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九星天辰诀 > 第六章 云家堡!

    第六章 云家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叶家堡密室。

        “辰儿,你的经脉好了?”叶战天关切地问道,声音依然有些颤抖,他有些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是的,父亲,孩儿的经脉已经痊愈了?!币冻饺壤嵊慷?,颤声道,“孩儿不孝,这几年,让父亲受苦了?!?br />
        “无妨,无妨,天佑我叶家?!币墩教炖侠嶙莺?,欣慰地道,“只要你的经脉能恢复,一切都好?!敝灰冻降木瞿芑指?,就算搭上他这条老命又何妨!“对了,你的经脉是怎么恢复的?”

        “我也不清楚,昨天一觉醒来,它就自己恢复了?!币冻较肓讼?,那把飞刀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说的,说出来太惊世骇俗了,不过雷帝诀前三重的口诀,还是尽早给父亲比较好,叶家堡此时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随时都可能遇到麻烦,父亲实力增强,叶家堡才有立足的本钱,随即道,“我睡觉的时候,梦到了一个白发老者,是他恢复了我的经脉,并教给了我一些东西?!?br />
        “白发老者?”叶战天语气一顿,世间竟有如此离奇之事?不过不管怎么样,叶辰经脉好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他教给你什么了?”

        “是一篇法诀?!币冻酱优员叩陌柑ㄉ夏贸鲋奖?,默写下了雷帝诀的法诀,九星天辰诀共有九篇,雷帝诀只是其中一篇,跟叶家的雷鸣内劲最为接近,单单这一篇雷帝诀,修炼到顶峰的话,已是了不得,至于其他篇章,叶辰想着还是自己先研究一番再说。

        “这是”叶战天愣了一下,细细看了一遍叶辰写下来的东西,震惊得无以复加,“这篇法诀叫什么名字?”

        “雷帝诀!”

        “好一个雷帝诀!我们叶家的雷鸣内劲应该不过是这篇法诀的残篇,据说数千年前叶家曾是一个大族,修炼的,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雷系功法,后来几度争战,叶家逐渐没落,那篇法诀也逐渐残缺,两百年前几个叶家先辈将所有残缺的法诀收集起来,才创出了雷鸣内劲,不过已是非常不完整,只算三品上乘武学。这雷帝诀,应当是完整的雷系法诀,至少应当是九品以上的武学,仅修炼前三重,居然就能超越十阶!先祖有灵!”叶战天内心震动。

        叶辰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段故事,莫非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偶然?

        “你梦见那个白发老者,很可能是叶家先祖,叶家曾有无数惊才绝艳的先辈武破虚空而去,或许他们不忍看到叶家现在如此没落,故托梦给你,恢复你的经脉,并传你雷帝诀?!币墩教煜肓艘幌录ざ氐?。

        叶辰脸颊微微发烫,这白发老者不过是他随便想的,被父亲这么一说,倒真的煞有介事一般。

        “我会将此篇法诀前面一部分传于你几位叔叔伯伯,辰儿,你可有意见?”叶战天看向叶辰问道。

        “几位叔叔伯伯待辰儿恩重如山,就算在辰儿经脉尽断最为艰难之时,依然不离不弃,辰儿没有意见,只是大长老”叶辰语气顿了顿。

        “父亲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自然不会忠奸不分,叶墨阳近些年所做所为,怎么可能逃得过我的眼睛。他为了把叶空彦推上继任家主之位,与敌人暗通款曲,当年你被袭,正是他向外人通了消息,这点我又岂会不知,这三年来,我搜集了一些证据。只是现在还要留着他,待到时机成熟,定会将他铲除?!币墩教焖档揭赌?,语气冰冷如铁,若不是叶墨阳,叶辰不会遭遇这三年来的痛苦,叶家堡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叶辰很早就怀疑叶墨阳了,听父亲这么一说,终于肯定了下来:“父亲可知那天袭击我们的,是些什么人?”五个兄长尽数战死,叶辰握紧了拳头,这深仇大恨,他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叶战天看了一眼叶辰,迟疑片刻,道:“这三年来,你受了不少苦,但是你的成长,我们也都看在眼里,你长大了,一些事情告诉你也无妨。当日伏击你的,是云家堡的人!”

