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五章 人死灯灭

    第十五章 人死灯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怎么早没想到?!”

        楚留仙从云床上一蹦而起,满室踱步。

        “我完全可以用仙域根本法凝聚精纯灵气,就像是淬炼灵材一样,以之来施展法术?!?br />
        “这样一来,自是几无控制力可言,但我也不需要控制法术??!”

        “我只需要一次次地施展,将其练得精熟既可?!?br />
        楚留仙越想越是觉得有道理,这样一来,他使用的是远超过真灵境界的灵力强度,不仅施展更易,而且也更容易体会到更上一层的境界。

        “对,就是这样!”

        他蓦然止步,把握住了最大的一个优势,“我施展一次仙域根本法消耗甚微,远不如一个法术的消耗来得大?!?br />
        “其他人修炼法术,即便是以灵玉补充,以聚灵阵辅助,一天之内也施展不了多少次?!?br />
        “别人施展一次的时间,我可以施展一百次!”

        楚留仙的眼睛愈发地亮了,犹如在暗室两颗夺目的明珠生辉。

        “根基不足,我可以十倍百倍的努力来补足!”

        “这并不是不劳而获,而是他人欲要努力而没有机会,我只要愿意努力,仙域根本法就是一对翅膀,能带我直上天?!?br />
        楚留仙一转身,快步回到云床上,盘膝做好,迫不及待地开始施展。

        仙域根本法,引气法术:趵突泉涌,两个法门依次施展,连接无缝。

        失败,失败,再失败……

        一次,两次,第三次……

        楚留仙也不知道施展了多少次,多到他几乎都要麻木的时候,又一次趵突泉涌被他施展成功了。

        他顿时精神一振,稍稍停了一下,体会了一下个感觉,紧接着如上重复。

        时而不断施展,时而停下体悟,灵力耗尽了就本能地摸出灵玉来补充,一整天的时间,就这么在指缝间流淌了过去。

        楚留仙压根就不知道他施展了多少次法术,也不知道他成功了多少次,甚至连后来成功的频率越来越高,趵突泉涌的威力越来越大,也不曾留意到。

        他并不是施展得麻木了,而是全身心地沉浸在内,渐渐在一片混沌当,把握到了一丝脉搏。

        如同落水之人捉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楚留仙的全部心神凝聚其上,再不放开,浑然忘我,不觉时间流逝,不知外界变化……

        “所谓的趵突泉涌,不是引出地下水脉,不是单纯地凝聚天地间水灵之气,而是趵突之势,引爆所有被引动的水灵气!”

        “我懂了!”

        楚留仙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似将体内的空气尽数压榨了出去,继而长身而起,凝立于静室当。

        他的双手张开,掌心向上,口轻喝:“仙域根本法!”

        两道气旋,分别凝练了掌心,瞬间膨胀开了,整个静室似乎都在向着间塌陷,如欲被吸入其。

        “趵~突~泉~涌~!”

        楚留仙舌绽春雷,双手豁然向着间一合。

        一抹碧蓝之色,自他的双掌弥漫开来,充斥整间静室,恍若一瞬间被挪移入了水面下一般,触目皆是水之波纹。

        这一幕厨了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楚留仙全神贯注,将并在一起的双手,猛地向前一推。

        “砰~”

        平整的地面突然拱起,炸开,数人合抱粗细的水柱冲天而起,撞击在屋顶上,再如瀑布般而下。

        “成了!”

        楚留仙双手一松,无力地垂落了下来,整个人仰天便倒,砸在云床上,犹自在朗声大笑。

        趵突泉涌这个法术已然失控,泉水不住地冲出,冲击在四方,席卷了起来,桌椅、云床无不漂浮了起来,满室积水,偌大一间静室直如汪洋。

        若有天意一般,在楚留仙完成真正意义上生平第一个法术的修炼之时,五十年难得一遇暴雨袭击了道宗天道山千里之外的地方。

        瓢泼大雨,无穷无尽,水位在片刻间抬高,一条名为济水的河流咆哮着,一次次地拍打在堤坝上。

        “轰~~~!轰~~~!”

        比雷声更轰鸣,比兽吼更暴戾,一声巨响,溃堤千里,济水卷起数十丈高的大浪撕碎了前方的一切,尽为泽国!

        同一时间,楚留仙所在的静室的大门轰然倒塌,泉水如脱缰野马,滚滚而出。

        这般响动,自然引来秦伯和双儿等人焦急地赶来,冲入了静室当看到楚留仙无恙地仰躺在云床上大笑,这才放松了下来。

        “这里交给你们了?!?br />
        “我累了,打扫一个房间出来,我要休息?!?br />
        楚留仙话音刚落,鼾声如雷而起,竟是睡了过去。

        他太累了!

