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章 相见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留仙前行不几步,一片狼藉的山壁,以及上面清晰的拳头血印,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分外的鲜明。

        看到眼前的景象,他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为山壁上残存的痕迹所触动,楚留仙禁不住想起了昨日依稀也是这个时候,也是在这里,他下了一个怎样的决定。

        “本来还想着,走出去,去追赶‘他’的背影,没想到……”

        “我还没来得及走出去,‘他’便要从天而降,出现在我的面前!”

        楚留仙摇头叹息,直觉得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实在是无法预料。

        叹息声,他绕过山壁,拨开了其后一团生长旺盛的藤蔓,一矮身,钻了进去。

        藤蔓如幔,其后竟是隐藏着一条曲曲折折的山缝,游走在山石的罅隙当,前行近数十步,眼前豁然开朗。

        山缝之后,竟是一个空旷无比的山腹洞穴。

        这个洞穴之大,仿佛是将整座山的核心部分,尽皆掏空了一般。

        本来山腹之,幽黯无光,沉静死寂才是常理,然而在此处,却有天光、水光,以及带着融融暖意的红光,浮动在每一寸的空间。

        隐隐地,还有水声潺潺,往复环绕,宛如天籁。

        天光源自山腹之顶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四方形豁口,接引天光入内;水光泛自山腹洞穴的正央,洞顶豁口之下,一潭碧水在冒着寒气。

        于寒潭碧水之侧,有一株小臂粗细大小的火红色小树生长着。

        这株火树头顶花苞,通体如珊瑚而晶莹,不住地散发着红光。

        踏入了这个山腹洞穴,楚留仙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是属于他的地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隐秘所在。

        小时候山失途,偶然撞入了这处山腹,这里便成了他的练武场,十余年如一日,呆在这里的时间比什么地方都要来得长。

        每一次修炼得累了,楚留仙就会在寒潭处洗洗脸,濯濯足,再背靠在火树上,闭上眼睛小憩,所有的疲倦都会无影无踪。

        火树、寒潭边缘,离他进来的洞口,约有数十步远近,楚留仙却没有径直走过去,而是怪异不自然地沿着山壁,绕了一个圈子,这才走到了寒潭边上。

        “哗哗~”声响,他把头埋入了寒潭当,久久不出。

        好半晌,伴着水声,楚留仙把脑袋拔了出来,也不擦拭,就这么背靠火树而坐,整个人平静了下来。

        “嗯,没错了,能做的,我都做了?!?br />
        “剩下的就是……”

        楚留仙缓缓闭上了眼睛,从口迸出了一个字来:

        “等!”

        这一等,就是个把时辰。

        从始至终,楚留仙都在闭目养神,犹如睡着了一般,可要是此刻山腹有第二个人在,定然能听到那“砰砰砰”,擂鼓一般的心跳声音。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心跳的声音也愈急,愈响,一直到某一刻,这个声音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了。

        “刷!”

        虚室生白,楚留仙豁然睁开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盯视着前方的洞口处。

        他的耳朵,也在一颤一颤地,似是在聆听着什么。

        “一,二,三?!?br />
        “四,五,?!?br />
        “……”

        当楚留仙默数到十的时候,“啪”的衣袂破空之声,由远及近,直入山腹。

        “来了!”

        楚留仙本来停滞住的心跳,以比之前还要快上十倍的速度,在剧烈地搏动着。

        “砰砰砰~”

        声声沉重,声声急促,分不清楚,到底是他的心跳,还是那不住欺近的脚步声音。

        突然,楚留仙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同时,另一个人,从洞口处窜了进来。

        瞬间,目光碰撞,两个人齐齐浑身剧震,僵硬当场。

        山腹,好像凭空多出了一面镜子,镜子里多出了一个彼此,火树下,洞口外,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年。

        一开始的震撼过后,两人不由自主紧绷住的身子都放松了,相视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之,满是浓浓的欢喜。

        笑罢,楚留仙,与“他”——公子留仙,不约而同,脱口而出:

        “终于……见面了!”

        多少感慨,多少无常,都集在这句话。

        楚留仙和公子留仙顿了顿,好像约好了一样,又一次同时开口:

        “我没想到会有这一天!”

        “我早在等着这一天!”

        上一句,是楚留仙所言,天知道在一天之前,他还想着离开山村,踏上追赶“他”背影的艰难旅程,自然不会想到两人会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下一句,是公子留仙所说。说话时候,那种绝对的信心与信念,好像只要他愿意,就一定会达成。

        这一句话说完,两人沉默了下来,各有所思。

        “啪~”

        直如天意一般,在山腹楚留仙他们两个沉默下来,落针可闻的时候,火树枝梢上,那个孕育了很久很久的花苞儿,发出一声雀跃般的响动,徐徐绽放了开来。

        银灿灿的一朵小花,骄傲地挺立在树梢上。

        霎时间,满室生辉,银花放出的光如白练,环绕在楚留仙与公子留仙的周遭,如同有形的丝带,将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火树银花??!”

