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黑锅

    第三百六十五章 黑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远处那些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目光炽热。

        “紫魔战甲太强大了!”

        “五大妖王的围攻,居然都无法攻破紫魔战甲,那紫魔战甲实在是逆天之物!”

        “若是我有这样一套紫魔战甲,纵然碰到妖王级强者又如何?”

        “别白日做梦了,现在市面上随便一件紫魔战甲的组件,都是昂贵得惊人,更何况一整套紫魔战甲套装!凑齐一整套紫魔战甲套装,可比收集几件组件要难多了!”

        对于紫魔战甲的议论,一直都没有平息下去,一想到紫魔战甲那强悍的防御力,他们便心头火热,只是现在各方势力都在抢夺紫魔战甲,运气好的也不过拿到了那么一两件紫魔战甲组件而已,想要弄到全套紫魔战甲,简直难如登天。

        “看那边!”人群中有人说道。

        他们朝远处看去,只见一个身影裹挟着无比强大的气势,宛如一颗流星一般飞掠而来。

        是一个神尊强者!

        “沧澜宫宫主宗承天!”

        “宗承天来这里干什么?”

        沙秣陵的魂念笼罩着这一片区域,听到有人说到沧澜宫宫主宗承天前来此处,眼眸中顿时爆发出道道怒火,沧澜宫宫主居然还敢来!

        两道魂念迅速地向那个身影追踪而去,另外那两大妖兽妖王也将宗承天给包围。

        四大妖王对宗承天虎视眈眈。

        “沙兽一族对沧澜宫宫主宗承天,又将是一场恶战!”围观诸人激动不已,超级强者对决,这在平时是很难看到的,感受妖王、神尊强者战斗时那种天地气机的变化,可以让他们对武道有更深刻的理解,说不定可以助他们突破。

        宗承天一身金甲,凌空而立。身体笔直如同枪杆一般,战意冲天,纵然面对四大妖王,也是浑然不惧,尽显宗主之风。

        “四位沙兽一族的妖王,我宗承天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还请四位不吝赐教?!弊诔刑旎饭四撬母鲅?,微微皱眉,运转身上玄气,随时准备一战。

        “宗承天。你还有脸说,你们沧澜宫现在越来越嚣张了,居然连我沙兽一族都不放在眼里!”沙秣陵目呲欲裂,暴怒地吼道。

        “此话怎讲?我宗某委实不知沧澜宫何时得罪了沙兽一族!”宗承天眉毛一挑,“几位沙兽一族的妖王如果要欺压我沧澜宫,就不必编撰如此之多的理由了吧?我沧澜宫绝对不会主动惹事,但若有人借故想要欺凌我沧澜宫,我沧澜宫也断然不会怕事!”

        “哼,好大的口气。沧澜宫果然是越来越嚣张了!中央帝国的一个小小宗门,居然也敢挑衅我沙兽一脉,简直是找死,我沙兽一脉想要灭你们沧澜宫。不过是翻掌之间!一个小小的宗主,也敢以如此口气与我沙秣陵说话,找死!”沙秣陵的魂念凝化成一只巨大的沙兽,当空扑下。

        其余四大妖王都没有出手。对付一个神尊强者,沙秣陵已经足够了。

        却见这时,一道道水系波纹在空中逸散。道道符印阵法升腾而起,那符印阵法中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威力,天地气机在此刻躁动不已。

        “这是什么秘法?”

        “好强的气机反应!”

        宗承天身周,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阵法光影。

        轰的一声巨响,沙秣陵魂念凝化的巨大沙兽撞击在那阵法之上,被弹得退后了一段距离,而宗承天却是在那阵法光影中岿然不动。

        “上古天阵!”沙秣陵骇然色变。

        “不错,是上古天阵!我沧澜一脉传承久远,纵然是沙兽一族,也休想毁我沧澜一脉!”宗承天傲然而立。

        “一个上古天阵而已,你以为能够保得住你沧澜一脉?我沙兽一族的太上强者如果过来,这一个小小的上古天阵,能够抵挡得住太上强者?”沙秣陵脸色有些难看,刚才他被叶辰那防御无双的紫魔战甲给气坏了,才没过多久,沧澜宫的人居然又拿出一个防御力极强的上古天阵来气他,他有一种疯狂想要杀人的冲动。

        “上古天阵是什么?”那两个妖兽妖王,亦有不知。

        “上古之时,强者辈出,阵法也是极其昌盛,上古天阵乃是阵法中的一支,有七百八十一种阵法,全都无比强大,但是如今流传下来的,却是少之又少?!绷硗庖桓鲂扪醯?,“这上古天阵一出,我们恐怕也是奈何不了宗承天!一直听说沧澜宫宫主宗承天是一个神尊初期强者,现在看来,外界传言有诸多不实的地方,宗承天恐怕远远不止神尊初期了,可能是中期甚至是神尊巅峰!”

