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一十九章 深夜杀戮(一)

    六百一十九章 深夜杀戮(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到曼洛夫的表现,张黎生便知道,虽然在信徒们组织的罗曼奴隶大军那闪电般的攻势和严密的消息封锁之下,身处前线的塔特都、沃多夫两领军队还不知道后方领土竟已沦陷的消息,但多少还是发现了一些异常的端倪。

        “你问我领地内的消息吗,曼洛夫骑长,现在是百年罕见的大战期间,自然有些人心惶惶,不过局面还算稳定,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前线的消息?!蔽桌枭耢笄棺潘惴闪?,和塔特都骑长比肩飞行则,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答道。

        “局面稳定的话,我也就放心了,爵士,”曼洛夫虽然因为天性的关系,是罗曼武士中少有的‘阴谋论’者,但潜意识里实在找不到一旁的黑发青年欺骗自己的理由,信服的悄然松了口气,“本来按照惯例,前线和领地内每三天就有一次联系,可现在已经失联五天了。

        特意追排的信使也没有回应,实在让人担心?!?br />
        “这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曼洛夫骑长,”张黎生做出不在意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领地内真要出了意外,也不可能连通风报信的空骑也没有,发生失联的事八成是信使遭遇到了意外而已?!?br />
        “看来是这样了,一定是‘西洛里亚’的精锐空骑深入我们的战线侦查,杀死了信使,意图动摇军心。

        这些卑鄙的家伙,竟然效仿我们的战术,真该被砍掉脑壳,这样看来,您能顺利的来到前线,没遇到意外也真是幸运啊,爵士?!彼囟计锍ぶ渎钭偶薪艨柘碌木尬谀??;夯合陆?。

        塔特都、沃多夫两领的联军营地是长蛇形状,但宽度却也不窄,有着百米见方的平坦广场充为空骑起落之地。

        顺利落地之后。曼洛夫跳下坐骑,吩咐匆忙迎上来的仆役一句?!鞍砀业钠锸藜尤傻娜馐?,晚上还要值夜?!焙?,目光转向降落在身旁的黑发青年,“爵士,我带您去见见亚铎利将军,他是营地今天的值守将领?!?br />
        “曼洛夫骑长,那是什么?”但张黎生的注意力此时却被前方上千米外几只身披黑色方形鳞片,从厚厚的青草饲料中昂着漫长脖颈的奇异巨兽所吸引。像是没听到塔特都骑长讲话似的,目不转睛的问道。

        “那是从‘西洛里亚’阵地上缴获的‘长颈恶龙’,十几天前就是因为有它们的帮助,西洛里亚人才死死的困住了霍斯坦爵士,让北疆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全靠子爵大人亲率联军全部兵力营救,才终于化险为夷。

        突破西洛里亚人的包围时,这几只长颈恶龙受了重伤,竟随着大军的裹挟,跟回了营地。本来是要杀死吃肉的,但埃特珐戈大师彻夜未眠,在古书上找到了驯服它们的办法。这才留了下来。

        如果最终驯化成功,产下幼崽,那塔特都领也有了三种战争巨兽,这样的话,这次真要战胜了西洛里亚人,完全吞并了中埃尼特平原,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称为‘伯爵领’了?!甭宸蛞醭恋牧晨咨虾奔穆冻隽诵朔艿谋砬?,滔滔不绝的解释道。

        “战争巨兽,战争巨兽。真是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名字,”灿烂的阳光下。张黎生从远方收回目光,跳下双足飞龙。赞叹的说道:“目测大约五十米的体长,超过一百五十吨的重量,这么巨大的野兽,在我们地球进化史上就只有白纪的sau乳s(地震龙)可以比拟了。

        曼洛夫骑长,除了‘大个子’之外,长颈恶龙还有其他可怕的地方吗?”

        “长颈恶龙喷射的酸腐胃气,可以在一个呼吸间把一队强壮的武士变成骨架?!倍陨砼院诜⑶嗄甑幕八贫嵌乃囟计锍に档溃骸熬羰?,听您刚才说的话,难道您出生的国家也有类似战争巨兽的野兽?”

        “曾经有过,不过现在已经灭绝了,而且只是体形相似而已,远远没有长颈恶龙那么可怕?!闭爬枭ψ乓∫⊥匪档溃骸澳悴皇且胰ゼ氐闹凳亟炻?,我们这就走吧?!?br />
        “好的爵士,请跟我来?!奔肀叩暮诜⑶嗄瓴幌刖推涑錾氐木奘拚庖换疤舛嘟蚕氯?,曼洛夫心中暗自遗憾,表情却堆起生硬的笑容,向广场外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供空骑起落的广场,骑上龙蜥,跟在一队腰胯战刀、手持长矛,身穿重甲,全副武装巡逻的卫兵身后,向大营右侧似慢实快的急速前进。

        突然间,坐在骑兽皮鞍里的张黎生迎着徐徐清风,向跨坐在龙蜥脑袋上的塔特都骑长问道:“曼洛夫骑长,这几天你见过塔特都子爵大人吗?”

