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战将至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战将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叶辰的神魂追踪那个身影一路掠去,那个身影速度奇快,飘忽不定,连神魂竟也无法锁定。

        一直到了神雷之城极为隐秘的一处人造山林之中,那个身影这才停了下来,转过身朝叶辰这边看了过来,脸上笑意盈盈,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媚,身后九条红色的尾巴缓缓摆动,正是九尾妖狐梁嫣儿!

        叶辰纵身飞落,直视梁嫣儿。

        “这大晚上的,辰夜弟弟一直追在姐姐的后面,该不会是想对姐姐意图不轨吧?”梁嫣儿轻轻绞着自己纤细的玉指,一脸含羞带怯地看着叶辰,那轻纱在不时闪现的雷光之下,细腻的肌肤和高耸的玉峰若隐若现,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

        叶辰一脸被雷到的神情,道:“嫣奶奶,您老人家记性似乎不大好,我们可是差了好几辈呢,我怎么好意思叫您姐姐?而且,不是嫣奶奶自己把我引到这里来的吗?何苦装出这副害羞的样子,要是让别人知道您老人家居然也会知道羞,那大家可就有的忙了?!?br />
        “忙什么?”梁嫣儿虽然很不满叶辰说她老,但还是下意识地问道。

        “忙着捡下巴咯?!币冻教颂?,一脸淡定地道,这个梁嫣儿绝对是心怀不轨,叶辰损起她来也是毫无压力。

        “你……”梁嫣儿脸上闪过愠怒的神色,看着叶辰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机,不过仅仅只是一闪而逝,脸上又恢复了笑盈盈的样子。

        “哎哟”梁嫣儿发嗲地娇吟了一声,撒娇似的搔首弄姿,“小弟弟可真不会说话,别听狴灵在那胡说八道,难道你不觉得,嫣姐姐比狴灵要漂亮多了吗?”梁嫣儿说着。诱惑地将胸前的轻纱往下拉了拉,露出那深深的沟壑,修长的双腿更极具诱惑地并拢了一下。

        “不觉得?!币冻嚼渥乓徽帕?,毫不留情地打击道,“嫣奶奶,拜托别在这里倒人胃口了,有什么企图直说吧?!币冻奖涣烘潭泥巧瞧鲆簧砑ζじ泶?,实在不想跟她继续废话下去了。

        叶辰感觉到,梁嫣儿在说话的时候,不时地用了一些幻术力量。不过叶辰根本没有受到她幻术的影响。他这个分身没有把迷幻宝珠带过来,只戴了一枚清神戒指,不过一枚清神戒指已经足以让任何幻术师头疼了。

        “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辰夜,我知道你手里有迷幻宝珠,那迷幻宝珠乃是我妖狐一族遗落的至宝。只要你愿意把那迷幻宝珠给我,人家……人家随你怎么样都可以……”梁嫣儿楚楚可怜地轻咬着红唇,似有无限娇羞,双眸泛出一阵水光。双臂在胸前夹了一下,使得那对高耸的玉峰差点跳脱出来,姿态极为诱人,任何一个男人见了恐怕都早已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只可惜。叶辰丝毫不为所动,心中恍然,原来梁嫣儿的目的竟是迷幻宝珠。迷幻宝珠明明是狸猫一族的至宝,这梁嫣儿还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想让自己把迷幻宝珠给她,不说门都没有,窗户都不会有一个。

        “不好意思。就算你把衣服脱光了,我也不会把迷幻宝珠给你的?!币冻剿郾?,好整以暇地看着梁嫣儿,看她还会耍什么花招。

        梁嫣儿魅惑人心的脸庞僵硬了一下,再也笑不出来了,这还是第一次,她无往不利的美色居然起不到丝毫作用,让她简直怀疑这个辰夜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她感觉到叶辰并没有把迷幻宝珠带在身边,否则她早就动手抢了。

        梁嫣儿脸上神色变了几变,终于不再故作姿态,咬了咬牙道:“我可以用三件至宝与你交换!”她右手一动,手中凭空浮现出三件至宝,一把剑、一条项链、一枚珠子,全都绚丽夺目,居然也都是至宝级别的,她定定地看着叶辰,眼中有几许防备。

        不知道梁嫣儿是从哪里获得这三件至宝的,不过想了想,这女人已经活了几千岁,有些珍藏倒是不足为奇。

        “就算你拿出十件至宝来,我也不可能跟你交换,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币冻娇戳四侨帘σ谎郾闶栈亓四抗?,撇了撇嘴不屑地道。

        “你确定?”梁嫣儿有些错愕地看向叶辰,迷幻宝珠对人类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自己已经舍下血本,没想到这人居然还是不肯跟她交换,真是油盐不进!

        “嫣奶奶,您老人家的耳朵似乎不大好使啊,还要我再说一遍?”

