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章 预为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呼~”

        “吸~”

        “呼~吸~”

        粗重,急促的呼吸声音,在入夜的房间里,清晰可闻。

        楚留仙躺在床榻上,不住地颤动着,汗水如泉,汩汩而出。

        即便是紧闭着双眼,隔着眼皮,依然能看到他的眼珠子在飞速地转动着,好像有无数目不暇接,铺天盖地而来。

        在这个倏忽而至的梦,楚留仙确实是看到了前所未见的的东西……

        ……

        雄浑壮阔的山岳,明明如镜的湖泊,蜿蜒曲折的溪流,奔涌不息的江河,无边无际的大?!?br />
        如画江山之上的数千丈高空,有一艘满是岁月痕迹的古老楼船在乘风破浪着。

        乘的是,天之上的罡风;

        破的是,漫漫云海的波浪。

        当楚留仙“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值日月之交,玉兔倦而归眠,金乌喜而忘形,恣意地挣脱了束缚一跃而出,如乍起的狂风呼啸而过,亿万道的金光从迸射而出。

        斑驳楼船从船头开始,犹如从黑海驶出,向着红海里驶入一般,一截一截地沐浴到了晨辉之。

        楼船首,一杆旗幡风扬,上书一个大大的“楚”字,迎着朝阳向前。

        “楚”旗下,一个华服公子,负手而立,余者碌碌,退开至少三步,不敢与之并列。

        晨辉如帝王头上的冕旒,映照得他愈发的面如冠玉,凛然不可侵犯。

        ……

        “是他!”

        在看到这个公子样貌后,明明是在梦,楚留仙却有一**上就要醒过来的感觉。

        这醒,不是时间到了,也不是他自己愿意,而是陡然出现的震荡和冲击,好像梦境的空间都不堪重负了一般。

        朦朦胧胧,扭扭曲曲,俨然是梦幻泡影,就要破碎幻灭。

        “不!”

        本能地,楚留仙依稀感觉到了什么,情不自禁地在梦境大喊出声:“不能醒,不能在这个时候醒?。?!”

        反常地在入夜时候困意席卷,接着出现“他”的身影,这岂能没有原因?或许困扰了楚留仙多年的梦境之谜,就此能得到答案。

        这种情况下,试问楚留仙如何肯轻易放弃?!

        明明近在咫尺,站在飞天楼船船首的公子却完全听不到楚留仙的声音,回过头去,似在对身后一个侍女说着什么。

        这边,楚留仙的坚持,已经到了极限,眼前飞快地朦胧了起来,层层雾气笼罩下,他看不到细节,眼前的一切仿佛都被时间加速了一般。

        清晨、正午,一直到傍晚,曜古船横渡虚空的大半天时间,浓缩在一个呼吸里面,“嗖”的一下,自楚留仙的眼前闪过。

        “等等!”

        “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在如同快进般的景象头钥眩的楚留仙,目光陡然就是一凝。

        “慢下来??!”

        他再次大喊着,喊声一幕幕景象,电闪而过。

        先是,楼船上的平静被打破,无数袭击铺天盖地,突如其来,将古船轰击得如同天边夕阳般鲜红,亦如其般飘??;

        继而,楼船一方的人马,现身的袭击者,共同鏖战在虚空,绚丽法术往来如风,尸体坠落如雨;

        随后,“楚留仙”在一众属下的?;は?,飞出了古船,楼船留在远处,拖住了大半的袭击者;

        最终,一路激战不休,“楚留仙”身边所有的高手战死的战死,被拖住的拖住,他独自一人从空坠落下来,坠到了下方的一座山里。

        紧随其后,一个披红发,持血刀者,同入山。

        ……

        看到这里,哪怕明知是在梦境,楚留仙还是下意识地摒住了呼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怎么样了?”

        楚留仙一个念头刚刚闪过,整个梦境,忽然尽数化作了血色,并最终在血色,融化了个干净……

        ……

        “啊~~~”

        楚留仙豁然坐起,一手抓在床沿支撑住身子,胸膛剧烈起伏,心口砰然有声,似是心脏都要炸开了一般。

        老旧的木屋,粗糙的家具,周遭的一切与梦境的景象,俨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楚留仙压根就没去想他怎么出现在这里,大睁着的双眼,有骇然,有惊疑,梦境的一切,“刷”地一下,在脑海飞快地回放了起来。

        “就是在这里!”

