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六章 祈天赤地

    第十六章 祈天赤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说什么?!”

        楚天歌大喝一声,以其为心,有气浪滚滚而出,托住了雷儿及从他手脱飞而出的青铜灯,倒卷回了他的面前。

        轻轻地放下了童儿,楚天歌伸手接住了青铜灯,也就是他八弟子汪苦的本命灯。

        近在咫尺,楚留仙分明看到楚天歌的手接住青铜灯的时候都在颤抖。

        堂堂阴神无双的强者,手竟然会抖,可见心激荡难以抑制,形诸于外。

        “雷儿,你说!”

        深呼吸了一下,楚天歌平复了下来,喝问出声。

        “我……我……”

        被楚天歌一喝,雷儿竟是说不出话来,反倒是平时看来是爱哭鬼的电儿好一些,脸上犹自挂着泪珠儿呢,依然口齿清晰地讲了出来。

        原来,他们两个被楚天歌惩罚去看守命灯阁,心还是很不甘愿的,两人抱做一团在那呼呼大睡。

        不曾想,一觉醒来,他们两个便看到所有的本命灯有一盏是熄灭的,正是属于汪苦的。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楚天歌在电儿讲述的时候,一时闭着眼睛,久久不语,好半晌,才缓缓开口道:“锋寒,你去趟主峰,让他们把情况弄清楚,马上!”

        “是,师父!”

        古锋寒片刻不敢怠慢,立刻狂奔而去。

        转眼间,楚留仙就看到一道流光从神霄峰上电射而出,径直投向了远处的另外一座山峰。

        楚天歌的状态不对头,雷儿跟电儿更是觉得自己犯了错,大气都不敢喘,战战兢兢地候在一旁。

        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时候楚天歌突然说话了:

        “留仙,你不是要给我看你的法术吗?”

        “师父……”

        楚留仙大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这般情况下,楚天歌竟然还会做出如此要求。

        楚天歌眼露出悲戚之色,颤声道:“死者已矣,若是为敌所杀,报仇便是;要是无故而死,调查便是?!?br />
        “岂能以死者,而坏生者事?!”

        “那是凡间愚夫所做,不是我等修仙者当为,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而仙路歧路,步履维艰,本就浪费不起时间,也本就没有几人能走到最后?!?br />
        “这是属于吾辈的残酷,未来的日子,你会看到更多?!?br />
        楚留仙沉默了一下,缓缓点头。

        要是换在其他时候,他未必能听得进去,可是先前分明见得楚天歌伤心欲绝,此刻犹自能收拾心情道出这么一番话来,不能不让他佩服,也不能不让他铭记于心。

        楚留仙以前所未有的恭敬鞠了一躬,道:“请师父指教?!?br />
        话音落下,如昨日里无数次的练习一般,楚留仙调动灵力,全力施为,三息上下,趵突泉涌。

        这回借助的是他本身灵力,控制自如,但也失之威力,当然没有当时冲破静室,湮灭所有的威能,然而看着晶莹的泉水喷涌而出,楚留仙还是心有感。

        那是对法术,对仙道本身的感动。

        在施展法术的关键时刻,楚留仙突然出了神。

        他的脑海里,毫无征兆地涌出了初见汪苦时候的情景。

        那个时候的汪苦,一脸苦意本就让人忍不住对他敬而远之,其性子更是内向,哪怕是很想表示亲近,到得口来还是词不达意。

        就是这么一个全无存在感的人,在这一刻,楚留仙的脑海里全是他。

        初见时候模样,张口结舌的尴尬,欲要亲近却不知道要怎么做的腼腆,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还原了楚留仙只有一面之缘的八师兄汪苦。

        楚留仙心有所感,手随心动,不自觉地改变了法术的施展,掌心向上,手掌托起。

        原本从地上喷涌而出,足有一人高的趵突泉先是拦腰折断,楚留仙心一惊,从那种情境被惊了出来,紧接着便发现泉眼从地上,挪移到了他的掌上。

        一掌之上,有泉水趵涌。

        到了这个地步,楚留仙自不会断施法,不由自主地将手抬到了高处,一瀑如幕,从他的手掌上奔涌而下。

        脑海有灵光闪过,楚留仙若有所悟,手掌猛地向下一翻。

        霎时间,水聚而雾起云凝,一朵方圆三尺许的雨云悬浮在一人高处,雨落如天哭。

        “八师兄,一路走好!”

