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章 利断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招待客人吗?”

        楚留仙一笑,起身两步,伸手入寒潭,一阵摸索后“哗”的一声,从潭抽出了一杆长约丈许,寒光四射的大枪来。

        枪身抖动,枪花晃出了梨花,整杆长枪在楚留仙的手如同毒龙一般。

        “好枪?!?br />
        公子赞叹出声:“通体陨铁打造,长年累月的灵力灌注与寒潭淬炼,算得上是神兵利器了?!?br />
        “兄长果然福泽深厚,在这山野之地,也能弄出这样的兵器来?!?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道:“主要还是要靠你?!?br />
        他又不是不知道,这样的东西,对寻常人来说,自是神兵利器无疑,可是放在公子的身上,却什么都算不上。

        公子极其肯定地说道:“我就不信,兄长会没有给我们的贵客,再准备上一道大餐?!?br />
        话音落下,两人相视一笑,只觉得从未有过如此畅快之感,仿佛只要兄弟携手,就无有不破。

        闲话到此为止,楚留仙与公子留仙两人,一持长枪,一手按腰间,并肩而立,面向洞口处,静静地等待着。

        数息之后,匆匆的脚步声,传入宁静的山腹间,声声轰鸣回响,恍若踏在战鼓上。

        紧接着,破空之声传来,一个通体火红的身影团身跃入了山腹洞穴,旋即飞快地站了起来,警惕无比地望向四周,好像生怕有人在那一瞬间偷袭了他一般。

        那是一个无论衣着,毛发,乃至于兵刃,都成血红颜色的怪人。

        更怪的是,在他的身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跟他上半身同宽高的古铜箱子。

        如此模样,头重脚轻,看上去分外的怪异。

        在楚留仙他们两人打量着对方的时候,红发怪人也发现了他们两个,整个神情一下子呆滞住了。

        任是何人,看到追击的对象忽然从一化俩,怕都不会比他好上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公子开口了:“你是活跃在龙川上的散修,血刀红发?”

        “桀桀~”红发怪人笑声刺耳无比,得意地说道:“没想到出名目无人,骄傲无比的公子留仙,竟然也听过我红发老怪的名号?!?br />
        公子留仙哂然一笑,道:“你长得比较有个性,好记罢了?;赝芬簿屯橇??!?br />
        “还有,区区一个真灵散人,干的又是打家劫舍,暗算同道的活计,过街老鼠一样的东西,也配称‘老怪’?”

        他话刚说完呢,红发老怪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就差冒烟儿了。

        旁边楚留仙不由得莞尔,没想到公子留仙一开口,竟然还颇有杀伤力,一两句话,从长相到修为到品德至名声,损了个遍。

        他本以为,公子这番话说出去,红发还不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不曾想,这红发虽然脸上先红后青再白,显然是受刺激到了极点,却竟然没有回骂,只是冷哼一声,闷声闷气地说道:“留仙公子,你是神霄楚氏嫡脉,天之骄子,看不起我这样的也不足为怪?!?br />
        “不过,外面那些小孩子玩意儿,还有你身边这个区区引气期的替身,可救不了你?!?br />
        “既然你骄傲到家族给你安排的替身也不用的份上,晚点我就给你个痛快,不折辱于你?”

        “替身……”楚留仙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个红发想了半天,竟然弄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来。

        “其实……”红发叹息了一声,“我也不想与你为敌啊,谪仙人,楚氏子,阳神后……”

        “谪仙人、楚氏子、阳神后”这三词字,他每念出一个词,甚至一个字来,语气都要更加凝重一分,满是不甘不愿的味道。

        尤其是在想到那几个实力还在他之上的真灵、通幽强者,都陨落在面前这个公子的手,红发的眼皮更是直颤。

        “嗯?”

        楚留仙心一动,听出了什么。这血刀红发明显是不想与公子留仙为敌,甚至可能在出发前都不知道对手是他。

        那,这后面隐藏着什么?

        公子留仙则嗤之以鼻,连理由都不问,淡淡地道:“动手吧?!?br />
        既已势不两立,何必再问什么情由?

        等生死分晓,胜者自然有大把的时间与方法,去将一切调查个清楚。

        所以他不问。

        随着公子一句话,山腹的气氛,陡然压抑了下来。

        最后一缕天光也恰在这个时候断绝,只剩下火树银花的光芒,浮在大片周遭的空间。

        楚留仙瞳孔骤缩了一下,后侧两步,让开了空间。

        公子留仙与红发老怪,隔着数十丈的距离,遥遥对峙着。

        楚留仙这边刚刚站定,低头往地下瞥了一眼,似是确定着什么,那边公子留仙和红发两人,同时动了。

        公子留仙的手在腰间玉带上一抹而过;

        红发扯开了背上背着的箱子。

        “轰~!”