        “沙长老,我沧澜宫与沙兽一族素无恩怨,为何我才刚来,四位妖王就围住在下?”宗承天出言道,淡然自若,若是刚才从一开始,他就放低姿态,软言软语,沙兽一脉定然会认为他沧澜宫好欺负,他先是语气强硬,激怒沙秣陵,又是施展了上古天阵,将其震住,再放低姿态,进退有据,尽显大家之风。

        沙秣陵冷哼了一声,怒道:“沧澜宫的人杀我沙兽一脉十多个玄级后裔,又斩杀我沙兽一族一个妖兽妖王,这笔帐该怎么算?”

        “杀了沙兽一脉十多个玄级后裔?”宗承天骇然失色,道,“又斩杀一个妖兽妖王,这怎么可能?沙长老,这其中会不会有些误会?”】

        “误会,你推脱得倒干净!”沙秣陵怒目圆睁,“就是你沧澜宫干的,你还想不承认?”

        两大玄兽妖王的气势威迫下来,宗承天也是感觉到了丝丝压力,他赶紧道:“我沧澜宫与诸位定有一些误会,还请听宗某人解释一番?!?br />
        “你还要作何解释?我已经令下面的人将你沧澜宫大营围住,上古天阵能够护得住你,但是你也要考虑到,你一个小小的沧澜宫,能否承受得住我沙兽一族的怒火!”沙秣陵寒声道。

        宗承天朝远处看去,此时沧澜宫的大营中刀光剑影?;鸸獬逄?,他没想到沙兽一族如此霸道,还没听他解释,就已经下令攻击他的大营了,他脸色顿时极为难看,沧澜一脉虽有一些强大存在,但不管是明面上的势力,还是背后的势力,比远古传承的沙兽一脉,绝对是还差了一些。

        宗承天急忙道:“沙长老。除了我沧澜宫那几位老祖宗,我沧澜宫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达到神尊级别,那几位老祖宗隐世已有百多年,断然不可能是他们,而我宗承天也是才刚刚出现在此处,我沧澜宫哪还有其他人能够击杀沙兽一族一个妖兽妖王还有十几个玄级?”

        沙秣陵正大怒,听到宗承天的话,也是稍稍冷静了一点。不知道宗承天说的是不是真的,整个沧澜宫只有他一个神尊,其余都是隐世不出的老鬼,他冷哼了一声道:“那人用的。却是你沧澜宫的沧澜剑!”

        “沧澜剑?沙长老,这确实是误会,还请沙长老不要再让沙兽一族进攻我沧澜宫的大营了,免得亲者痛。仇者快!”宗承天赶紧说道,此时沧澜宫大营正被沙兽一族攻击,他怎能不急。这沙兽一族向来以霸道、火爆、蛮不讲理著称,要是继续打下去,沧澜宫不知道会损失多少弟子!

        沙秣陵眉毛一挑,正要说什么,只听宗承天道:“早在十多天之前,我沧澜宫的沧澜剑便已经遗失,我正是听说有人在此处看到沧澜剑,才追踪至此。那沧澜剑乃是一件九品灵宝,原本是我沧澜宫的镇派之物,后来我有了另外一件兵器,便将沧澜剑传给了我那不肖儿子宗逸,十多天前我儿子在赤炎宗与人比武之时,将那沧澜剑遗失了,宗某早在十多天前已通知各派沧澜剑遗失的事情,宗某断然不敢欺瞒诸位,如果诸位不信,可去各个宗门询问?!?br />
        “沧澜剑遗失?”沙秣陵微微皱眉,想了想,宗承天应该不会说谎,这样的谎言太容易被拆穿了,“那你们沧澜宫,可有一套紫魔战甲?”

        “沙长老,我沧澜宫绝非执法殿这样的超级势力,就连执法殿到目前为止,也无法凑齐全套紫魔战甲,更何况我小小的沧澜宫?”宗承天道,这几个沙兽一族的妖王还没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居然就下令围攻沧澜宫的大营,实在太蛮不讲理了,可沧澜宫绝对不愿意招惹沙兽一族这样的强大存在,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听到宗承天的话,沙秣陵确实觉得可能是冤枉沧澜宫了,只是让他认错是不可能的,他重重地冷哼了一声:“今天暂时放过你沧澜宫,我会派人查证,如果今日你有一丝欺瞒,我沙兽一族与你沧澜宫,定然不死不休!”

        远处那些围攻沧澜宫大营的沙兽一族高手尽数撤去,沙秣陵等四大妖王纵身掠走,那沙秣陵的声音远远传来:“今日之事,你沧澜宫难脱干系,若是追查到那人,给我沙兽一族传话,那人要由我沙兽一族来处理!”

        沙秣陵等人依然觊觎叶辰身上的宝物!

        看到沙秣陵等人退走,宗承天立即朝沧澜宫大营方向掠去,等他飞到沧澜宫大营之时,沧澜宫大营里已是一片哀鸿,满目疮痍,沧澜宫的玄级长老死了数个。

        宗承天愤怒不已,该死的沙兽一族!他虽然愤恨蛮不讲理的沙兽一族,不分青红皂白杀了他们沧澜宫这么多人,但他更恨那个拿了沧澜剑四处招摇的人。

        “如果让我找到你,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宗承天握紧了拳头,手臂上青筋暴露,一股强横的神尊气息横扫而出。

        ~~摆碗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