        “云家堡?”叶辰目光骤然一凝,云家堡是连云十八堡中最强的一个,历任连云十八堡的盟主,都是从云家堡出来的。

        “叶家堡全盛之时,威胁到了云家堡的地位,天无二日,他们从很早就开始对付我们叶家了。你经脉恢复之事,绝对不能对外宣扬,在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对抗云家堡之前,绝对不能与之为敌。叶墨阳也必须先留着,若是除掉叶墨阳,云家堡必然会急不可耐地向叶家堡动手了?!币墩教斓?,这是关系到叶家堡生死存亡的大事,他不能不慎重。

        “孩儿明白?!币冻降阃返?,他的心性,比以前成熟多了,云家堡给予自己的一切,他定然要十倍偿还,当然,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他必须学会忍耐。

        父子二人促膝长谈,直到深夜,叶辰才从父亲那里出来。知道叶辰经脉恢复,叶战天像是突然年轻了十岁一般,激动兴奋之情无以言表。

        见父亲如此精神,叶辰也颇感欣慰。

        夜色浓重。

        叶辰借着微弱的月光,朝自己的小院走去,抬头看到院子门口,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少女,正焦灼地朝这边张望,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显得柔美动人,白皙的皮肤,在月光之下,泛着淡淡的光泽,犹如夜间静静绽放的清荷,淡雅出尘,那个少女正是叶媃。

        “叶辰哥哥,你回来了?!笨吹揭冻?,叶媃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丫头,你怎么在这里?”叶辰微笑着道,他能感觉到叶媃对自己的关心,前世是一个孤儿,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温暖,低头看去,此时的叶媃,白色纱衣裹身,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腰间束了一条丝带,俏美鼓突的少女玉峰,更加增添了几分柔美。

        不知何时,当年束着辫子的小丫头,已经长成了一个清纯动人的少女,淡淡的少女体香,撩动着叶辰的心弦。

        从小到大,叶辰都把媃儿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之间的感情,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下午在大厅的时候,我看到叶伯伯神色不对,还以为叶辰哥哥的身体”叶媃说到这里,有些紧张地看着叶辰。

        “傻丫头,我的身体没有问题,你看,这不是很好么?!币冻交疃艘幌?,淡然一笑道,心中满是爱怜,“快点回去吧,这深更半夜的,要是被人看到,可要说闲话了?!?br />
        “我不怕?!币秼Y小脸认真地道。

        “丫头,我的经脉已经全都恢复了,这样你总可以放心了吧,以后你也不用再消耗玄气为我温养经脉了?!币冻降?,每当月圆之夜,叶媃都要给他输送玄气,叶辰才不用承受非人的折磨。如果这三年叶媃不用帮他温养经脉,以她的天赋,此时恐怕早已突破六阶了吧。

        “叶辰哥哥,你的经脉真的好了?”叶媃清亮的眼眸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币冻叫α诵Φ?,运转了一下玄气,一股玄气波动散发了出去。

        “真的恢复了”叶媃喃喃地道,目光有些呆愣,泪水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其他人?!币冻叫α诵Φ?,“媃儿怎么哭了,我的经脉恢复了,你应该开心才对!”

        “叶辰哥哥的经脉终于恢复了,太好了!我是太开心了!”叶媃好像才反应过来一般,一下子扑进了叶辰的怀里,抽泣着。

        叶辰被叶媃激烈的反应弄得愣了愣,半晌,淡淡一笑,右手拍了拍叶媃的后背。

        叶媃大哭了一会,抹着眼泪,一边哽咽地道:“放心吧,叶辰哥哥,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br />
        过了好久,两人才渐渐安静了下来,抱着叶媃,胸前那种柔软的感觉,还有时不时钻进鼻子里的少女幽香,让叶辰心里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他很顺手地拍了拍叶媃的屁股,笑呵呵地道:“丫头,你把鼻涕都擦在我身上了!”掌心传来那种柔软的弹性,让叶辰如同触电一般,呆愣了半晌。

        在叶辰怀里,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叶媃身体一僵,刚才太过高兴,让她完全忘记了男女有别这种事情,被叶辰拍了几下屁股之后,她忽然觉得不对,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噌地跳了起来,脸颊滚烫,犹如火烧一般,低着头不敢看叶辰的眼睛:“叶辰哥哥,你经脉刚刚恢复,还是要多休息,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过去吧?!币冻接行┺限蔚氐?,刚才拍叶媃屁股的动作,确实有点孟浪了。

        “不用了?!币秼Y飞也似地跑掉了。

        看着叶媃消失的背影,叶辰哑然失笑,看了看掌心,忽然冒出一种奇异的想法,叶媃这丫头的屁股,手感还是相当不错的。

        远处的草丛,看着叶辰走进小院,叶媃依然站在原地,脸颊依然滚烫,心里就像揣了一只小兔子,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片刻,她撅了撅嘴,有些不满地喃喃道:“叶辰哥哥也太欺负人了,女孩子的屁股是随便拍的吗?”随即,又是噗哧一笑,笑靥如花,只是,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黯然了下来,“我还能在这叶家堡里呆多久呢?”

        少女失落的心情,犹如这夜色中瑟瑟的梧桐。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