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五章 面子里子

    第五章 面子里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玉圃琼林,朝花田畔,双儿着法衣,立高台,翩翩起舞。

        值此夕阳西下,晚霞如火,朝花落尽时候,双儿美妙的嗓音吟咏,纤细的玉手指点,有扬扬洒洒的雨水飘落下来。

        甘霖落处,仅在那一亩朝花田,只隔了数步之外,依然晴空一片。

        “好漂亮的小甘霖术!”

        山斋内,临窗眺望,楚留仙赏心悦目之余赞叹出声。

        小甘霖术,是一种最基本的法术,只要身具灵力便可施展,引气期修为就足以修炼到三重天巅峰。

        此法是天下修士,种植灵谷、灵草、灵木,必不可少的法术,虽是基础,但最是重要。

        但凡有引气期修士,能将小甘霖术修炼到三重天巅峰境界,那么倒也不愁修炼用度,自由需要者排队延请施法。

        小甘霖术三重天,分别是以舞、印、咒,三种手法来实现,一一对应雨水,灵雨,以及真正意义上的甘霖。

        三重境界三层法,功效自是天差地别。

        双儿现在的境界只是最基本的小甘霖舞,然柳腰随风,极具观赏性,更有甘霖天降,滋润一亩花田。

        再基本的法术也是法术,双儿以引气境界,本来当如当初的楚留仙一般,须以精血为引。

        可真要是如此的话,一曲小甘霖舞下来,怕是双儿就要成了那病美人喽,那些以帮人浇灌灵田为生的修士们,更是早就血枯而亡了。

        双儿脚下所踩的,便是一种简化版的法台,单纯为小甘霖术所用,名之为:雨师台。

        相传在仙域时代之前,曾有过一个神庭时代,以诸路神灵分掌四时雨水日月轮转,其负责雨水的便是神祇雨师。

        在神灵为仙人所打败,所圈养,成为历史的尘埃后,雨师之说,也仅仅限于传说了。

        窗外,双儿舞歇,气息短促,胸膛起伏,满面欢喜地看着雨水过后分为娇嫩的朝花田;

        窗内,楚留仙从她身上移开了目光,稍稍沉吟了起来。

        他的脑子里,回响起了古锋寒还未告辞前,对此朝花的介绍。

        “朝花之用,在其露,称之:朝花露?!?br />
        “朝花之名,既是得自其朝放而夕凋的特性,也是因为其功用,取的是朝花夕拾的意境?!?br />
        “朝花夕拾,意为旧事再提,往日重演,每日晨起,趁着朝花开放时候,采取其上凝结出来的露水,封灵储存,逾七七四十日,便成了朝花露?!?br />
        “朝花露是天下名水,其味清冽甘甜,更有引人一日三省己身,反思过往,从而心无挂碍,能勇猛精进?!?br />
        “仅此一亩朝花田,能供养一名真灵修士全力修行,无须纺他顾,着实是价值不菲?!?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将古锋寒的声音从脑子里晃了出去,口啧啧有声:“果然有土斯有财,这顶级灵田种植灵株,

        收益确实颇丰啊?!?br />
        其实朝花凋零下来的花朵,小心收集起来,碾成一丸丸,就是女修们喜爱的萦香丸,随身佩戴一丸,香气经久不散。

        只是这萦香丸比之朝花露,又不值得一提了。

        楚留仙还算清醒,知道这一亩顶级灵田,这座洞府,其实是楚天歌给他的见面礼,不是等闲人可有的。

        除了一亩朝花田外,朝阳府尚辖灵田四亩,虽然远不如那一亩朝花,却也是上等的灵田,现在空置着,等着他自己去种植。

        至于种植什么,还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楚留仙感慨出声:

        “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归,游之者忘倦,这朝阳府真是好地方??!”

        “秦伯你说是吗?”

        他回转过身来,入目的是秦伯躬身听候吩咐的样子。

        在古锋寒等人离去后,秦伯引领着一众曜古船上护卫,将一些物品搬了下来,布置到朝阳府。

        此时,正是一众护卫布置妥当,齐刷刷向着他行礼告别。

        “他们什么时候回去?”

        楚留仙目送他们远去,淡淡地问道。

        在他的身边是依然保持着随时听命姿态的秦伯,以及香汗淋漓犹自一脸雀跃的双儿。

        他们两个,才是会一直留下来服侍楚留仙的,剩下的那些护卫包括曜古船,终究是要回归神霄楚氏。

        秦伯迟疑了一下,道:“应当是后天?!?br />
        “后天?应当?”

        楚留仙奇怪地看向了秦伯。曜古船连带上其上所有人手,一路上都是由秦伯所领导,他怎么会不清楚情况?

        秦伯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继续说道:“在明日,我们神霄楚氏在道宗脚下天道城的商铺管事,将齐来拜会公子?!?br />
        “计有:主拍卖事务的白玉京,收售珍惜的琳琅阁,灵田山庄五丈原,另有法器、符箓、丹药、灵材等诸多商铺,所有管事?!?br />
        “这么多?”

