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七章 鱼龙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

        楚留仙嘴唇颤动,声音嘶哑。

        在他的眼,公子仰天而倒的过程放缓了无数倍,明明只是短短一瞬,却好像过了三秋。

        再是缓慢,终有尽头,眼看着公子的遗体就要坠入尘埃,楚留仙犹如触电一般,俯冲一步堪堪揽住了他的身躯,轻轻地放平在地上。

        此时的山腹,静寂无声,亦黯淡无光,浓浓的悲戚从楚留仙的心满溢而出。

        在他的面前,公子静静地躺在地上,音容宛在,连皮肤都在飞快地红润起来,仿佛只是沉睡了过去。

        楚留仙心明白,这不过是修仙者身体自身的活力导致的,他自身也是如此。

        自从恢复了身体的控制力,楚留仙便觉得心脏在强有力地收缩着,血液裹挟着身体的潜能,飞快地弥补失去的生命力。

        要是在这山腹有第三人,就能清楚地看到他从面容枯槁到红润丰盈,不过片刻功夫。

        山腹之,自然没有别人,只有楚留仙久久地凝望着公子的遗体。

        好半晌,楚留仙吐出一口浊气,黯然出声:“过去的十年里,我们时常相见?!?br />
        “一朝当面,约定从此携手,拜入宗门,求仙问道,名扬天下,不想却是永诀?!?br />
        “造化弄人,无过于此!”

        看着全无反应,也再不可能有反应的公子遗体,楚留仙黯然神伤,心空落落,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永远地没有了。

        说着说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住了口,看着公子脸上的神情出着神。

        公子的眉头挑起,显傲然之气,似还在指点江山,睥睨一切。

        他是如此的骄傲,骄傲到看不起世人,认为只有楚留仙一人,有资格与他同死。

        他是如此的骄傲,骄傲到即便是不在了,也不愿让他的“公子留仙”四个字——为人所笑!

        公子在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灿烂到炫目。

        这笑容,代表的是安详,安宁。

        至少在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候,他不是不甘,而是安详!

        “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了?!?br />
        楚留仙的神情一改木然,一点一点地鲜活了起来。

        “你的理想,我帮你实现!”

        “你的仇怨,我为你报!”

        一字一顿,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这每一个字,亦回荡在楚留仙眉心紫府,那金色湖泊神魂空间内。

        霎时间,无风起浪,金色的波涛汹涌着,一座通体晶莹又浮动着乳白色雾气的宫殿,从金色湖泊浮了出来。

        神魂空间的剧震,楚留仙浑若不觉,重新俯下身去,抱起公子的遗体,向着火树走去。

        火树的枝干上光溜溜的,一片叶子也无,只有那朵绽放不久的银花,萎靡地挂在最高处,勉为其难地吐着银闪闪的光。

        到底是公子口的仙灵根,即便是受了波忘川咒绿潮,犹自留有一线生机。

        “你生前喜欢这株火树银花,我便将你葬在此处,再携火树银花出?!?br />
        “日后行走天下,有公子留仙处,就有火树银花绽放?!?br />
        楚留仙一边说着,一边以双手插入土,将火树银花这株仙灵根掘起,再将洞挖大,一直到有一人长宽,丈许长短。

        做完了这些,他的双手十指染血,挖出的土壤带红,十指连心,楚留仙却觉不出痛,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一件早就该做,却一直拖延到了此刻的事情。

        ——对换服饰!

        公子身上的东西,一件件地穿戴到了楚留仙的身上。

        这个动作,无形多出了一种神圣的味道,仿佛穿戴上去的不是服饰,而是“公子留仙”这四个字,是过往,是未来;是好处,也是负担!

        最后,楚留仙的手上,多出了两样东西。

        一是有四灵图案浮雕其上的白玉腰带;

        一是带着挂绳,散发着幽玄光辉的玉佩。

        楚留仙的目光在山腹洞穴扫过,缓缓将四灵玉带环到了腰上。

        霎时间,有灵光浮动,源自四灵玉带,也源自山腹各处散落的四灵法台部件。

        楚留仙脑海,浮现出了公子步入金色湖泊心处,消融其间的那一幕,徐徐张开了双臂。

        “嗖嗖嗖~~”

        数十点灵光从四面八方飞来,在空组合成了四灵法台,再化作一道流光,进入到了四灵玉带。

        楚留仙看得真切,重组的四灵法台看上去残破了不少,怕是需要重新炼制一番了。

        不过这会儿他无心于此,以四灵玉带将法台收回后,他的注意力落到了幽玄玉佩上。

        幽玄玉佩与四灵法台一样,都是公子以自身神魂消融为代价,留给楚留仙的遗产。

        “桎梏之宝吗?!”

