道清流钻入了腹。

        楚留仙甚至没来得及品出是什么味道呢,“轰”的一下,脑海蜂拥而入无数的字,彼此碰撞着、追逐着,最终化作了一篇法术口诀。

        在法术口诀排序完成后,密密麻麻,呈五颜色,如同花团锦簇。

        突然,有千万只鲜艳的蝴蝶,从飞舞而出,倏忽之间,弥漫了目之所及的所有。

        楚留仙只觉得一阵阵晕眩,整个世界都在朦胧,恍惚间似可看到有在云深不知处的地方,有两座白玉门户在浮动。

        “两座……门……”

        这,便是楚留仙在这个似梦非梦的状态下,最后的记忆了。

        “呼~”

        楚留仙豁然睁开眼睛,下意识地伸手,要捉住飞舞的蝴蝶,却抓了一个空。

        眼前,已然是那个深蓝水幕隔绝的洞穴当。

        楚留仙略一回想,“入梦引”的口诀在脑海清泉般流过,清晰无比,字字句句,个含义,全无疏漏。

        “好奇妙的手段!”

        楚留仙心感慨,即便是到了此时,那绚烂如繁花的字,飞舞而起的蝴蝶,云深不知处的两扇白玉门,依然是历历在目。

        楚天歌能以这种手段传法,着实尽显仙家玄之誉的通天手段。

        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楚留仙很快收拾情绪,踏出了深蓝水幕。

        如之前一般无二的感觉再次浮现了出来,等眼前恢复如常,他便看到古锋寒一脸震撼之色地从另外一处洞穴走了出来。

        “古师兄?!?br />
        楚留仙含笑打了一个招呼,两人一起向着乾坤洞外走去。

        走出不三两步,话题自然而然地就扯到了“入梦引”上。古锋寒虽然比楚留仙早入门十年,但也还是第一次体验到楚天歌这般传法手段。

        他啧啧赞叹道:“楚师向来讲究根基扎实,不能走错路,故而即便是传法,也是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展露过这般手段?!?br />
        “若不是这次……”

        古锋寒想起汪苦,到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楚留仙脸上的笑容也是一敛。

        “罢了?!惫欧婧允У匾恍?,道:“我们不说这个,还是说入梦引吧,师弟你是不是也看到那一扇白玉门?”

        “那一定就是入梦的门户了。等我们练好了入梦引,想来就可推门而入,于那梦直面心魔,想想就……”

        古锋寒说得兴起,走到了乾坤洞大门处,正要推门而出呢,才发现楚留仙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身后。

        “师弟?师弟?”

        他连着唤了两声,楚留仙才如梦初醒。

        古锋寒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

        “师兄,你也看到了有一扇白玉门在云深处浮动?“

        “是啊?!?br />
        “我,也是??!”

        楚留仙面上在笑,心却有惊涛骇浪在拍击:“为什么,我看到是两扇白玉门?”

        “另外一扇,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