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幽冥宫之谜

    第六百八十九章 幽冥宫之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叶辰,你觉不觉得,祖魔和轩灵侍神退得有些奇怪?”若云感觉到叶辰朝她走过来,转头看向叶辰问道。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他们恐怕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紫芸星!”叶辰有些忧虑地道,“或许是想要等援兵过来再对紫芸星动手!”

        “你说星魂和祖魔之间这么不停地争斗,到底有什么意义?”若云悠然地叹道,她声音清冷,就像这月光一样,不带有一丝烟火气。

        叶辰淡淡一笑道:“很多时候,追寻一件事情的意义,倒不如想想,在这件事情上你有哪些选择。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们每个人肯定都希望远离纷争,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别无选择。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去享受生命的过程,为何要追寻生命的意义而令自己徒增烦恼?”

        听到叶辰的话,若云眉头微皱,如果连活着的意义都不知道,那岂不是跟傻瓜没什么区别了?但转念想想,叶辰的话里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智慧,如果活得开心,当一个傻瓜又何妨?

        若云心中豁然开朗,叶辰这简简单单的一句,却是蕴含着一种对生命、对天道的感悟,她不禁多看了几眼叶辰,真不知道叶辰这么年轻,怎么能做到如此淡然。

        若云不知道的是,叶辰已经活了两世了,自然有自己的一番领悟。

        “叶辰,我想去其他星体,你跟不跟我一起去?”若云看了一眼叶辰,带着一丝孩子般的兴奋和雀跃。

        “去其他星体?”叶辰微微皱眉。

        “不错,紫芸星曾经是这片星域的中转站!”若云一脸跃跃欲试。

        “可是这里的传送阵很多都被破坏掉不能用了?!?br />
        “总归是有些还能用的,就算绝大部分不能用,也有一两座可以修复。我想去冒险,经历一番不同的人生,你去不去?”若云满怀期待地看向叶辰,她那精致的俏脸在这一刻格外的容光焕发。

        “在没有确定那边是否安全之前,你确定要去?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这岂不是成了跟你一起私奔?”叶辰呵呵一笑调侃道。

        若云白了叶辰一眼,哼了哼道:“得了吧不过是你的一个分身而已?!笨吹揭冻接屑阜殖僖傻难?,耸耸肩道,“算了,我也只是说说,天元星的?;姑挥薪獬?,我也不能随随便便离开,等天元星的?;獬宋乙欢ㄒツ且桓龈鲂翘?,去看看那精彩的世界!”

        若云抬头仰望着无尽的星空,那灵动的眼眸中有一种深深的憧憬。

        叶辰感觉到,若云就像是一只追寻自由的鸟儿,不断地想要飞向更广阔的天空。叶辰想想,自己应该是一个恋家的人,若不是情非得已,他就连分身也不想离开天元星,不过为了能够守护那些自己至亲至爱的人,叶辰明白,自己不能永远都驻足于天元星和紫芸星。

        浩瀚的星空之中充满了太多未知的东西随便某些东西如果突然降临,便能将叶辰守护的东西毁灭,想要不再惧怕那些东西那就只有尽可能地去了解它们!

        “叶辰,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那几个老婆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若云看向叶辰问道月光流泻在她的脸上,将她衬托得愈发动人,那俏丽的脸颊上,微微闪过一抹红霞。

        “这个,要从何说起?”叶辰略有些尴尬,若云身上的白色纱衣,在月光之下状若无物依稀可见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令叶辰不由得想起了先前那件尴尬的事情不得不说,若云还是非常有料的。不过他和若云之间,也仅仅只是朋友而已,跟阿狸、澹台绫、狴灵还有叶的感情是不同的。

        “既然不肯说就算了!”若云又白了叶辰一眼,气哼哼地嘟了嘟嘴,纵身飞掠而去。

        看着若云的背影,叶辰傻了眼,摸了摸鼻子,他有说过不说吗?他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而已,真不知道若云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叶辰伫立湖边的身影越来越小,想到刚才叶辰那异样的目光,若云不禁脸颊绯红地暗啐了一口,她又怎会不知,叶辰刚才又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在月光之中飞掠,她抬头看向那遥远的星空,清澈纯净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紫芸星陷入了一种诡秘的平静当中,三位侍神将紫芸星的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而叶辰的第三分身和若云则是在圣湖附近修炼。

        青帝等三位侍神除了教导紫芸星原住民们修炼之外,不时地用意念查探紫芸星周围,想要找到那两个祖魔还有轩灵侍神的踪迹,但是他们都失败了,一无所获。

        祖魔可以在星体之间自由地游走,而侍神们只能被困缚在星球之上,所以青帝等人只能在紫芸星上耐心地等待着

        天元星,东川大陆。

        叶辰的第二分身吞噬完鹏皇体内的那道魔种之后,身上的魔气愈发浓郁,他离开天元大陆来到了东大陆。

        神魂朝地底琼楼那边扫了一眼,以叶辰现在的修为完全可以继续探索地底琼楼了,但另外两个分身都有安排,这个分身身上魔气太重,还是不要冒然进地底琼楼为好。

        叶辰此行的目的地是幽冥宫!

