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借钱

    第五百六十七章 借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但是,进出天元大陆至少要八亿影金,我们要从哪里得到这样一笔钱?”一言定定地看着徐青,“你的意思是,把领地卖给凌宇?”

        “不错,也可以先抵押给凌宇,找凌宇借!”徐青淡淡一笑道,“虽然凌宇跟叶辰有所来往,但也不过是交易了几件道器而已,要说交情肯定没那么深厚。我们用领地做抵押,找凌宇借钱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大不了付给他一些利息就是了!等截住了叶辰的钱,我们立即能把钱还上,还能大赚一笔?!?br />
        一言凝眉沉思,他心里略微有些不安,但仔细想想,这样似乎又没什么问题。之前他派了一个神玄武者前往东大陆,没想到竟然被截杀了,想了想,以叶辰的财力雇佣一两个神玄级别的打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如果自己和徐青一起去,两个道玄级别的,还能出什么问题不成?

        “你确定叶辰那小子手里真有三十五亿?”

        “确定?!毙烨囿贫ǖ氐阃返?。

        “那好,这一票,我们干了!”一言豁出去地沉声道,先是拍卖会的时候损失了九千万,派遣下面的人前往东大陆又损失了近三亿影金,已是令一言和徐青手头的流动资金被耗得一干二净,要不是酒馆和领地每天丰厚的收入,一言和徐青恐怕已经支撑不住了。若是能够成功干上一票,把叶辰手头那三十五亿影金截住,那就不会再像现在这般困窘了。

        “好,我联络凌宇,用我的领地抵押也可以!”徐青舔了舔唇,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

        “我们一人各借四亿影金吧。我是麟皇弟子,凌宇多少也会卖点面子,不敢黑到我的头上来!”一言负手自信地道。

        “不如干脆直接各借十亿,多带一些人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徐青说道他们对东大陆那边的情况一无所知,还是先有所防范,多带一两个人出去更为稳妥一些。

        即便借了二十亿影金,只要能够截住叶辰手里那三十五亿影金那他们就不会亏!

        一言和徐青商议确定下来之后,便派人将凌宇请了过来。

        凌宇施施然走进了一言的酒馆,看到一言和徐青,凌宇笑眯着眼,说不出的和气,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笑道:“一言兄徐青兄,我们又见面了,幸会幸会?!?br />
        “哈哈凌宇兄客气了?!币谎孕θ菘赊涞毓傲斯笆?。

        “凌宇兄快快请坐!”徐青热情地道,右手作了个请的姿势。

        凌宇一撩衣服下摆,不动声色地坐下了,一言忙让人端了茶上来。

        “嗯,好茶?!绷栌疃似鸩?,闻了闻茶香,呷了一口,这才状似随意地开口地道:“不知道一言兄和徐青兄把我叫过来,有什么事?”

        一言和徐青相视一眼面上都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唉,一言难尽啊,今天有些事情要麻烦凌兄了?!毙烨嗵玖艘簧现康氐?。

        “哦?一言兄、徐青兄跟我不必客气,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绷栌钅抗馍ü谎院托烨?,端起茶杯喝茶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他已经猜到一言和徐青请他来的目的,之前那些消息都是他散播出去的,徐青以为买通了他和叶辰手下的人,实则也是他和叶辰的安排。

        凌宇耐心地等待着,现在看来一言和徐青就要上钩了。

        “是这样的,过几日便是我师门的祭天大典我看中了一件道器,想要买下来送给师傅以讨得他老人家的欢心,无奈······囊中羞涩?!币谎远倭艘幌?,似是难以启齿,一脸苦笑。

        “一言兄说笑了,以一言兄在烟云圣城的经营,怎可能连一件道器都买不起?”凌宇呵呵一笑道,一脸的不信。

        一言老脸一红,心中把凌宇骂了个半死,凌宇不会是在讽刺自己吧?无奈已经开了口,他只好继续苦着脸道:“凌宇兄太高看我了,我虽然在烟云圣城经营了很久,但烟云圣城毕竟是个小地方啊,哪能跟凌宇兄相比,而且我看中的那件道器,可是价值二十五亿影金!”

