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五章 忘川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起去拜入道宗……一起名震天下……”

        “好!”

        声音犹在耳边,笑容刚刚绽放,楚留仙与公子伸出去的手,才搭在了一起。

        两只一样染满了尘土和鲜血,一样修长而优雅的手,未及握紧,异变突生。

        山腹洞穴,对面公子,自家手臂……

        楚留仙眼前的一切,须臾之间,尽数染上了一层绿色。

        ——天地尽绿。

        ——惨绿!

        这绿,犹若银河挂天际,自天外而来,携天之势,迅雷不及掩耳。

        这绿,如同怒海生波澜,一道大浪打了过来,遍及了所有。

        这绿,好似清泉流石上,爬满了两人身上每一寸的皮肤。

        突然,楚留仙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逆流,心脏在剧烈地收缩着,从拳头大小,变成了核桃一般。

        那种感觉无法名状,只觉得一瞬间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阴神!”

        “忘川咒!”

        公子脸色大变,笑容为惊骇所取代,见面至今,第一次失态。

        楚留仙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原本落到一旁的法台飞起,阻拦在两人身前。

        “嘎吱嘎吱~!”

        磨牙一般的响动,一般的呻吟,在绿光的波涛下,在楚留仙的目光注视下,四灵法台轰然分解,溃散成了上百份单独的个体,向着四面八方飞去,撞在山壁上无力地坠落。

        法台,解体!

        四灵法台只是挡住了他们两人,绿潮在山腹肆虐而过。

        在这一刻,楚留仙的灵觉不知为何分外敏锐,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不远处火树银花掉落了一片叶子,更能清楚地感知到,其上的叶子共有片。

        天知道他在此处秘密所在修炼多年,也从来没有去数过火树上有几片叶子。

        法台只是阻挡了一瞬,绿潮撞击在山腹上又逆流而回,楚留仙他们两人如汪洋的一叶扁舟,即将承受狂风巨浪的反扑。

        这一瞬间的喘息也够了。

        楚留仙只见得在他的正对面,公子留仙的眉心处,忽如有一颗心脏在皮下搏动着,鼓起、平复,再鼓起……

        最终,如同旭日东升,蓬勃而出,一颗赤红色的珠子,从公子的眉心处飞起,高悬在两人的头顶上。

        赤红珠子在头顶上空滴溜溜地旋转着,散发出温暖的红光,如赤红帷幔,将楚留仙他们两人与绿潮隔绝开来。

        这,便是公子临危不乱,以法台阻拦一瞬,做出的应对。

        劫后余生之感,从楚留仙的心浮现了出来。

        先前只是绿光触碰,时间短暂到了极点,但他到现在依然不能动惮分毫,就好像身体的控制权力,一瞬间就被剥夺走了。

        楚留仙目视着公子,看到他脸上全无轻松之色,以无比的凝重,艰难地转动眼珠子,向着红光之外瞥去。

        “难道……”

        楚留仙心生出不祥之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霎时间,无边的绿意,再次染遍了他的眼眸。

        第二波绿潮,铺天盖地而至。

        绿潮拍打在赤红帷幔上,红光与绿光碰撞在一起,不住地被压缩,摇摇欲坠。

        火树上,第二片叶子,再是不舍,终究脱落了下来。

        眼见如此情况,楚留仙下意识地望向对面。

        这一眼望去,他才真正知道,这绿潮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公子原本灵光浮动的皮肤,此刻看来全无光泽,仿佛是内里的水分、生机,尽数被抽离了一般。

        暗沉如灰,黑气浮现。

        楚留仙的目光不住地上移,一直投入到了公子的眼眸,那里倒映出了此时自己一般无二的模样。

        “如果他的反应慢上一线……”

        楚留仙心有余悸,不难想象无论是法台还是那个赤红色的珠子,出现得稍稍慢上一点,两人怕是已经成了躺在地上的尸体了。

        赤红帷幔一时间还能保得两人无恙,但有一有二,那三、四,五,乃至于更多呢?

        楚留仙没有猜错,第二波绿潮未退,第三波又至。

        绿潮漫过了赤红帷幔,来回冲刷着山腹四壁。

        无声无息地,山壁为绿光浸染,原本青黑的山石尽数化作了灰白,先是青苔,再是山壁岩石本身,一层层地剥落下来。

        这绿光,竟是连没有生命的岩石都能侵蚀的恐怖。

        第三片火树叶子,散发着眷恋的红光,落入了绿潮当,熄灭无踪……

        ……

        ……

        楚留仙不知道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可能只是一瞬间,也可能已经万万年。

        在他的对面,公子留仙在大口大口地呕着鲜血,摇摇欲坠,几乎要支撑不住头顶的赤红珠子。

        在他们的周遭,赤红帷幔千疮百孔,不住地泄入着绿光,爬上了他们的身躯。

        距离异变突生,已然是七波绿潮拍打而来,已经有七片火树叶子凋零而下……

        偌大山腹之,成了绿色的海洋,浓郁到了极点,几乎化作了液体的绿光,好似汪洋大海,又似奔涌河流,在来回冲刷,怒吼拍岸。

        更恐怖的是,有无数的人形光影,在绿潮哀嚎着,向上伸出枯瘦的双手,如欲拖住什么,同入深渊。

        “忘川咒……忘川咒……”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才明白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过鬼门关,经黄泉路,入冥府前,有河忘川,划分阴阳。

