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投票

    第六百五十八章 投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叶辰眉头紧锁,小翼和玟儿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般,他用神魂试图查探出什么,但小翼和玟儿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神皇,你居然对两个孩子施加如此阴狠的手段,实在是太卑鄙了!”叶蒙再也忍不住,指着神皇大声骂道。

        叶家族人们纷纷躁动,他们对小翼和玟儿,感情很深,看到小翼和玟儿突然的变化,自然认为是神皇施加了某些手段,恨不得冲上去跟神皇一战。

        叶辰将所有族人激烈的情绪压了下来,在这里争吵对叶家并没有任何好处,叶辰目光冷冷地盯着神皇。

        神皇还是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扫了一眼叶蒙等人,沉哼了一声道:“叶家的人说清楚,本皇究竟施加了什么手段?莫非本皇庇护两个孩子也有错吗?我承认,你们叶家人才辈出,诞生了这么多战皇,举世瞩目,但是想在战皇殿撒野现在还早了点,除非等你们叶家出现一个侍神,那我等无话可说!”

        龙帝一直盘坐在高台之上,神色平静,没有说一句话。

        叶辰站了起来,冷冷地注视着神皇,道:“神皇大人,小翼和玟儿都是我叶家之人,我叶家长辈待他们视如己出,自从去了道庭之后,就一直被道庭关押,不知道期间神皇大人对他们施展了何种手段,令他们对我叶家族人这般冷漠。对两个孩子做这样的事情,神皇大人难道真的可以无愧于心吗?神皇大人对叶家做的事情,我叶家都记下了!这笔帐我们迟早要算清楚!”

        “你这是在威胁本皇吗?笑话!本皇会怕你的威胁?本皇做事,自当无愧于心!”神皇冷哼了一声道。

        “神皇大人,那叶茂等人你又作何解释?”叶辰目光宛如实质一般,盯着神皇。

        神皇也毫不在意地与叶辰对视,道:“你叶家的人,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这几个叶家族人叛出叶家,到我道庭寻求庇护我道庭可怜他们予以收留,你们想要让他们回去,如果他们自己同意回去,那我自然无话可说!”

        叶茂等人“噗通”一声在神皇旁边跪下神色恳切地道:“吾等不愿回叶家,还请神皇大人收留!”

        叶茂痛心疾首地指着叶辰道:“叶家族长心狠手辣,专制霸道,因为我们知道了一些秘密,就想杀我们灭口,所幸被我们逃出,还请神皇大人不要让我们回到叶家!”

        战皇殿中一众战皇们面面相觑议论纷纷,莫非叶辰果真是这样的人?

        “血口喷人!”叶家族人们义愤填膺。

        “叶茂他们被控制了!”

        “神皇,你好毒愧为道庭之主!”叶家族人们纷纷出口辩驳。

        叶辰握紧了拳头,看着前方道貌岸然的神皇,他确实是小看了神皇,他完全没想到,神皇身为道庭之主,居然会施展这样阴毒的手段。一时不查,被神皇给阴了,叶家就算在这里跟神皇辩驳也没什么用,小翼、玟儿还有叶茂等人都被神皇所控制局面不利于叶家。

        神皇转身对龙帝道:“龙帝大人,弟子还想说一件事情,弟子停留在战皇十重已有数十年之久原本极有希望在这一两年突破侍神。此前弟子从叶茂等人那里得到一本叶氏家族的修炼功法,尝试着修炼了一下,岂料那功法逆乱经脉乃是一种可怕的魔功,弟子赶紧停止修炼,但也因此经脉受损,好不容易壮士断腕,强行废掉两成的修为,这才平安无事。叶家的功法诡异妖邪,叶氏家族包藏祸心还请龙帝大人明鉴!这是叶家的功法秘籍,请龙帝大人过目?!?br />
        神皇说着双手将一本书册承给龙帝。

        “神皇,你确定你的功法是从叶茂手中获得的吗?你安排了几个奸细在我叶家,我故意将篡改后的功法让虚厌拿走,你居然也信,而且尝试修炼,真是报应不爽!”叶辰冷笑了一声道。

        龙帝翻看了一下神皇递交上来的秘籍,微微皱眉。

        “这功法玄奥精深,却不像是魔功口诀,聆风多虑了?!绷郯诹税谑值?,他又怎会看不出来,道庭跟叶家针对上了,双方谁也容不下谁,一边道庭掌管天元大陆多年,龙帝等人还要借重道庭,另一边叶家天才辈出,未来更是天元星的中流砥柱。

        “龙帝大人……”神皇还想说什么。

        龙帝挥挥手打断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多管。关于此事,既然叶家和道庭争执不下,那还是按照原来的规矩,由战皇殿表决,所有战皇投票,赞同小翼、玟儿还有叶茂等人回到叶家的,可以投票支持叶家,过半数同意,那就让这几个人回到叶家。如果不赞同的,可以投反对票,十天之内通知所有战皇投票!你们可有异议?”

