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七章 花非花

    第十七章 花非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父爱如山??!”

        楚留仙吁出了一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堵在胸口的无形之物随之消散无踪。

        “为了两个孩子都能活,他能放弃公子身份,准备带着孩子隐姓埋名,过平凡的日子?!?br />
        “什么仙人,什么法宝,什么家族……他都可以不要,只要自己的孩子,能活着!”

        “父爱如山,大爱无疆,无非如此了?!?br />
        若是这是旁人闲事,那楚留仙的感慨也就到此为止,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又吐出了两个字来:

        “不怨!”

        楚留仙,不怨!

        什么富贵荣华,什么资源培养,什么身份地位……

        这一切的一切,楚留仙不觉得凭着自己双手,凭着自身努力,会得之不到。

        论心之骄傲,骨子里的自负,他自认不输于自家兄弟。

        这些东西,未必要别人赐予,自己的双手,也足以开辟出一条通天之路来。

        惟有一点,楚留仙是羡慕公子的:“承欢膝下,父母之爱,是一种什么感觉?”

        摇着头,他继续往下翻阅……

        ……

        丢了长子,无法可想之下,在后面的一十年里,楚家倾尽一切办法,救活了奄奄一息的次子,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十余年间,公子也的确不负众人所望,随着年纪见长,在楚家人,在当世所有世家看来,他都是尽显谪仙人风范。

        少年天骄,无论气魄,手段、心机、修为、心志……无不是上上之选。

        只有公子一人,不这么想……

        “花非花……雾非雾……我也不是谪仙人……”

        “桎梏之宝对我从来没有反应,与典籍记载的那些双胞胎谪仙人情况完全不同,原来我根本不是什么谪仙人?!?br />
        “每一次梦见兄长,幽玄玉佩都会发烫,我能感受到它在兴奋,它在雀跃,它想回到它真正主人的身边?!?br />
        “我享受到的一切,楚留仙之名也好,谪仙人之尊也好,公子留仙之号也罢,原本都是兄长的?!?br />
        “总有一日,我要把我欠兄长的,全部还给他?!?br />
        ……

        楚留仙的手颤动了一下,册子已经翻到了末尾,他摇着头好像对面有人能看到一般,喃喃出声:“我的兄弟,你……已经做到了,而且,你做得更多?!?br />
        他又想起了在金色湖泊神魂空间,在山腹发生的一幕幕,那帜大恸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楚留仙魂不守舍地翻开了下一页,这已经是最后一页,公子留下的字迹墨色光亮,分明就是写下不久的:

        “有一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过,也没有人知道?!?br />
        “他们都说我骄傲,说我目无人,因为我常常记不住他们的面目,他们的名字?!?br />
        “其实,我从小就记不住这些,除非让我印象深刻,不然一转眼,我就会把他们的名字样子,通通忘个干净?!?br />
        “不过无所谓,既然他们这么说,那么我就骄傲,我就目无人了,又如何?”

        “天下之大,同辈人,能让我记住的也没有几个,能让我自叹不如的更只有兄长你一人,余者碌碌,忘记也罢?!?br />
        “哈哈哈~~典籍有载,谪仙人投身下界,为天道所忌,故而定有所缺陷?!?br />
        “我非谪仙人,竟然有谪仙人的毛病,兄长你说好不好笑?”

        ……

        楚留仙正沉浸在无法言述的情感当,竟是没有注意到,公子这最后的话,不再是记述,分明就是对着他说的。

        楚留仙笑了,好像公子依然活着,就坐在他的对面,两人在闲聊着天。

        “这样的缺陷我也有啊,兄弟你知道吗?我的运气很差,但凡有可能向着坏的方向发展,它就一定会向着坏的方向去?!?br />
        “你说好不好笑?”

        话音刚落,楚留仙的笑容忽然僵在了脸上。

        册子的最后一页翻过,就在他的眼前,这本册子结束了使命的册子,如同是由沙子凝成的一般,缓缓地塌陷了下去,最后化作了无数的光点,在他的面前飞散了开来。

        如花如雾,非花非舞,如梦如幻,又非梦非幻。

        恍惚,楚留仙似在朦胧光影里,看到公子的背影,看到他扭头而笑,终于消散……

        良久良久,面前早已空无一物,烟消云散,楚留仙忽然长叹一声,心有所感,击节而歌:

        花非花,雾非雾。

        梦里来,随风去。

        一十载梦几许?

        一朝雾散阴阳路!

        误!误!误!

        花开花落满庭芳,岂是留仙处?!

        独自踏仙路!

