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三章 责难考验

    第十三章 责难考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神霄峰顶,古井之畔,阴神无双楚天歌!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将要上前拜见,古锋寒与他并肩,低声叮嘱:“师弟,楚师若是说了什么,你不要介意,师父他老人家就是那个脾气,改不掉的?!?br />
        “呃~”

        楚留仙的脚步不由得放缓,这是什么意思?

        他一边想着,一边前行几步,先一拜:

        “神霄楚氏,晚辈留仙,拜见高祖?!?br />
        楚天歌在神霄楚氏族辈分,至少高过楚留仙四五代,自然只能以高祖称呼之。

        这是族礼。

        楚留仙起身,踏前一步,再次大礼相见:

        “楚留仙,拜见恩师,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这是师礼!

        古锋寒侧立一旁,暗暗点头,心赞叹。

        他可是知道自家师父最是讲究法度,楚留仙若是只叙族礼那是轻佻,单论师礼那是寡情,只有这般两礼先后,才让人无可挑剔。

        果不其然,即便是从背影上看去,也能看出楚天歌在微微颔首,显然是满意的。

        楚天歌缓缓转过身来,伸书扶,淡淡地说道:“你起来吧?!?br />
        他踱步至一方蒲团处坐下,蒲团下有青石,高出其余,足以俯瞰全峰。

        楚留仙起身,束手为礼,等着楚天歌后面的话。

        同时,他偷眼望去,将自家师父的容貌牢牢记住。

        楚天歌身材修长,面貌清隽,长须飘逸,仙风道骨而有威,当真是一副好相貌。

        楚留仙在偷望的同时,楚天歌上上下下,很是打量了他一番,带着几分怀念地说道:“一十载过去,当日引起四方云动的婴孩,今日都已拜入我门下了?!?br />
        就当古锋寒、楚留仙师兄弟以为他这是老人的缅怀时候,他话锋突然一转:“留仙,十年世家公子,往后的仙门公子,你可骄傲?”

        楚留仙心念电转,觉出点不对味来,不过还是挺起胸膛来,坦然道:“禀告师父,留仙自是骄傲的?!?br />
        这话一出,他清楚地见得楚天歌脸上表情僵了一下,似乎出乎了他的意料。

        楚留仙自顾自地往下讲去:“一十年世家公子,留仙为族长辈如师父一般,一代代的努力和成就而骄傲,也为留仙自身苦修不辍,不坠我楚氏名望而骄傲?!?br />
        说到这里,楚留仙顿了一下,抬头望向楚天歌。

        “好家伙!”

        古锋寒听得暗暗咋舌不已,一句话连带着楚家前辈并师父楚天歌连带这他自己全数夸进去,还能以为论据,这般口舌功夫,古锋寒自认不及。

        “你继续?!?br />
        楚天歌从牙齿缝里面挤出这三个字来。

        楚留仙洒然一笑,道:“仙门公子,成为它靠的是前辈遗泽,如何保住它靠的是留仙不懈努力,一生不弱于人?!?br />
        “一日头上还顶着这四个字,留仙自当骄傲?!?br />
        楚天歌胸口一阵憋闷,没好气地说道:“一生不弱于人,你说得倒是轻松?!?br />
        “为师人称阴神无双,也不敢说这话,甚至阴神无敌的名号,为师也从来不敢认?!?br />
        “仙道似汪洋,吾辈不过徘徊于滩涂,拾得一二贝壳罢了,有何骄傲可言?”

        之前楚留仙回答他的问题,字字句句扣住祖先前辈,甚至还捎带上他楚天歌,身为楚家人,楚天歌势必不能反驳什么,也就是在这里表示了一下。

        “哪里,师父您过谦了?!?br />
        古锋寒、楚留仙,连忙如此说道。

        “哼?!?br />
        楚天歌摇着头,道:“你们知道为师这身伤是怎么受的吗?”

        楚留仙他们两个齐刷刷地看过来,这个疑问他们盘亘在他们心好久了。

        尤其是楚留仙,当日在山腹发生的一幕幕电闪而过,那寂灭天地的忘川咒,那洞穿人间的日曜神光,仿佛犹在眼前。

        “当日,为师以纯阳法器曜镜一击破忘川咒,阴神夜游追杀过去?!?br />
        楚天歌开始讲述,楚留仙他们两个的耳朵顿时就竖起。

        “施展忘川咒那人,不过是一个初入阴神的小辈,修为不过尔尔,只是在忘川咒上的造诣惊人罢了?!?br />
        “为师本打算将其擒下,看看幕后到底何人,敢暗算我楚氏公子,我楚天歌定下的徒儿?!?br />
        “没想到,刚刚追上去,共有三计阴神法术轰来……”

        楚留仙和古锋寒的呼吸,不知道什么时候摒住了,尤其是在听到“三计阴神法术”之际,更是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那是何其恐怖的景象。

        法术,从引气期就开始接触,那个时候还不如拳脚来得实用;

        真灵期开始,法术就越来越难学,越来越难以施展,不得不借助符箓与法台;

        一路往上,修为越高,同层次的法术就越难,法术的威力也就越大。

        以阴神尊者为例,以入冥境界的法术就足以伤害到更高一层的阴神尊者,阴神法术更是绝大多数阴神尊者都无法在战斗施展出来的。

        一张阴神法术符箓,价比同阶法宝,某些情况下,甚至还要更高。

        古锋寒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师父,对方可是早有准备?”

