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三百二十章 震天鼎出?。?!

    第三百二十章 震天鼎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莫非那个少年,不是宗逸的对手?”

        “这也难怪,以宗逸的修为,又配合沧澜剑,恐怕就连玄尊级强者,也无法撄其锋芒!”

        就在他们议论之时,嗡的一声,犹如远古怪兽的怒吼,一道巨大的光刀斩在水幕光华之上,居然将水幕光华破开,发出轰隆一声爆响,那防护在演武场上空的禁制,似乎都颤了一颤。

        天呐,如此浩瀚威势,当真是两个天尊级高手在打么?

        不管是宗逸,还是叶辰,无疑都是年轻一辈当中最为顶尖卓绝的高手,注定了以后要站在大陆的巅峰,两人今天的对决,代表着两个未来巅峰强者的对抗!

        嘭嘭嘭,上面传来激烈的打斗之声,道道玄气冲撞,水幕光华落下之后,只见上空两个身影飞快地闪动,他们的动作都快到了巅峰,剑光飞舞。

        叶辰挥起苍龙匕,挡下宗逸的一记挥砍,左手一拳轰出,护臂火光闪耀,火柱喷射而出,叶辰左臂随便一拳,便有着不下于赤炎封天的威力,宗逸没想到叶辰的动作如此之快,右手刚刚挡住他的攻击,左手便能同时施展一个如此霸道的武技,躲闪已经来不及。

        嘭的一声,叶辰一拳轰在了宗逸的身上,火柱将宗逸吞没。

        “宗逸输了?”

        “被这么强的武技正面击中,就算不死只怕也残了!”

        叶媃抬头看着天空,双手捏得紧紧的,手心已是攥出了一丝汗迹,她不停地为叶辰祈祷着,希望叶辰能赢,看到叶辰一拳轰出的火焰将宗逸吞没,她的心放松了一下,赢了么?

        曾几何时。叶辰哥哥还只有九阶的修为,但是今天,他已经能够跟宗逸这样的高手对决了,而自己,似乎成了叶辰哥哥的累赘,她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定,总有一天,她也要像叶辰哥哥一样强大。

        天空中一道水幕扩散开来,叶媃的心脏骤然一紧,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天空。

        沧澜宫三位玄尊长老十分淡定地坐在那里。

        “我沧澜宫的少宫主。又岂会这般轻易落败?”其中一个长老淡淡笑道。

        笼罩在宗逸身上的火焰熄灭了下去,宗逸笼罩在蓝色的水幕之中,就像是穿上了蓝色的战甲。

        “我的沧澜战甲,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有了沧澜剑,我的沧澜战甲效果起码增强了数倍,你是不可能攻破我的沧澜战甲的,你认输吧!”宗逸冷喝了一声,只见那水幕的周围。一道道水系玄气凝化成了沧澜剑的样子,足足十多道由水系玄气凝化的沧澜剑悬浮在他的四周,“能将我逼到这种程度,你也值得自豪了。让你见识见识我沧澜宫的传承秘法吧!沧澜秘法水灵剑阵!”

        那十多道水系玄气凝化的沧澜剑每把剑都一分为三,化作漫天剑影,朝叶辰钉射而去。

        “沧澜战甲无法攻破?”叶辰轻蔑地冷笑,双手已是凝化出两把玄气飞刀。嗖嗖,两把玄气飞刀朝宗逸激射而去。

        用玄气凝化武器,乃是上古秘法。没想到叶辰也会,看到两把玄气飞刀朝自己激射而来,宗逸右手一指,只见十道水系玄气凝化的沧澜剑朝那两把飞刀射去。

        那些沧澜剑轰击在叶辰的玄气飞刀之上,嘭嘭嘭炸开,却见玄气飞刀去势不减,朝宗逸飞来,宗逸大惊失色,这玄气飞刀居然比他的沧澜剑更强!

        看到玄气飞刀瞬息而至,宗逸连忙躲避,这些玄气飞刀既然能轰碎他水系玄气凝化的沧澜剑,自然也可以突破他的沧澜战甲!宗逸狼狈飞奔,只见那玄气飞刀忽然在空中转弯,紧随而至。

        叶辰操控着玄气飞刀追击宗逸,眼看着就要将宗逸击杀,却见天空中剩余的二十多把沧澜剑已经朝自己飞来,如暴雨一般钉落,如果叶辰继续操控玄气飞刀,这些沧澜剑必然会命中自己!

