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章 公子驾到

    第二章 公子驾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是道宗大开山门,迎接公子入宗?!?br />
        秦伯望着道宗打开山门,五色斑斓,气象万千的景象,原本一直佝偻着的腰不知不觉挺得笔直,脸上更是放着红光。

        短短一句话里面,有浓浓的,楚留仙一时无法分辨出来的情绪。

        “公子?!?br />
        秦伯的声音里带着点颤抖,“三百年了,我们神霄楚氏三百年没有出过让道宗大开山门迎接的弟子了?!?br />
        “一千年前,楚氏老祖成就阳神,亲自造访道宗,与道宗达成协议,以自身加入道宗为代价,换取了道宗对神霄楚氏的千年庇佑?!?br />
        “那一次,道宗大开山门,有七位阳神真人出迎,传为佳话?!?br />
        他越说越是激动,楚留仙还是第一次在这个行事老辣,又谨守尊卑的老管家身上,看到这么强烈的情绪。

        “七百年前,楚氏天骄楚轩辕拜入道宗,因其为先天道体,冲龄就自悟道术,为道宗所重,认定其日后无可限量,能成就阳神真人尊位,故而大开山门以迎?!?br />
        “此后,楚轩辕勇猛精进,一百岁成就阴神位,两百岁踏入阴神巅峰,于道宗开辟神霄峰一脉?!?br />
        “一直到三百年前,楚轩辕止步于阳神门槛外达两百年之久,静极思动,外出寻找突破阳神机缘,神霄峰一脉已经是道宗七脉之一?!?br />
        说到这里,秦伯满脸红光,与有荣焉,似恨不得置身那个时候,领略楚轩辕风采,楚家巅峰辉煌。

        “同样是在三百年前,当今神霄峰山主,楚天歌拜入道宗,因其在母胎就先天真灵成就,诞生后便能神游离体,被认定为绝世天才,故而道宗同样大开山门迎接?!?br />
        “后来楚天歌山主两百岁成就阴神尊者,便几乎在阴神境界全无敌手,阴神夜游更可达数万里之遥,举世无双无对?!?br />
        秦伯第一次僭越了礼节,伸手握住了楚留仙的胳膊,颤声说道:“公子,你是我们神霄楚氏三百年以降,唯一获得此殊荣者?!?br />
        “老祖,楚轩辕,楚天歌,三位楚家前辈,都名噪一时,为天下所重,公子乃当世谪仙人,又得道宗礼遇,定能再现我楚家辉煌!”

        楚留仙拍着秦伯的手背,示意他平静下来,心感慨:“他真的很忠心于楚氏啊,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楚家的一份子,真的很爱这个家啊~”

        楚留仙还无法感受到这种情况,不过从他也知道,楚氏能立足千载,为七大修仙世家之一非是无因。

        不论其他,单单是这份家族荣誉感,能让一个下人与有荣焉至此,为楚家的兴衰而激动如狂,就让人不能不佩服。

        “我们到了!”

        “这,就是道宗吗?”

        楚留仙很快收起了感慨,眺望着放缓下来,徐徐降低下来的曜古船前,上千级白玉阶梯绵延而上,升腾着氤氲乳白色雾气的景象。

        秦伯稍稍平静下来,望着这千级白玉阶道:“玉阶千级登仙路,拾阶而上叩天阙,道宗山门千级白玉阶,在整个修仙界都是赫赫有名的?!?br />
        “平常时候,只有七脉山主,宗门贵客,以及绝世之才入门,方才可以从上方飞渡?!?br />
        “其余人等,无论是阴神尊者还是身居高位,要嘛从其他方向进入山门,要嘛就必须拾阶而上,一步不拉?!?br />
        说话间,曜古船将星风与日曜二帆都升到了最高处,紧接着先是曜镜,再是整艘曜古船的船身,都在散发着夺目光辉。

        以最缓慢的速度,以最隆重的姿态,徐徐飞入了千级白玉阶梯的上空。

        显然,楚留仙正是符合三个可以飞渡而过条件者。

        曜古船飞得极慢,慢到楚留仙可以气息地看到千级白玉阶上,一个个拾阶而上的修仙者抬头仰望时候露出的惊疑与欣羡表情。

        在道宗后方高空处,无数的驾鹤、乘舟、御器而行的修仙者们,一个个凝立在虚空,眺望着这难点一见的一幕。

        这一刻,曜古船,以及站在船首的楚留仙,便是整个道宗的焦点所在。

        老管家秦伯不知道何时,已然后退数步,缩到了后面,让楚留仙独享此荣光。

        这是公子驾到,是谪仙人入世,代表着一个向来只是在传说,久闻其名的人物,终于要曝露在所有人审视的目光下,绽放属于他的光芒。

        楚留仙不知道曜古船飞得如此缓慢,表现得如此隆重,是不是秦伯早有吩咐,亦或是早在从神霄府楚家的时候就安排好的。

        此情此景,他只能挺直了胸膛,以最坦然的姿态,迎接所有人的目光。

        “隆隆隆~~”