        阴神级别的大型法术,若是早有准备,以有备对无防,还是有一些可能可以在战斗施展出来的。

        楚天歌摇头,但也不是太确定地说道:“应当不是?!?br />
        “为师追得那个施展忘川咒的阴神狼奔鼠窜,不太可能还能沿着既定方向?!?br />
        既然无法确定逃窜方向,自然也就没有预作准备的道理了。

        “那怎么可能?”

        这次不仅仅是古锋寒,连楚留仙亦为之惊呼出声。

        “它就是发生了?!?br />
        楚天歌神色凝重地道:“当时,计有黄泉路、彼岸花、奈何桥,三道阴神法术同时轰来?!?br />
        “黄泉路、彼岸花、奈何桥……”

        楚留仙在心默念了一遍,心骇然。

        这三门阴神法术,与忘川咒一般,皆是幽大灭咒之一,威力之大,不可想象。

        古锋寒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地方去,面沉如水。

        楚天歌继续说道:“当时为师受了点轻伤,同时反制回去,那几个暗算的阴神当也难以全身而退,尤其是施展忘川咒的那一位,我估计百年之内,都难以恢复如初?!?br />
        听到这里,楚留仙望向楚天歌的目光,不由得就带出了几分敬佩。

        以一敌四,且对方都施展出了阴神法术的前提下,还能将对方击退,重伤其人,这样的手段用惊世骇俗都不足以形容。

        楚天歌这时候停止了讲述,用很凝重的语气说道:“留仙,现在你知道了吧,对付你的那些人,来历绝非一般?!?br />
        “至少四个阴神尊者还算不得什么,竟然人人一手阴神法术……”

        别说楚留仙了,连楚天歌对此都凝重无比:“你以后要小心其事了,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为何而来,又会不会纠缠不休?!?br />
        “是,留仙知道了?!?br />
        楚留仙躬身应诺,同时也明白了楚天歌的意思。

        楚天歌一来是在警告他,在幕后一个庞大的阴影,兴许还是一个组织,在虎视眈眈,别看他现在风光无限,说不准一着不慎,就是命丧黄泉。

        二来,楚天歌就是在敲打了,以隐在暗处的外界压力告诉他,现在的楚留仙,还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你的路,还很长!”

        楚天歌以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做结。

        楚留仙这会儿确认了,楚天歌的确是对他有意见。

        “看来是之前我那兄弟的行事作风,以及我在产业上处理的手法,引起了他的不满?!?br />
        楚留仙有些无奈,这些要嘛不是他可以改变的,要嘛就是必须如此的。

        楚天歌所点出的外在压力,楚留仙也心有数了,当日情形要是换成现在的他,压根就不可能坚持到逃到山腹,早就被击杀了。

        可是实力的提升,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徘徊花挂坠一事给了他灵感,内力不足,外力为补。

        想要外力补充,无财不行。

        这,便是楚留仙坚持要将楚氏交托给他的产业做大的缘故。

        楚留仙还在沉吟呢,楚天歌接下来的话,如同惊雷般地炸响:

        “你的真灵在那场战斗被打散了,新的真灵化生,为师不会现在给你做?!?br />
        楚留仙的头一下子抬起头来,与楚天歌对视,看着他带着玩味地说出了下面的话来:

        “楚伯雄昨天到了,让我给打发回去了?!?br />
        “家里那些人怕你吃亏,将我们神霄楚氏的镇族秘法托他带来,要破例传授给你,也给为师扣下了?!?br />
        “嘶~”

        古锋寒倒抽了一口气,挪开了几个脚步,好像生怕被什么东西波及了一样。

        面对着楚天歌带着玩味的目光,楚留仙全身上下,一点一点地放松下了蓦然紧绷起来的肌肉,就那么随意地站在那里,很是自然地问道:

        “不知道师父对弟子有何考验?”

        火山爆发,飓风破袭般的气氛一扫而空,重新回到了师徒对话的节奏。

        处变而不惊,遇波折而如面春风,这才是真正的公子气度。

        楚天歌眼流露出赞赏之色,接着道:“你什么时候达到了为师的要求,便什么时候真灵化生?!?br />
        “什么时候磨去了你的浮躁,再传你楚氏镇族秘法?!?br />
        楚留仙身子挺得笔直,深藏匣的锋芒破体而出,拱手道:

        “请师父示下,留仙自当完成?!?br />
        不是竭力施为,不是勉力一试,而是——自当完成!

        即便是面对楚天歌的责难,楚留仙也没打算要改弦更张,不认为有错。

        “哼,很好!”

        楚天歌脸一板,沉声道:“那我们今天就开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