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一章 纷至沓来

    第十一章 纷至沓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他们怎么来了?”

        楚留仙可不知道当日山门一遇之后,陈观海和林沧海两兄弟回去后是何等的忐忑。

        他越是没有动作,那边两位就越是担心,越觉得后患无穷,最后实在撑不住了,这就找上了门来。

        “双儿,让他们两个进来吧?!?br />
        楚留仙接着吩咐道:“秦伯,你去跟古师兄说一下,容我更衣,再随他前往拜访楚师?!?br />
        秦伯和双儿两人应命下去,楚留仙则背转过身来,伸手抚弄着火树银花。

        火树银花如能感觉到他的喜爱一般,树顶银花微微颤动着,洒开银光如飞屑,伴着火树红光萦绕一室。

        当双儿领着陈林弟进得山斋,入目的便是楚留仙背手观火树银花的景象。

        他们可都是识货的,一眼就认出了火树银花的根脚,心感叹不已:“这公子留仙不愧是谪仙人,连这样的仙灵根都能弄来栽在屋?!?br />
        一边想着,他们一边过来,冲着楚留仙的背影拱手为礼,其林观??谒档溃?br />
        “留仙公子,陈林世家,陈观海、林沧海,这厢有礼了?!?br />
        他们倒是自觉,生怕又来个“你们是谁?”第一时间把自家根脚姓名都给报上。

        楚留仙微笑转身,回到“天上白玉京”图前落座,这才缓缓说道:“数日不见,两位世兄可好?”

        “请坐!”

        “你还记得我们?”高瘦的陈观海有几分惊喜地说道。

        话都脱口而出了,他才觉出不对味来,旁边林沧海用可以杀死人的目光盯视着他。

        还没有正式开始谈话呢,陈观海这番因为对方记得住他而惊喜的态度,就把他们的底牌给倒了个底掉了。

        陈观海觉出不对味后,自觉地闭嘴落座。

        林沧??戳艘谎勖娲θ莸某粝?,心叹息:“不怕对手是神!”

        再看一眼眼观鼻鼻观心的陈观海:“就怕同伴是——猪啊~~”

        想到这里,林沧海觉得圈子也不必绕了,坐都不坐直接拱手道:“留仙公子,前几日我们兄弟得罪了,特来谢罪,希望世兄不要怪罪?!?br />
        陈观海没想到自家兄弟如此直接,连忙也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同样拱手为礼。

        楚留仙笑笑,道:“两位世兄莫要如此,这从何说起呢?”

        当日山门事情发生时候,他也不是没有想过那个洪通身后应当站着人,而且十之八就是眼前这两位了。

        只是后来的事情接踵而至,楚留仙几乎已经将此事忘却了,观沧海兄弟一提,他倒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楚留仙是真心如此说来,可这叫陈观海兄弟如何相信呢?

        林沧海一咬牙,肉痛地道:“世兄不用这样,我们兄弟得罪了,咱们都是世家公子,也不是外人,就不用玩那些虚的了,我们兄弟出血补偿世兄便是?!?br />
        楚留仙的眼睛亮了一下,上门的竹杠岂有不敲的道理,心赞了一声“好规矩”,脸上却反而淡了,随意地说道:“好说好说,本就没有什么大事,楚某岂会怪罪二位?”

        观沧海兄弟眼睛更亮,喜上眉梢:“看来有门,这事能解决了?!?br />
        面对他们期待无比的目光,楚留仙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家有份产业叫做五丈原?!?br />
        “呃~”

        观沧海兄弟面面相觑,有不详的预感。

        “五丈原主事五农这几天一直在苦恼,买不到上好的灵田?!?br />
        楚留仙微微前倾了下身子,继续道:“你们也知道,道宗脚下,天道城左近,每一块灵田都是有主的,不知贤昆仲……”

        “灵田?!”

        陈观?;毓窭?,眼睛瞪得老大。

        林沧海不死心地又追问了一句:“留仙公子你的意思是,我们卖给你灵田,然后你就不怪罪我们?”

        楚留仙点了点头,表示他就是这个意思。

        侥幸没了,陈观海和林沧海两兄弟的脸一下子垮下来,极其有默契地异口同声:“那你还是接着怪罪我们吧!”

        说完,两兄弟郁闷地落座,精气神都没掉了。

        楚留仙笑容一敛,心暗叹:“果然是没有那么容易啊,灵田资源,谁都不嫌多,卖出去容易,买回来一亩都难?!?br />
        憋闷了一会儿,林沧海忍不住开口道:“世兄你换个条件,这灵田无小事,我们兄弟做不得这个主?!?br />
        楚留仙兴致缺缺地说道:“你们两兄弟自己说吧?!?br />
        林沧海脸色一僵,心哀叹:“这就变成‘两兄弟’了,刚刚还是‘贤昆仲’来着?!?br />
        不曾想,楚留仙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楚师出关,我就要去拜见他老人家,时间不多,给你们一刻钟吧?!?br />
        “……”

        观沧海兄弟眼神交流了一下,最终高瘦的陈观海一拍大腿,道:“这样吧,我们兄弟告诉你一个消息,再加上让下面人配合下你们琳琅阁的收购,就这么多了?!?br />
        “要是还不成,留仙公子你看着办,我们兄弟全认了?!?br />
        楚留仙翻了翻白眼,也有几分无奈。

        他并不想找这两兄弟麻烦,对方也认栽了,灵田也敲诈不出来,他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道:“你们说说看吧?!?br />
        林沧海松了口气,看楚留仙没有再紧咬着灵田事,忙把消息道了出来,生怕楚留仙反悔的样子。

        “最近有两个大公子也要来拜入道宗?!?br />
        “哦~,是谁?”楚留仙抬了抬眼皮,不是很放在心上。

        林沧海赶忙强调:“世兄你可别小看了他们,可都是你的老熟人啊?!?br />
        “一个是我们陈林家族的别雪公子:陈林!”