        两道奇光,同时从双方所在的地方升腾而起。

        一方是青、白、玄、赤,四色纠缠;

        一方是鲜红如血。

        青白玄赤四色的光辉自公子留仙的腰间腾起后,在他面前的空彼此碰撞着,发出“锵锵”的组合声音。

        同样的响动,也发生在对面。

        最终,当光辉收敛,公子留仙和红发的面前,各有一座丈许方圆,由基座、法案、符咒、法器……诸多部分组合而成的法台,轰然落下。

        “法台!这就是法台!”

        楚留仙的双眼都在放光,这东西他早就想得到了,只是在过去的十年间,连看都不曾看到过。

        法台,是修仙者最重要的一样法器,或者说是,法器组合。

        对引气期修士来说,灵力不得破体而出,只有依靠法台辅助,才能施展法术,才能驱动符箓,而不需要损失精血;

        对真灵期的散人来说,法台的重要性更甚。

        灵力能破体而出的他们,只有借助法台,才能够如臂使指地御使法器,操纵法术,才能将这些的威能,发挥到极致!

        而每个人的法台,又上下有别,高低不同,适应各自的属性和功法,习惯等等,不可一概而论。

        公子留仙的法台上,隐隐有四色灵力环绕,呈四灵模糊轮廓,其又有属南方丙丁火的朱雀形象,最是清晰。

        对面红发的法台,与公子留仙这座一看就不是凡品的四灵法台相比,自是相差甚远,看上去就是用各种妖兽骨骼拼配而成,上面还污浊的血渍,给人以阴森恐怖之感。

        “起!”

        两人同时大喝一声,踏前一步,踏上了法台。

        各色灵光闪过,公子留仙与红发,就好像与座下的法台血肉相连了一般,那种浑然一体的感觉无法言述。

        “着!”

        公子留仙又是一声大喝,一掌拍下,法台上本来镶嵌于法案上的数十张符箓尽数震起,一张张亮起,无数个玄奥的符号浮现出来。

        紧接着,除却两张飞往楚留仙方向,一落在其身上,形成了一个金黄色的护罩,一落到长枪上,覆盖上了一层白光外,其余的尽数带出各色焰尾,电射向对面。

        顿时,火光、狂风、落石、藤蔓……各种异象,为符咒所引,团团将红发与其法台围了起来。

        在那一瞬间,楚留仙隐约听到红发怪叫一声,咒骂一声,似是“败家子”一类的,听不真切。

        不过从他还有空暇发出这样的声音,还气十足的样子,就不难知道这一大票符箓,不过是为了干扰他罢了,还取不得这红发老怪的性命。

        随后,一道血光,呈长刀模样,由内而外,从一团混乱劈了出来。

        血刀犹自握在红发的手,一道凌厉的刀气迸射而出,直取公子留仙。

        这柄血刀上,光芒朦胧,若有若无,感觉就好像是有两柄血刀,一实一虚,重叠在一起的模样。

        “真灵!”

        “这是血刀红发的真灵,他的真灵竟然就是血刀?!?br />
        楚留仙看到这里,心头大跳。

        红发比起公子来,更强的一点就是他未曾身受重伤,更没有被打散真灵。

        想到这里,楚留仙目光一瞥,看到在公子挺拔如松柏的表面隐藏下,后背处一团血色越晕越大……

        他的伤,一刻不曾好过。

        红发刀气一出,顿时成了一场你来我往,争锋相对的战斗。

        公子留仙胜在浑身是宝,红发老怪经验丰富真灵完整,龙争虎斗,一场好厮杀。

        法术往来,刀气纵横,整个山腹洞穴都在颤抖,时不时地就有西瓜大小的石块从上方滚落下来。

        楚留仙持枪而立,偶尔有石块砸落下来,他也不曾纺去散躲,而是在石块砸到身上的一瞬间,卸力减轻一下伤害。

        眼看着,山腹战得昏天黑地,落石如雨,公子留仙整个后背染血,最先支撑不住的就是他。

        不过此刻除了交战的双方,山腹还多出了一个人来。

        ——楚留仙!

        “就是现在!”