        “……独自,踏仙路~~”

        楚留仙此刻心感慨,难以言表,只是默默地拿起放在案桌上的鎏金玉牌,缓缓地收入了怀,再以手隔着衣服拍了一下。

        这个简单的动作,仿佛带着什么意味,什么决心,怕是连他自己都不甚明白。

        “我的兄弟,之前的十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br />
        “之后的,我来做?!?br />
        楚留仙在这一刻,在明了了所有之后,心态不知不觉地发生了改变。

        他不再觉得自己是冒用了什么,是继承了什么,只是觉得有那么一条路,公子走了一小半,剩下的他将继续走下去,并走向前所未有的辉煌。

        册子化光而散,最后言语分明是对楚留仙所说,这些当是公子在事变之前梦境见到楚留仙作为就有了预感,预先所做的准备吧。

        这些楚留仙都不去想,只是站在案桌前,袖子一甩,数样东西落到了桌上。

        有符箓数张,皆如他先前试验真灵境灵力外放时候所用的一样。

        有嫩绿纤细的枝条,缠绕编织而成的不起眼挂坠。

        除了这些,还有被收入四灵玉带的法台,以及法台上所装备的诸般事物外,公子当初随身所佩之物,尽数在忘川咒下破坏殆尽。

        “这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楚留仙拿起嫩枝挂坠,手上隐隐扎痛,好像嫩绿的枝条上有着尖刺一般,偏偏细看之下又什么都没有。

        有了之前试验符箓的前车之鉴,再加上这挂坠只余下一个,他也不敢乱来,只得暂时作罢。

        那些符箓也是一般。

        激发法门没有什么特殊,但这些符箓分别是什么级别,何者为攻,哪个是守?楚留仙皆是一头雾水,至少从那些歪歪扭扭的符上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好半晌,楚留仙叹息一声,摇头苦笑:“到底是根基不够扎实啊?!?br />
        他毕竟是在修仙荒芜,如山野草一般地长大,别说与公子这般芷兰玉树,就是与那些像极了人参的水萝卜,在条件上都无法相比。

        纵然是在梦抓紧一切机会,不放过片语只辞,到底根基浅薄,有宝不识。

        “不能这样下去?!?br />
        楚留仙暗暗下了决心,“必须补上这一课?!?br />
        “有宝不识也就罢了,万一应景的时候,或许就是天大的祸事?!?br />
        从小就靠着自己长大,靠着自己学习,靠着自己双手获得一切的楚留仙,最不缺的就是顽强与狠心!

        “来吧!”

        楚留仙决心既下,趁着道宗未至,曜古船上闲来无事,正可开始补课。

        修仙界诸多尝试,各种精彩,于他而言,亦不过是刚刚拉开了一个序幕罢了。

        等到了道宗,拜入门下,以其神霄楚氏嫡子身份,谪仙人根器,自可成为仙门公子,以此为踏板,真正接触到这个世界的瑰丽与梦幻。

        此后的几天里,楚留仙足步不出静室,或是浏览房所放置的有关于各洲仙界常识轶闻的典籍,或是入定进去金湖空间,从公子留下的记忆宝藏汲取营养……

        山不知日月,后面的几日里他彻底沉浸入进去,腹饥饿就随口一喊,自有双儿将饮食送来,接过就吃喝,也不去分辨滋味;

        累了倒头在云床上一睡,也不知晨昏,醒来便继续。

        每有所得,楚留仙便会兴致勃勃地试验,大致将公子留下的那几样东西弄清楚了,唯独在七星井得到的,疑似仙灵之宝的明黄印玺,始终没有什么头绪。

        无论是灌入灵力也好,以精血催发也好,印玺皆如磐石一般,没有展现出任何灵异之处。

        要不是当日看它能在忘川咒下庇护住笨狗,又有那么多线索指向,连楚留仙都要怀疑这到底是仙灵之宝呢,还是根本就是顽石呢?

        弄不清楚,楚留仙也只好将印玺与挂坠一起挂在腰间,心发狠:“我就不信奈恒不得,总有一日,我要让你乖乖露出真面目来?!?br />
        印玺不语,其色明黄,在火树银花映照下光华流转,若是嗤笑。

        某一天,楚留仙正捧着一本典籍看得津津有味。按典籍记述的,在三千年前,有一位号为多宝道人的谪仙人横行当世,所向无敌,曾创下以阴神尊者身份斩杀阳神的空前战绩,得以名垂千古。

        这位多宝道人最出名的不是他谪仙人身份,而是他最喜想尽办法,夺取其他人谪仙人伴生仙灵之宝为己用的恶习。

        “其人性喜收集仙灵之宝,无所不用其极,以其实力既强,手段又妙,每多斩获,故自号:多宝道人!”

        “后人不解者,其何来仙灵之气如许之多,能催发他人伴生之仙灵之宝……”

        楚留仙看到这里,掩卷深思,不由自主地拿起明黄印玺在手把握,似乎隐隐地把握住了什么,是让印玺为他所用的关键。

        “是什么呢?”

        楚留仙正自冥思苦想呢,一直在天之上平稳飞行的曜古船突然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一阵细碎慌乱的脚步声,从静室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