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一章 幽玄光

    第十一章 幽玄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是你家公子吧?!嗯~”

        楚留仙的话刚出口,身后“噗通”一声,辛夷直接跪到了水里。

        这个时候,楚留仙才徐徐睁开了眼睛,长身而起,转过了身来。

        伴随着他的动作,水珠不断地从身上滚落下来,水光、暖玉红光映照,他背后上那处不起眼的伤痕,在光亮下明显了起来。

        楚留仙的面前,辛夷跪在水,上半身仅着一条抹胸,肤光如雪,青丝与垂落的帷幔一起披洒下来,如淡淡的云,半遮着月。

        “公子恕罪,奴婢错了?!?br />
        “奴婢不该怀疑公子?!?br />
        楚留仙静静地听完,看着她淡淡地道:“不忙认错,辛夷你跟随我多年,是我贴身侍婢,有些事情是你该做?!?br />
        “不过,我的性子你也知道?!?br />
        “现在,你穿上衣服?!?br />
        说话的时候,楚留仙的表情始终淡淡,意态悠然,闲庭信步,品评风月一般。

        可是这番话落在辛夷的耳,却让她的一颗心,深深地沉了下去。

        辛夷抬起头来,俏脸上尽是黯然之色。

        她当然知道公子留仙的脾性,那是何等的骄傲,何等的不容人质疑!

        自小神霄楚氏为了培养这个嫡子,根器深厚的谪仙人,有意地自小就从来不反对他的决定,任由其施展,以养成其自信。

        前十年,他是世家公子;

        十年后,他是仙门公子!

        无论哪一个身份,骄傲一些不是错,反而是美德,但若是没有自信,没有担当,就会让人失望透顶,不成大事。

        服侍公子留仙多年的辛夷心有数,她刚才的行为,上纲上线一点,便是质疑公子的能力,怀疑他会被人冒充。

        好意归好意,但在公子留仙看来,便是冒犯,便是不好的苗头。

        这些辛夷都知道,可是她还是这么做了。

        辛夷始终脑海始终残留着一个景象,当时那头小土狗明明奄奄一息了,却还是在竭力地爬向公子。

        那种执着,那时流露出来的眼神,辛夷怎么都无法将其抹去,于是扎根,于是有了借着沐浴机会的查探。

        “公子~”

        辛夷抬起头来,又唤了一声,看到的却是楚留仙扭开的头。

        她不敢违背楚留仙的命令,潸然欲泣地走出了池子,穿上了衣物。黯然神伤之余,辛夷心也不无庆幸:“公子,还是那个公子,是我多疑了?!?br />
        看到她穿好了衣服,楚留仙以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秦伯,你来一下?!?br />
        他并没有刻意高声,声音也没有灌注灵力,充其量也就是能勉强传出这个汤房罢了。

        然而,楚留仙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秦伯的声音:

        “老奴在此,听候公子吩咐?!?br />
        汤房的门无声打开,秦伯以一向的恭敬,躬身于外。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道:“秦伯,带辛夷下去,抵达道宗后,让她随船返回?!?br />
        “这段时间,我不想看到她,换人伺候?!?br />
        辛夷脸色惨白,她早预料到会是结果,但是真听在耳,还是接受不了,整个人摇摇欲坠。

        看着她的样子,楚留仙心生不忍,顿了一顿,接着道:“回去后,让辛夷伺候母亲去,她随侍我多年,懂得怎么服侍人?!?br />
        话说完,楚留仙别过头去,再不看辛夷一眼。

        他记得,这些年在梦,偶尔能看到公子的母亲,这才有了这个命令。

        这样安排,辛夷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秦伯的眼露出笑意,躬身应诺:“是,公子,老奴会办妥的?!?br />
        辛夷也惊喜地抬起头来,颤声说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br />
        楚留仙挥了挥手:“好了,出去吧!”

        再是不舍,既然公子有命,辛夷也只能抹着泪,跟着秦伯出了汤房。

        当秦伯滞后一步,带上汤房门的时候,楚留仙的声音从悠悠传来:“秦伯,下不为例!”

        声音很淡然,可听在耳,秦伯心凛然,神情顿时为之一肃。

        房门闭得只剩下了一条缝,从可以看到楚留仙闭上了眼睛,重新泡入了汤池当,平静犹如沉睡,好像刚刚那句话不是出自他口似的。

        明知道他看不到,秦伯还是郑重地行了一个礼,这才彻底地闭上了房门。

        回过头来,他对辛夷说道:“走吧!”

