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沧澜剑

    第三百一十八章 沧澜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秒记住【——网】520x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光~~~

        血洗赤炎宗?叶辰的话如同闷雷一般,在叶踪的耳边响起,叶踪愣住了,他原以为,西武叶家是因为某些东西才攀上了玄冥宗和天机宗,现在看来,绝对不是的,这玄冥宗和天机宗的高手,居然都甘愿被叶辰驱使,这叶辰分明是凌驾于玄冥宗和天机宗之上全文阅读!

        而叶辰居然放言,敢动他就会有人血洗赤炎宗!如果叶辰一个人站在比武台上这么说,他只会大笑三声,但是现在,玄冥宗和天机宗的人如此,让他不得不考量起叶辰的身份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踪头疼欲裂,他想不明白,一直以来被他无视的西武叶家,怎么会有能量调动玄冥宗和天机宗的高手?西武叶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场上所有宗门的人,目光看向叶辰,皆都有些发愣,莫非这西武叶家,是某个超级世家不成?叶辰敢说这样的话,必然是有所依仗!

        估计也就只有少部分人知道,那西武叶家,根本不是什么超级世家,而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以前的他们可以轻易踩死的蝼蚁!

        叶踪一时间进退不得,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拿下叶辰?叶辰刚才的话说得很清楚了,将会有人血洗赤炎宗,在这件事情上,他不敢轻易冒险,如果不拿下叶辰,他的脸面应该往哪搁?

        这里是赤炎宗!

        此时叶赚看向叶辰的目光,也有些难以置信,她抹掉眼眶中的泪水,在她看来,此刻的叶辰如同一个满身金辉的天神一般。不管她遇到什么事情,叶辰都会守护着她。她慢慢站了起来,此刻的她,也不该屈服于命运!

        叶辰瞟向沧澜宫少宫主宗逸,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子,我不愿意以大欺小,看你对媒儿也是痴心一片,如果你能打败我,我就同意你向妹儿求婚,如果打不过我,你还是回你那什么宫再喝几年奶吧!”

        以大欺???叶辰的年龄可是比宗逸还要??!

        “真的?”宗逸看向叶辰,眼眸中骤然闪过一道寒光口

        “当然是真的!”叶辰心道,我虽然同意你向妹儿求婚,但赚儿若是不同意,那我也就没辙了。反正不管是输是赢,你都别想娶妹儿,之所以给你个挑战的机会,只是为了教训教训你罢了。

        宗逸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眼前的叶辰看起来才十七八岁而已,有什么能耐可以打得过我,我的修为可是天尊中期,整个中央帝国年轻一辈中的第一天才,若非忌惮叶辰的背景,他早就出手了!

        “比武场上,生死无怨?”宗逸冷冷注视叶辰,若是在比武场上出现什么意外,这么多人看到了,叶辰背后的势力也不好说什么。

        “生死无怨!”叶辰嘴角微微一撇,点头道。

        “好!”

        既然叶辰亲口说了,那是你自己找死宗逸沉喝了一声,纵身掠起,手化为爪,朝叶辰扑去。

        沧澜鹰击!

        宗逸右手逸散的玄气,化作了一道苍鹰利爪,朝叶辰抓下,那玄气如同一把把利刃,仿佛要将空间撕裂一般。

        这沧澜鹰击是沧澜宫的绝学,八品武技,威力极为霸道,是当年沧澜宫主成名的武技之一。宗逸虽然只有天尊中期的修为,但这一式沧澜鹰击,就连天尊顶峰的高手也不敢硬接!

        虽然不认识叶辰,但他有一种直觉,叶辰和叶媒关系匪浅,对叶媒的爱慕已是宗逸心中的执念,他恨不得让叶辰死所以管不了那么多了。

        沧澜鹰击形成的破空之声,令周围观战的各大宗门的高手们微微一凛,宗逸的沧澜鹰击,已是有了七八分的火候,当真十分了得,若是假以时日,恐怕年轻一辈当中,真的无人能与之抗衡了。

        对面那小子才十七八岁的样子,以他的实力,能够抗衡宗逸?居然还直言挑衅,真是不自量力!

        见宗逸扑向叶辰,叶妹的心骤然窒息,她可是清楚地知道叶辰的实力,以叶辰的修为,怎么可能抗衡得了天尊中期的高手?这段时间,她发疯似地修炼,再加上她体质特殊,修为突飞猛进,但是直到现在为止,她跟宗逸之间,还是差距悬殊,她怎么也想不到,分别之后,叶辰的实力会突飞猛进。

        “小心!”旁边玄冥宗和天机宗那几个长老紧张地喊道,要是叶辰出点什么事情,狮王那里他们还真不好交代。

        虽然叶辰手持狮王令,但在他们看来,叶辰年纪如此之轻,修为定然不是很强,怎么打得过身为中央帝国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宗逸?