        楚留仙心默念着,束手退后,停下了法术。

        片刻之后,这朵雨云方才耗尽了威能,消散在了神霄峰顶。

        有淡淡的霞光萦绕如虹,若隐若现。

        “真好??!”

        楚天歌抬起头了,凝望了片刻,再看向楚留仙的目光,带着黯然,更多的是赞赏。

        “你很好,这个法术为师当年也是十日习成,却不能如你一般举一反三,推陈出新,化腐朽为神奇?!?br />
        “这一点上,为师亦不如你远甚?!?br />
        “今天,老天夺走了我一个弟子,却也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弟子的成长,吾心甚慰?!?br />
        受到楚天歌的赞赏,楚留仙想欢喜,想谦逊,想解释是因为八师兄汪苦而心生感触……,但这一些,楚留仙全说不出口,只能以沉默应对。

        沉默,在神霄峰顶厨了很久,久到几乎以为会一直到世界的尽头。

        好不容易,古锋寒身化流光,径直落了下来。

        平时这是决不允许的事情,此时自是无人会与他计较,古锋寒面沉如水,道:“师父,弟子已经打听清楚了?!?br />
        “说?!?br />
        楚天歌双目炯炯有神,直如两颗小太阳,被束缚在眼眶迸射出怒火。

        “主峰调查的结果是,昨日,千里之外的济水畔,八师弟和师妹的老家,为暴雨席卷,至济水水位暴涨,决堤千里,生灵涂炭?!?br />
        “八师弟不忍见洪水肆虐,父老惨死,于是施展祈天法:赤地千里,力尽而亡?!?br />
        楚留仙一直静静地听着,听到“祈天法赤地千里”的时候,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这几日钻研法术,他也曾了解过祈天法,深知这个法术的恐怖。

        祈天法是真灵法术当,最能改变天象的法术,以人力而形成天威,着实是厉害无比。

        这个法术即便是在真灵法术里,也是极其难以掌握的,而且因为其反噬极强,修仙者往往不敢多加练习,故而除了天赋异禀之辈外,少有人能够掌握。

        汪苦,并不是什么天才,更从来没有在祈天法展露过什么天赋来。

        这一点,楚留仙不知道,楚天歌和古锋寒却是心有数的。

        “不对?!?br />
        楚天歌斩钉截铁地说道:“以苦儿的性子,不会行此冒险事,强行施展此法?!?br />
        “这里面,怕是还有情由?!?br />
        古锋寒深以为然,道:“徒儿也是如此想的,想八师弟未入宗门前,过得可不怎么好,不当会为了那些人如此牺牲才是?!?br />
        “这里面有问题!”

        楚天歌踱步了几下,断然道:“锋寒,留仙,你们两个即刻前去,迎回苦儿的尸体,再把事情调查清楚?!?br />
        “我楚天歌的弟子,死则死矣,可其若是有人做出了什么,也休想我会当做没看到?!?br />
        楚留仙和古锋寒自无二话,躬身应命。

        楚天歌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道:“济水离天道山不过千里,你们两个尽管放心前去,若有危急,锋寒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楚留仙心里明白,楚天歌这番话怕是为他所言。

        千里距离,凡人或以为远,可对楚天歌这样以阴神夜游无双当世的人来说,又算不得什么了。他如此吩咐,分明就是怕那伙人再对楚留仙下手。

        见得他们应下,楚天歌怅然说道:“为师深知苦儿少年多舛,心魔深重,在前段闭关时候,特意为其创一法术,今日方才完善,本想等他回来再传授与他,不曾想……”

        他摇了摇头,接着道:“罢了,这个法术,为师便传与你们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