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章 秋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公子,你看?”

        秦伯以身体挡住楚留仙,低声询问。

        小小一口七星井,井盖上的七个孔洞,不过比拳头大些,别说大人了,就是小孩子也不可能钻得进去。

        这下面,会是什么呢?

        楚留仙脑子里闪过各种可能,各种侥幸,断然道:“打开看看?!?br />
        数个护卫上前,掀开七星井的井盖扔到一旁,一人跃入井。

        “噗通~!”

        水声哗然,一转眼功夫,那个跃入的护卫一手搭在井口边缘,被其他人拉了起来。

        看到此人安然无恙地出来,七星井想来也是没有什么危险,秦伯这才松了一口气,不再坚决地挡在楚留仙前面。

        那个护卫也不顾上擦一下湿淋淋的身子,走到了楚留仙面前,一丈外止步,敞开了衣服,道:“公子,属下在井只发现了这个……”

        “嗯?”

        看到护卫敞开的衣服里裹着的东西,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为之一凝。

        其,又以楚留仙为最。

        在护卫怀的,赫然是一条奄奄一息的小土狗,憨头憨脑,惹人喜爱。

        “是可亲养的那条笨狗?!?br />
        楚留仙先是一惊,继而疑窦丛生。

        同样的怀疑,也在场所有人心画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十里灭绝,人畜不存,在忘川咒下,楚留仙能存活还勉强有道理,那这条狗呢?它凭什么?

        数十道投射过来的目光,似乎刺激到了小憨狗,它在护卫怀挣扎着,冲着楚留仙“呜呜”有声。

        侍女辛夷目光在小憨狗和楚留仙身上转了转,突然出声:“杨武,把那狗放下?!?br />
        那名叫杨武的护卫毫不犹豫,把小憨狗放到了地上。

        小狗向着楚留仙爬了过来,速度极慢,好像每每磨蹭一步,都耗尽了它仅存的气力一样。

        爬了不两步,不到半道儿,小憨狗“啪”的一声,软倒在了地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至死,它的眼珠子都在望着楚留仙。

        “呼~”

        楚留仙不为人注意地长出了一口气。

        秦伯上前检查了一番,回过头来皱眉说道:“公子,这狗是被淹死的……”

        “咦?!”

        楚留仙愈发地觉得奇怪了。

        一条会被淹死的狗,自然也就排除了它血脉有什么特殊,以至于能抵挡忘川咒的可能。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它存活了下来?

        楚留仙的目光慢慢地,移到了七星井黑洞洞的井口处。

        紧接着,他的目光陡然一凝,无数记忆的碎片蜂拥而出,在他的脑海拼凑组合着。

        ……

        “很久很久以前呐,天上的神仙往咱们这地界盖了一个印,划为了洞天福地,仙家居所,这是神仙住的地方呢?!?br />
        “那个铁剑门不要你是他们的损失,仙哥儿你整天在后山跑,说不准什么时候也遇个神仙,也不比那个什么门主差了?!?br />
        这是那天夜里,老村长讲来安慰楚留仙的。那个传说倒非杜撰,自小到大,楚留仙听得村老辈人以不同的版本讲述过无数次。

        ……

        “寒潭下面,四通八达,更有水道直通于外?!?br />
        这是不久前,楚留仙对公子所说的话,也是他最后的后手。

        山腹寒潭下方水道直如迷宫,谁也不知道出口有多远,又通往了何方?

        ……

        隐隐地,楚留仙好像把握住了什么,豁然回首,望向了后山。

        此山,山顶如平川,山腹有洞穴,顶端开一四方形豁口,泄入天光。

        四方豁口下方,寒潭亦成四方状,边缘清晰如人工开凿。

        这些都是司空见惯了的东西,过去楚留仙见怪不怪,充其量道一声造化之工罢了。

        可是现在,这些东西拼凑在一起,再加上趴伏在地上断了气的小憨狗,他的脑海如惊雷炸响,震散了迷雾。

        “杨武!”

        楚留仙突然开口,“你再下去一趟,帮我捞一个东西?!?br />
        护卫杨武一怔,本能地就要开口应下。

        就在此时,秦伯忽然把手一扬,金光乍现,笼罩在楚留仙、秦伯、辛夷,还有楚留仙的身上。

        金光之内,只有他们四人。

        置身其间,楚留仙发现他之前发出的声音,被金光所挡,竟是穿透不出去。

        做完这些,秦伯挺直了腰,目露威严,环顾了一圈。

        外面所有的护卫与秦伯的目光一接触,齐齐低下了头,看着自家脚尖。

        楚留仙冲着秦伯点了点头,管家秦伯分明是预感到了他接下来话的重要性,做出了防备。

        这样一来,后面的所有,就只局限于他们四人了。

        “世家风范,千年积淀,于此细节,足可管窥豹?!?br />
        在心感慨了一番,楚留仙迟疑地说道:“那是……一枚印玺?!?br />
        “是,公子!”

        杨武也不多想,直接重新跃回了七星井。

        这一回,他在井所呆的时间远比之前为长,数十息的时间过去,全无动静,只有隐约水声传了上来。

        楚留仙凝望着七星井口,脑海有一个场景在浮现……

        天之上,有流光往来,轰鸣如雷,突然,一枚巨大的印玺从天而降,砸落后山。

        一击之下,抹平了后山的上半部分,只留下平顶如川。

        印玺洞穿而下,轰入山体,形成山腹;再击穿了山体,形成了寒潭。

        整个过程,印玺不断地缩小着,最终坠入寒潭当,经过无数年,为暗流推动,一路通过寒潭下方的水道,流到了村子下的地下水脉里。

        村井水,本就是与寒潭相同,无怪乎分外清凉。

        整个过程,须臾之间,于楚留仙的脑海里重演了无数次,真切如时光回溯了几千年,亲眼目睹了一般。

        “应该是这样了?!?br />
        楚留仙瞥了一眼侍女辛夷怀所抱的火树银花,眼前恍惚间似又浮现出了公子的身影。

        “火树,非仙灵之地不长;银花,非仙灵之气不放?!?br />
        当时初见,公子曾指着火树银花如是说道。楚留仙那个时候没有细思,现在想来,怕是那个时候公子就曾起过了疑心吧。

        “仙灵之气,还有可能指的是我跟公子两人,那么仙灵之地呢?”

