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章 朝花夕拾

    第四章 朝花夕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鹰击长空,鱼跃龙门,这番话说得真是好??!”

        高瘦子击节赞叹,“要是以后有人再红眼睛,我就拿这句话抽他脸?!?br />
        他正高兴呢,旁边矮胖子一句话轻飘飘过来:“你先把罡风给受了还能高飞再说这话不迟,不然徒惹人笑?!?br />
        高瘦子蔫了,很是怨念地看了矮胖子一眼,欲要驳斥吧,自己也没底气,只得作罢了。

        “好了老弟,别想那么多了,还是想想回头怎么跟那位交代吧?!?br />
        矮胖子踮起脚尖,拍了拍高瘦子的肩膀,叹息出声:“在洪通这样的小角色身上用徘徊花,他这是在敲山震虎,是在立威啊?!?br />
        高瘦子深以为然,有更好底牌,拿鸡肋来立威,惠而不费,一举数得,越想越觉得妙,换他也这么做。

        紧接着,他又奇道:“那我们兄弟躲他都来不及呢,何必送上门去呢?”

        高瘦子这倒不是质疑,纯粹是求教。

        他们两个这种相处方式惯了,矮胖子也没有不耐烦,详细地说道:“老弟,你觉得那一位会看不出洪通是我们兄弟俩支使过去探底的?”

        “你没看到吗?他临走前分明看了我们一眼!”

        有没有?高瘦子不敢确定,只是怎么想怎么有,必须有,楚留仙临走时候定然是凝望了一眼。

        在脑子里幻想着,他甚至都能从目光读出威胁来,不禁打了个哆嗦,道:“兄弟你说得是,那一位从小就记仇,咱们是得走上一趟?!?br />
        两人思前想后,相对叹息,脑子里回荡着:“这人跟人,怎么差这么远呢?!?br />
        这会儿山门附近人群也在消散得差不多了,洪通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来到高矮胖瘦两人的面前。

        “两位公子,洪通丢人了?!?br />
        洪通这会儿面红如血,真是人如其名,红通通的。

        丢人吗?高矮胖瘦倒不觉得,其矮胖子只是抬了抬眼皮,示意看到了。

        他这会儿正烦恼着回头在楚留仙那里要怎么摆低姿态,只求着那位别惦记着,更懊悔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想要一扫童年阴影结果惹来麻烦。

        矮胖子一边想着,一边探手入怀想要取出锻骨丹,也是本来要给洪通的奖励。

        虽然结果不怎么好,洪通好歹是出力了,也吃亏了,怎么说也是世家公子,矮胖子这点肚量还是有的,不会克扣东西。

        不曾想,他的动作做到了一半,洪通饱含怨气的话传入了耳:

        “两位公子放心,回头等洪通养好了伤,我再去寻他?!?br />
        “那小子,也就靠着外物……”

        他话刚说到这里呢,矮胖子探手入怀的动作突然顿住了,高瘦子直接打断道:“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br />
        洪通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愕然抬起头来,正对上高矮胖瘦两人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的目光。

        “我说等我伤好了……”

        “下一句!”高瘦子目光如狼逼视,自有一股狠意。

        “那~那小子……”

        洪通依然不明白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本能地紧张,哆嗦着说出口来。

        这就够了。

        “啪!”

        一声脆响,高瘦子直接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把洪通抽得原地打了个转,一头栽倒在地。

        “为~为什么~”

        洪通懵了,半是真的弄不懂,半是被打懵的。

        高瘦子可是一点都没留情,这一巴掌过去,洪通的脸肿如猪头,与他被徘徊花所伤的手相映成趣。

        躺在地上,洪通一时都望了爬起来,打击实在是太突如其来了,他仰着头,疑惑不解地看着高矮胖瘦两人。

        与他目光正对的是空手从怀伸出来的矮胖子。

        矮胖子的目光冰冷,稍稍一接触,便让洪通觉得通体透凉,更冷的则是从他牙齿缝里迸出来的一句话:

        “你也配叫他‘小子’?!”

        “你是什么东西,好大的脑袋,敢顶这样的帽子?!?br />
        “洪通,真没看出来啊,本公子见了那一位,都得称一声‘留仙公子’,背后也不敢辱他,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资格?!?br />
        “论出生,他是七大世家,楚氏嫡子;

        论根脚,他是谪仙人,根器深厚;

        论后台,上有阳神真人,下有道宗七脉之主为师;

        论能力,十年前开始,他就压得天下世家公子抬不起头来……”

        矮胖子越是往下说,神情越是冰冷,一股子从楚留仙那里受来的邪火,一腔子胆战心惊,全都发在了洪通这倒霉蛋的身上:

        “这样的人物,在你口就是一个‘小子’,那我们呢?平时你在背后叫我们什么?”

        “嗯~~你倒是说??!”

        洪通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这他完全理解不了啊。

        高矮胖瘦两人明明吩咐他去试探楚留仙,明显是有仇,这世界是怎么了?一转眼的功夫,他们就站在了对头那一边?

