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俱往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村里人……村里人……”

        楚留仙一路狂奔而下,心乱成了一团,不敢想象他生活了十年的小村子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他心里还存着一点侥幸,只希望忘川咒的威能没有波及到村子。

        十里灭绝是一个什么概念?

        楚留仙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侥幸心理让他抗拒去想,去判断村子距离公子陨落的地方到底有多远。

        当他狂奔至村口,踉跄了一下,险些站不稳,怔怔地看着一片死寂的村庄,那点侥幸为现实的无情碾压成了齑粉。

        黎明时候,万物复苏,村当是一片喧闹才是。

        出门洗衣物的妇人,锻炼拳脚的青年,扛着锄头下田的农夫……

        这些往日黎明时分,唤醒了整个村子的人们,一个都不在。

        小小的村庄,静谧得如同还在沉睡。

        这份沉静,使得楚留仙能清晰地听到,血液在血管奔流的声音,心脏在胸腔内搏动的响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快,催动着他抬起脚,一步步地走入了村。

        熟悉的村,只有他的脚步在回响。

        甫一入得村口,楚留仙便看到在一座座茅草屋外,一片片各治状的灰烬,残留在地面上。

        有的是像黄牛匍匐,有的像骡马侧倒,有的像土狗蜷缩……

        有的,则像人!

        “不……不……”

        楚留仙的呼吸不由得都急促了起来,可再是急促,他还是觉得一阵阵的窒息,既呼不出胸浊气,又吸不入新鲜空气,硬生生地憋在那里。

        忘川咒下,这些生机不旺,血肉没有灵力的生物,瞬间被抽空了一切生机,化作了灰烬。

        楚留仙本能地还原出了当时发生的一切,强忍着心一阵阵地抽痛,僵硬地迈着脚步。

        一路走来,再没有人张罗着要给他介绍邻村的小花儿;

        一路走来,再没有人热情地喊一声“仙哥儿”;

        一路走来,再没有人会簇拥着左右,请教狩猎、拳脚,以及其他的什么……

        ……

        一路走来,什么都没有了……

        楚留仙好像失了魂一样,走在十年来往来了无数次的村,只觉得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疏离,他熟悉的一切,都化作了一片片的灰烬,保留了生前最后一幕的样子。

        老人、少年、妇人、孩童

        ——全村死绝!

        楚留仙的进入,似乎也打破了天地间的沉寂,一阵风起,紧随在他的身后涌入了村。

        顿时,灰烬伴着尘埃,尽数被席卷上天。

        这风再大,也比不上此刻楚留仙神魂世界金色湖泊里的翻天覆地,巨浪狂风在呼啸,与他外表的木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狂风如有灵,始终跟在他的步伐后,但凡他走过的地方,吹拂得一干二净,又不越雷池一步,保留着前路上的完整。

        一路前行,一路身后有风,拂去了一切。

        这诡异的一幕,一直厨到了楚留仙驻足不前。

        在他前方有两座房子紧紧地挨在一起,一座是他长大的小屋,一座是村长一家的住所。

        “老村长、李婶,还有……小可亲!”

        楚留仙迟迟没有向前,就是生怕看到他无法接受的那一幕。

        驻足良久,他最终一咬牙,大步向前。

        推开柴扉,进入院子,首先跃入楚留仙眼帘的,是掉落在院七星井旁的一个花环。

        花环早就看不出原本模样,枯黄干瘪丑陋,沾满了尘土。

        看见这个花环,楚留仙立场就想起了他准备好东西,狂奔上山时候的那一幕。

        那个时候,小可亲手里拿着花环,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楚留仙心大痛,大悔,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停下脚步,为什么不接过这个花环戴上一戴。

        或许,在此后的很多年里,小可亲当时的眼神,都会不断地从记忆浮现出来。

        楚留仙将花环捡起,狂风般地冲入了房。

        片刻后他再冲了出来,四处看一圈,最后站在小可亲一家的院子外面,手捏着干掉的花环,神色变幻,不知悲喜。

        悲的是,在小可亲家,楚留仙看到了一向关心他,为他前途四处奔走的老村长夫妇尸体所化灰烬;

        喜的是,无论在哪里,都没有属于小可亲的痕迹。

        换句话说,村长他们死了,小可亲则可能还活着。

        “小可亲,你在哪里?”