        话说完,秦伯背负着双手,佝偻着后背,走在了前面。

        在他的身后,辛夷一步三回头,举步维艰地跟着,俏丽的脸上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过了回廊转折处,秦伯停下了脚步,等辛夷跟上来,叹息出声:“哎,丫头,这个结果已经够好了,公子毕竟是念着旧情的?!?br />
        “嗯~”

        辛夷点着头,还是止不住泪如雨下,断线珍珠般砸落在地上。

        秦伯依然背负着双手,感慨赞叹:“公子毕竟是公子,他早就看出了你的目的,更是早就猜到老奴在外?!?br />
        “公子行事向来如此,说起来他也给过你机会了?!?br />
        “沐浴时候,是公子想事情做决定的时候,他向来不喜欢人进去服侍。这次却没有拒绝你,任由你施为,便是如此了?!?br />
        辛夷连连点头,颤声道:“辛夷知道,只是……我就是想哭……”

        “的确是你多疑了?!鼻夭牧伺男烈牡募绨?,自失地笑道:“其实何止是你,老夫也是如此?!?br />
        “公子身上无一丝自身气息泄露,只有纯阳之气笼罩,分明是还带着楚氏老祖的阳神念头?!?br />
        “阳神念头一入神魂,除非楚氏老祖亲自出手,或者是公子甘愿散去神魂,以抹去阳神念头上的烙印,不然谁也夺不走,就是另外的阳神真君动手,也是如此?!?br />
        秦伯摇头苦笑:“真是太多疑了,世上之大,又有谁能让我们骄傲的公子做出如此牺牲呢?”

        “楚氏老祖,更是三百年不曾现身了……”

        “所以

        ——绝无可能!”

        斩钉截铁的断语过后,秦伯又安慰了一番辛夷,告诉她回去伺候好老夫人,以后未尝不能回到公子身边云云。

        辛夷虽然还未释然,但也只能接受了。

        公子留仙,金口玉言,一语既出,向无悔改,再是不舍得,她又能如贺?

        安慰好她后,秦伯的脑子里已经开始盘算着,要找谁来代替辛夷的位置……

        谁也不知道,在秦伯与辛夷对话的时候,汤房之楚留仙是怎样的心有余悸。

        “好险!”

        楚留仙闭着眼睛,整个人浸泡在汤池当,紧绷的肌肉一点一点地放松了下来。

        外表看来直如安睡,他的脑海却绝不平静,在安葬公子时候的一幕,如汤池热气,腾腾而浮起。

        当时,即将覆土掩埋公子的时候,楚留仙忽然心一动,跃入了坑。

        他仔细地检查了公子的遗体,关键寻找那些明显就不是那场大战留下的伤痕。

        公子与楚留仙两人,本就是修仙者,又没有什么太过残酷的经历,没有受过什么大的伤害,以修仙者体质,全身上下自然绝少疤痕。

        楚留仙寻找了半天,只是在公子的右肩后背处,找到了一处不似那场战斗造成的伤痕,当有一两日功夫了。

        这样的伤痕,几日内也就会消失了,可万一有亲近之人生出怀疑,那便是绝大的破绽。

        楚留仙为了以防万一,特意比对着公子遗体,在自身同样位置上,弄出了一个相差无几的伤痕来。

        这番谨慎,终究不是白费,帮他度过了这个难关,既将辛夷驱逐出身边,又震慑了一下管家秦伯。

        关于辛夷,楚留仙是早就想将她从身边弄走了。

        贴身近人,容易发现破绽是其一,但更关键的却是对公子的尊重。

        “我的兄弟,哪怕你已经不在了,我也不会让你承受哪怕一点的侮辱?!?br />
        “对他人来说是如此,对我自己来说,也是如此!”

        楚留仙要让“公子留仙”的名号威震天下,为世人所景仰,敬畏,自身就更不会做出任何侮辱了公子的事情。

        辛夷,正是公子自小的贴身侍婢,也是与他有关亲密关系者。

        当日在山腹洞穴,楚留仙与公子笑谈,曾提及某一日看到她身边侍女行走如新妇,明显是刚破瓜的,指的就是辛夷!

        试问,楚留仙又怎么可能把辛夷留在身边,哪怕他什么事情都没做出来,在他的心,亦属对公子的侮辱。

        “就这样吧!”

        “过去了!”

        楚留仙的肉体与精神彻底地放松了下来,这段时间紧绷的弦一松,整个人迷迷糊糊,在暖洋洋的汤池,沉沉睡去……

        无论是此刻睡过去的楚留仙,还是踏出了回廊的秦伯和辛夷,他们都不知道,阴差阳错下有一个细节被忽略了。

        ——幽玄玉佩!

        在辛夷为楚留仙除下衣物,服侍他沐浴的时候,楚留仙的身上,并没有幽玄玉佩存在。

        秦伯与辛夷以为幽玄玉佩这件公子留仙伴生的桎梏之宝已经解开,化作了那枚明黄印玺;

        楚留仙则是心神紧绷,猜到了辛夷的目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那里,忽略了被他贴身佩戴着的幽玄玉佩。

        在楚留仙放松下来,沉沉睡去的时候,再无其他人在的汤房里,属于暖玉的红光被驱逐。

        奇异的,深邃的幽玄之光,从他胸口处迸发了出来,须臾之间,覆盖了他周身上下的每一寸。

        睡梦的楚留仙,忽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