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章 暖玉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曜古船上一片肃穆,只有升起的风帆在罡风猎猎作响。

        船上备有两面帆,一曰星帆,一曰日帆。

        逢得夜空,便会升起星帆,借星风之力;

        遇到白日,就要升起日帆,凭日曜为助!

        星动有风,日出有曜!

        这两者亘古长存,是天地间伟力,以仙家法术,驱为臂助,遂有楼船扶摇天,出入青冥间。

        当楚留仙一行人踏上了曜古船,船上留下的护卫并列两排大礼参拜,恭迎公子回归,正是那日帆升到了最高处之际。

        “啪!”

        一声脆响,日帆兜满了风,舒展了开来。其上有旭日东升,金乌舞朝阳的图案,耀眼夺目,恍若另外一轮太阳,在冉冉升起。

        曜古船庞大的身躯,猛地颤动了一下,如就要挣脱了桎梏的困兽,发出不甘的怒吼。

        楚留仙抬起头来,凝望了日帆一眼,旋即移开了目光。

        他在梦,也曾看到过这样的一幕,只是远远没有亲眼见到这样的震撼。

        想到曜古船这样的庞然大物,能凭星风日曜,须臾之间跨越万重山,楚留仙依然觉得是那样的不可思议,那样的让人悠然神往。

        真正的修仙世界,又将是怎样的神秘而玄奥,他对此充满了期待。

        “公子?”

        秦伯上前一步,低声相询。

        这个老管家始终是这个样子,永远低眉顺眼,除非为了?;に?,永远会落后半步,低声言语。

        楚留仙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秦伯立刻挺直了身子,大喝出声:“公子有令,曜起航!”

        “是!”

        上百个修仙者,躬身应诺,其声震天,一时间连曜古船轰然而动带出的风吼声音都为之盖过……

        ……

        长空之上,曜古船洞穿了云气,撕裂了罡风,飞速行驶着。

        古船,位于最核心位置的房间里,楚留仙独自一人,漫步而入。

        这是属于公子留仙的静室,全船上除非得他允许,无一人有资格入内。身后房门无声地关闭,楚留仙吁出了一口气,僵硬了一路的肌肉放松了下来。

        之前的一路行来,穿过了曜古船诸多核心部分,对他来说实是巨大的考验。

        这个考验不是其他,是楚留仙不得不强自忍耐不东张西望,免得露出了破绽。

        这可一点都不容易。

        古船本身就是仙家法术的大成就,其的种种布置,不谈那些三千旁门天工一门的手段,仅仅是诸般陈设,也足以让他目眩神摇。

        楚留仙第一次痛恨自己以往为何如饥似渴地学习,不放过梦所得的片鳞半爪,以至于有了一定的眼光,受的震撼也就愈大。

        不谈其他,仅仅这间房所摆放的奇花异草,便让人咋舌不已。

        “这是睡香?!”

        楚留仙目光落到一旁云床之侧拜访的盆栽上。这一丛花开得灿烂,其上更有氤氲之气,如祥云浮动。

        睡香,又名瑞香,相传为佛宗比丘,于一日白昼安寝,梦得净土广袤无垠,佛国如天上繁星,梦始终萦绕着一种奇异的花香。

        醒来之后,这名比丘遍寻天下,逾十数载,一直没有收获。某一日,偶然于一处数千年前荒废的兰若寺庙残破佛塔下,寻得了此花。

        因是睡梦闻得其香,故名——睡香。

        据说此花是花祥瑞,有瑞气升腾,能定人心神,稳人气运,故而又名:瑞香。

        睡香珍贵无比,又难养活,需以受佛法浸透的“佛光净土”才能培植,又要精心照料始能成活,寻常修仙者难得一见。

        这样的珍惜花卉,在楚留仙一路行来所见,但凡他可能出入的所在,皆各培有一本,随处可见。

        除睡香之外,还有那戎葵,龙爪,绿萼,诸般奇花异草,点缀各处,让人目不暇接。

        好生观赏了一番睡香重台千叶的美丽后,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花香沁入心脾,心神为之一宁。

        “我是先研究一下神魂空间的那座宫殿呢,还是……”

        楚留仙的目光一转,投到了前方的金檀案桌上。

        案桌正,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放在那里,纸如白玉,透着微光。

        想来,这便是公子在临终前提及的册子吧。

        “兄弟,你不是想要跟我聊聊吗?”

        楚留仙面露缅怀之色,走了过去,“那我们就好好聊聊?!?br />
        ……

        同一时间,在曜古船上的一个不起眼角落,船上除了公子留仙外身份地位最高的两人,管家秦伯,侍女辛夷,站在了一起。

        “秦伯,杨武他?”

        辛夷捂住了嘴,看着秦伯将手从护卫杨武的头上移开,杨武壮硕的身躯无力地软倒下来。

        秦伯淡淡地说道:“你放心,他没事,我只是以灵荡之法,抹去了他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而已?!?br />
        听到这里,辛夷放下了捂在嘴巴上的小手,松了一口气。

        她自然知道,管家如此做法,是为了保证公子的秘密不被泄露,让她来选,也是这个结果,只是一时震惊罢了。

        秦伯看着辛夷,宠溺地笑笑,道:“丫头,我们是神霄楚氏,不是那些朝不保夕的散修,手狠手辣的魔门,为公子着想是应当的,但不到万不得已,又何必杀人呢?!?br />
        “你说是吧?”

