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章 徘徊有刺

    第三章 徘徊有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们是谁?”

        楚留仙这话说出来是何等的理所当然啊,高矮胖瘦两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滞住了。

        “我……我们……”

        高瘦子本能地还想自我介绍呢,被矮胖的拉了一下,没把脸给丢到了底。

        楚留仙神色平淡,心一哂。

        他从来感知敏锐,这高矮胖瘦虽然是满脸堆笑,好像是在热情招呼,但他分明从他们的神色、语气,感觉到了浓浓的忌惮与紧张。

        他们真要是公子的老朋友,能打个招呼都忌惮紧张如此吗?

        笑话了。

        楚留仙应对起来毫无压力,即便是退一万步讲,他感觉错了那也无妨,正是公子本色嘛。

        看到高矮胖瘦二人组受窘,汪苦低下头,肩膀在不住地抽搐;林清媗以小手捂口,眼睛里分明都是笑意。

        还是古锋寒厚道一些,别过头去,不忍看他们。

        高矮胖瘦两人明显是平时不太受欢迎,如此地步,竟然没有人来暖个场子,缓和一下,而是任由他们尴尬。

        惟独楚留仙好像没事人一样,自然地冲着两人点了点头,随即头也不回大踏步向前。

        这一来,他反倒是超过了古锋寒等人当先而去。

        古锋寒他们生怕再跟高矮胖瘦两人呆下去憋不住笑场,连忙跟上。

        原本是古锋寒师兄弟三人引路的,无形就变成了楚留仙一马当先,他们几个亦步亦趋的模样。

        他们一行四人都走远了,高矮胖瘦两人这才缓过一口气来,相视苦笑。

        “他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子留仙??!”

        高瘦的那个一脸晦气,恨不得把自个儿的脚给跺了,没事去自取其辱。

        矮胖子比他好一点,摇着头说道:“早该知道的,认识十几年,他什么时候记住过我们的名字?什么时候把我们放在过眼?”

        “还记得小时候,我们陈林家的老一辈是怎么评价他的吗?”

        高瘦子摇了摇头,他向来少动脑筋,再说小十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记得住。

        矮胖子也没指望他回答,自顾自地说道:“性离世遁上,谓之高傲;视余子碌碌,目无人!”

        “姜果然是老的辣啊,入骨三分?!?br />
        “我们没有跟他站在同一个高度,想让骄傲的公子留仙正眼看我们,难喽?!?br />
        高瘦子既是郁闷,又是不服,撇嘴道:“等着瞧吧,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少时了了,大未必然?!?br />
        “小时候他留仙公子盖压世家众少年,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我就不信了,现在大家都入了仙门,一切从头,还不能让他记住我们?!”

        矮胖者深以为然地点着头。

        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心留下的阴影有多么的大,明明是在背后负气而谈,所求的竟然只不过是对方能记住他们罢了。

        在他们的心底最深处,甚至连与对方平起平坐的野望都没有,何其可悲。

        高矮胖瘦两人却不觉得自己可悲,两人住口不言,又不散去,就站在那里目视着楚留仙一行人渐行渐远,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前方,楚留仙等人前行数十步,一声疾呼厉喝,从身后传了过来。

        “留步!”

        “前面可是楚留仙?!”

        这话一出,古锋寒脸上一沉,如罩寒霜。

        以楚留仙的身份,宗门能连名带姓叫的也就是几个长辈,但长辈唤来,定也是呼名而不姓,以示亲昵。

        后面这是什么人物,竟然敢如此称呼?

        古锋寒与汪苦、林清媗三人止步,面带怒容地回望了过去。

        在身后数十丈外,一个面目黝黑,衣着青袍的年轻人大跨步地追来,一边追一边大喊大叫着。

        “洪通,你在叫嚷些什么?”

