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章 罡风凛冽

    第九章 罡风凛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命令:第一时间发卖出除了白玉京、琳琅阁、五丈原外,我神霄楚氏在天道城的所有产业!”

        楚留仙一声令下,在场众人的呼吸一下子短促了起来。

        那几个涉及到的主事,一个个如丧考妣,想要哀求吧,先前的一幕又还在眼前,怎么都不敢开口。

        遑论他们了,就是百晓生、五农两人也是百味杂陈,说不出到底是感激多些、忐忑多些,还是期待更多上一些。

        楚留仙顿了一顿,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尤其是在百晓生和五农的身上,停留得最久。

        谁也不知道,此刻他不是在审视,而是在叹息。

        那本册子上记录的自然不仅仅是金天生一人的事情。

        百晓生,过去的十年间,厨地以白玉京库存下来的材料,仗着精湛的手艺做出东西来,私自贩售牟利。

        紧接着,再以所得的利益,楚家对白玉京的补贴等等费用,去购置材料来供他研究、尝试。

        五农,同样是在过去的十年间,他多次将楚氏神霄府发放下来的灵种加以售卖,所得钱财全数用在研究新的灵种上。

        至于楚家五丈原灵田,太半都成了他的试验田,年年损失惨重,非是无因。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其余人等,一个个或多或少都有问题,只是远不如金天生勾结外人,叛出楚氏来得严重罢了。

        天知道楚留仙毁去册子那么干脆,可实质上他是多少次在心对自己说:用人之际,他们也是有所痴有所执,而楚家不能提供帮助,方才会如此的。

        楚留仙这番审视,这番停顿实在是太久了,久到百晓生他们都觉得双脚颤抖,站立不稳,他才继续道:

        “各大发卖产业,无论是物资还是人员,全数并入到白玉京和琳琅阁?!?br />
        “从此往后,我们不需要那么多无法做到第一的产业?!?br />
        两句话出口,对在场所有人而言,无异于是天上人间的变化。

        且不提那些被发卖产业的主事感激得都要给楚留仙跪下了,百晓生的脸色涨得通红,整个人都在颤抖,连出口的话也带着颤音:

        “公~公子~,你的意思是?”

        百晓生不敢把话说全了,生怕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只是以无比期待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楚留仙的眼睛。

        楚留仙不答,转而对双儿说道:“去我静室,取里面一幅画过来?!?br />
        双儿带着懵懂去了,很快回转,怀里面捧着个画轴。

        楚留仙接过,随手一抖,向后一抛。

        “刷~”

        画轴在空展开,挂在了身后的墙上。

        一直到画卷完全展开,所有人的神色全都是一动,或是缅怀,或是激荡,直觉得有一股气,从胸膛冲出,恨不得仰天长啸。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满意地点了点头,心知这些人毕竟是在楚家多年,荣辱悲欢,早已与楚家系在了一起,但凡有可能他们都愿楚家能重现昔日辉煌。

        “我要重现它的荣光!”

        楚留仙长身而起,转过身一掌按在了画卷上。

        画卷在微微地抖动着,如同波浪一般,上面所绘制的景象也一下子鲜活了起来,似要跃出画面,跃入众人的眼帘。

        画卷所绘分成上下两部分,上是高入云端,白玉为城,既是金碧辉煌,又飘渺如仙,俨然仙家宫阙。

        下半部分是道宗山门,天道城繁荣,无数流光冲天而起,你追我赶,直往白玉宫阙去。

        画的笔法未见得有多精妙,然而笔意雄浑壮阔,加之画卷上所画的,本就是在场众人熟知的,期待的,一下子调动了所有人的情绪。

        在整幅画卷的留白处,五个大字刚劲有力:

        天上白玉京!

        这五个字,似乎有着非同寻常的魔力,当众人的目光落诸其上的时候,不由得便心潮澎湃,仿佛回到了某个无比荣耀的时光。

        在这个时候,楚留仙的声音悠悠然响起:“此画是我昨日入山门时候,惊鸿一瞥,烙印不去,星夜所绘?!?br />
        “那个时候我就决定,我要重现‘天上白玉京,人间长生阙’的荣光?!?br />
        百晓生等人激动不已,当场大礼参拜:“我等愿追随公子,重现荣光?!?br />
        秦伯也很想如他们一样,问题是,想到昨日楚留仙拉着他详细询问白玉京这座漂浮在天道城上空的建筑是什么模样,他就实在是激动不起来。

        什么惊鸿一瞥,烙印不去?

