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云隐星小公主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云隐星小公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鬼绝大人,那个妖帝把我们的小行星体带回来了,我们要不要把小行星体抢回来?”其中一个祖魔传音给鬼绝问道。

        鬼绝双目血红,丢失小行星体确实让他极为恼怒。

        “天元城是他们的地盘,周边布满了剑阵,龙帝一旦催动,以我们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手,现在只能忍!”鬼绝阴郁地道,他心中的杀气早已蠢蠢欲动。

        “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

        “我自有安排!”鬼绝沉声道,他眼眸中红芒闪烁,几次跟龙帝交手,他知道龙帝是个谨慎的人,不会那么容易被他们发现破绽·不过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想法,“那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被我们关押在囚牢里,他们两个几次想要自尽,现在已经被我们的意念困缚了!”

        “很好,看住这两个人,我有大用!”鬼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听说叶家族长叶辰非常在意他的族人,如今的他是星主的父亲,天元星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

        天元城,妖帝的归来带来了不少讯息,至少让龙帝等人对周边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除了永恒星墓、天河星域中心的黑市之外,还有一个叫冥城的地方,也引起了龙帝等人的注意。

        冥城是一群星空流浪者建立起来的,扎根在一颗荒芜的星体上,那颗星体处于永恒神国、天魔神国和血色神国三不管的地带,三大神国的人进入那里都要听从一个叫“冥”的强者管束,那个冥身份十分神秘,据说三大神国的人都不愿意招惹,那里跟天河星域的黑市一样,可以交易各种物品,而且那里还是一个巨大的竞技场,三大神国的人在竞技场中角斗厮杀每天都会有不少战败者的尸体被遗弃在星空之中。

        浩瀚的宇宙,强者林立,不知道那个冥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三大神国的人都心存忌惮。

        妖帝的话始终萦绕在叶辰的耳边叶辰盘坐在紫檀香炉里面,不停地运转着九星,他明白,如今的他责任重大。天元星的芸芸众生,还有叶家所有族人的命运,全都牵系在他一人的身上。

        还有小天,小天已经是天元星的星主为了刚刚出生的孩子,叶辰也决不愿轻易地放弃!

        叶辰的意念扫过紫檀香炉旁边的阿狸,阿狸也微闭着眼眸修炼着那俏丽的脸颊有一种说不出的动人妩媚,想到了儿、澹台绫还有狴灵,为了这些一起同生共死的红颜知己,叶辰也一定要守护住天元星!

        一个夜晚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第二天清晨,天元城的上空,一艘巨大的楼船凭空出现,缓缓降落了下来。

        天元城的一众侍神们都露出了恼怒的神色,这艘楼船正是之前出现过数次的云隐星的天河楼船。

        上次这艘天河楼船带走了天元星两个侍神还有十多位战皇难道还没有满足,又一次去而复返了?

        龙帝感觉到了天河楼船上左隐等人的气息。

        “左隐侍神,你又一次来到我天元星到底有何贵干?莫不是还想从我天元星得到什么?”龙帝的声音中蕴含着怒气,滚滚如同惊雷一般。

        “龙帝误会了,我云隐星并没有想要从天元星得到什么此前我们双方的交易,都是你情我愿的不是吗?就算是炀帝和荒帝二人,也是自愿加入我云隐星的!”片刻之后,天河楼船上传来左隐略带几分得意的声音。

        龙帝气怒地冷哼了一声。

        其他侍神和战皇们听到左隐这番厚颜无耻的话语,都颇为气忿,他们最憎恨的就是云隐星这帮落井下石的小人。加上之前炀帝、荒帝和十多个战皇的背叛,更是让他们感觉到切肤之痛。

        “龙帝这一次我来你们天元星,并不是想要从你们天元星得到什么而是因为我们云隐星的小公主想要来天元星看看!”左隐提到他们的小公主时,声音中明显带上了几分恭维。

        天河楼船的甲板上,一个身影孤傲地卓然而立,她白色的长裙随风舞动,在风中猎猎作响。

        她身材丰腴,胸前双峰伟岸,肌肤白皙如雪,莹润的脸庞带着几分冷俊,清澈幽蓝的眼眸中闪烁着孤傲的神色,举手投足间,无不张扬着高贵和桀骜,腰间系着一把如雪玉般的长剑,极为华贵。

        她的耳朵与左隐等云隐星的人不同,虽然也比天元星的人类大一些,却并不十分突兀,圆圆的垂挂在脑袋两边,上面戴着精致奢华的装饰。

        “左隐,这就是你说的快要被祖魔灭亡的星体吗?”那女子开口说道,那种高傲略带嘲讽的语气顿时引得龙帝等人大!恼火。!