        “还有没有规矩?!?br />
        古锋寒声色俱厉地大喝出声。

        这个洪通他是认得的。

        此人是散修后人出身,三年前因资质可以被选入门。如同普通新招收弟子一般,他一开始也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干足三年杂役,方才转入内门。

        这三年外门修行,杂役常务,为的是磨练弟子心性,同时借此扎实根基。

        这一关,对没有足够基础的入门修仙者来说极其重要,毕竟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能好好地夯实根基,早早勇猛精进,只会最终断了仙路。

        此后,按照规矩他还要在内门修炼三年,自有长辈观察其悟性、品德,最终决定是否将其收入七脉,或是由各长老收录门下,为入室弟子。

        洪通不甘忍耐,在不久前搭上了陈林世家的公子,借此拜入陈林家某位长老门下,直接成为了入室弟子。

        也正是由此,古锋寒才对他有些印象。

        古锋寒的厉喝被洪通置若罔闻,他快步接近,口还在大喊着:“楚留仙,凭什么你一入门就定下是七脉山主亲传弟子,我等却要从外门出身,从杂役做起,一步步苦熬而无机会?”

        这话一出,汪苦还茫然不觉,林清媗略一蹙眉,古锋寒的脸色则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我等苦苦修炼,无人问津,你一来就有大开山门以示隆重?”

        “凭什么?!”

        最后三个字声情并茂地吼出的时候,他与古锋寒等人擦肩而过,直追只是在他刚喊出声时候顿了一下,此后一直不曾停步的楚留仙而去。

        古锋寒原本想将他截住的,可在出手的一刹那,他恍然了洪通喊那些话的目的所在,生生地忍了下来。

        严格说来,洪通在外门三年满腹怨气,完全不体会宗门如此规矩目的何在,入了内门更是攀附权贵以求晋身,根本没有那样控诉的资格和底气。

        可他就是这么喊了,这话与其说的是他自己,不如说是为了在广场外围,山门天外的那些人听的。

        公子驾到,谪仙人入宗,道宗大开山门以迎,曜古船声势巨大,这些哪样不引人注目?远远早就围上了一层层的宗门修士。

        洪通的这番话,正是说给他们听的。天之骄子总是少数,绝大多数人都要一层层地向上,不管今时还在底层挣扎,或是已经高高在上,总有那么一段过去会被洪通的话所触动。

        他要的就是这个触动。

        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楚自己,看清楚别人,明白各种内外得失利弊,更不会明白愈是表面光鲜者,在暗处无人时候,付出的怎样努力。

        他们,大都有怨。

        洪通要的就是这个怨。

        ——借群情以护身!

        如此一来,古锋寒倒不好强行阻止了。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甚至还在心冷笑,等着看笑话呢。

        “楚师弟出身神霄楚氏大族,自小受家族精心培养,又是谪仙人之根器资质超凡,据楚师所说,早就达到了真灵巅峰?!?br />
        “若不是为了入道宗,得仙门正宗传承,怕是早就入得通幽境界?!?br />
        “如此人物,又岂是你小小一个初入真灵境,连真灵都还未能凝就的洪通所能招惹?自取其辱!”

        古锋寒这边是等着看笑话全不担心,稍远一些的高矮胖瘦两人瞪大了眼睛,更远一些的道宗修士不知抱着怎样的想法,也在关注了过来。

        没有人怀疑楚留仙会吃什么亏,更多的是好奇被如此隆重礼遇入道宗的谪仙人,有几分斤两。

        这,才是众人所期待与关注的。

        在洪通喊出那么一番话后,楚留仙便知道他要面对的是什么了。

        “同样是初入真灵境界?!?br />
        楚留仙不疾不徐地向前走着,心诸般念头闪过。他有阳神念头镇压,谁也捕捉不住他气息分辨其修为,洪通可没有这个待遇,稍稍一感应便洞若观火。

        “不能跟这洪通正常动手,真要形成僵持或是缠斗片刻,那么公子留仙四字招牌便会被砸个干净!”

        “即便是寻了个重伤什么的借口,也绝计不行?!?br />
        “楚留仙,是谪仙人,是仙公子,恰似天上蛟龙,岂能与地上虫豸纠缠?”

