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章 别时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什么是你,是我?!

        什么福德金光,谪仙人根器?!

        楚留仙并不是听不懂,但在这一刻,他毫不在意。

        “别说了?!?br />
        他一把拉向公子的胳膊,大喊出声,“现在或许还来得及,你赶紧回……”

        楚留仙话还没什么呢,便怔在了当场。

        原来,他伸出去的手,并没有能拉住公子的胳膊,反而拉了一个空,从公子的身体穿了过去。

        “这……”

        楚留仙将手举到面前,只见得有点点光辉,如月夜萤火虫,扬扬洒洒而散。

        “你……”

        他抬起头来,望向公子留仙,这才注意到,公子全身上下,都在散发出那样的光辉,融入到整个金色湖泊空间内。

        同样在融合进来的,还有那一泓伴着公子留仙而来的清泉。

        这泓清泉,便是公子的神魂之力,此刻也在飞快地融入到金色湖泊当,渐不分彼此。

        “来不及了?!?br />
        公子还在笑,拉着楚留仙坐到身边,事不关己一般地说道:“忘川咒术,幽大灭咒之一,讲究的是十世轮转,纵有命,亦为消磨?!?br />
        “你的意思是……”楚留仙的神色黯淡了下来,“这忘川绿潮会厨十轮之多?”

        “不错!”

        公子点头,“刚刚那种情况,我们支撑不过第八轮,就要同死!”

        “现在这样,或许能有一线机会,等得援救?!?br />
        “与其你我兄弟同死,不如以我一人之亡,换兄长之生?!?br />
        公子面露微笑,看着楚留仙,洒然自若地说道:“换做是兄长来做此选择,当也一般无二,我说得可对?”

        楚留仙沉默!

        他只能沉默,同样的选择,他先前已经做过了,只是没有公子的修为,做不到而已。

        说话间,毫无征兆地,“隆隆隆”巨响,金色湖泊世界剧震,似有天外妖魔,即将破空来袭。

        金色湖泊世界,乃是楚留仙的神魂空间。神魂空间的颤抖,让他显化于此处的身躯也为之扭曲,好像随时可能撕裂破碎开来一般。

        “现在……”

        公子留仙长身而起,双手高举,似在烘托着什么,“即便要同死,我们至少可以多撑一会儿,不是吗?!”

        伴随着他的动作,一轮红日,破水而出,高悬天,镇住了金色湖泊世界的颤动,也稳定住了楚留仙的身躯。

        “这是……”

        楚留仙抬起头来,仰望着那轮不可逼视的红日,直觉得眼熟无比,像极了先去那颗?;ち怂堑某嗪熘樽?。

        公子保持着烘托的动作,声音从突然显得高大的背影处传来:“这是我们楚家在千年成就阳神之位,开辟我神霄楚氏一族屹立于修仙界诸多世家之林的老祖所留,乃是一枚

        ——阳神念头!”

        “阳神初成就,亦不过能得念头一枚,此后历经天劫洗礼,屡做突破,方才能增加念头,终至一念不灭,阳神永生的大超脱境界?!?br />
        “这枚阳神念头,是三百年前,老祖回归族,特意抹去其上的神念,留在族,为镇族之宝?!?br />
        “阳神……阳神念头……”

        楚留仙在心咀嚼着,悠然而神往。

        那是何等的境界??!

        引气,真灵,通幽,入冥,阴神,阳神……

        此刻他不过是处在引气境界,与那高不可攀的阳神之位相比,无异于云泥之别,相距不可以道里计。

        “等等!”

        突然,一个念头如惊雷,将楚留仙从对阳神的遐想震了出来。

        “?;の颐侨馍淼难羯衲钔方氪思浠骱烊?,那么公子在外面的肉身……”

        楚留仙颓然靠在了虚幻的火树上,好像被抽空了一身的气力。

        “他,真的回不去了……”

        整个空间的震荡还在继续,完全可以想见第八波的忘川绿潮是怎样的肆虐,想来那火树上又当飘零下第八片叶子了吧?

        楚留仙一念及此,偌大的心神空间,顿时如入萧瑟金秋,漫天皆是落叶飘扬,纷纷落在金色湖泊上,荡起涟漪无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心神空间的震荡,那漫天飘零的落叶,犹自未曾止歇,更大的破灭之潮,袭击而来。

        “轰隆隆~轰隆隆~~~”

        原本平静的金色湖泊世界,如坠暴风雨,既是风雨飘摇,又是惊雷炸响。

        第波忘川绿潮至。

        无数的裂缝在天上撕开,一道道绿气从涌出,弥漫了大半个天际。

        那枚阳神念头所化的红日不住地散发出赤红光芒,湮灭一缕缕的绿气,终究得不到支撑,改变不了大势。

        楚留仙的前方,公子高举烘托着的双臂,无力地垂落了下来。

        “兄长?!?br />
        他回过头来,苦笑着说道:“我终究发挥不了阳神念头之力,看来,我们真的同死了?!?br />
        “你尽力了!”

        事已至此,楚留仙反而放松了下来,流露出了与公子一般的洒脱,伸出了一只手,“我们便同死吧!”

        “好!”

        公子留仙大笑:“世家贵胄,宗门才俊,我这些年也见得多了,不过碌碌无为之辈,耻于其并列?!?br />
        “天下之大,芸芸众生,只有兄长一人,我甘于同死!”

