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六百九十五章 魔眼瞳视

    第六百九十五章 魔眼瞳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紫妍月惊诧地看了一眼叶辰,叶辰是怎么知道这个魔眼愿意追随他的?可惜这个魔眼仅仅只有道玄一重境界罢了,对他们帮助并不是很

        在魔眼的带领下,他们穿过几条狭窄的街道,走进了小巷里面一间低矮的破房子里面,这里光线极为昏暗,到处弥漫着臭味,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环顾了一下这个狭小的房间,叶辰有点明白了,魔眼的妻子为什么要离开这里,这样的生活只要是个人都受不了,不过这并不是魔眼的错。

        叶辰面对魔眼站立,右手一动,掌心之中已是悬浮出了一道灵体,由于沾染了一丝魔性,那道灵体上弥漫着一丝丝黑雾般的物质,似乎蕴含了无穷的狂暴力量。

        在灵体刚一出现的时候,魔眼和紫妍月的目光瞬间就聚焦在了这道灵体上。

        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感受着灵体上蕴含的精纯的魔性力量。

        在魔都之城,想要获得灵药、珍宝之类的东西辅助修炼是非常困难的,当魔眼看到这道灵体之后,难以抑制心中的渴望。

        “吞噬掉这道灵体!”叶辰说着,缓缓将灵体印入了魔眼的体内。

        在灵体进入体内的时候,魔眼顿时显现出痛苦之色,那灵体中蕴含着的恐怖力量,几乎要将他撑爆了一般,叶辰的神魂也同时进入到了魔眼的体内,替魔眼疏导着。

        “吼!”魔眼痛苦地嘶叫,不断地挣扎,他慢慢地与这股魔性力量融合着,每融合一丝力量,都要经受非常痛苦的折磨,但是这对魔眼来说并不算什么,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场景,幼年时期所经受的苦楚·颠沛流离,几次被人打伤最终艰难地生存了下来,然后就是妻子的背叛。

        他不甘心,他不想成为一个烂死在外城的废物!

        他想到了大街上像牲口一样被宰杀·躺在街边慢慢腐烂的尸体,他不想成为那些人!

        魔眼咬着牙坚持着,跟叶辰手中的灵体融合度越来越高,他感觉自身的修为在随之不断地攀升着,那红色的眼瞳就像是两束红色的光柱一般,散发出灼热的温度,仿佛能将一切全部燃烧一般。

        魔眼的修为迅速地攀升。

        道玄二重!

        道玄三重!

        道玄四重!

        那晋阶的速度就像是坐火箭一般·一直到了道玄八重才停下来。

        叶辰感觉到,手中那道魔性灵体,有90%都被魔眼的眼睛给吸收了·剩下的108融合进了魔眼的身体里面。以魔眼的肉身强度,他还能再融合几道魔性灵体!

        紫妍月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惊人的一幕,叶辰召唤出来的那道魔性灵体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厉害,居然让魔眼的修为连续攀升了七重?!这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紫妍月感觉到,叶辰召唤出来的魔性灵体,有着一丝第一类种族的气息,可是叶辰自己分明只是一个第三类种族的人类!

        吸收了那道魔性灵体·魔眼未来的修炼,也将是一片坦途,修炼一天比他以前修炼一年还要快!

        魔眼眼眸中的红光渐渐收敛了起来·看着叶辰的目光已是无比的崇敬,“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虔诚无比地磕了几个响头·道:“主人

        魔眼对叶辰已经心悦诚服,而且在那道魔性灵体的影响之下,他对叶辰已是无比忠诚。虽然对叶辰忠诚,但魔眼依然还是原来那个魔眼,别的感情思想方面,没有太大的改变。

        “你的身体还能继续融合灵体!”叶辰看着魔眼平静地说道。

        “请主人赐予!”魔眼恭敬地说道,此刻他的内心无比激动·他明白自己跟随了一个绝世强者,虽然叶辰目前只有战皇级的修为·但就凭叶辰能够召唤出那种灵体,令他的修为突然暴增,他内心之中已是认定,叶辰一定不是凡人!

        叶辰再次召唤出魔性灵体,朝魔眼的天灵盖印了进去。

        不知道魔眼所在的魔瞳一族血脉传承到底怎么样,叶辰感觉到,魔眼的眼睛里,蕴含着一股非常深邃的力量,那种力量隐藏在魔眼的血脉之中,一旦被激活,将会无比强大。

        叶辰决定试一试,能不能把魔眼血脉里面的东西激活出来。

        第二道灵体!

        第三道灵体!

        第五道灵体!