        曜古船终于停了,在越过了最后一级白玉阶梯后,磅礴的威势四散开来,硕大无朋的船身凝在了虚空。

        彩斑斓光带,从船头处向下铺陈了下来,如同是以最华丽色彩织就的锦缎,一路从空铺到了地面。

        楚留仙自然知道他现在应该做什么,深吸了一口气,心默念着“我来了”,一步踏出,踏到了彩光带上。

        光带流转,带着楚留仙与退后他数步弓着身子的秦伯与双儿,向着地面而去。

        清风徐徐,拂动了楚留仙博带衣冠,更是显得飘飘欲仙,如天上仙人,偶入凡间。

        下面宽敞的广场上,早有几人在等候,待得楚留仙等人落了,连忙迎了上来。

        “来者定然是留仙公子楚师弟了?”

        “果然偏偏佳公子,风仪世无双?!?br />
        当先一人,人未至,话先到,明明说的是恭维的话,语气却非常的诚恳,让人无法怀疑他每一句皆是出自真心赤诚。

        这个场合下,秦伯自然无法提示什么,楚留仙只得笑笑,顺着来人的话说下去:“这位师兄谬赞了?!?br />
        “哈哈哈~~我们以后就是同门师兄弟,倒也不需如此客气了?!?br />
        当先那人朗声大笑,看上去无非三十许人,身材魁梧,英气勃勃,身后背负着一柄斑驳古剑,很有那种俗世仗剑高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头绶?。

        “??汀毙Π?,向着楚留仙介绍自己,以及引荐身后亦步亦趋跟过来的两个人。

        “忘了介绍了,在下古锋寒,乃是楚师座下五弟子,这是八师弟汪苦,师妹林清媗?!?br />
        汪苦人如其名,苦孩儿一般苦着一张脸,兼之身材瘦小,衣衫朴素,目光低垂,总让人觉得苦大仇深。

        林清媗则是完全两个极端,未语先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顾盼生辉,好像时时刻刻都能从她的眼眸间看到惊叹之色。

        “他们,便是今后的同门了?”

        楚留仙默记着他们的名字相貌,一番见礼不提。

        待得众人互相认识了,古锋寒带着歉然说道:“楚师本来要亲自来接师弟入门的,不过前几日他阴神夜游,与强敌交战,损耗了一些元气,尚在闭关当,也就没法过来了?!?br />
        “至于其他的师兄弟都在奉命游历,寻找突破机缘当,也不在宗门当,只好让为兄与八师弟,师妹前来迎接了?!?br />
        “楚师弟,失礼莫怪!”

        古锋寒这番话说得极其正式,并不是寻??吞卓杀?。

        事实上,如果是寻常弟子入门,别说楚天歌了,就是他们几个也不可能出现,定然是由宗门执事前来接引,送至神霄峰,由新弟子拜见他们才是。

        楚留仙终究不同,他是谪仙人,是神霄楚氏公子,是得道宗大开山门表示欢迎的绝代天骄,这样的人物怎么隆重都不为过。

        古锋寒话说完,略有点担忧地等着楚留仙反应。

        他可是听说过,自己这位师弟出名的骄傲与目无人,要是在这个场合来个拂袖而去,那就呜呼哀哉了。

        他没有等人任何一丝的不快之色,反而惊喜地看到楚留仙的脸上浮现出了暖风般地笑容。

        “古师兄多虑了?!?br />
        “留仙还没有感谢诸位相迎,何谈怪罪?”

        古锋寒闻言大喜,朗声笑道:“师弟不怪罪便好,来来来,为兄先带师弟前去住处,一切已经安排妥当,所有琐事自有为兄在,师弟安心便是?!?br />
        一边说着,他一边上前执着楚留仙的袖子,一路走还一路为其介绍沿路风光,道宗内情况,态度亲切无比,倒让楚留仙有些不习惯了。

        与古锋寒相比,汪苦似乎不善言辞,不善与人往来,明明是很想留个好印象,好不容易挤出来笑容来却像是在哭。

        林清媗外貌清丽,性子似乎也是娴静,虽然对楚留仙很感兴趣,时不时就扑闪着明亮的眸子看着他,倒不怎么多话。

        古锋寒引领楚留仙前去安顿,秦伯他们就没有跟随了,而是留下来安顿随从以及准备诸事。

        一行四人,前行不多远,迎面突然走来了两个人。

        “留仙公子,多年不见,可还记得我们兄弟?”

        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者奇瘦,矮者奇胖,当真让人一见难忘。

        楚留仙一开始并没有留意到他们,专心与古锋寒交流道宗七脉形势呢,闻言回过头来,略一打量两人神情,旋即一皱眉,极其理所当然地道:

        “你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