        楚留仙掌毫不起眼的幽玄玉佩,便是公子至死念念不忘,以不能解开为憾的桎梏之宝。

        名曰桎梏,意思就是被束缚的宝物!

        桎梏之宝,乃是真灵下界的谪仙人随身携带之宝物,是仙人根器外,谪仙人与普通修仙者最大的区别所在。

        端详了半晌,看不出什么特别来,楚留仙只得暂时将其贴肉挂在了脖子上。

        突然——

        “咦?!”

        楚留仙下意识地伸手按在了胸前,掌下隔着衣物按住的正是幽玄玉佩。

        这件桎梏之宝在他佩戴上身的第一时间,便如同烧红的烙铁一样,灼热异常。

        隐隐地,楚留仙还能从感受到一种灵性,尤其是以手按住时候,那种感觉犹如抚摸着身怀甲孕妇的腹部,能感受到小生命在茁壮成长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灵性越来越强,若要融化,融入到楚留仙体内的感觉也愈发地清晰。

        “看来,用不了多久,这桎梏之宝到底是什么宝物,便能揭晓了?!?br />
        楚留仙想起了公子临终前那句话“原来公子留仙不是我……”,一时间,竟是不知悲喜。

        深呼吸了几次,压下了浮动的心思,楚留仙把掘出来的火树银花放到了一旁,蹲下身去,就要将覆土盖上,埋葬公子。

        就在他最后看了一眼公子,准备要动手的一刹那,他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跃入了坑……

        ……

        片刻之后,山腹洞穴内,火树银花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地方,有覆土平坦,看上去与周遭的地面没有什么区别。

        谁也无法想象,为同辈翘楚,为神霄楚氏骄傲,为道宗未来希望的公子留仙,就埋葬于此。

        楚留仙长身而起,深深地凝望了一眼,艰难地道:

        “兄弟,一路好走!”

        这话一出,他神魂世界金色湖泊里,那座一直在上浮的宫殿轰然剧震,彻底地浮出了水面。

        宫殿最高处,一点红光如旭日,光辉遍洒整个神魂世界。

        楚留仙的身体也为之剧震。

        “这是……”

        楚留仙下意识地抬起手来,仿佛能在掌上,看到有红光在浮动。

        这红光并不存在,但那种笼罩、隔绝、庇护,恍若在寒冬,置身在烧着炭火的室内一般的感觉。

        在这一刻,楚留仙只觉得自身上下所有的气息,所有的一切尽数被隔绝,遑论他人,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到。

        “原来如此!”

        “兄弟,你竟是早有准备!”

        楚留仙彻底明白了。

        阳神念头融入神魂当,便会起到隔绝一切的作用,他人根本无法察觉出他的修为境界等等。

        也就是说,哪怕楚留仙现在只有引气修为,也不会有人能从此看出破绽来。

        楚留仙沉默了一下,他很想知道,阳神念头除此之外,尚有何用,更想知道那宫殿之,到底有着什么?

        然而,现在都不是时候,他只是对着公子安眠的地方,开口说道:

        “谢谢你,兄弟?!?br />
        “你的人应该要来了,此地不能久留,我们……就此别过!”

        楚留仙强忍住眼酸涩之感,走到寒潭畔,俯下身去,将头埋入了冰凉的寒潭水。

        良久良久,等他从水抬起头来,水珠滚滚而落,也分不出其是否参杂入了什么。

        待得水面重新平静下来,楚留仙望着水的倒影,不由得怔住了。

        面如冠玉,华服锦衣,顾盼之间,自有逼人锋芒。

        一夜过去,恍如隔世一般的变化。

        楚留仙的眼,渐渐流露出了一抹坚毅之色,长身而起,抛下一句话来,震散了水倒影:

        “从今往后,我便是

        ——公子留仙!”

        其声未散,人踪渺渺,楚留仙提着只有小臂粗细,三尺长短的火树银花,大踏步地向着山腹洞穴外走去。

        “隆隆隆~隆隆隆~~”

        临出之际,楚留仙一拳轰在了本就脆弱不堪的山壁上,顿时落石滚滚,将洞穴出口封闭。

        偌大的山腹,即为公子留仙的坟墓;

        封闭的出口,则是楚留仙与过去的诀别。

        值此朝阳初升,晨晖遍洒的时候,全新的公子留仙一步踏出,就沐浴到了一片光明当。

        稍稍适应了一下光亮,楚留仙极目远眺,入目的景象让他震撼不已。

        以他所处的高度,清楚地见得,方圆十里之内,一片灰蒙蒙,黑沉沉,原本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一概不见,只有

        ——死寂!

        忘川咒术之恐怖,以十里灭绝的方式,彻底地展现在了楚留仙的面前。

        “不好!”

        楚留仙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脸色大变,头也不回地向着山下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