        楚留仙的第一个反应便是神霄楚氏果然家大业大啊,竟然在天道城有如此多的产业。

        紧接着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略一转念,疑道:“明日,为什么是明日?”

        这不符合常理。

        神霄楚氏在天道城诸主事,怎么会不在第一天就来拜见他这个少主,而是要拖后一天?

        楚留仙虽然不在乎这个,但隐隐地还是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秦伯低了低头,“他们要整理所有的资料,明日要将这些产业一起移交到公子名下?!?br />
        “什么?”

        楚留仙瞪大了眼睛。

        秦伯头更低了,接着道:“先去他们找到老奴,说是接到神霄府谕令,移交之后,一切事务由公子决断,任何人不得干涉?!?br />
        楚留仙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一是秦伯的态度,二是这神霄府放权也太过了吧?

        心疑惑,他试着问道:“秦伯,这意思是不是说,我就是要将这些产业尽数发卖也无问题了?”

        “是!”

        秦伯终于抬起头来,满脸无奈,但干脆无比地回答道:“公子若要发卖,一声令下,绝对无人敢质疑半句,若是不然,自有楚氏家法候着?!?br />
        “啊~”

        楚留仙愈发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怎么想都不对劲,直接问道:“秦伯,你就告诉我家族是什么意思吧?”

        秦伯欲言又止了半天,最终一咬牙,把话吐了个干净:“公子,家族的意思是,这些以后就是公子您的供养了?!?br />
        话说完,他好像不敢面对楚留仙似的,重新把脑袋往下一埋,低得看不到额头,只有白生生的头发顶在那里。

        要是到了这个地步,楚留仙还没有感觉,那就真是太迟钝了,他忙问道:“秦伯,这些产业,是不是经营不善?”

        秦伯颔首,依然抬不起头来。

        楚留仙哭笑不得,道:“好了,秦伯,这又不是你可以决定的,抬起头来,告诉我详情?!?br />
        “是,公子?!?br />
        秦伯脸上还带着几分不平,只是生在楚家长在楚家,要让他讲出个是非来还是比较难。

        “白玉京本是修仙界七大顶级拍卖行之一,只是,它已经十年没有举办过像样的拍卖会了?!?br />
        “至于琳琅阁等产业,每年都在亏损?!?br />
        “这些年来,我们楚氏不仅仅没有通过这些产业给楚家在道宗的族人提供供养,还让楚天歌山主补贴了不少?!?br />
        楚留仙听到这里,几乎有掏耳朵的冲动,尤其是想到他未来师父,堂堂道宗七脉之一神霄一脉的山主,竟然还得捏着鼻子往外补贴的时候。

        “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楚留仙很是不解,神霄楚氏好歹也是七大顶级修仙世家之一,除了楚氏宗族所在外,道宗势力范围便当是楚氏产业在兴旺的地方才是。

        在道宗山门外的天道城,楚家都经营成了这个样子,其整体情况,就可见一斑了。

        秦伯苦笑着,声音里满是苦涩:“三百年前,我们楚氏老祖就不曾再现身人间过,多有传闻他老人家已经陨落了?!?br />
        “偏偏这三百年间,我们楚氏人才凋零,无力震慑天下,诸多世家大族多有觊觎?!?br />
        “只是碍于道宗对我们神霄楚氏千年庇护之约未过,仅以蚕食产业为主?!?br />
        “于是……就这样了?!?br />
        楚留仙明白了,原来表面风光无限的神霄楚氏,真实情况远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光鲜,无怪乎公子生前竭尽全力也要力压其他公子,为的就是护住这层脸皮。

        “那家族的意思是什么?”

        楚留仙还有一点不明,既然这些产业完全不成,那他的供养呢?以楚家对他的看重,怎么都不可能让他自生自灭的,那么……

        “秦伯,家族的意思是……”楚留仙突然想到了什么,有点不敢置信地说道:“让我将这些产业发卖,以为之后的供养?!”

        这些产业,再是经营不善,发卖出去,也足以他多年用度了,足以支撑他一步步修炼上去。

        这个本钱,不可谓不大,神霄楚氏对他的看重,也可想而知了。

        “是!”

        秦伯一脸无奈,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楚留仙彻底懂了。

        神霄楚氏,七大世家,再是窘迫,也不好发卖产业,尤其是道宗山下这般根基性的产业,尤其不可动,哪怕是年年亏损,也要撑住这张脸皮。

        但这事情,由楚留仙来做,就大不相同了。

        神霄楚氏以偌大产业交托给楚留仙,这般供养,说出去没有人能道一个“不”字;楚留仙将其尽数发卖,也能以专心修炼,一心向道,不为庶务纺来推脱。

        这样一来,供养既有,神霄楚氏面皮也保住了,面子里子全不都有。

        对此,楚留仙只能苦笑:“真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这些产业,是卖呢,还是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