        楚留仙压根就没留下什么印象,这才不得不抓着秦伯补课。

        “哎~阴谋阳谋,掌控人心,咱这位公子可是越来越厉害了?!?br />
        秦伯感慨不已,同时他的眉宇间,也有一抹忧色。

        楚留仙现在做的事情,他实在是不可看好,只是于情于理,他都不可能站出来反对自家公子,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事态,一点一点地向着他所不愿见的方向滑落……

        “百晓生,回去后第一时间,把白玉京拉到琳琅阁上空,就停在那里。然后好生准备,一年之内,我要白玉京重开长生阙拍卖大会?!?br />
        “五农,去铲除掉五丈原所有灵植,我不管它们是即将成熟还是还未发芽,全数铲尽,过几天我会通知你来领取新的灵种?!?br />
        “另外,我那四亩灵田你就不要惦记了,本公子另有用处?!?br />
        “秦伯~”

        楚留仙一声呼唤,秦伯怔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他的身上,本能地躬身应命。

        “琳琅阁以后就交给你署理了,我也会经常过去?!?br />
        “从今天开始,琳琅阁开始收购金、银、铜、铁胚料,不限数量,不拘价格,全力收购?!?br />
        秦伯嘴巴不自觉地张大,没想到楚留仙上下嘴皮子一碰,他就成了琳琅阁的主事。

        从惩处金天生立威,破碎册子怀德,展开天上白玉京画卷激起情绪,到其后不容置疑的命令,楚留仙大势已成,在他面前秦伯竟是说不出一声来。

        “就这样,去做事!”

        楚留仙一挥手,施施然端起香茗抿了一口。茶明明早凉,可楚留仙竟是浑然不觉,一口一口地咽了下去。

        百晓生等人一个个面色肃穆,对着楚留仙再行大礼,随后大踏步地离开。

        若是有人留心,便不难发现,他们离去时候的步伐与频率,足足是来时候的一倍以上,这就是心气干劲十足,对未来有所憧憬的脚步。

        当所有人都离去了,秦伯这才满脸焦急之色地说道:“公子,这样不成啊,老奴请公子收回成命?!?br />
        他想摆事实,说困难,讲道理,一肚子的话要讲,楚留仙只是放下了茶盏,摆了摆手道:“秦伯你不用说了,我自有分数?!?br />
        “可是……”

        秦伯欲待再说,楚留仙接下来抛出来的话,却让他的脸色大变。

        “神霄雷影临去前,给本公子传音了一段话?!?br />
        “他说,本来今天楚伯雄伯祖就要到了,只是路上耽搁了?!?br />
        “当日我们遇袭消息传回,楚伯雄伯祖星夜赶来,一路截杀一十四拨冲着曜古船而来的修仙者?!?br />
        楚留仙揉着眉心,他也没有想到一路风平浪静的旅途,竟是隐藏着这样的刀光血影。

        “到今天为止,楚伯雄伯祖合计杀龙川散修逾二百人,其成为真灵散人,入冥强者亦有二十四人之多?!?br />
        “龙川散修震动,家族高手已经出动前往肃清,想来未来的数十年间,我们楚家与龙川散修怕是水火不容了?!?br />
        楚留仙把话说到这里,秦伯彻底震惊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定然是那次袭击的后续,只是没想到事态会那么大,对方那么锲而不舍,前仆后继地想要狙杀楚留仙。

        秦伯不自觉地喃喃出声:“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什么人在幕后指使?”

        “我也想知道?!?br />
        楚留仙疲倦地挥了挥手,道:“秦伯你去吧,琳琅阁刚换了主事,不能没有人坐镇?!?br />
        秦伯阻止楚留仙的目的并没有达到,但他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出什么劝阻的话来了。

        在自家公子的话里面,他分明感受到了浓浓的疲惫,浓浓的?;杏虢羝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犹如此,况乎公子?”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不管是什么让公子觉得压力如此,我都要为公子把好关,做好事!”

        秦伯咽下了到口的话,对着还在不断地揉着自己眉心的楚留仙行了个礼,转身离开朝阳府,往琳琅阁去。

        他没有注意到,向来最注重规矩的他,脚步亦如百晓生等人般,不知不觉地快了起来。

        秦伯离去后,双儿本来要为楚留仙换过茶水,却被其挥手示意离去。

        片刻前后,山斋便从簇拥十余人,到剩下楚留仙一人,背对着“天上白玉京”画卷而坐。

        良久良久,楚留仙松却了一口气,软在了座位上,有无法言述的疲倦。

        过去的几天里,他享受到属于世家公子,属于仙门公子的无上荣光;

        今天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楚留仙便要面对随之而来的?;朐鹑?!

        不自觉地,他喃喃自语出了昨日在山门外的那句话:“鹰击长空,罡风凛冽啊~~”

        楚留仙原本是想以温和手法,掌控住各大产业,等候变数出现,再决定是否售卖。

        然而,神霄雷影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楚留仙不得不加快脚步,以手仅有的牌,打出最好看的牌面来。

        在那一刻,那种紧迫感如山而来,楚留仙真切地看到了繁花似锦下,有暗流在涌动……

        ……

        这一日,楚留仙不知道那幅“天上白玉京”前坐了多久,只知道当他走进静室的时候,手攥着五农的那个灵种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