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四章 金叶传法

    第十四章 金叶传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请师父示下!”

        楚留仙一躬身,态度谦逊,却毫不犹豫。

        “这是拧上了……”

        古锋寒忍不住又往旁边移了一点,对楚留仙敬佩之心直如滔滔之水。

        楚天歌脸依旧板着,从袖伸出一手握住,口道:“既然暗盯着你的那批人在法术有长处,那么我们便从法术上入手?!?br />
        “你且看好了?!?br />
        话音落下,楚天歌手一松,一点翠绿从他掌跌落下来,直入土。

        楚留仙和古锋寒眼尖,那分明就是一颗微不足道的种子。

        种子落地,楚天歌翻掌向下,遥遥一压。

        霎时间,万道绿光,从泥土迸射而出,映照在所有人的身上。

        紧接着,种子生根,发芽,抽枝,长叶……

        须臾之间,一颗小小的种子,便成长为一株奇异的小树。

        树身色如青铜,树叶似金箔,若不是亲眼看它长成,几乎以为是以金属浇铸而出的装饰。

        “这是想做什么?”

        楚留仙和古锋寒脑子里都写满了问号,诧异地望向楚天歌。

        “接着?!?br />
        楚天歌不答,以指虚点,青铜金叶树上凋零三片叶子,飘到了楚留仙的面前。

        楚留仙伸手接住,这才发现金叶上另有玄机。

        三片金叶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蝌蚪小字,每一片都是一个法术。

        “落地生根!”

        楚留仙念出了最上面一片金叶记录的法术,赫然就是楚天歌方才所施展的手段。

        以自身灵力,引动四方灵气,提炼出万物生机,将种子催发一瞬长成。

        至于能催发什么级别的种子,能成长到什么地步,这取决于个人境界修为,以及对法术本身的理解。

        楚天歌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传入了楚留仙的耳:

        “这是三门引气法术,你且拿去学习?!?br />
        “十日之后,你再来此,我要你熟练掌握其至少一门?!?br />
        “留仙,你可听清楚了?”

        楚留仙抬起头来,这时候他已经看遍了三片金叶,正如楚天歌所说,上面记录了三门引气法术,分别是:

        “落地生根!”

        “趵突泉涌!”

        “小雷音咒!”

        “怪不得他毫不担心这三门法术我是学过的?!背粝扇粲兴?,这三门法术前两门压根就是外面所无,不是楚天歌自创的就是他哪里得来的。

        最后一门比较奇怪,小雷音咒是正统法术,能以声发雷音,撼人心神,只是极其冷门,会者极少。

        “才十天?”

        楚留仙还没有反应呢,古锋寒惊呼出声。

        引气法术,并不算难,只是十天的时间,也太过短暂了。

        楚天歌要求的可是熟练掌握,磕磕绊绊的话,即便是施展出来,他也不可能会认。

        对古锋寒的话,楚天歌直如不闻,只是看着楚留仙,淡淡地问道:“可能做到?”

        “能!”

        楚留仙昂着头,斩钉截铁。

        “好!”

        楚天歌看着他毫不畏缩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摆手道:“那你去吧,十日之后再来,到时莫要让为师失望便好?!?br />
        “弟子告辞,十日后再来向师父请教?!?br />
        楚留仙洒然一笑,攥住了三片金叶,冲着楚天歌鞠了一躬,掉头离去。

        从头到尾,他始终昂着头,心更是只有一个信念:

        “做~到~最~好!”

        无论楚天歌究竟是抱着怎样的目的,怎样的看法,楚留仙都要将一切做到最好!

        目送着他的昂然而去,古锋寒面露忧色,对楚天歌说道:“师父,楚师弟虽然骄傲了一点,但他的确有这个本钱,您又何必……”

        “你不懂?!?br />
        楚天歌收回了目光,他的眼有再明显不过的欣赏,楚留仙无论是气度还是心志,无不让他满意。

        “留仙是我楚家子弟,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都不负众望,实是绝代资材,家族上下无不对寄予厚望,为师亦不例外?!?br />
        “那师父你……”

        古锋寒愈发地不懂了。

        楚天歌摇了摇头,长身而起,来到那株青铜金叶树旁,手扶枝干悠悠道:“仙道为超脱法,三千大道八百旁门,其又有法术为葩?!?br />
        葩者,花也,一枝独秀!

        最基本,也最强大!