        一名真灵散人,一天施展出十个引气法术便近乎极限,楚留仙施展了多少个?一百,两百,还是三百?没有人知道。

        只知道,即便是沉睡了过去,楚留仙周身肌肉还在颤动,眉头不住地皱起再松开,好像哪怕在梦,犹自在苦练不辍。

        “哎呀,这是何苦来由,何苦来由啊?!?br />
        秦伯看着心疼无比,连忙与双儿一起,将楚留仙从云床上挪起,小心地移动到其他的房间。

        在整个过程,楚留仙全无所觉,直如睡死了过去一般。

        ……

        楚留仙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场好睡已经是好几个时辰过去了。

        张开眼睛,他就看到了双儿关切的目光。

        “公子你醒了啊?!?br />
        双儿连忙过来搀扶。

        楚留仙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精神和身体都疲倦到了极限罢了,挥了挥手示意不用,自己起身。

        他走到门前,推门而出,蜂拥而来的阳光晃花了眼睛,竟是已到了午时分。

        面对着灿烂的阳光,满院的花香芬芳,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阔别了成千上万年的空气透过鼻腔涌入,撑满了胸腔,整个人如欲要飞起来了一般的酣畅淋漓。

        “痛快!”

        楚留仙长笑一声,想起昨天最后时刻的领悟,不由自主地模拟了一下,只觉得无论哪方面都是得心应手,无数次的施展早将法术融入了身体的记忆。

        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修炼的快意,苦尽甘来的甜美与成就感,胜过世间任何享受。

        “你倒是快意了,劳累师兄我等你数个时辰?!?br />
        不远处,传来了带着几分取笑意味的话来。

        楚留仙循声望去,只见得古锋寒满脸笑意地看着他。

        “走吧,我们去见楚师,他怕是等急了?!?br />
        古锋寒走过来,抓住楚留仙的肩膀,道:“不过我想,等会儿他会高兴的?!?br />
        “劳师兄久候?!?br />
        楚留仙也是一笑,师兄弟两人并肩向着神霄山上行去。

        一路无话,上得山来,一直到山道隘口处,却没有看到雷公电母两个童儿。

        “雷儿和电儿呢?难道又偷懒去了?”

        楚留仙奇道,同时向着不远处长着碧桃处张望了过去。

        两童儿那嘴馋样子,他可是还记得呢。

        古锋寒这回没找人,笑着说道:“这两童儿又犯了老毛病,被楚师惩去看守本命灯阁,没三五天功夫,别想再偷懒了?!?br />
        楚留仙摇头失笑,两人经过隘口,踏上了峰顶。

        雨后山巅,水汽浓郁,薄雾弥漫,置身其间让人浑身舒适,似是漫步在生机勃勃的山间一般。

        楚留仙与古锋寒两人上得峰顶,第一眼就看到了楚天歌。

        楚天歌依然站在古井旁,双手按在丹田处,正在做着养气的功夫。

        他自然是察觉到了楚留仙他们的到来,徐徐地在收着功。

        但闻得,气发风雷之声,破碎了峰顶山岚薄雾;

        但见得,随着楚天歌呼吸,两道白练如银龙穿梭来去。

        风乍起,扬起楚天歌两鬓长发,显得飘飘欲仙,俊逸非常。

        楚留仙在心喝了一声彩,楚天歌的目光也随之落到了他们两人的身上。

        楚天歌眉头突然一皱,道:“留仙,你的精神怎么这么差?气血也是不足?”

        “嗯,看来这几日,你还真是苦练了?!?br />
        楚留仙一躬身,道:“不敢让师父失望?!?br />
        “好!”楚天歌一笑,伸手一引,“那就让为师看看,你是如何不让我失望法?”

        楚留仙心有底,自是不惧,施施然走在空旷处,体内灵力涌动,就要开始施展法术。

        恰在此时,几声尖锐的叫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

        “八师兄……八师兄他……”

        众人皆是一惊,循声望去,正见得雷儿和电儿气喘吁吁地跑来。

        其,雷儿的手上高举着一盏青铜灯,黯淡无光,其上更无半点火星。

        “灭了,八师兄的本命灯灭了?!?br />
        雷儿的声音带着哭腔,看到楚天歌等人,小嘴一瘪,精气神一松,左脚绊右脚,连人带灯飞了出去。

        “本命灯灭了?”

        楚留仙怔在当场,再是如何,人死灯灭他还是知晓的。

        楚天歌八弟子,汪苦,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