        “算你走运,爆!”叶辰低喝了一声,即将命中宗逸的玄气飞刀突然在宗逸的身边爆开,嘭嘭两声炸响,一股强劲的玄气轰击在宗逸的后背,那沧澜战甲水纹散开,化解了一部分力道,但仍然有一股力量轰击在了宗逸的后背上,宗逸狂吐鲜血,飞出了数十米。

        看到漫天剑雨朝自己飞落,叶辰低喝了一声,运转玄气,右手轰下。

        守若玄武!

        玄气四溢,一道巨大的海龟光影,出现在了叶辰的身周,那昂首傲然的样子,充满了来自远古的沧桑悠远之感。

        道道光芒流射。

        那些水系玄气凝化的沧澜剑轰击在这巨大的海龟光影之上,嘭嘭嘭炸开,化作漫天的雨点。

        在这密集的剑雨轰击之下,那海龟光影只是扩散出道道光晕,丝毫无损。

        所有人看向天空,看到那巨大的海龟光影,都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地神情,这是什么武技?居然连宗逸的秘法剑阵,都无法突破其分毫?

        所有人,包括叶踪在内,看向叶辰的时候,都变了颜色。

        这般玄妙无比的武技,恐怕已经无法评定其品级了。

        此时坐在座位上那三个沧澜宫的玄尊级长老,也是豁地站了起来,震惊不已,那可是沧澜宫的传承秘法,水灵剑阵!这水灵剑阵需要特殊的体质才能修炼,历来能够将水灵剑阵修炼成功的,都是沧澜宫天赋惊艳的高手,这水灵剑阵堪称无坚不摧,虽然宗逸的修为还不够,施展出来的威力不够大,但轰杀一般玄尊初期的高手,已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但水灵剑阵居然被这个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武技给挡了下来,莫非这海龟光影,也是某种超级秘法?

        朝宗逸那边看去,叶辰的两把玄气飞刀突然爆裂,造成的威力已是将宗逸击伤,宗逸此刻身上衣衫破碎,狼狈不已,身上的沧澜战甲似乎也黯淡了几分。

        “这不可能。我不可能输!”宗逸心中怒吼,自己的两式绝学,号称同阶之内无法攻破的沧澜战甲,居然被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人攻破,一直引以为傲的秘法剑阵,居然也被挡了下来,一直以来,他身为中央帝国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傲气,已是被打得支离破碎。

        叶媃抬头看着天空中的叶辰,难以掩饰心中的惊讶。她可是知道,叶辰的经脉恢复才短短一年,这一段时间,叶辰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辰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她也难以想象的境界。

        穆东远等玄冥宗和天机宗的玄级高手心中一动,看来这个年轻人,确实颇有些来历,不管是那玄气飞刀还是那海龟光影,估计都是超级秘法。没有些渊源来历,根本无法获得这样的传承,难怪狮王会把狮王令给他!

        “啧啧,这剑阵简直弱爆了。这玩意也配算得上秘法么?”叶辰嘴上不留一点口德,狠狠地打压着宗逸脆弱的内心。

        听到叶辰的话,宗逸简直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我的守若玄武,乃是上古传承的秘法。又岂是你这垃圾剑阵能够轰破的,就算你再施展五十次这鸟什么水灵剑阵,也只能损到守若玄武的皮毛罢了!”叶辰说得毫不留情。在这水灵剑阵的轰击之下,守若玄武还只是被耗掉了一点点而已,守若玄武的强大,超乎了叶辰自己的想象。

        要知道这玄武之气,乃是天地之灵,叶辰现在的玄气修为还是天尊顶峰,若是等到了玄尊境界,就连神尊境的超级高手,也无法轻易将其轰破!

        听到叶辰的话,在场众多大宗门的高手们脸上都有些发烫,如果水灵剑阵都只是垃圾秘法,那他们宗门的绝学,又算是什么呢?

        “你!”宗逸被气得脸色涨红,想要冲上去,但此刻,他已是身受重伤,而叶辰,却还是完好无损,他无法攻破叶辰的秘法,便不可能打败叶辰!

        “你还有什么招,赶紧使出来吧,沧澜宫就这点能耐吗?我看你还是回家再喝几年奶吧,就凭你这点修为,居然也号称中央帝国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中央帝国还真是人才凋零啊。居然还想娶媃儿,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叶辰用藐视的眼神,看向宗逸。

        宗逸听到叶辰的话,气得全身发抖。一直以来,他何曾遇到过这样的羞辱?

        “气死我了,我要你死!”宗逸仰天怒吼,凌空飞起,身上神门、命门等八处重要穴位嘭嘭嘭爆开,冲出道道血柱。

        血雾四散,笼罩在宗逸身上的水幕都化作了血红之色,一股强横的气势冲天而起,似要冲破苍穹一般。

        那冲天的血光,令下面各大宗门的高手们一下子傻掉了,这宗逸施展的,到底是什么武技,居然如此可怕?那冲天的血光,将宗逸衬托得如同魔神一般。

        “莫非又是什么秘法?”