        相传忘川河,有冤魂无数,厉鬼不尽,误入其间,永不超生……

        七波绿潮过后,两人如坠忘川河。

        “不能这样下去?!?br />
        楚留仙想要深吸了一口气,却做不到,他早就无法控制住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不过与之相反的,随着绿光侵蚀身体愈甚,他越能清楚地感觉到,在他的体内,有一股力量如海,深沉地蛰伏着。

        冥冥之,楚留仙有一种感觉,正是因为这股莫名力量的存在,他才能支撑到现在。

        同时,对面公子支撑着赤红珠子的力量,亦属同源。

        这个时候的楚留仙还不明白,这是属于神魂的力量,是与生俱来,是根器之重!

        眼看着公子愈发地支撑不住了,呕血呕到无血可呕,连眼最后一点神光都在明暗,如同火树上最后两片叶子,一朵银花,在摇摇欲坠。

        楚留仙心有了决断。

        “这绿潮好似永无止尽,两个人一起死,不如成全一个人?!?br />
        “多撑片刻,或有转机!”

        “啊~~”

        楚留仙的心在呐喊,在吼叫,他头顶正间百会穴所在的地方,徐徐鼓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一次,两次,三次……

        楚留仙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把体内那股力量逼出来给公子,以求让他能多支撑片刻。

        蝼蚁尚且贪生,若是有得选择,楚留仙自然不会如此。

        但是,在要嘛两人同死,要嘛可能存活一人的情况下,他没有选择。

        十余年梦一起成长,朝夕相处,再加上公子那一声“兄长”,让楚留仙做出了这样的决断。

        然而——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赤红帷幕愈发地趋近崩溃,楚留仙体内那股力量却巍然不动。

        “出来??!出来?。。?!”

        楚留仙觉得他是在怒吼,可是这一幕落在公子的眼,只是他的嘴唇极其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仅仅一下。

        忘川咒下,生机剥离,油尽灯枯!

        看着楚留仙在决然地努力着,公子眼的不甘,突然冰消雪释,无影无踪。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他放下了,他的眼甚至浮现出了一抹轻松的笑意。

        “兄长,你不用试了?!?br />
        “你不到真灵境界,又如很驱得动神魂之力?”

        “罢了,罢了!”

        “阴神尊者,忘川咒术,两人尽死,不如我一人之亡!”

        公子分明没有开口,楚留仙偏偏听得真切,声声入耳,最后一句话,近乎吟咏。

        此刻,楚留仙的眼神若是能说话,定然是一声大喊:不要?。?!

        不要?。。?!

        楚留仙目眦欲裂,却只能眼睁睁地看到,一个浑身散发着光,通体晶莹透明的光人,脸上带着笑容,从公子的躯壳走出。

        楚留仙一动不动,眼看着光之公子留仙,一步步地走来,一步步地走入了他的体内……

        霎时间,天旋地转,周天大放光明,一时不得视物。

        楚留仙下意识的以手挡在眼前,等适应了强光这才反应过来:“我……能动了?”

        很快,他便从透明如光凝成的手掌上分辨出来,不是他能动了,而是这根本不是他的肉身。

        眼前,也再非是那个忘川绿潮涌动的山腹。

        楚留仙放下手,极目四望,但见得金色的湖泊如海,近乎无边无际。

        湖泊的金色是如此纯粹,哪怕将最纯的黄金再提炼百遍千遍,也提炼不出来。

        此刻的楚留仙,便站在这金色的湖泊上,脚下分明是水面,又不会沉下去,踏水而立。

        “这是哪里?”

        楚留仙不由自主地出声。

        “这是你的心湖!”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楚留仙连忙循声望去,只见得在远处一泓清泉,在徐徐地融入金色湖泊。

        与金湖相比,清泉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清泉之上,公子带着云淡风轻的笑,踏波而来。

        凌波微步,如天上谪仙人,误入此凡尘。

        “你何必……”

        看到他,楚留仙胸口发堵,想要说话,喉咙也像是被堵住了一般,说不出口。

        公子走到了他的旁边,如同他们刚见面的时候,他洒然自若地坐了下来。

        一株半透明的火树出现,让他倚靠在身后,抱膝坐着,眺望此金色湖泊。

        “兄长,你知道吗?”

        公子留仙出神地说着:“到了这里,我才知道,原来公子留仙,不是我……”

        “如此浩瀚如海的心湖,仙家福德金光之浓郁,才是配得上‘谪仙人’三个字的根器!”

        “原来……不是我……”

        此刻,公子留仙的神情是如此复杂,有怅然,也有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