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谈笑慑服

    第八章 谈笑慑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雷影,你怎么来了?”

        秦伯惊呼出声,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人。

        神霄雷影恍若不觉,依然步步走来,每一步伐都是一般长短一般频率,好像是拿着尺子量出来的。

        秦伯嘴唇微动,楚留仙的耳传入了他凝成了一线的声音:

        “公子,神霄雷影,得我们楚氏神霄一脉传承,雷遁无双,不露真人,向来隐于暗处,负责情报消息?!?br />
        他匆匆一句话,楚留仙微微颔首,表示明白了。

        这个时候,神霄雷影也走到了他的面前,双膝跪地,两手托着册子高举过顶。

        “你……”

        楚留仙略吃了一惊,这个礼节可是重了。

        按秦伯所言,神霄雷影的身份,怕是还在诸多主事之上,至少与秦伯并肩。

        这样的人物,行跪拜大礼,绝非无因。

        另一头,秦伯仿佛明白了什么,脸上的紧张之色消融不见,代之以一抹笑意。

        楚留仙也若有所悟,一边近距离打量着神霄雷影,一边从他的手接过册子。

        雷影的神霄秘法果然了得,即便是近在咫尺,楚留仙哪怕竭尽目力,也无法看穿那朦胧雷光见得其真身,甚至连男女都分辨不得。

        送上册子后,神霄雷影就站了起来,再行一礼,如来时候一般,雷光四射,在山斋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人虽不见了,山斋百晓生、金天生、五农等人,还都是浑身不自在,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始终在暗处,以鹰隼一般的目光盯视着自己一样。

        楚留仙倒没有去注意他们,只是翻看了一下雷影送来的小册子,眉头挑了一挑,旋即恢复了平静。

        他神色不动地将册子随身扔在桌上,目光重新落到了金天生等人的身上。

        即便是浑身不自在,他们几个还是接着先前的动作,纷纷往外掏东西。

        百晓生掏出的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一边打开一边说道:“属下听闻公子路上遇袭,随身时计损毁,属下以家传手艺,重新制作了一个,请公子笑纳?!?br />
        打开的锦盒上,躺着一个如何不知名金属雕琢而成的环扣,其上镶嵌着一块手腕直径大小的金色水晶,想来这就是百晓生口所谓的时计了。

        “时计?”

        “这是什么?”

        楚留仙面上不露异色地接过,微微颔首示意感谢。

        他依稀记得,当初公子的身上的确有不少零碎,不过不是在一路战斗,就是在忘川咒下,毁损得差不多了,倒不曾注意是否有时计这东西。

        听百晓生的口气,公子之前所带的,似乎也是出自其手。

        楚留仙在接过时计的时候,目光瞥了一下。

        就这么一瞥夫,时计上的金色水晶仿佛带着某种奇异的吸引力,一下子将他的心神牵引入内。

        金色水晶内部,有一个浑然如鸡子般的空间,顶天立地一个巨大的日冕仪,指针缓缓转动……

        “原来这就是时计!”

        楚留仙心欢喜,先前在练功房试验的时候,他就曾抱怨不知时辰。这还是短时间的,要是长时间闭关,那真是山不知日月,对时间的把握就分外重要了。

        这枚时计朴素简约,却实用得很,只要心神一触碰,立知时间。

        楚留仙也不伪饰,微笑道:“多谢百主事,你真是好手艺,我很喜欢?!?br />
        当着所有人面,他坦然将其佩戴在手腕上。

        百晓生受宠若惊,正要谦逊两句呢,旁边飘来了不阴不阳的声音:“呦,百主事不愧是出身天工百氏家族旁支啊,果然家学渊源?!?br />
        说话之人,正是胖得锦衣都要包不住了的琳琅阁主事金天生。

        他这番话明显没怀着好意,尤其是点出“天工百氏”,“家族旁支”的时候,更是特意加了重音,意有所指。

        百晓生脸上顿时就涨成了猪肝色。

        楚留仙依稀记得秦伯曾提起过,百晓生一脉出自天工百氏,因故被逐出家族,漂泊无定,为世人鄙视,惟有神霄楚氏收留了他们,并交托白玉京给他们,故而这一脉向来对楚氏忠心耿耿。

        数百年过去,天工百氏已经成了赫赫有名的天工家族,百晓生一脉当年何等雄心壮志,现在却不得不随着楚氏而消沉没落,这无异于是百晓生心的一块伤疤。

        讽刺完百晓生,金天生得意洋洋地从身上掏出一块由青玉雕琢而成的圭。

        所谓的圭,本是一种法器,但金天生取出的这一件青玉圭又是不同,其上没有法器的炼纹,反而遍布了满天星一般的金点。

        在玉圭上,这些金点不住地游动着,如有生命一般。

        金胖子随意以萝卜粗细的手指头在金点上一触,便有一个女子清亮的声音传出:“……午时三刻,天下会灵鬼拍卖开始,据说其可能出现仙灵鬼,敬请关注?!?br />
        听到拍卖二字的时候,楚留仙本以为百晓生又会受到刺激,顾不得惊奇特意看了他一眼。

        不曾想,百晓生脸上原本的猪肝色褪尽,满脸好奇之色地端详着青玉圭,眼如要长出了钩子,把青玉圭钩过来研究个够。

        他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快,热切地问道:“金管事,这可是千里音圭?!”

