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五章 隔世谈

    第十五章 隔世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真灵境!”

        “这就是真灵境的感觉吗?!”

        楚留仙双臂张开,似要将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拥抱入怀。

        与外表相比,他此时体内的诸般变化,才是真正的改天换地,脱胎换骨。

        楚留仙就这么静静地站着,脑海便浮现出了一个奇异的景象……

        ……

        无边无际的金色湖泊上,风乍起,朦胧烟雨。

        金湖动,雾气生。

        乳白色的雾气不住湖升腾而起,倏忽之间,湖面上空笼罩上了层融融的雾气。

        这雾气从稀薄到浓郁,从零散到凝聚,不住地变化着。

        时而如白云苍狗,时而似万里群山,时而若飞禽走兽,时而现大河长江……

        如梦,似幻!

        ……

        这是楚留仙第一次在没有入定的情况下,就看到了体内神魂心湖空间。

        在心湖发生变化的同时,他体内的血液也在翻滚着,沸腾着,几欲破体而出。

        旋即,真有什么东西,从血液当被抽取了出来。

        神魂心湖空间的上空处,无端浮现出一道道的血丝,它们好像是一条条血龙,掠过了长空,倒映在金湖,最终一往无前地钻入了云雾当。

        进入真灵境界后,神魂和肉体双方面的变化,便以这种方式,结合在了一起。

        血丝入云雾,那漫天雾气顿时翻滚激荡了起来。

        云雾彼此碰撞,融合,渐与血丝密不可分。

        远远地望去,云雾依然在变幻着诸般模样,时而凝聚时而弥漫,然而那些血丝融入其间,好似江河划分着大地,又似巨人体内的经络血脉在扎根。

        “原来是这样?!?br />
        “所谓的真灵,是这么一回事?!?br />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楚留仙恍然大悟。

        他没有接受过神霄楚氏世家一十年的教导,终究根基不牢,只是模糊地知道修仙境界分为:引气、真灵、通幽、入冥、阴神、阳神……

        楚留仙并不清楚,引气之后的每一个境界,有着怎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一直到现在,他真正踏入了真灵境界,方才明白所谓的真灵,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湖所化生的云雾,是独属于他的神魂之力,天然带着他的烙??;

        血液抽取的血丝,则是血脉之力!

        神魂与血脉之力的初步融合,便是真灵。

        肉身会衰老,神魂会湮灭,天道自有规则,不会让它们永恒不灭。

        只有真灵,是通过修炼凝成的,是属于修仙者自己的烙印,不在三界五行,不在大道规则内。

        只要一步步地突破,一步步地向前,修仙者凭着真灵,终将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辉。

        万年前天地大劫前仙域仙人的仙灵之体,现在高高在上,横行天地间的阳神之体,无不是由真灵一步步修炼上去的。

        “不过……这还算不上是真正的真灵!”

        楚留仙凝望着神魂心湖与那云雾渐渐在脑海淡去,怅然出声。

        他见过真正的真灵。

        在山腹一战,血刀红发以血刀真灵抗衡公子的符箓轰炸,那个场面他还记忆犹新呢。

        现在踏入真灵境界,凝聚出来的不过是真灵雏形罢了。

        所有人在这个阶段,真灵雏形皆是这般云雾状态。惟有经过了真灵化生,最后诞生出来的才是每隔修仙者独一无二的真灵。

        “真是期待??!”

        “我的真灵,会是什么呢?”

        还在引气阶段的时候,楚留仙就憧憬着化生出自己的真灵来,看看它到底是什么?

        现在向着这个目标跨进了一大步,触手可及,这份期待顿时浓重了百倍。

        “很快,很快,拜入道宗,成为仙门弟子后,便可借着公子真灵被打散一事,以宗门资源化生真灵?!?br />
        “到时就会知道了?!?br />
        楚留仙深呼吸了几下,重新将心神放在体内变化上,很快就察觉到了进入真灵境后的又一项变化,便是灵力!

        “我的灵力……”

        他摊开手掌,催动体内灵力,只见得一个小小的气旋,自掌心处浮现了出来,凝而不散。

        “哈哈哈~灵力精纯无数,这是质的变化?!背粝衫噬笮?,“而且,灵力终于能破体而出了?!?br />
        “果然,真灵境界,才是真正的修仙之始,进入了真灵境,方能称作是修仙者!”

        楚留仙想到不久之前,他还要以精血来激发符箓,心不由生出恍如隔世之感。

        引气境界,到底不过是筑基功夫罢了。

        引气入体,融入血肉,炼成不漏之体,筑基大成的标志就是水满则溢,突破到真灵。

        在那之前,苦修得来的灵力为肉身所束缚,不能自由透出体外,驱动符箓、法术、法器,无不需要以精血为引。

        现在,楚留仙突破境界,成为真灵散人,自然也就超脱了这个束缚。

        感受到灵力在内外自由进出的感觉,楚留仙心痒难耐,从袖取出一张符箓。

        这张符箓质地柔韧,不知以什么材质制作,其上玄奥的纹路不住散发着淡淡金光,显然远不是他自己粗制滥造的那些符箓所能媲美的。

        这是楚留仙从公子身上找到的,当时胡乱一塞带走,现在也顾不得是不是暴殄天物,慢慢地将体内灵力灌注到了符箓去。

        “哗~”

        金光从符箓迸发了出来,如同落叶随风,符箓从他的掌飘飞而起,在半空自己燃烧了起来。

        火光一闪,符箓燃烧殆尽,一柄纯由灵气构成的长剑凭空浮现,剑尖四面晃动,指在身上的时候让人遍体生寒。

        楚留仙生怕灵剑失控,连忙双手并在一起,向前一指。

        正前方,乃是静室大门所在。

        “嗖!”