        楚留仙双手持枪,一枪刺出。

        这一枪,自不是刺向数十丈外的红发老怪,而是贴地,刺入了前方一块数倍磨盘大小的巨石下。

        “喝!”

        一声大喝,楚留仙全力爆发,以长枪生生将巨石挑飞了起来。

        他何等力量,这一挑又是尽了全力,巨石划着弧线飞到了最高处,接着又轰然落了下来。

        “他是想做什么?”

        红发老怪诧异无比,看那巨石的落点,分明不可能砸到他啊。

        倒是公子眼前忽然一亮,数十个复杂的手势掐出,遥遥一指法台上插着的赤红色旗帜。

        “刷~”地一下,赤红色旗帜上金光闪烁,在旗面上勾勒出了朱雀展翅,焚尽八荒的纹路来,一缕火焰从旗帜上迸发出来,直射红发老怪。

        “南明朱雀旗!”

        这旗帜,这火焰一出,红发老怪顿时怪叫一声,再顾不得巨石的古怪了,连续催动法台,甚至连劈出去的血刀都收了回来想要护身。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公子留仙与楚留仙这一先一后的出手,是何等的默契,其又是隐含了什么。

        他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转眼间,巨石从天而降,重重地砸落在红发老怪落足处不远的地上。

        “轰~”

        巨响一声,整片大地,从洞口处,一直延伸到接近楚留仙二人所站的地方不远,轰然塌陷下了下去。

        “啊~”

        在血色法台上竭力施法想要应对朱雀旗的红发老怪措不及防,连人带法台,直接随着掉落了下去。

        下方,是寒潭幽深,其冷如冰。

        寒潭当然要不了红发老怪这般真灵散人的命,只是这一下严重影响到了他施法,紧随其后的一缕朱雀火,趁机燃烧到了他身边。

        刹那之间,朱雀火后继无力,朱雀旗掉落下来,公子留仙甚至要扶在法台上,才能保持住身体平衡。

        另一边,“噼里啪啦”一阵脆响,红发老祖周身上下护身之物、法,尽数破尽,连那柄血刀都血色褪尽,直如凡铁。

        就在这时候,楚留仙动了。

        他右手高高平举着长枪,猛地向前奔出了几步,在堪堪要冲入前方塌陷而形成的寒潭时才豁然止步,借着冲势,大半个身子后仰到极限,如同绷紧的弓,再飞速地弹回。

        “嗖!”

        丈许长枪,电射而出。

        这一枪,凝聚了楚留仙所有的力量,一经离手,顿如闪电,连眼睛都跟不上其速度,在短到无法反应的时间里,刺破了寒潭,洞穿了红发老怪的胸膛。

        去势不止,长枪带着红发老怪的身体,飞出了血色法台,一直钉入了斜下方的潭壁上。

        即便是潭水深深,阻隔了视线,在那一瞬间,楚留仙还是看到红发老怪一手握在枪杆上,一手颤抖着遥指着他,那种怨,那种不甘,那种无法置信,清晰地传递了过来。

        红发老怪,败,亡!

        “我给过你机会?!?br />
        “谁叫你废话太多,谨慎太过,直接扑过来,我也暗算不了你?!?br />
        楚留仙说话间,新生的寒潭有鲜血汩汩而出,染红模糊了视线。

        当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公子和楚留仙两人,齐齐软倒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

        “痛快!”

        两人齐齐放声大笑,这种齐心合力,默契十足的感觉,简直美妙如醇酒一般。

        公子留仙好似浑然不以一身伤势为意,大笑出声:“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下面有鬼,不然你每次干嘛贴着墙走?!?br />
        “还不是为了你?!背粝商稍诘厣?,上气不接下气,先后两个动作爆发太过,他是彻底脱力了。

        “不然我也不用掀开这张底牌?!?br />
        公子留仙强自支撑起来,靠在火树上,问道:“我倒是想知道,要是红发没有站在那里,而是扑过来,你怎么做?”

        “那里!”

        楚留仙伸手往原本寒潭上一指,接着道:“寒潭下面,四通八达,更有水道直通于外?!?br />
        “在那个复杂的地形下,他不敢追,也追不上我们?!?br />
        说到这里,他两手一摊,道:“不过这是万不得已的做法,因为那条水道太深,我也不知道最终会通向哪里,出口在多远的地方?”

        “总之,我们赢了,这就够了?!?br />
        “是的,这就够了!”

        公子留仙向着楚留仙伸出一只手来,大笑道:“兄长,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一起去拜入道宗,日后一起名震天下!”

        楚留仙也在笑,同样伸出手握去。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