        “无妨,我倒要看看,中央帝国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到底有些什么手段,我要告诉你,你这第一高手,不过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罢了!”叶辰哼道,他并不准备手下留情。

        “徒逞口舌之利,去死吧!”宗逸神色狰狞。

        看到宗逸朝自己扑来,叶辰微微冷笑,身上火焰冲天而起,一招赤云封天出手。

        轰的一声,叶辰的火桑玄气和宗逸的水系玄气对撞,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之声,整个比武台像是要被从中撕裂了一般。

        此时也站在比武台上的叶庞感受到两股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蹬蹬蹬连退了几步,体内血气翻涌,面现骇然之色,虽然同样是天尊级的高手,他跟叶辰、宗逸二人修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若是再呆在这里,他恐怕要被叶辰、宗逸的玄气给撕碎,叶庞连忙纵身跳下了比武台。

        水火激撞之中,两个身影冲天而起,近身对抗,嘭嘭嘭,他们对轰的速度极快,那些普通弟子们根本看不清叶辰和宗逸的动作,只有玄级高手,才能看得清楚。

        沧澜宫三个玄尊级长老大惊失色,他们对宗逸的修为是非常清楚的,在年轻一辈中,宗逸至今没有遇到过一个敌手,实力远超同龄中人,乃是当之无愧的天才,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今年龄比宗逸还小的,居然能与宗逸打得不分胜负口

        ,‘沧澜战甲!”宗逸的身上,覆盖了一层淡蓝色的甲胄,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绚烂夺目。

        下方那些来自各大宗门的人纷纷惊呼口

        ,‘居然是沧澜战甲!”

        “不知道这沧澜战甲有沧澜宫主几分火候?”

        “当年沧澜宫主施展沧澜战甲,几乎无人能破,在玄尊顶峰时连杀十二位同级高手,而后晋阶神尊初期,没想到宗逸居然也学会了这一式武技!恐怕现在,宗少宫主已是玄尊之下第一人了吧!”

        嘭,叶辰一记怒碎山河轰击在宗逸的身上,那淡蓝色的甲胄只是散出一道道波纹。

        “今天居然被你逼得施展了沧澜战甲,死在我的手里,也自是你的荣幸吧!”宗逸冷笑了一声,一脚踢向叶辰的脖子,哪一脚,霸道无比,右脚划破空气,产生了强烈的音爆之声。

        下方沧澜宫三个玄尊长老相视一眼,皆露出一丝忧色,跟宗逸对战的那个少年不知道是何来历,若是宗逸将其击杀,说不定会给沧澜宫引来一些麻烦,就算在这比武场上,生死由命,可是难保对方背后的势力不会施展一些手段。但看宗逸出手,如若雷霆,竟是誓要将叶辰击杀,这恐怕有些不妥。

        宗逸年少轻狂,脾气难免火爆一些,加上又是被情所困,出手狠辣是很正常的,若是那个少年落败,看来自己三人得出手救下,保上他一条性命!否则后患无穷!

        感觉到宗逸的腿劲呼啸而来,叶辰眉毛一挑,左手格挡了出去。

        “居然用手挡我这一腿,简直是找死!”宗逸冷然一笑,去死吧!

        嘭的一声,水系玄气阵阵激荡而出,叶辰只是稍稍地飞退了一段距离,而宗逸也是被震得连退了几步。

        ,‘这不可能!”宗逸心中狂吼,自己这一腿的力量,纵然是精钢,也要被一腿轰成碎粉,按照他的想象,叶辰的左手定会被踢断,然后被他一脚踢在脖子上,可是没想到,叶辰居然轻描淡写地用左臂格挡了下来。

        叶辰左手的护臂,一丝丝红色的光芒流过,扩散而出,叶辰用护臂挡下宗逸的一腿,居然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丝力量,全被这护臂给卸掉了,这天火护臂当真了得!

        下方观战的人都有些傻眼,他们看不到叶辰右臂衣衫之下的天火护臂,都万分惊讶,宗逸刚才那一腿的威力,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可是居然如此轻描淡写地被接了下来,这有点令人出乎意料。

        莫非是什么秘法?

        “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口……”叶辰冷冷注视宗逸,宗逸的实力在天尊级当中,绝对是非常了得的,叶辰本身的修为,也就天尊顶峰而已,而且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不像宗逸,上面有人教导,“沧澜宫少宫主不会就这点能耐吧?”

        “居然敢蔑视我沧澜宫的武学,这是你逼我的!”宗逸脸上涨得通红,他悬浮在空中,从乾坤袋中缓缓抽出一把蓝色的长剑,这把蓝色的长剑,仿佛是用水凝聚而成的一般,如同一汪秋水。

        “沧澜剑!”下方发出一阵惊呼。

        “沧澜宫主果然要将宫主之位传于宗少宫主了么?”

        没想到宗逸居然拿出了沧澜剑,就连沧澜宫的三个长老,也是面露吃惊之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