        楚留仙心激动,手上用力过猛,原木的床沿竟是被他捏得粉碎。

        对此,他浑然不觉,全部心神都集在了脑海定格住的一个场景上。

        那是“楚留仙”从空坠落下来,坠入了一座山的景象。

        那山,雄浑有余,又不高大;茂密有余,平顶如川。

        那山,不是什么名山,偏偏却是楚留仙一眼就能认出的地方。

        那山,就在脚下!

        楚留仙怔怔地出神着,在过往的十余年间,偶然他也会做一些很荒诞的梦,如在某一天,与梦“楚留仙”相遇,喊一声:

        “嘿,我们从小便认识,我也叫楚留仙?!?br />
        梦醒之后,往往自失而笑,一仙一凡,一公子一草根,除了在梦的世界,能有什么交集?

        楚留仙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毫无准备的时候,那个交集竟然真的出现了,而且,还充满了血色。

        当那抹鲜艳的红,融化了整个梦境之际,“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楚留仙不知道,只是觉得那一刹那,有一股寒意自顶至踵,直泻而下,顷刻之间脊背发凉,全身绷得紧紧的。

        “我得做点什么?!?br />
        “我必须得做点什么?!?br />
        楚留仙一跃而起,连利弊得失,凶险与否都不曾考虑过,本能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救他!帮他!

        只是——

        “来得及吗?来得及吗?!”

        正在这时候,许是听到了房的动静,小可亲推开门走了进来,小手上捧着一个完成的花环。

        “留仙哥哥~~”进门的时候,她笑靥如花地把花环举起来,口喊着:“哥哥你看,你看嘛?!?br />
        楚留仙这个时候哪里有哄小孩子的心情,看都没有看那花环一眼,忙问道:“可亲,今天山上有什么动静吗?”

        可亲被他的语气吓了一跳,本能地回答道:“……没有啊,可亲还去采花了?!?br />
        “这就好?!?br />
        楚留仙长出了一口气,既然没动静,那便是还没有发生。们一幕动静如此之大,怎么可能瞒得过人。

        虽然早有怀疑,但一直到这一刻,楚留仙才确定,他过去十年梦的景象,其实是前兆性的。

        是对方,第二天的景象!

        弄清楚了这点后,楚留仙哪里还敢在这里浪费时间,急匆匆地向着门外跑去,声音从背影出传了过来。

        “可亲,去找你爹,告诉他,今天一整天让村门们都不要出门,全都呆在家里面?!?br />
        “马上!”

        话音刚落,楚留仙已然奔出了房间。

        “哥哥你戴看……”

        可亲话刚说到一半,房便没了楚留仙的影踪,不由得嘟起嘴巴,想把花环丢到地上,又是不舍,气鼓鼓地道:“哼,坏哥哥,以后想戴,一定要拿好多好多的山果果来换?!?br />
        使了下小性子,她终究不敢不听楚留仙的话,也跟着跑出去,去田里面找她爹爹去了。

        等她出门的时候,眼前一花,就看到楚留仙狂风般地冲入了他自家的房子里,旋即又狂风般地冲出,手上还多出了不少捕猎设置陷阱用的家什。

        楚留仙的身影,就像一阵风一样,从可亲面前跑过,顶着正午时分毒辣的太阳,向着村外狂奔而去。

        从头到尾,可亲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用受伤的小狗一般,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

        这个时候的楚留仙,注意到了这个小丫头的存在,她的眼神,但此刻他压根就没空理会,满脑子都在计算着:

        “我是昨天傍晚开始做的梦,现在已经是午时候了?!?br />
        “梦的事情发生在傍晚时分,还来得及,还有几个时辰的时间来布置?!?br />
        楚留仙一路狂奔上山,真上山了,他反而放慢了脚步,一边行走,一边在各个地方布置起了陷阱。