        “没有,以我的身份,轻易是见不到子爵大人的,”曼洛夫微微一愣说道:“您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呢,爵士?”

        “哦,我只是在,嗯,只是在想象子爵大人在战场上的英姿。

        听说他是塔特都领历史上武勋最卓绝的领主之一,我希望能有机会亲眼见识一下?!比范松砬暗乃囟计锍げ⒉恢雷约盒е业牧熘髦厥苤厣撕?,张黎生鬼扯道。

        没想到这随口说出的一句谎言,竟被曼洛夫听出了破绽,他眉头一皱,沉默了一会,若有所思的低沉说道:“爵士,您并不像是会想要亲自上战场见识子爵大人武勇英姿的人呐?”

        “哦,那是以前曼洛夫骑长,现在我也是罗曼世界的贵族了…”虽然已经下定了剿杀对持的塔特都、沃多夫连同西洛里亚三领大军的决心,但此时时机未到,张黎生只要虚与委蛇的胡乱解释道。

        恰好这时远处传来‘呜呜…’响彻整片营地的号角声,顿时左右都有千百罗曼战士匆忙狂奔出营帐,张黎生急忙掩饰的问说:“怎么了曼洛夫骑长?”

        “西洛里亚人又发动进攻了,这已经是十天内的第六次了,”曼洛夫再顾不得心中的疑惑,一边驱使着骑兽,灵活的穿行在人群中;

        一边匆匆答道:“作为职守军官我和亚铎利将军都必须参战,爵士,只能让您稍等了?!?br />
        “当然是作战要紧,我没关系的曼洛夫骑长,”张黎生显得非常通情达理的说道,等屁股下的龙蜥在一处空荡荡的帐篷前停下,马上识趣的跳了下去,说声,“祝你此战武勋骠赫?!?,走进了营帐。

        罗曼人体型高大,风俗粗粝、务实,军帐里除了一张高度足足到张黎生脖颈,长度远超二十米,宽度也在十米以上,放置着一张巨大沙盘的原木桌外,就只有几张相比地球人身形同样大的出奇的木椅和放在帐篷边角的,澡盆一般的饮水桶。

        “没想到西洛里亚人这么积极的和‘塔特都’、‘沃多夫’联军相互残杀,现在领地沦陷的消息又没传到前线,迦太基率领的罗曼奴隶大军连续作战,数百里行军、休整、集结的话至少也要两、三天的时间。

        这样的话,我是今晚就杀死聚集在中埃尼特平原的这十万大军呢,还是再耐心的等两天呢…”张黎生坐上木椅,听着军营外站前喧哗的响声,喃喃自语道。

        思来想去没有定论,最终决定一切还是随机应变,拿定了主意回过神来,他突然发现营帐外早已是一片安静。

        又等待了一会,一个身穿半身皮甲,满身汗渍的年轻武士大步跑进了帐篷,看见黑发青年矮小的身影,脸上露出猎奇的神色,嘴巴却恭敬的说道:“您一定就是张秉奇勋爵吧。

        爵士,,奉将军大人的命令,带您去见沃多夫子爵大人?!?br />
        “沃多夫子爵,”张黎生一愣,跳下木椅,奇怪的说道:“杜拜亚传令官,可我是‘塔特都’的勋爵,并不认识沃多夫领主大人…”,却被眼前的年轻罗曼武士用语带深意反问所打断,“爵士,虽然您是塔特都领的贵族,但您觉得现在方便见我们效忠的子爵大人吗?”

        “哦,将军亲近的心腹果然比骑长的消息还要灵通,看来您知道我们尊敬的领主又受重伤了,”张黎生脸色一变,压低声音说道:“大人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呢?”

        “爵士,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只是奉命带您去见沃多夫子爵大人和亚铎利将军,请跟我来吧?!倍虐菅墙魃鞯木瞎笸肆肆讲?,转身掀开了营帐。

        “看来你是个嘴巴很严的人,杜拜亚传令官,但你知道吗,你现在这样做根本没有必要,你不回答我这个问题,沃多夫子爵大人或亚铎利将军也会回答的。

        这种事根本没有瞒着我的必要?!闭爬枭宦钠财沧彀?,走出了帐篷,跟开始一言不发的传令官一起骑上龙蜥,穿过了半个营地,来到了一座比左右军营高出数米、大了几圈,外面还铺着大块的灰色毡毯,毯子上站立着数十位精锐守卫战士的营帐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