        楚留仙抬头问天,天自然不答,只有那从村带起烟尘构成的灰色长龙,在空弥漫,盘旋。

        沉默片刻,楚留仙极其珍惜地,将干枯的花环放入了怀。

        “小可亲,哥哥会找到你,不管你在哪里?!?br />
        失踪的小可亲,干枯的花环,似乎成了一种寄托,被楚留仙深藏入了心底。

        不等他离开这个再无所留恋的地方,本来呼啸着,盘旋着而上的狂风,突然就定住了。

        定住的不仅仅是风,而是偌大天地,陡然安静了下来。

        楚留仙若有所感,举目向着东方望去。

        那里,朝阳如火,挂于半空,一个黑点从朝阳驶出,向着他所在的方向飞来。

        其速飞快,其势惊人,转眼间,那小黑点不住地在楚留仙的眼放大,终成了一艘出入在天之上,青冥之间的古老斑驳楼船。

        “曜~古船!”

        楚留仙一动不动,凝望着曜古船飞近。

        这艘简直超乎了他想象的古船,他只在梦见过一次,这回亲眼目睹,方才真正感受到其上蕴含的恐怖力量,无法想象的法术成就。

        如此庞然大物,能出入青冥,能瞬息万里,无异于挟高山而超大海,身临其境,无人能不为其震撼,为其代表的成就而瞠目结舌。

        楚留仙,亦不例外。

        曜古船飞到了村子外的空,于虚空悬浮,远远望去,似可看到一面绘满了金乌舞红日的帆在徐徐落下。

        紧接着,一道光柱,从古船上射出,直射向村。

        光柱有数十个人包裹其间,随着光柱下得古船。

        “是他们?!?br />
        楚留仙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他认出了其有公子的管家秦伯,侍女辛夷,还有一个个不知名的楚家护卫。

        正是这些人,护送公子留仙,往仙道顶级大宗门——道宗,拜入门下。

        楚留仙知道,他的第一个考验,到了。

        这些人,无不是公子近人,要是被他们看出了破绽,那么一切休提。

        一念及此,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将心沉了下来,探手入怀,握住了那个干枯的花环,站在村心,眺望着整个村子。

        此前的情境,过去十年的一幕幕,再次万花筒般地从他的眼前闪过。

        在他的身后,光柱触地而消散,管家秦伯,侍女辛夷,一众护卫落了下来。

        他们无不是一脸狂喜,一脸欣慰,为公子留仙的幸免于难,又是一脸担忧,一脸后怕,生怕他有个好歹。

        然而——

        不管是怎样的欢喜,怎样的担忧,没有人敢打扰到楚留仙,一个个屏气敛息,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良久良久,楚留仙才从那个情境拔了出来,缓缓转身。

        他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目光所及,所有人无不低头,不敢与他直视。

        “你们来了?!?br />
        楚留仙的语气很平淡,平淡到什么都没有,可那些人听在耳,却一个个神情激动,大礼参拜:

        “属下,参见公子!”

        “参见公子……参见公子……参见公子……”

        众人齐声,震动于天,回荡于地,久久不散。

        所有人当,也只有管家秦伯,侍女辛夷,敢抬起头来,看着楚留仙。

        这两个,一个是看着公子留仙长大,一个是贴身侍女,自然与旁人不同。

        “起来吧?!?br />
        楚留仙用空着的那只手一扶,众人起身,秦伯和辛夷自然而然地靠了过来。

        “公子恕罪,老奴?;げ涣??!?br />
        秦伯在楚留仙的面前低下了他白发苍苍的头,很是惭愧地说道:“要不是公子有天命在身,吉人天相,老奴纵是万死,也不足谢罪?!?br />
        楚留仙自是安慰了几句。

        从这十几年的梦,他知道这个秦伯其实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高手,只是到底是什么境界,他并不晓得。

        只知道,偌大的曜古船上,以秦伯为第一。

        侍女辛夷似乎想缓和一下气氛,笑着说道:“公子,你找到火树银花了?”

        “嗯?!?br />
        楚留仙点了点头,将火树银花交给了辛夷,吩咐道:“辛夷,它受了忘川咒,尽力救活它?!?br />
        “是,公子!”

        辛夷小心地接过火树银花,正想说什么呢,话到口边,突然顿住了。

        同样发生异样的不仅仅是她,还有楚留仙、管家秦伯,以及附近所有的护卫。

        他们无不是修仙者,五感之敏锐远超常人,在这一刻,他们都察觉到了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不远处的地面。

        那里,是一口七星井在院,是楚留仙捡起干枯花环的所在。

        七星井下传来的响动极弱,分辨不出是什么,但此刻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愈发地听得分明。

        所谓的七星井,就是就是以石板盖井口,上开七个小洞,方便汲水而已。这样的井在村所在多有,爱其井水清凉,家家户户都有开凿。

        “七星井下能有什么?”

        “能有什么,会在忘川咒下存活?”

        楚留仙的瞳孔骤缩,不用人吩咐,那些楚家护卫一拥而上,将他护在身后。

        PS:猜猜看井下是什么?答对加精。当然,得等到下周才能加上,这周新发书,精华在开书地一天就光了。各位书友对不住,下周一齐补上之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