        “如此穷乡僻壤,仙道不传,何来的仙灵之地一说?”

        “此地,定然有玄机,且十之八,就应在了这七星井下,寒潭水脉?!?br />
        楚留仙越想越是肯定,这个时候,井下水声忽止,杨武重新从七星井爬了起来,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公子,属下不负所托!”

        杨武双手高举过顶,掌心处托着一枚一寸见方的小印玺。

        “果然!”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将印玺接过,仔细端详。

        但见得,印玺呈明黄色,非金非石,温润非常,即便尘封多年,一朝出世,便显尊贵之气。

        “这应当是

        ——解开了的桎梏之宝。

        ——仙灵之宝!”

        楚留仙不由得将明黄印玺紧握,胸前贴肉存放的幽玄玉佩似乎也愈发地灼热了起来。

        不是仙灵之宝,很影响周遭形成仙灵之地,能催发火树银花这般的仙灵根?!

        “回头倒要查查,过往有哪位谪仙人,陨落在此处,想来当也不难查?!?br />
        若不是谪仙人陨落,仙灵之宝岂会蒙尘多年,寂寞地沉睡在井底?

        楚留仙心感慨不已,他生活了一十年的这个毫不起眼地方,竟然先后陨落了一位谪仙人,一位修仙世家公子,更有一场阴神尊者之间的大战,于斯爆发……

        他一边想着,一边摇头,将明黄印玺收入怀,再抬起头来,正好迎向了秦伯和辛夷的目光。

        两人倒是谨守分寸,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由秦伯凑过来,低声建议:“公子,此处非久留之地,我们是不是……”

        “嗯!”

        楚留仙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村庄,只觉得景物依旧,人事全非,心一阵憋闷,吁出了一口浊气,道:

        “走吧!”

        金光散去,楚留仙他们一众护卫,向着村庄外走去。

        踏出了村口,曜古船悬浮在前方,楚留仙突然止步,转身,回望。

        “辛夷?!?br />
        他头也不回地开口,“为我做幅画?!?br />
        “是,公子?!?br />
        辛夷虽然奇怪,还是不敢违背,以最快的速度从身上取出笔墨画卷,提笔等待吩咐。

        楚留仙没有去注意辛夷的身上到底有何法器,能将这些东西都藏在身上,依然凝望着静悄悄的村庄,淡淡地说道:

        “山间有村,村宜小巧;

        村有径,径欲曲折;

        径转有树,树当高大;

        树下有人,人在欢笑……”

        辛夷全无迟疑,参照眼前景致,参照楚留仙口述,所有种种,跃然纸上。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人也依然是那些人……

        楚留仙过往十年,随着辛夷白皙的玉手持笔游走,凝固在了方寸之间,封印在画卷当。

        在这整个过程,为狂风所卷,笼罩在村子上空的灰烬,随着风歇而扬扬洒洒地落了下来。

        这些灰烬,无异于是骨灰一般的东西,落在头上,肩上,让平素里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们很是不适。

        然而——

        无人敢动!

        所有人都站在原处,纹丝不动,任由头上染霜,两肩落尘。

        在他们目光所聚焦的地方,楚留仙所处的位置,恰是灰烬所不曾落,又是渐渐高升的朝阳投射出光辉的所在。

        于是,朦胧了他们视线的灰烬成了金沙,楚留仙的背影,连每一丝的头发,都染上了金边,炫目而不可直视。

        ……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留仙住口不言,辛夷也画成提笔,就在这个时候,冥冥似有天意,有风卷落叶数片,拂过了画卷。

        看到这些金黄色的落叶,楚留仙心突然一动,毫无征兆地伸出手来,在画卷与落叶上一抹。

        灵力迸发!

        顿时,数片落叶印在了画卷上,或呈舒卷状,或现飘飞态,竟是妙手偶得,非世间画工所能描绘出的自然真态。

        辛夷的画笔再次动了,不用楚留仙吩咐,她于画卷,添加了几缕风……

        风卷飘零叶,这一幕如薄纱,笼罩在山色村庄上,任何人一眼望去,难免心生萧瑟之感。

        正如,此刻楚留仙心所感!

        两人一时灵感迸发,默契而成就的,已然超脱了艺,而近乎于道。

        “此图可名:秋风图?!?br />
        楚留仙没有说出口的一句话是:秋风扫落叶,苍茫茫真干净……

        待辛夷题完“秋风图”三字,楚留仙径直从她的手取过画卷,珍重卷起,纳入袖。

        “走吧!”

        “我们上路!”

        楚留仙淡淡地说着,转身向着曜古船方向行去。

        众人跟上,簇拥而前,即便是亲近如秦伯辛夷,亦不敢询问。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公子留仙如何会对一座小村庄感情甚深,但没有人敢问。

        公子留仙这样仿佛永远生活在阳光下的人物,他们偶尔时运不济,坠入尘埃的狼狈,其发生的故事,自然不想人知道,也没有人敢触碰。

        前方,曜古船上迸射出一条斑驳光带,从空一路铺陈到了地上。

        楚留仙踏着斑驳的光,一步步地踏入了空,如步青云而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