        “好强横的气息!”

        众高手大惊失色,没想到沧澜宫居然还有这般霸道的秘法!

        看到天空中那冲天的血气,沧澜宫的三个玄尊长老相顾骇然。

        “不好,少宫主要施展血羽天剑!”

        “此秘法伤人更伤己,少宫主若是出事,我们只怕无法交代!”其中一个玄尊长老看向叶踪,沉喝道:“叶踪,快将演武场的禁制打开,否则我沧澜宫少宫主在你赤炎宗出事,我们要你整个赤炎宗陪葬!”

        听到那个玄尊长老的话,叶踪心头一颤,沉喝了一声:“护山大阵,撤!”

        只见演武场上空的禁制已是渐渐稀薄,马上就要撤掉了。

        看到天空中血光冲天的景象,所有人心头都不禁发颤。

        不管是叶媃、叶战龙、叶蒙、叶璇、小翼,还是玄冥宗、天机宗两大宗门的长老,亦或是云烟郡王,全都紧张了起来,尤其是两大宗门的长老还有云烟郡王,他们可是听说过血羽天剑的传说,知道血羽天剑的可怕。

        宗逸这是要跟叶辰同归于???

        叶辰抬头看向飞到上空的宗逸,微微皱眉,宗逸这回又施展了什么秘法,这血光冲天的景象,让他也颇感凝重。

        宗逸的眼眸,已是化为一片血红,犹如来自血狱的魔神一般,他将沧澜剑高举过头顶,那沧澜剑已是化作了一把殷红的血剑,一股股血红的玄气,顺着沧澜剑盘绕,剑气直冲天穹,化作一把几十米高的巨剑。

        “血羽天剑!”宗逸高声怒吼,朝着叶辰斩落了下来,那巨大的血剑似要斩破天空一般。

        一股强大无比的威势,铺天盖地地落下,叶辰骤然发现,自己像是被锁住了一般,那血羽天剑来势极快,就算他挣脱束缚,也是无法逃出血羽天剑的攻击范围。

        如果被这血羽天剑斩中,只怕是要被干掉!

        “拼了!”叶辰催动脑海中的飞刀,将体内玄气疯狂地灌入右掌掌心之中的玄武之气,一股强大的气息散发而出,叶辰身边的海龟光影涨大了几分。

        那巨大的血羽天剑斩落在了叶辰的守若玄武之上,轰隆隆,宛如天崩地裂一般,整个赤炎宗所在的大山,都随着晃动了几下。

        叶辰感受到了血羽天剑那宛如天威一般的攻击,身周的海龟光影剧烈地颤动,渐渐变得稀薄,马上就要碎裂开来一般。

        “好厉害的一剑!”叶辰感觉到那股强横的气息撞击在胸口,体内气血翻腾,嘴角已是溢出一丝鲜血。

        “我要你死!”宗逸双目血红,状若疯狂地大喊,疯狂地催动血羽天剑,向下压迫。

        叶辰身周的海龟光影渐渐绽裂,犹如蛛网一般的裂纹迅速地散布了出去,如果守若玄武碎裂,那巨大的血剑斩下,叶辰恐怕要尸骨无存!

        “小子,再这样下去你要完蛋了!”天星印之中,狮爷的声音悠悠地传来。

        “狮爷,这时候你就不要说风凉话了,快点想想办法?!币冻郊钡?,勉强支撑着守若玄武不要破掉。

        叶辰感觉到,守若玄武消耗得越来越快,从巅峰状态消耗到了只剩一半,再消耗到了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马上就要碎裂了,此时此刻,也不适合凝化神魂战斗。

        “没有别的办法了,把你的震天鼎祭出来吧!”

        震天鼎?叶辰微微皱眉,战斗之中该如何施展震天鼎?不过叶辰还是很相信狮爷的话的,左手一动,已是将震天鼎拿了出来。

        “震天鼎,去吧!”叶辰低喝了一声,只见震天鼎凌空飞起,不停地旋转,越变越大,足有两三米高,数万斤重,朝天空中那巨大的血羽天剑撞去。

        轰的一声,两者撞击在一起,只见震天鼎光芒大放,通体燃烧起炽热的熊熊火焰,那火焰化作一只只恐怖的远古妖兽,在震天鼎四周盘旋飞舞,那嗡鸣之声,如同洪钟一般,响彻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