        这些古锋寒自是明白,听得楚天歌言及法术,忽然有点回过味来,恍然道:“原来师父并不只是为了考验楚师弟?!?br />
        楚天歌笑了笑,负手而立,道:“我们修仙,恰似此树,恰似那落地生根法,种子与生机为重?!?br />
        “考验留仙法术,一是为磨其性子,免得好好的一个苗子让族那些人给养废了;二是为扎实其根基?!?br />
        “天下之法何其之多,神通,秘法,道术,巫术……,琳琅满目,各有其强大,根本却在法术上?!?br />
        “我不想看我楚家数百年一出的天才,未来数百年的希望所在,走上了歧路?!?br />
        古锋寒彻底明白了楚天歌是怎么想的了,他分明是想从路子,性子等方面,都将楚留仙引上正道。

        “可是……”

        古锋寒想了想,忍不住又问道:“即便是如此,师父为何不先帮楚师弟化生真灵?”

        楚天歌的目光陡然变得深邃了起来,沉声道:“我就是要让他在没有真灵的阶段多停留一阵子,让他刻骨铭心,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好好改改他目无人的毛病?!?br />
        “明明家族都为他安排妥当了,这小子偏偏骄傲得没边了,竟然敢自作主张,纺他顾!真当天下无人吗?”

        “我豁出去让留仙记恨,也要压住他,引他入正道,好为我楚家,为道宗,培养出一个擎天巨柱,架海金梁来?!?br />
        “为师,寄厚望于他!”

        古锋寒张开欲言,却说不话来。

        他没有想到楚天歌对楚留仙厚望如此,用心如此,只是想到方才楚留仙昂然而去的背影,心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压住他,怕是一厢情愿了……”

        ……

        神霄峰巅,师徒对话的时候,楚留仙回到了朝阳府。

        刚一落座,秦伯便面露喜色地过来询问。

        楚留仙也不隐瞒,将事情的经过与他说了。

        “山主怎能如此?”秦伯大吃了一惊,“既不帮公子化生真灵,又拦下了镇族秘法,这是哪门子师父?”

        要不是身份天差地别,秦伯几乎就想上门理论一番去。

        楚留仙一路回来,早将一切想得清楚,反倒是比秦伯平静得多,淡淡地一笑,道:“秦伯莫要如此,楚师想来当有他的考量?!?br />
        “我自会达成他所有要求,让他正视我的选择?!?br />
        楚留仙隐隐地也有点是把握住了楚天歌的真实想法,心更有一股豪气涌出。

        “我既然要走自己的路,那就要在任何方面让任何人都无话可说?!?br />
        “都来吧!”

        在这一刻,楚留仙所想的不仅仅是楚天歌所给的考验,更是外来的杀机,身份的危险,来自其他人的挑战……

        所有的一切,都来吧!

        “我等着!”

        楚留仙长身而起,连双儿送上来的茶都不饮,径直走向静室,背影处传来一句话:“后面的十天,我要闭关,谁也不见?!?br />
        此后十日,在道宗内外引起诸多议论的楚留仙,突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范围内,不曾踏出过静室一步。

        楚留仙,不得不如此!

        楚天歌不知道,秦伯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压根就没有真正系统地学过任何一个法术。

        早先的环境限制,培养局限,楚留仙充其量只能练习如何将最基本的法术,融入到符箓当,除此之外,几乎一个完整的法术都没有练习过。

        楚天歌所传的三门法术,又皆非同寻常,即便是从小受道门正宗培养,基础扎实,要短时间内掌握也绝非易事。

        不然,楚天歌也不会给足十天的时间,才要求楚留仙掌握一门。

        这个要求具体地落到了楚留仙的身上,难度凭空增加了十倍。

        在这十日当,楚留仙一边摸索,一边翻阅典籍,独自揣摩起了三门法术之一。

        他选择的是:趵突泉涌。

        一天,

        两天,三天……足足七天过去,楚留仙才初步弄懂了这门法术的原理。

        转眼又两天,他才磕磕绊绊地侥幸施展成功了一次。

        “这……”

        楚留仙神色不对地看着面前静室地面上,一面青砖湿润,清水爬满了青砖表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成功是成功了,可这是趵突泉涌吗?”

        这个答案楚留仙自然心有数,但他连想都不愿意去想。

        趵者,跳跃也!

        泉水不喷涌若出,也不能如此一点一点地沁出来,只见得湿润,连泉都没看到。

        楚留仙瞄了一眼时计,发现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

        “要在一天之内,将一门初窥门径的法术,修炼到掌握精髓,熟练到楚师点头,这谈何容易?!”

        楚留仙摇头苦笑,不过再难,也必须要做。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一次次的练习。

        引气法术也是法术,虽然不像后面的真灵、通幽、入冥,乃至阴神法术那般耗费时间,繁杂无双,可施展起来也大不容易。

        练习了好几遍,一次都没有成功,楚留仙体内便贼去楼空了。

        眼看如此情况,别说是一天的时间,就是十天,也远远不够。

        楚留仙正自苦恼间,突然灵光一闪,表情都鲜活了起来: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