        龙帝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让任何一边心生芥蒂,所以施了一招太极推手,战皇殿所有战皇投票,那不管结果怎么样,道庭和叶家都只能认了。所有战皇投票解决纷争,这个惯例已经延续了数万年,自从这个规矩建立以来,避免了不少麻烦,如今这依然是解决事情最好的手段。

        神皇想了想,点头道:“弟子同意!”

        神皇志在必得,道庭掌控天元大陆这么多年,在战皇殿的影响力根本不是叶家能够比拟的。虽然叶家有三十多位战皇,也有很多战皇与之联合,但道庭这边很多位战皇排名靠前,依然占据着绝对优势。光神皇一人就拥有二十票,抵得上叶家二十个战皇了!排名前十的战皇中,确定站在道庭一边的,也有半数以上!

        小翼、玟儿还有叶茂等人不知道被神皇施展了什么手段,想要让他们自愿回到叶家是不可能了,现在的局面对叶家不利,如果让所有战皇投票,叶家至少还有那么一线机会。

        “既然龙帝大人这么决定了,我叶家也同意,十天之内,愿赌服输?!币冻侥蠼袅巳?,看了看小翼和玟儿,不管怎么样,为了小翼和玟儿,这次一定要赢!想想东大陆那些死去的叶家族人和星殿弟子,叶辰心中仇恨更深。

        神皇心中冷笑,战皇殿所有战皇投票,你叶家还能玩得过我道庭?想起之前被叶辰给阴了,神皇心中怨愤不已,那可是两成的修为,他至少要十多年才能修炼回来!

        战皇殿众多战皇们议论纷纷,在这件事情上,绝大部分战皇都不急着投票,支持道庭和支持叶家的,在所有票数中占了极少数,他们先要看看形势再决定将票投给哪一方。

        看着远处神情冷漠的小翼、玟儿和叶茂等人,很多叶家族人都不禁红了眼眶,神皇这么做,无疑是在所有叶家族人心上狠狠地剜了一刀,此仇不同戴天!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散了吧!”龙帝挥挥手道。

        神皇朝叶家族人这边看了一眼,带着小翼、玟儿等人施施然地离开了战皇殿。

        看着神皇的背影,一众叶家族人们目呲欲裂。

        “族长,我们该怎么办?”

        “若论票数,我们恐怕比不过道庭!”

        “我们这么多人,而且跟那么多战皇交好,我不信票数赢不过道庭!”

        “可是与我们交好的那些战皇,在排位表上的排名并不高,票数还远远不够!”一众叶家族人们争论着。

        看到叶辰愁眉不展,叶柔声安慰叶辰道:“叶辰哥哥,我马上回圣月战部吧,我可以恳求圣月战部的几位战皇支持叶家!”

        “对,我们各个战部都有人,那些战皇应该还是会卖给我们一些面子的,如果他们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满足他们,哪怕一个一个去拜访他们!我们一定要让小翼、玟儿还有叶茂他们回来!”叶家族人们群情涌动。

        叶辰沉思片刻道:“叶蒙、叶璇……你们去联络你们的师傅,让你们的师傅带着去拜见各位战皇,所有隶属各大战部的,回战部去见那些战皇,天元大陆一百多位战皇,每一个战皇都要给我拜访到,他们有什么要求,你们用星辰水晶转达给我!”

        “好!”叶家族人们轰然应是。

        所有人从战皇殿鱼贯而出,分头行动了。

        看着叶家族人们离去的背影,龙帝若有所思,一般家族各个战皇之间,关系并非那么和谐,有时甚至为了各自的利益而争吵,但叶家的团结,超出了想象。

        “聆风想要打压叶家,并非明智之举?!绷垡⊥诽镜?,作为侍神,他又怎会看不出来神皇用的一些小手段,不过这些事情总归是不能说出来的。不管是道庭还是叶家,都不能打压,能用一些手段平衡最好了,“希望不要闹得不可开交才好?!?br />
        龙帝和远处的腾云相视一眼,腾云也一副了然的表情。

        “父亲,我觉得这件事情,神皇做得有点过了?!碧谠拼舾鄣?。

        “这件事情聆风做得确实有点过,但他身为道庭之主,这么多年对天元星做了很多贡献,我们也不能让他们这些人寒了心?!绷鄣?,作为天元星的侍神,他除了要守卫天元大陆,还要负责协调战皇们之间的关系,对下面不能太强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