        金胖子愈发地得意了,看百晓生也顺眼了起来,倒有几分后悔先前讽刺于他,笑呵呵地说道:“不错不错,还是百晓生识货,这正是天工商盟新发布的千里音圭,各大势力都已接驳入内,随便一句话就能传遍修仙界?!?br />
        “不用十年,此物便会遍及天下,真是好大的生意啊?!?br />
        金胖子难为他庞大的身躯,还能躬下身子把千里音圭送到了楚留仙的手上。

        好不容易直起了身子,百晓生后面的话传入了他的耳:“金管事,天工不是勇创出了一种随身千里音,据说较千里音圭更为珍惜,价值亦是不菲,号曰:千寻虹佩!”

        “金管事你可曾见过实物,那是何等模样?”

        百晓生是真心求教,完全忘了芥蒂,可是他这话一出,金天生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心里那个恨啊。

        “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在公子面前报复于我,倒没看出来这书生蔫坏啊?!?br />
        金胖子一边想着,一边偷眼望去,只见得楚留仙神色如常,把玩着他送上的音圭,好像完全没有听到百晓生的话一般。

        倒是一旁秦伯的脸色,那是十分之不好啊。

        金天生恶狠狠地瞪视了百晓生一眼,讪讪然地退下,那边五农倒也机灵了一会,径直解下腰间那个装着玉饵灵谷种子的口袋献上,算是献礼了。

        无论是百晓生的时计,金天生的音圭,还是五农的灵种,楚留仙无不是含笑接过表示感谢,其余商铺管事也如是照办。

        礼物轻重是一回事情,这个过场却是必须要走的。

        等众人献礼,楚留仙表示感谢完毕,山斋之一时沉默了下来。

        楚留仙自顾自地把玩了一阵子时计和音圭,在心里面感慨修仙界果然是在蓬勃发展,日新月异,不投身大潮浪遏飞舟,早晚会被时代所淘汰。

        他这一把玩,就是小半个时辰,既没有吩咐宴饮,也没有让众人退去。

        金天生等人也察觉到气氛不对,一言不敢发,只是不住地喝着双儿穿花蝴蝶般送上来的茶水。

        眼看着都灌满了一肚子水了,楚留仙终于施施然开口了。

        “我说,你们就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本公子说吗?嗯~~”

        话音刚落,众人悚然而惊,连秦伯都弄不明白楚留仙想做什么。

        “金主事,你有话要说吗?”

        楚留仙淡淡地看着金胖子,伸出手来屈指在神霄雷影送上来的小册子上,一下一下地敲动着。

        转眼间,金天生的胖脸上,黄豆大的汗水不住地滚落下来,一身华丽的锦袍被汗水浸湿,尽数贴在身上凸显了一身肥肉。

        “我……我……”

        他几次张口,最终临头又咽下,咬着牙说道:“我没什么可说的?!?br />
        “哒!”

        一声闷响,楚留仙停下了敲动,神色依然不变,道:“既然你不说,那我来说吧?!?br />
        他随手一拨翻开了册子,瞄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念道:“金天生,于七年前投靠陈林大族,为对方内应,多次出卖情报,上下其手,帮助对方挤压楚氏生意?!?br />
        “三年前,出售楚氏制造秘法于天工商盟?!?br />
        “一月前,金天生传递出公子留仙将抵道宗的日期……”

        楚留仙还没念完呢,前面“噗通”一声,一座肉山跪倒在了地上。

        “公子饶命啊~!”

        金天生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嘶喊着,哪里需要继续,前面那些就足以要了他全族的性命。

        楚留仙也懒得在念下去,目光在其余人身上扫过,众皆低头,不敢与他的目光触碰,最终落到了浑身战栗的金胖子身上,摇头叹息:

        “我给过你机会!”

        这话无异于判了他死刑,金天生面目扭曲,大叫道:“公子你不能杀我啊,我娶了陈林家庶女,我是陈林家的人啊,我跟陈观海,林沧海公子都是朋友啊?!?br />
        楚留仙挥了挥手,淡淡地说道:“那你让观沧海来找我说,你看他们可敢来?”

        金胖子尖锐的嗓音戛然而止,昨日在山门处发生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道宗,他又如何不知晓?

        可怜他视之为后台与救命稻草的陈林家,压根就不敢为他来面对楚留仙。

        金天生又想说什么,楚留仙却已经没兴趣听了,随意地挥了一挥手,秦伯便踏前一步,站在了金胖子的旁边。

        金胖子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纯粹商人,然而秦伯只是往那一站,他便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任由秦伯搭着他的肩膀,将他带了出去。

        两人一去,山斋之落针可闻,百晓生等人噤若寒蝉,一个个面色苍白,嘴唇颤动,似要开口说些什么。

        楚留仙心暗叹,不等他们出声,伸出一手来按在小册子上。

        “嘭~”

        漫天蝴蝶穿花,尽是零落纸片,册子为他一掌而毁去。

        “诸位听令!”

        楚留仙的声音依然淡淡的,脸上也还挂着笑容,百晓生等人却心一紧,“刷”地一下站得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