        这些云隐星的人,对天元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看不起。

        那个女子的嘴角勾着一丝淡淡的讽刺,意念肆意地扫过整个天元星。

        她是云隐星主的小女儿,云隐星主有七个儿子,却只有她一个女儿,对她格外宠溺,加上云隐星在这片星域算得上强大,这养成了她傲慢无礼、目空一切的性格。

        一个贫穷落后的星体,跟云隐星完全没得比!阮清雨心中下了一个结论。

        除了少数几个实力强大的星体,绝大多数星体都无法与云隐星相提并论,更遑论这小小的即将毁灭的天元星了。

        感觉到阮清雨扫过的意念,龙帝眉毛一挑,这个阮清雨居然是一个侍神强者,刚刚晋阶侍神没多久的样子。

        “有八个侍神级的祖魔在这颗星体上逗留,这些人居然无可奈何,真是没用?!比钋逵赅托α艘簧?。

        阮清雨说话的时候,毫不避讳,在天元星一众侍神们听来,尤其刺耳。

        龙帝等人强压下心中的怒气,不管怎么样,天元星不能再招惹强敌了。

        紫檀香炉里面,叶辰听到这番话之后,拳头也是捏得咯咯直响,天元星的实力确实不如云隐星没错,但也不需要你在这里如此嘲讽。

        “云隐星主德高望重,我们天元星的人对云隐星的小公主也是仰慕已久,云隐星的小公主一定是一位高贵优雅、倾国倾城的美女···…”叶辰的声音从战皇殿深处传来。

        听到叶辰的话,阮清雨面现得色,这天元星总算还有那么几个识相的人。

        她得意了没一会,便听到叶辰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左隐侍神,这个嘴贱的八婆是谁?云隐星为何会派这么一个蠢猪一样的女人来我天元星!”

        听到叶辰的话,阮清雨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按着雪玉长剑的手已经按耐不住了,这个人居然敢骂她!

        “大胆!放肆!你居然敢辱骂我云隐星的小公主!”左隐沉怒咒骂,一股侍神级气息朝战皇殿方向压迫了过去。

        左隐的侍神气息刚刚压迫而下,就被龙帝出手挡住,消弭于无形。

        “难道······这位是云隐星的小公主?”叶辰就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语气中带着几分诧异,又笑了一下道,“左隐侍神你骗我的吧?我心中对云隐星小公主可是仰慕得紧,你们把这个嘴贱的八婆、蠢猪一样的女人带过来,实在是破坏了我心中云隐星小公主那美好的形象!她怎么可能是云隐星的小公主?”

        阮清雨脸色铁青,按着雪玉长剑的手不停地颤抖,她简直快被气疯掉了,这个人居然敢骂她是嘴贱的八婆、蠢猪!而且还故意强调了好几遍!他绝对是故意的!

        听到叶辰暗骂阮清雨,天元星的一众侍神们憋在肚子里都快笑死了,都觉得大为解气,他们作为至少数百岁以上的侍神,自持身份,不愿跟阮清雨计较,但是听到阮清雨对天元星的轻蔑,他们心中还是颇为气忿,叶辰算是帮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之前龙帝将天元星的权力全部交托给叶辰时,他们心中都颇有疑虑,现在看看,把权力交托给叶辰,似乎也还不错。

        “有种你就出来,我要杀了你!”阮清雨咬牙切齿地怒斥道,一对粉白的耳朵气得通红,“刷”的一声抽出雪玉长剑指着战皇殿方向,一股决然的杀气蔓延而出。

        却见叶辰此时就像终于反应过来了一般,有些恍然地询问左隐:“左隐侍神,这位不会真的是你们云隐星的小公主吧?”

        听到叶辰的话,左隐大耳朵剧烈抖了三抖,怒哼了一声道:“当然是我云隐星的小公主!”

        “居然真是云隐星的小公主,不好意思,刚才是个误会,如果知道这位就是云隐星的小公主,我怎么敢骂小公主八婆、蠢猪呢!”叶辰“真诚歉然”地说道。

        “你,你······”阮清雨手持着雪玉长剑,手气得直抖。

        “知道是云隐星的小公主,我如果还骂公主大人八婆、蠢猪,我不是找死吗?这真是一场误会,公主大人请原谅我的无知!”叶辰一口一个八婆,一口一个蠢猪,哪有半分道歉的意思?

        “左隐,给我杀了他!杀了他!”阮清雨歇斯底里地叫骂,已经完全没有仪态可言了,被人指着鼻子骂八婆和蠢猪,她从小到大,何曾被人如此欺辱过?叶辰骂她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刀子戳进她的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