        这座山,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从小打猎、练武,哪一天不需要来回个几趟,即便是闭着眼睛,他也知道哪里最适合设陷阱,设怎样的陷阱。

        奇怪的是,即便是焦虑上脸,心急迫,楚留仙的动作却极其舒缓,在布置陷阱的时候还有意地挪开身子,就好像身后站在一个人,在静静地看着他一般。

        这种严重影响效率的举动,楚留仙一做便是一路,一直到了山腰,昨日里与可亲说话的地界,他才长吁了一口气,停了下来。

        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水,楚留仙又从怀掏出了一叠黄纸,寻了一个平坦避风的所在,一张张地摊开在青石上。

        这是符纸,空白的符纸!

        仙道有符箓之法,下引灵气施术法,上动于天成神通。

        此法,楚留仙在梦,也是学到过的。

        这些符纸,就是他自行竭力制成的,与梦所见的那些相比自是粗糙无比,但也勉强可用。

        “希望这次的运气好一点?!?br />
        楚留仙吐出了胸最后一口浊气,以比之前布置陷阱十倍的专注,咬破手指头,用鲜血在符纸上描绘出了一个个复杂的图案。

        笔划弯曲,似字非字,如图又非图的符号,伴着鲜血一起,行云流水地从楚留仙指尖流淌了出来,烙印在符纸上。

        每每楚留仙的指尖离开符纸,一张符箓完成,就会出现两种情况。

        一是倏忽之间,无火自燃,燃烧殆尽,前功尽弃;

        一是大放光芒,无风自动,悬浮而起,如有灵性。

        楚留仙从头到尾,绘制符箓数十张,绝大多数都是第一种情况。他好像习惯了一样,没有流露出半点失望之色,自然地就开始绘制下一张。

        当所有的符纸消耗完毕,楚留仙面如金纸,浑身颤抖,在他的面前,有近十张符箓放着毫光,微微悬浮着。

        对这个不到三成的成功率,楚留仙似乎颇为满意,面露微笑地自语道:“运气不错,有这几张符箓在,应该能多拖延一些时间?!?br />
        说话的同时,他双手摆动,幻出了数个复杂的手势,临空向着一张张符箓点去。

        “嗖嗖嗖~~”

        内敛于符箓当的灵光再次大放而出,一张张符箓飞舞而起,楚留仙片刻都不敢耽搁,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化雾,将那些符箓尽数笼罩在血雾当。

        “疾!”

        楚留仙大喝出声,两手并在一起,向着山下一指。

        近十张符箓,尽数化作流光,向着山下投去。

        楚留仙以手为引,引导着那些符箓纷纷投入到了他之前所布置下的那些陷阱当。当最后一张符箓如乳燕投林地没入其,光华尽敛的时候,他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到了地上。

        “成了!”

        楚留仙扶在一株小树上,撑起了身子,远眺着他的成果,浸满了汗水的脸上放着喜悦的光。

        至此,陷阱布置完毕,符箓的光辉尽收敛,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同时,他所携带的东西,也正好消耗了个干净。

        “可惜??!我还只是引气期修为?!?br />
        “可惜??!我没有法台来辅助施法,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br />
        之前的那一幕,已经是楚留仙所能做到的极限。

        只有引气期修为,不到真灵境界,灵力不能破体而出,只能融入到鲜血为法术引子;

        没有法台辅助施法,威力更是只能催发出七成,消耗的心头热血则倍增。

        山少年,自制符箓,自学成才,楚留仙所做到的一切,要是让高明的修仙者看到,定然也是要惊呼一声天才的,只是他眼界太高,一直在望着天上罢了。

        休息了片刻,楚留仙这才直起了身来,他面前不远处,繁花开得缤纷灿烂,幽香浮动,沁人心脾,稍稍削减了他心的烦躁。

        抬起头来,只见得太阳早就不在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向着西方滑落了大半,竟是大半个下午过去了。

        “希望,能有用吧!”

        “也希望,我没有猜错!”

        楚留仙一边想着,一边踏入了百花深处。

        那里,就是他准备的

        ——战??!

        也是

        ——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