        楚留仙又踏前一步,身后脚步声逼近,隐隐的劲风扑在后背,脑海足以还原出洪通伸手抓来的动作。

        身后,洪通的声音传了过来:“今日,就让我洪通试试你的斤两?!?br />
        楚留仙浑若不觉,心念依旧电转:“不能躲,不能避,任何下风,便是万劫不复?!?br />
        “这么看来,我只能用那个了……”

        楚留仙的脑海将一切考虑清楚,洞察明白,外人来看,不过是洪通紧追两三步,一手堪堪要触及楚留仙的后背肩头。

        在他的前面,楚留仙丝毫不将其放在眼,依然在匀速地向前。

        眼看着,洪通的手就要搭上了楚留仙的肩膀了,异变突生。

        “刷~”

        一道奇光,非赤非橙非蓝……不在彩当,豁然自楚留仙的腰间腾起,于空幻化出一树参差错落枝条,嫩枝丛刺,烘托一朵异花,徐徐在绽放。

        洪通伸出来的手,就好像探入了遍体生着尖刺的枝条丛,要摘取那朵异花一般。

        “徘徊花!”

        远处高矮胖瘦二人齐声惊呼,近处林清媗他们两人一脸茫然,古锋寒则大吃了一惊,显然也认出了这一手的来历。

        “啊~~~”

        一声尖叫,扯破喉咙,刹那间从洪通的口传出。

        他如遭雷殛,闪电般地收回了手,捧在手腕骇然地看着楚留仙的背影。

        洪通原本正常的手掌上现出千疮百孔,如为无数根尖刺攒刺了似的,每个细孔都在冒着鲜血。

        一转眼间,他受伤的手掌飞速地肿了起来,足足有此前的三五倍大小。

        从他的衣服一寸寸鼓起可以判断出,洪通肿起来的怕不只是手掌,连带身体都在浮肿。

        洪通忍不住哀嚎出声,声音渐渐细若游丝,一看就是痛不可当,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对此,楚留仙浑若不觉,还是以同样的步调,悠然向前。

        伴随着他的脚步,一枚由纤细枝条织就的挂坠掉了下来,风化一般飞速枯黄,落地成粉。

        这一小堆不起眼的粉末,连近在咫尺的洪通都没看到,却在第一时间吸引住了高矮胖瘦二人的目光。

        “果然是徘徊花坠!”

        高瘦子不敢置信地惊呼出声:“这不是他三年前在岐山脚下,力压七大世家公子,才得到的宝物吗?!”

        “这可是徘徊花枝经过阴神尊者精炼而成,能在关键时刻护得一命??!”

        徘徊花,为岐山特有异种,于群枝拱卫下,一树放一花,其嫩条丛刺,欲摘其花者,难逃刺击。

        当时各大世家阴神尊者,以徘徊花枝此特性,用阴神尊者级别的灵力加以精炼,方才有了那徘徊挂坠,能防近身袭击。

        可惜,最后公子面对的是忘川咒,这个挂坠的妙用还是后来楚留仙翻阅玉殿金书才找出来的。

        “这个……不是他的底牌吗?”

        “怎么用在洪通的身上?”

        高瘦子不敢置信,以己度人,要是这宝贝是他的,非得留到生死关头不可。

        在他的旁边,矮胖子苦笑出声:“只有一个原因?!?br />
        互视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这已经不是他的底牌了?!?br />
        得出了这个他们自认为绝无其他可能的理由,两人脸上的神色愈发地苦了,心叹息:“差距越来越大了?!?br />
        在他们自怜自哀的时候,楚留仙背影处传来的话语掷地有声:

        “鹰击长空,当受罡风凛冽,不会与野兔诉苦,也不会与家禽齐飞?!?br />
        “鱼跃龙门,须得逆流而上,百折不挠,不会怨水流湍急,龙门之高。

        “你问的凭什么,我不会跟你解释,你懂便是懂了,不懂便是不懂?!?br />
        “机会我给过你了,没有下次?!?br />
        当其时,山门内外,修士无数,声声入耳,不知多少人面露深思若有所思,多少人颔首认同深以为然……

        楚留仙脚步不停,与追上来的古锋寒等人,渐行渐远。

        PS:“玫瑰一名徘徊花……嫩条丛刺……”徘徊花是玫瑰别名,“徘徊”二字极妙,写尽了欲采花而迟疑的姿态,故借来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