        “嗖”的一声,叶辰的身影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电光,落在了幽冥宫前。

        那块刻着“幽冥宫”三个字的残破的石碑依然静静地树立在那里,这里到处都长满了蔓藤和青苔,地面上依稀有一些足迹,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了。

        到这里之后,叶辰忽然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当年,他、阿狸还有小翼修为还很低的时候无意间闯进了这座幽冥宫当中,被一群飞行妖兽石雕追杀,差点死在这里。

        那些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如今的叶辰已经是战皇强者,自然不会将那些石雕放在眼里。

        叶辰朝幽冥宫里面走了进去,那宽阔的廊道之中,不时有呼啸的冷风吹了出来。

        穿过那处大厅区域,壁画上一幕幕影像掠过,叶辰已经完全不受壁画上幻境的影响了,穿过宽阔的廊道继续往里,神魂一路向里面探去,叶辰感觉到,一股幽暗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就算如今已经有了战皇境界的修为,叶辰依然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被镇压在幽冥宫地底的,是巨灵一族首领的尸骸,东南西北四处大陆共有六座幽冥宫,也就是说,这座幽冥宫里,仅有一截尸骸而已!

        据说巨灵一族首领化身祖魔之后,就连天元星主亦不是其对手!

        经过以前那片酒窖区域,叶辰发现那些飞行妖兽石雕还在,不过这一次这些石雕却没有主动攻击自己。

        看来身上的魔气真的能起到迷惑的作用,叶辰心下稍定,继续往里走去,发现前面有一片禁制阻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叶辰走到了禁制旁边,用手抚摸着禁制,想要感知一下禁制的厚度。

        感觉到一缕缕魔气从自己身上流过,像是在探查着什么,叶辰也释放出了体内的魔气。

        片刻之后,对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禁制不再阻挡叶辰前进,叶辰的身体慢慢进入了禁制之中,刚刚踏入禁制,叶辰便看到,禁制的入口处站着两个虎头人身的妖兽,他们手持钢叉,身高足有三米,长相极为狰狞。

        这两个虎头人身的妖兽竟都是战皇级的,而且至少是战皇五重以上的强者!

        两个妖兽看了叶辰一眼,便回过头不再理会,他们感觉到了叶辰身上的魔气,把叶辰当成了自己人。

        叶辰心中微惊,外面那层禁制非常牢固,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叶辰想起来,之前龙帝说就连他亦无法破开幽冥宫周围的封??!没想到幽冥宫的封印之中,居然别有洞天,连守卫入口的都是战皇五重的强者!

        叶辰顺着深邃开阔的地道朝里面走去,在隧道的尽头,居然修建了一座庞大的传送法阵,一个全身乌黑肥胖的老太婆正坐在传送阵旁边,她抬头看了一眼叶辰,感觉到叶辰身上的魔气,声音粗哑而冷淡地说了一声:“进去吧!”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居然还有一座传送阵?这座传送阵是通往哪里的?

        叶辰心中充满了疑惑,却不能询问,只能装作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叶辰正想进入传送法阵,那老太婆忽然看着叶辰,没好气地问道:“有没有带魔金?”

        “魔金?这个吗?”叶辰微微一愣,右手一动,从乾坤袋里掏出两枚魔金,用手抛了抛问道,他这个分身过来的时候,还是带了那么一些东西的,光是魔金就足有几百万,如今的叶辰已经完全不缺钱了。

        “给我!”那个肥胖的老太婆一看到魔金,脸上立即笑出了一层层褶子,就像一朵老菊花,一把夺过叶辰手里那两枚魔金,显露出了贪婪之色,多瞟了一眼叶辰腰间的乾坤袋。

        叶辰立即露出了警戒之色,战皇强者的气息锁定了对面这个老太婆。

        那老太婆身体一僵,尴尬地笑了笑,略带着一丝谄媚地道:“没想到是一个战皇级的强者,老太婆我有眼无珠,多有冒犯?!彼焐纤淙徽饷此?,却还是将那两枚魔金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弯腰道,“请进,请问您要到哪个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