        叶辰一直往魔眼的天灵盖中输入了五道灵体,那五道灵体都融入到了魔眼的体内,魔眼脸上现出痛苦之色,他的眼瞳越来越红,热量越来越高,已经如同灼热的岩浆一般。妍月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力量,蹬蹬蹬地往后退了几步,她感觉到,魔眼身上爆发出一种令‘都感觉到非??志宓钠?,不知道那究竟是什

        “吼!”魔眼的修为继续攀升,一直到了道玄十重,轰的一声,身上的气息狂暴开来,已是进入了战皇境界!

        叶辰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飞刀嗡嗡颤鸣着,他心中暗惊,好强大的血脉,居然连飞刀都产生了一丝反应。

        魔眼痛苦地融合着那些魔性灵体,感觉到自身修为突破到了战皇境界,他心中的狂喜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一切都是叶辰赐予的!

        眼瞳之中产生的变化令他自己也觉得无比惊讶,他发现,自己所能看到的一切,正迅速地向四周扩张,很快地,周围方圆千米范围全部都能看到了,紧接着,整个外城尽收眼底,外城的一切,事无巨细,哪里行人走过,哪里发生了打斗,全都一目了然,然后,整个魔都之城的一切全都映入眼眸,内城那些酒醉金迷,还有那些抛弃了尊严的人……

        这一刻,魔眼的心境突然有了一丝升华,原来曾经的那一切,不过是人生醉梦一场,现在他才真正地理解了这个世界以及人生的含义,他对离开自己的灵霄,不再抱有怨恨,而是怀着一丝悲悯,可怜的人,她以为她追求的是幸福吗?

        魔眼的视野还在不断地扩张,最终整个幽魂星全都尽收眼底,遥望天际,看向茫茫宇宙。

        魔眼看到的这一切,并没有施展任何力量,而是单纯用目力达到的!

        此时,星主级强者血流还有其他那些侍神们都感觉到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他们,全被惊动了,当他们想要追踪对方的位置时,却发现那种感觉凭空消失,再也无处寻觅,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何人在窥视他们。

        魔眼睁开了眼睛,看向叶辰的神情态度异常地谦恭:“多谢主人赐予我的一切,魔眼愿意永远效忠主人!”

        叶辰微微点头,淡淡一笑。

        “主人,我体内的某种神秘血脉被激活了,发现了隐藏在血脉之中的秘法,我现在可以看到整个幽魂星的一切,如果主人想要知道什么消息,魔眼都能告诉主人!”魔眼毫无保留地道。

        听到魔眼的话,叶辰心中不禁有几分诧异,没想到魔眼居然有这样的能力,令他十分惊讶,这种特殊的能力应该是非常有用的。

        紫妍月惊讶万分地看了看魔眼,又看向叶辰,没想到叶辰的灵体居然能够激发魔眼这样的能力,她对叶辰的灵体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兴趣。

        叶辰想了想道:“魔眼,你帮我看看,幽魂星到底有多少侍神级的祖魔,他们都在干些什么!另外,影杀一族的族人都在哪里?”

        “是,主人!”魔眼恭敬地道,他的眼眸中红芒闪烁,片刻之后道,“整个幽魂星上共有三个侍神级的祖魔,有一个正在不断地招募各个种族的魔人,有一个在培育巨奴,还有一个在给各个种族的魔人植入魔种!影杀一族的人都在魔都之城的内城,负责替祖魔一族照看一些生意?!?br />
        “照看生意?他们在贩卖什么?”叶辰疑惑地问道。

        “在贩卖一些魔性灵药还有魔器之类的东西,另外还有各个种族的奴隶,以及大量掠夺来的星辰之石、星辰核心以及星辰精髓!”

        星辰之石、星辰核心以及星辰精髓正是血魔一族需要的资源!

        叶辰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血魔一族愿意跟祖魔一族结盟。

        想要营救影杀一族是有一些困难,不过可以一步一步慢慢来,叶辰让魔眼将他所看到的内城的情况全都告诉自己,他准备到内城去经营一番,来了幽魂星,对叶辰来说是一个机会。

        如果永远都困在天元星上,他们始终无法了解这个宇宙,他若是能够在幽魂星站稳脚跟,天元星就会更加安全!

        “魔眼,这里是二十万魔金,我要你在这魔都之城外城好好经营,赚取更多的金钱,扩充势力、招揽手下!”叶辰正色道,以魔眼现在战皇级的实力,外城的魔人一般是伤不到他了,只要不碰到内城的人就没事,如今魔眼的洞察力已经非常惊人了,应该可以避过很多危险。

        “我要怎么样才能赚取金钱?”魔眼皱着眉头问道,他从小到大在外城,知道在这里赚钱有多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