        “嗯!”辛夷重重地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她看了一眼呼吸平稳的杨武,现在楚留仙从七星井得到明黄印玺的事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了。

        “秦伯,那枚印玺……”

        辛夷的话刚出口,秦伯便接口道:“应当是公子自己扔进去的?!?br />
        “啊~”

        辛夷眨着眼睛,不解地看着老管家。

        秦伯摇了摇头,道:“丫头,你要知道,咱们这一位公子可不是寻常人啊,他骄傲,他刚烈,他是楚氏子,谪仙人,天生就高高在上?!?br />
        说到这里,他脸上有敬意,也有担忧,顿了一顿继续道:“公子他昨天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情况,反正以他的性格,即便是玉石俱焚,也不可能让对方得偿所愿?!?br />
        “可是……”辛夷还是觉得奇怪,“公子一直是辛夷贴身服侍,他身上绝对没有……”

        “真没有?!”

        秦伯再次打断,以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她。

        “秦伯你是说……”辛夷两只手一起捂在嘴巴上,想起了公子留仙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幽玄玉佩,想起了谪仙人的桎梏之宝,两只眼睛都在冒着惊喜的光。

        “嗯,你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br />
        秦伯很满意辛夷的反应,但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谁都不要说!”

        辛夷点头如啄米。

        秦伯回转过身,眺望万里山河,眼前似能看到自家公子持仙灵之宝,威震天下的景象,喃喃出声:“真好啊~~”

        片刻过去,两人都从那种喜悦拔了出来,秦伯头也不回地说道:“辛夷,你不是有事想要去做吗?还在这陪着我这老头子干嘛?”

        辛夷眼睛一亮:“秦伯你也……”

        “不要说!”

        秦伯突然喝道:“什么都不要说,我什么都不想知道?!?br />
        辛夷被吓了一跳,到口的话也被她重新咽了回去。

        秦伯回转过身来,若有所指地说道:“辛夷,公子的身边,总是需要人伺候的,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br />
        辛夷的脸上,诸般神色变化,从不解,到恍然,到难过……

        “辛夷懂了?!?br />
        好半晌,她俯下身来,冲着管家秦伯行了一个礼,转身而去。

        辛夷一离开秦伯,径直就走向了楚留仙所在的房间。她是公子的贴身侍女,一路自是畅通无阻,一直到静室门外,她才止住了脚步,轻声细语地问道:

        “公子可曾安歇?”

        声音传入房,楚留仙站在金檀案桌前,手一颤,从那本小册子上移开。

        册子他只是翻阅了前面部分,还没有看到关键。

        收拾了一下情绪,楚留仙淡淡出声:“是辛夷吗?进来吧?!?br />
        辛夷推门而入,柔声道:“公子一身征尘,辛夷已经吩咐了汤房安排,现在可以沐浴了?!?br />
        楚留仙毕竟不了解公子真正的生活习惯,再说也的确需要沐浴一番了,自是没有拒绝的理由,在辛夷的引领下,向着汤房而去。

        所谓的汤房,是一间由鲜红暖玉砌成的浴室,暖玉浴水则升温,不用薪火,一池尽是融融暖意。

        整间汤房从顶上踹下帷幕层层,在水汽氤氲下,让人顿生重峦叠嶂般的感觉,更能随时扯下一幕,以之擦拭身子。

        楚留仙进入此间,他哪里见过这种奢华,很是深吸了几口气才定下了神来。

        这几口气吸进去,异香扑鼻,浑身肌肉也为之放松,显然这汤池,怕还是加了什么灵药。

        楚留仙尽量保持着淡然,张开双臂,任由辛夷帮他褪下衣物,然后走入池泡下。

        本就疲劳无比的身躯通体泡入池,楚留仙顿时觉得浑身舒泰,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个惬意,难以言表。

        突然,楚留仙的耳朵飞快地颤动了一下,他分明听到了某种轻柔垂坠之物落在地上的声音,好似上等材料的衣物坠地。

        “难道……”

        他的心跳加快,血液在奔涌,哗啦啦的水声入耳,不住地欺近了过来。

        “公子,让辛夷帮你擦擦背吧?!?br />
        辛夷娇柔的声音传来,楚留仙眼皮颤动了一下,没有睁开,只是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紧接着,柔软的小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胳膊上,后背上,摩挲着每一寸的皮肤,揉动着每一缕肌肉。

        水声从身前,绕到了身后,楚留仙感到身后一阵柔软,皮肤更能感受到暖暖的,潮湿的呼吸,喷吐在他的身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

        按在楚留仙后背肩膀上的两只小手一软,动作轻柔得如同抚摸,同时长长地如同箫管的吐气声,传入了耳。

        她手抚摸过的地方,有一处小小的,不起眼的新鲜伤痕,正是这处伤痕,让她有这样的反应。

        辛夷长出了一口气,有卸下心头大石一般的放松,脸上带出了安心,释然的笑容。

        正在此时,一直闭着眼睛,如同睡着了一般的楚留仙,忽然开口了:

        “辛夷,怎么样?”

        “我是你家公子吧?!嗯~”

        PS:这一章嘛,本来是两个小时前要发的,只是因为一个细节,东流与至交雾外江山探讨了一个多小时,最终改动了几个字,韵味才出。

        东流用心如此,各位看官,收藏及推荐票支持吧!哈~

        以上,泛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