        洪通自是不懂得,公子亦有它的阶层,比这个层次,高矮胖瘦两人自认远不如楚留仙。

        尤其是在这种刚刚自己吓自己,越吓越恐怖,把楚留仙无限拔高的情况下,洪通对楚留仙不敬,简直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外加一股子邪火,他自然也就倒霉了。

        洪通想不明白这些,但他能感受到脸上一阵阵的火辣辣,不是疼痛,是犹自未曾散去那部忿士讥诮的目光。

        当众受辱??!

        洪通恨不得能把脑袋埋到怀里面去,恨不得在场没有一个人认识他,可这又怎么能够?

        “晦气!”

        高矮胖瘦两人啐了一口,转头便走,只留下洪通一人孤零零一人倒在广场上,如被主人抛弃的病犬,分外凄凉。

        ……

        道宗之内,神霄峰上,楚留仙与古锋寒等人漫步山间,走向为他安排好的洞府。

        与高矮胖瘦他们的或忐忑或屈辱相比,楚留香他们自是优哉游哉,闲庭信步,何等的逍遥。

        “楚师弟真是好手段??!”

        古锋寒不无佩服地说道:“应势利导,一举立威,又接着教训洪通那厮,扭转了口碑,真是一石三鸟,妙不可言啊?!?br />
        楚留仙只能笑了,他还能说什么呢?说他除了这个手段外,没有能不露怯地解决洪通的办法?

        他还不至于那么傻。

        楚留仙的笑容,落到古锋寒、汪苦、林清媗眼,又是虚怀若谷,举重若轻了,愈发地心生敬佩。

        眼看着误会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楚留仙连忙岔开话题:“对了,刚刚那两个是什么人?”

        “你真不记得了?”

        古锋寒诧异出声,他一直以为楚留仙是不想与他们搭话攀交情,才伪作不识,谁叫楚留仙有这个资格呢。

        听这语气,竟似真的不识。

        在心感叹了一下这位楚师弟果然高傲,目无余子的评语不是白来的,古锋寒介绍道:“他们两个是陈林大族的公子,高瘦的叫陈观海,矮胖的叫林沧海,向来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合称观沧海?!?br />
        “哦,原来是陈林大族的公子,我知道了?!?br />
        楚留仙点了点头,这个他还真晓得。

        陈林大族在修仙界也是鼎鼎有名的一个世家了,不过他们的名声却不怎么好。

        这一个家族是由陈、林两个大姓组成的,同时海纳百川,广以陈林家女妻有潜力的年轻修仙者,吸纳入族来。

        整个家族一日复一日地扩充,关键是他们不挑食,千多年来,竟然硬生生成了各大世家当修仙者人数最多的。

        故而为人戏称为:陈林大族,或是陈林大姓。

        这一族的实力倒也不弱,仅次于七大世家,在天下间也是有名有姓的,无怪乎观沧海两人能在道宗有一方势力。

        知道一下也就罢了,楚留仙并没有太过在意,更不知道那两位已经打定主意要过来服软认输了,只是一路与古锋寒等人闲聊着。

        很快来到神霄峰半山腰上,众人驻足,前方就是楚留仙未来的洞府所在了。

        “朝阳府?!”

        楚留仙念出了前方一方石碑上的大字。

        “不错,正是朝阳府?!?br />
        古锋寒当先入内,一边走着一边介绍,“此处乃是神霄峰上,每日清晨第一缕朝阳光照射到的地方,故而以朝阳府名之,是楚师特意安排与师弟居住的?!?br />
        楚留仙微微颔首,脑字里想着的却是朝阳初升,喷薄而出,光照州的景象,想来楚天歌想表达的寓意便是如此了。

        步入其间,楚留仙亦不由得为眼前的景象而惊叹。

        好一派神仙府??!

        一路行来,有清泉潺潺石上流,临水立亭榭,蓝绢为幔蔽日色,紫绢作帐屏风雪。

        亭畔构一斗室,相伴着依山而立的山斋。

        斗室笼绛素纱,回廊遮梅花簟,更有石为阶,虬枝古干老树为伴。

        老树皆异种奇品,楚留仙认不出其万一,但见得枝叶扶疏,树荫遥遮半个院落,置身其间,心便不由得静了下来。

        树荫所向,有斜坡依山势开辟,半边一望成林,遍植异种桃树;半边花繁叶茂,有奇花易草争艳。

        古锋寒面露艳羡之色,遥指着斜坡说道:“桃为仙木,能制百鬼,向来为我道门必植之木,这片桃林更非凡品,乃是桃异种碧桃,又称之为人面桃!”

        “那片花更是此峰独有,整个道宗山门内唯一?!?br />
        听到这里,楚留仙来了兴致,好奇地问道:“这是何花?”

        “此花名:朝花?!?br />
        “惟有沐浴带紫气之第一缕朝阳光方可生长,每日清晨,伴朝阳升而绽放;每日夕时,伴斜阳西而凋零?!?br />
        楚留仙闻古锋寒介绍,不由得悠然神往,眺望花田,但见得繁花织就了绚烂光气,烟霞弥漫在泉石间,梦幻般美丽。

        “朝花夕拾……朝花夕拾……”

        “好一个朝花,好一个朝阳府!”

        对这个新家,新的起点,楚留仙非常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