        “哦?二十五亿,那确实是有点贵?!绷栌钐袅颂裘?,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

        “我将手头的钱全部聚拢起来,又向徐青兄借了一些,才勉强凑够五亿而已?!币谎蕴颂值?。

        凌宇心中不屑一顾,一言和徐青派去东大陆的人都是被他手下的人截杀的。一言和徐青现在还能凑出来五亿?这话鬼才信呢。

        “一言兄的意思,是想向我借二十亿?”凌宇看着一言,有些为难地皱着眉道,“一言兄并不是我不肯帮忙啊,你们也知道,我刚刚购买了那么前几日我又花大价钱买了六件道器,现在我手里的钱实在不多了,种植下去的天域圣果在第一批成熟之前,还要大量的投入,委实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凌宇哭穷,一言和徐青也在预料之中,毕竟是二十亿影金,谁又会说借就借的?凌宇表面上虽然客客气气,实则对他们两个提防着呢。听凌宇那么一说,看来凌宇从叶辰手里购买了六件道器的事情是真的了。

        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凌宇已经是叶辰那边的人了,还被蒙在鼓里。

        “凌宇兄,我自然不会让你为难,这笔钱我只借十天,十天后一定能够还上!莫非凌宇兄还信不过我不成?”一言神色严肃,信誓旦旦地道,“我一言向来是个守信之人?!?br />
        “我自然是信得过一言兄的,只是我手头实在是没钱??!”凌宇无辜地道,一副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没钱的样子。

        一言和徐青相视一眼。

        沉默片刻,徐青便在一旁说道:“一言兄与我情同手足,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的,不如这样吧,以我二人手里的一半土地作为抵押,向凌宇兄筹借二十亿影金,就算我们还不上,到时候凌宇兄把土地收走便是了,我们二人一半的土地,还怕不值二十亿吗?凌宇兄以为如何?”

        “我手头委实没多少钱了,并不是我不愿意借给二位,而是真的没有啊?!绷栌钜廊灰桓笨闪桶偷难?,沉吟片刻道,“如果两位兄弟一定要用钱,我倒是可以帮两位筹借一些?!?br />
        “那就劳烦凌宇兄了?!币谎怨笆值?,心中腹诽不已,凌宇这小子真会没钱?说什么他都不相信!

        “只是······若向别人筹借的话,这个利息是要支付一些的?!绷栌钏坪跤行┎缓每诘难?,尴尬地笑了笑道。

        一言和徐青心中怒火熊熊,凌宇这小子装了这么久,终于图穷匕见了,归根到底是想要向他们要利息!但是,他们有求于人,也只能好声好气地陪笑。

        “利息自然是要付的?!币谎岳斫獾氐愕阃?,问道,“不知道利息是多少?”

        “十天的话,利息差不多要五亿左右,如果二十天,就要十八亿了,如果三十天,利息是三十七亿?!?br />
        一言听着那一个个数字,心里气得直抖,凌宇这分明是趁火打劫!

        “外面的借贷利息都是如此,我也没有办法?!绷栌钗弈蔚靥颂值?,“所以一半的土地抵押怕是不够,要用全部的土地做抵押才行!”

        “全部的土地做抵押?”徐青一惊,面色已是十分不好看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麻烦凌宇兄了?!币谎砸彩敲嫔芽?,用一半的土地作抵押已是他们的极限,凌宇居然要他们用所有的土地抵押!

        “那我就告辞了?!绷栌钫酒鹄垂笆指娲?,没有任何不快的样子,笑吟吟地走了出去。

        看到凌宇出门而去,一言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骂道:“吗的,凌宇这小子也太黑了,二十亿的本金,三十天利息居然要三十七亿!”

        “去东川大陆五天应该能够来回,五亿的利息倒还可以接受。但是让我们用所有的土地作抵押,这也未免太狠了?!毙烨嘀迕嫉?,虽然按照正常市场,他们一半的土地差不多价值二十多亿,想要抵押借到二十亿影金根本不可能,只能按凌宇说的用全部土地抵押才能借到二十亿。但是让一言和徐青气忿的是,凌宇这小子居然这么黑,一点情面都不给!

        “凌宇这小子,肯定巴不得我们还不上,然后吞了我们的土地!”一言恨恨地说道。

        谁能说,凌宇没有这样的念头?

        “凌宇是个商人,会这么黑倒也还算正常,他不黑我们倒是不正常了?!毙烨嗪吡艘簧?,估计他怎么也想不到,凌宇早就跟叶辰串通好了在算计他们呢。

        在一言和徐青的观念里,像凌宇这样的高门大阀子弟,就算跟叶辰有所接触,也不可能会跟叶辰这样的下等平民合作。

        “先看看情况再说,我们得先确定,叶辰那小子是不是真的有三十五亿,不然亏了,我们只怕是要血本无归?!币谎猿聊痰?,这件事必须做得十分谨慎,毕竟这关乎着他们的所有,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那么一些不安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