        “一个是琅琊王氏的王赐龙王二少!”

        楚留仙一下子直起了身子,诧异道:“竟然是他们?!”

        这两人,他还真知道,的确是“熟人”了。

        在玉殿金书当,楚留仙见过有关这两人的资料,他这个身份的前身,对这两人可是印象深刻啊。

        公子的那个毛病他知道,但凡能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没有普通人物。

        先说那别雪公子陈林。

        此人出自与观沧海同样出身陈林世家,身份地位却大是不同,单单看他能以“陈林”二字为名,就知道陈林大族对他的重视了。

        据说,此人出生时候,明明是炎炎夏日,产房附近偏偏漫天飘雪,厨数日之久。

        如此天现异象,陈林刚一出生就受到了家族重视,等他稍稍长成,开始基础修炼,但凡一出剑,定然重现出生时候漫天飘雪景象。

        陈林世家大喜过望,将陈林的这一手段名之曰:飘雪剑歌。

        这飘雪剑歌,可不是寻常手段,乃是陈林的“域”级天赋小神通。

        神通无论大小,皆以:术、法、域来大致区分。

        术者,穷变化;

        法者,象天地自然;

        域者,画地为牢,增益己身,削弱敌人,域之内外,有天壤之别。

        这陈林公子长成后,也是骄傲异常,不喜欢他人单纯以飘雪剑歌来高看他,于是自号:别雪公子,意思是即便没了飘雪剑歌,他也是年轻一代翘楚。

        十岁前,楚留仙这个身份的前身与别雪公子陈林碰撞多次,都是稍占上风,陈林向来视之为生平大敌。

        “这家伙既然来了,以后有得麻烦了?!?br />
        楚留仙觉得有些头疼,想到第二个人,他头更疼。

        王赐龙王二少,出身潜龙世家琅琊王氏。

        琅琊王氏比起陈林大族还要高上一筹,是与神霄楚氏并列的七大世家之一。

        他们是七大世家当身具独特血脉的四家之一,琅琊王家所具有的是潜龙血脉,据说传承自四灵神兽青龙。

        王赐龙便是琅琊王氏年轻一代第二个被发现具有潜龙血脉者,故而人称王二少。

        这位二少的情况又与别雪公子陈林不同,他可不是什么竞争对手,在过去多年间,他向来都是公子留仙的跟班一样,死活站在一起。

        楚留仙从玉殿金书得知,这位实在不是什么普通角色,常常让“公子”觉得头痛不已,也是其在世家公子圈子里,唯一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了。

        这两个人的到来,对楚留仙而言,各有各的头痛,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

        “他们怎么也来道宗……”

        楚留仙有些无语问苍天,他们可与他出身的神霄楚氏不同,与道宗并没有极其密切的联系。

        换句话说,以他们的身份,拜入那个宗门完全是有得选择的,就是不知道是家主战略呢,还是他们个人的意愿了。

        “罢了,临头再头痛吧!”

        楚留仙暂时将这两位到来的事情放下,对陈林弟说道:“好吧,多谢你们的消息,这事便算是揭过了?!?br />
        “日后的事情,我们日后再看?!?br />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陈观海和林沧海两人长出了一口气,又闲聊了两句,看楚留仙时不时地就往手腕上的时计瞄去,便识趣地起身告辞了。

        楚留仙起身相送,等目送他们的背影远去后,他的脸上忽然现出了哂然之色。

        “这两个,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啊?!?br />
        “揭过那事是其一,其次怕也是因为别雪陈林和潜龙王二的到来,有?;辛?,既想挑拨我们相争,又有提前投靠以求保身的意思?!?br />
        “头痛??!”

        楚留仙是真头痛,观沧海兄弟的小算盘还不算个事,关键是别雪陈林和潜龙王二,这两个人的到来,对他来说是切实的威胁。

        “以他们两人的身份地位,势必不可能像对方洪通和观沧海兄弟一般对付,到头来或有凶险,亦未可知啊?!?br />
        楚留仙不自觉地揉着眉头,完全没有发现短短几天功夫,他这个动作做了多次。

        那个造成如此这种情况的幕后黑手,对他来说是生命威胁;到来的两个公子,于他而言是身份威胁……

        如是种种,在以后的日子里会越来越多,一波波纷至沓来,楚留仙如不能翻云覆雨,那么不管哪方面出了问题,结果都是致命的。

        “那就来吧!”

        “来得更猛烈些,我都接下便是?!?br />
        楚留仙将手从额上放下,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片刻后,他与古锋寒两人,联袂离开朝阳府,向着神霄峰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