        说话间,他也伸出手来,要与楚留仙相握。

        这回没有打扰,两人终于相握。

        此刻,公子留仙的身体消散了大半,看上去朦朦胧胧,似乎随时可能就此消融不见。

        惟有,那只手掌温润如初,与楚留仙紧握。

        两人相视而笑,一起坐了下来,背靠火树,静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突然——

        “轰~~~”

        一柱天光,天外而来,带着融融暖意,恍若从太阳上直射而出,倏忽之间,荡尽了一切阴霾邪祟。

        “这是……”

        楚留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所震,一直到蜂拥而入金色湖泊空间的绿气被一扫而空,这才惊醒了过来。

        “曜镜!”

        “日曜神光!”

        公子大喜过望。

        从那一柱日曜神光洞穿开来的豁然大洞里,一个威严的声音带着无尽怒意传来:“何方鼠辈,敢犯我神霄楚氏?。?!”

        声声隆隆,有无上之威,竟似可以涤尽一切。

        公子留仙站了起来,笑容灿烂:“是他!兄长有救了?!?br />
        楚留仙本能地问道:“他是谁?”

        话一出口,才觉得隐隐有什么不对,一时间又想不清楚。

        公子留仙笑而不语,顾左右而言他:“说来,我一直没有跟兄长聊过天呢,不如兄长陪我聊聊天吧?!?br />
        楚留仙愈发地觉得不对了,但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催使着他,木然地点着头。

        “我告诉兄长一个秘密?!?br />
        公子的笑容不仅灿烂,而且纯净,如同琉璃一般,“……呃,算了,我还是说不出口?!?br />
        他在叹气:“我还是不习惯跟人聊天,从来没有过啊?!?br />
        转眼间,公子的脸上重新带出了笑容:“兄长,我在曜古船上留有一本册子,记了一些小事,若是有空,你可以翻翻,就当是陪我聊天了吧?!?br />
        “好!”

        楚留仙从来不曾发现,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干涩,如此的难听。

        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对了,差点忘了说,刚刚那是楚天歌叔祖,也就是——兄长你的师父??!”

        “什么?”

        楚留仙回过神来,本能地伸手一抓,他也不知道他想抓住什么,却抓了一个空。

        “对,就是你的,你的师父?!?br />
        “道宗神霄峰一脉山主,阴神尊者,也是我们的叔祖——楚天歌!”

        楚留仙哪里管这个楚天歌名头有多么的响亮,有多么的震撼,只是徒劳地伸手去抓,怎么也抓不住公子愈发虚幻的身躯。

        公子面向楚留仙,向后飘飞了起来,脸上笑容依旧:“既然叔祖阴神遨游,借曜古船上的曜镜出手,兄长你定可无恙,我也可以安心了?!?br />
        楚留仙向前两步,想要把飞起来的公子抓住,可落入他掌的,依然只是空气,只有声声洪亮,传入耳:

        “留仙一生,一十载,为同辈翘楚,向不弱人!”

        “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兄长,答应我,不要让‘公子留仙’这个名号,成为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笑柄!”

        “兄长,答应我!”

        楚留仙再是不愿意,终究明白了公子的意思。

        过去的十年间,他无数次心生羡慕,无数次幻想着,自己能是梦的那个人,该有多好??!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幻想,会以这种方式成为现实。

        楚留仙心酸楚无以复加,点点晶莹从他的眼眶滴落,化作飞扬开来的金光。

        此刻他是神魂之身,流的也是神魂之泪。

        神魂有泪,非至感触之极,不可流……

        “兄长莫哭,这些,本来就是你的?!?br />
        公子笑容灿烂,不可逼视,“无怪我始终打不开谪仙人伴生的桎梏之宝,原来,谪仙人非我,公子留仙,也不是我……”

        说话间,他从脖子上摘取下来了一枚散发着幽玄之光的玉佩,放到了楚留仙的掌。

        公子也不过是神魂之体,这样的动作,不过是象征意义,是一种——交托。

        同那带着幽玄之光的玉佩一起交托他楚留仙的,是“公子留仙”这个名号,是公子一生的骄傲……

        楚留仙不能不接,他以此生之,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再有的虔诚,双手接了过来。

        触手而散,虚幻终究是虚幻,然而散开的是幻影,其蕴含的东西,则牢牢地镌刻在楚留仙的心,终其一生,不能或忘。

        公子笑了,那是释然,是解脱,是说不出的轻快与安心。

        他带着这样的笑容,转身向着金色湖泊的心处,一步步地走去。

        在公子的前方,阳神念头所化的红日徐徐沉入了湖泊当,融入了楚留仙的神魂之湖里。

        从此,它便打上了属于楚留仙的烙印,非他所愿,无法剥夺。

        楚留仙对神魂之海内的剧变恍若不觉,只是出神地看着公子渐行渐远,看着他不断地散发着光,融入这个世界当。

        当公子走到了湖心处,原本光鲜明亮如仙人般的身躯,只剩下个朦胧光影的时候,他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说道:“对了兄长,我答应你要告诉你的,关于你我的身世,在船上的册子里一样有的,你自己看便是了?!?br />
        “交给你了,兄长!”

        公子最后冲着楚留仙,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笑容灿烂胜烟花,纯粹过水晶,就这么在最美丽的时刻,消散……

        “不!”

        楚留仙如梦初醒,大叫出声。

        声波过处,整个金色湖泊空间为之崩溃,无数的碎片飞散开来,遮蔽了一切。

        当眼前重新恢复清明的时候,楚留仙重新回到了山腹洞穴之。

        刚一清醒,他的手便是一轻,两只本来搭在一起的手无力地脱开。

        公子没有一点生气的身躯,仰天而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