        公子悠悠地走来,如同楚留仙进入山腹洞穴一般,沿着山壁,背贴着墙,以一种别扭地姿势走过。

        走到了火树银花的前方,公子驻足道:“火树,非仙灵之地不长;银花,非仙灵之气不放?!?br />
        “此本仙灵根,善聚灵气,极其珍惜,我一直想找它,发动了我们神霄楚氏一族的力量,还是遍寻不获?!?br />
        他一手背负在手后,一手自然地搭在身前,风度翩翩,侃侃而谈。

        看着眼前这个连续在梦出现了十年之久,熟悉又陌生的公子留仙,楚留仙不由得有些恍惚。

        此刻的公子,分明是衣衫褴褛,沾满了尘土,偏偏只是往那一站,悠然地说着话,就给人以一种只是误入了凡尘般的感觉。

        如此气度,让人心折。

        “兄长你真是好福缘,有此火树银花相助,无怪乎只能靠着片鳞半爪的周天培元法,就修炼到引气期的巅峰,用不了多久,就能踏入到真灵期?!?br />
        公子留仙极其自然地以“兄长”称呼,顿时让楚留仙心神剧震,从恍惚被震了出来,一声“什么”险些就脱口而出。

        话到口边,重新被楚留仙给咽了下去,沉默不语。

        自从知道们个“他”,不在飘渺的神仙地域,而是处在同一个世界后,他自然不可能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

        楚留仙没有追问,反倒是公子留仙赞叹出声:“不愧是兄长,就是与那些碌碌之辈不同?!?br />
        “等解决了那个跳梁小丑,我在与兄长细细道来?!?br />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br />
        公子留仙在说完了这句话后,自然地走了过来,学着楚留仙的样子,一屁股坐到了他的旁边。

        两人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年,以同样的姿势并肩坐在一起,若非两人衣着打扮相差太远,任谁都不会怀疑这是一对亲兄弟。

        楚留仙笑笑,公子留仙话里面的意思,他又如何不懂。

        任谁,遇到这样天上地下的不公平待遇长达十年,又在情绪激荡下,犹自没有本能地追根究底,只能说明这是一个足够冷静理智,且心不含怨气的人。

        若是怨气冲天,指天骂地;若是鲁莽冲动,不分时间地点地揪着不放,这样的人,注定没有前途。

        “以后有的是机会说!”

        楚留仙笑笑,道:“你倒是不着急,短时间内追不上来吗?”

        “咳咳咳~咳咳咳~~”

        公子刚要说话,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近在咫尺,楚留仙清楚地看到,伴着咳嗽的动作,他的前胸、腰间,不住地有鲜血在沁出,很快晕成了一片。

        谈笑自若的他,竟是早已重伤在伤。

        楚留仙神情凝重地问道:“你受伤了?”

        “嗯,还不轻,朱雀真灵都被打散了?!?br />
        “一路下来,斩杀了三个真灵,两个通幽,岂能不付出点代价?”

        剧咳过去了,公子依然是一副悠然自若的样子,脸上仍旧带着轻松的笑容,语气更是轻描淡写。

        “先不说这个?!彼诹税谑?,道:“兄长放心,那人短时间内追不上来?!?br />
        “有兄长你的陷阱,符箓之术,相辅相成,即便是我明知道通过之法,依然弄得狼狈不堪,那个跳梁小丑想要找过来,还要点功夫?!?br />
        “我倒是好奇,兄长你是如何确定,我跟你一样,能梦到彼此?!”

        “在曜古船上,我梦到你在山上各处布置陷阱,还有意让我看清楚你所有布置,便知道不对劲了,特意留心记忆了一番?!?br />
        “果然,我力竭落下,竟然正好落到这座山?!?br />
        “现在趁着还有时间,兄长可能告诉我答案?”

        单单看他脸上那饶有兴致的模样,就知道他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真有兴趣知道。

        楚留仙面露微笑之色,愈发地觉得,眼前这个公子留仙在梦所处的环境里,为敌我所有人看重,不是没有道理的。

        遭逢剧变,身受重伤,大敌当前,生死一线,还能谈笑自若,浑若不觉,天下之大能有几人?

        “很简单??!”

        楚留仙面露缅怀之色,说道:“某人在三岁之前,常常梦惊醒,说有怪梦,偏偏各种方法都治疗不得,还是在之后某一天,突然绝口不提的?!?br />
        “还有,你十三岁那年,一次梦我看到你随身侍女脚步不便,行走如新妇,一看就是刚刚破瓜不久的?!?br />
        “再看你们平时言行,亲昵似是房人,可是无论之前之后,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与任何一个女人行过房事?!?br />
        “要知道,除了这次之外,我每次梦到你都是夜晚,这难道还不奇怪吗?”

        在楚留仙似笑非笑的目光下,公子留仙轻咳了一声,扭过了头去。

        “哈哈哈~~”

        看到始终风度翩翩,气度不凡的公子留仙也会露出这般神态,楚留仙不由得大笑出声。

        公子留仙别扭了一会儿,也随之摇头失笑。

        偌大山腹之,再次满是笑声在回荡。

        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隔阂与陌生,亦随着这一声大笑,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留仙之前做出那么许多的布置,以及那些怪异的动作,答案也都在其了。正是认定了公子留仙如同他自身一样,两个人都能梦到彼此,不然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至于他自身,那就更不用提了,只要公子留仙在梦看到哪怕一次他修炼的情景,自然就能判断出他能梦到什么了。

        两人笑罢,公子留仙淡淡地说道:“客人也差不多要到了,兄长,你可还准备了其他东西来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