        “……”梁嫣儿看向叶辰的目光已经是杀机毕露了。

        “想要动手吗?你也不过是第一重领域,想杀我没那么简单!”叶辰目光直视梁嫣儿,毫不畏怯,星辰领域力量在周身缓缓地流转,瞬间便将梁嫣儿释放出的杀机击溃。

        叶辰手上有清神戒指,梁嫣儿的幻术力量根本奈何不了叶辰,若是对决,只能拼领域力量!

        “我们走着瞧!”梁嫣儿寒声说道,嗖的一声,身影化作一道红色流光,消失在了漆黑的夜幕之中。

        叶辰看着梁嫣儿的背影,神色不是很好,这个女人将来说不定会是个麻烦,但现在大家一同对抗执法殿,他却不好无缘无故地出手。

        因为黑火魔豹一族的叛乱,神雷之城混乱了一晚上,到早上的时候,很多黑火魔豹族人得知黑渊是执法殿的奸细,这才停止对抗。

        地面上的尸体全都清理掉了,不过神雷之城的上空依然弥漫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叶辰两个分身一个分身待在狴灵的别院里修炼,另一个则是在外面活动,跟狴灵、狴音二人逛了一下市场,这里交易的灵宝品质都相当不错,甚至有一些是人品的灵宝,不过能让叶辰看上的东西还是比较少。

        叶辰将来时一路上击杀的妖王级魂兽的尸体全都放在市场上卖掉了,换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回来,比如影金古币等等。

        “昨天晚上那一战,兽皇陛下和沙族长、展堂主铲除了不少奸细,相信神雷之城肯定安全了很多?!?br />
        “没有人从内部攻破,想要从外面突破神雷之城的禁制是不可能的!”

        “听说黑火魔豹的族长黑渊被执法殿控制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实力提升得极快,竟比展堂主和沙族长稍逊了一点点!”

        集市上很多人都在议论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执法殿的祖岩和祖冥出现了!”忽然,神雷之城城墙上,传来了这样一条消息,整个神雷之城顿时骚动了起来,每个人心头都感觉到一丝窒息般的恐慌。

        执法殿的两个殿主祖岩和祖冥,仅仅只是在执法殿大营现身了一下而已。

        “执法殿另外一个殿主神锻呢?”

        “没有看到?!?br />
        “难道执法殿马上就要发起进攻了吗?”

        “老天保佑,神雷之城一定要守??!”

        执法殿三个殿主恐怖的实力,如今已不是什么秘密,众人都不由一阵紧张,心中默默祈祷着平安。

        叶辰、狴灵、狴音三人相视一眼,腾空向着城墙飞掠而去,神雷之城城墙上已是戒备森严,朝执法殿那边看去,只见成群结队的人傀还有执法殿的强者已是凌空飞起,一副准备开战的样子。

        那人群中,隐约可见身着灰袍的祖岩、祖冥二人的身影,一股可怕的威势,已是笼罩了整个神雷之城。

        祖岩和祖冥似乎是在试探神雷之城禁制的强度,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尽管隔着神雷之城的禁制,依然给人一种强大的威慑。

        这是东大陆武道巅峰的两个绝世强者!

        此时身处神雷之城顶端雷塔中的狴灭亦是神色凝重,他的第二重领域气息散发开来,笼罩了整个神雷之城。

        按各方面的消息线索推算,执法殿至少应该在半个月后才会发动攻击,然而他们为何会在今天集结,准备进攻神雷之城?莫非执法殿那边知道了什么?

        “既然执法殿决定开战了,那我神雷之城接下便是了!”狴灭身上,一股傲然的战意冲天而起,这不单单是神雷之城与执法殿的对决,也是他狴灭与执法殿三个殿主之间的巅峰对决!

        神雷之城内外,气氛有些凝滞,马上就要开战了吗?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执法殿的人傀和高手们凌空飞起之后,并没有立即开战,形成了包围圈包围住了神雷之城后,便原地待命,没有了动静。

        一连三天,执法殿都没有任何动作,神雷之城这边不敢大意,守卫们在城墙上高度戒备,随时准备迎战。

        执法殿到底有何打算?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这三天,叶辰都和狴灵、狴音盘坐在城墙之上,以为执法殿会发动进攻,却发现他们迟迟没有动静,心中充满了疑虑。

        神雷之城玄雷别院,九尾妖狐梁嫣儿的住处。

        院子里的摆设与狴灵的别院有些相似,只不过这里到处悬挂着粉色的轻纱,充满了一种旖旎的暧昧。

        这里的守卫都是一个个赤裸上身的壮汉,他们站在别院的各处,警惕地巡视着。

        别院最里面的一间闺房中,粉色的薄纱随风轻轻摇曳,遮挡住了一室春光,时不时地泻出一两声腻人的娇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