        剑光极速,灵剑如臂使指一般,带出一道道残影,轰在了大门上。

        “轰~”

        轰然巨响,大门崩塌,溃散的灵气席卷着碎片一涌而出。

        不等楚留仙看清楚情况,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女子尖叫。

        “有人?!”

        楚留仙神色不动,双手向下一按,散去了灵力,碎片如雨而下。

        “公……公子……”

        在门外废墟处,一个清秀的少女双手碰撞火树银花,怯生生地站在那里。

        她本来白皙可人的脸上沾满的尘埃,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无辜,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是她……”

        楚留仙依稀记得这个小姑娘似乎是秦伯安排他的新侍女,只是她叫什么名字一时想不起来了。

        “公子……”小姑娘都要哭了,看着周围一片狼藉,想象着灵剑轰在身上的惨状,她战战兢兢地说道:“奴婢不是有意打扰公子的,只是这火树银花救活了,秦伯让奴婢给公子送来?!?br />
        “这哪跟哪啊?!?br />
        楚留仙摇头失笑,他算是听明白了,敢情这丫头以为灵剑符箓是察觉到门外有人才发出的,是冲着她去的,怪不得吓成了这样。

        天知道楚留仙沉浸在境界突破的喜悦当,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人。

        “罢了?!?br />
        楚留仙摆了摆手,道:“进来放下吧?!?br />
        小姑娘心有余悸地走了进来,环顾了一下左右,最终把重新栽培过的火树银花放到了案桌旁。

        顿时火树红光,银花璀璨,如水铺陈,流淌在桌面上,将一切照得通明。

        看见这一幕,楚留仙心一动,想到了什么,只是碍于小姑娘在场,暂时按捺了下去。

        等他收回了目光,才发稀姑娘没有离去,拘谨地站在那里。

        楚留仙一皱眉头:“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做袭人?!?br />
        袭人很是乖巧地应着,丝毫没有觉得秦伯介绍过,公子就应该知道自己的名字,咬字清晰,声音甜美,如黄莺出谷。

        楚留仙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本能地听到“袭人”两个字就觉得不是太舒服,挥手道:“这名字不太好,花香袭人终究不如暗香浮动,换掉?!?br />
        袭人睁大了眼睛,扑闪扑闪地,没想到公子的第一个吩咐竟然是让她换名字,她可怜巴巴地说道:“那公子觉得奴婢叫什么好呢?”

        楚留仙不过是随口一说,闻言一窒,目光正好落在火树银花上。

        这时候的火树银花,再不复忘川咒前的叶模样,光秃秃的树枝,顶着一朵银花,看上去颇有几分怪异。

        楚留仙心有所感,指着它道:“你看此灵根,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只有孤单单一花独放,在没有叶片陪伴,何其孤寂?!?br />
        袭人双瞳剪水,一脸懵懂,完全不明白给她取名字和火树银花孤单与否有什么关系。

        她自然不会明白,楚留仙明指火树银花,心里面想的却是其他的东西,沉默了一下,楚留仙才意兴阑珊地说道:

        “以后你就叫做双儿吧!”

        “双儿……”

        刚刚被改名的小姑娘真不觉得双儿哪里比袭人好了,不过她也不争辩,乖巧地应了一声:“是,公子,奴婢以后就叫做双儿了?!?br />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伯恰好赶过来,站在了门外,听得真切。

        楚留仙冲着他点了点头,道:“秦伯你来得正好,收拾一下吧?!?br />
        秦伯也不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打量了一下,确定楚留仙无碍,便应了一声,同时让双儿吩咐下去了。

        等双儿带着“这就被改了名字”的不真实感离开后,秦伯却还不走,迟疑了一下,对楚留仙说道:“公子,老奴僭越了,只是思前想后,还是给公子您提个醒?!?br />
        “嗯,你说?”

        楚留仙心不在焉地应着,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被火树银花映得通明的案桌上,那种感觉无以名状,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一样。

        秦伯又凑近了两步,低声道:“公子,袭人,不,双儿毕竟不是我们神霄楚氏的家生子,公子于她虽有救命大恩,但人心难测,还是得稍稍防备一二?!?br />
        楚留仙怔了一下,救命大恩是怎么说?接着反应了过来,秦伯竟是对双儿有戒心。

        秦伯发觉了他的诧异,会错了意,连忙解释道:“老奴的意思是,公子不妨观察一二,不要太早将其当成心腹?!?br />
        “回头抵达道宗,有了合适人选,再将她换掉,以策万全?!?br />
        他说话的时候,楚留仙也想了起来,在前几日的梦,他隐约记得公子曾路见不平,从一处被夷为平地的小家族里,救出了一个孤女,想来便是双儿了。

        “嗯,秦伯放心,我心里有数了?!?br />
        楚留仙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这会儿过来修复被灵剑破坏大门的下人过来了,秦伯便闭口不再谈及此事。

        不过片刻功夫,静室里恢复如初,秦伯等人退下,仅剩下楚留仙一人漫步到了案桌旁。

        静静地伫立在案桌前,沉默了一会儿,楚留仙忽然展颜一笑,如冬去春来:

        “你不是说想聊聊天吗?”

        “我这就接着陪你聊上一聊!”

        楚留仙从上次被辛夷打断的地方,继续翻开了案桌上的册子。

        这本册子他之前只看了不到一半,他想寻找的答案依然没有找到,这回便要解开所有的迷惑。

        一页页翻过,火树银花映照下,他的脸色变幻不定,有时候在微笑,有时候在皱眉,有时候自言自语……

        册子里,公子留下片言只语,留下喜怒哀乐,楚留仙以之为媒介,真好似在与着他的兄弟,做着隔世之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