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一十章 ‘谎言’

    六百一十章 ‘谎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深夜时分,作为罗曼大陆诸多子爵领中,堪称幅员辽阔的塔特都领政治、军事中心,塔特都城议政大厅仍然灯火通明,守卫森严,不过堡垒里白昼时川流不息的仆役、军官这时却稀少了许多。

        议政大厅二层西侧边角一间面积宽敞的漆黑石质卧房中,不久前才接受完塔特都子爵助手总管丰盛接待的张黎生睁着眼睛,出神的盯着头顶散发出最后一丝余温的火盆,想着取信塔特都子爵的突破口。

        突然就听铺着厚实兽皮的石床对面,熄灭的壁炉旁的墙壁传来一阵细微的‘索索…’声响。

        警觉的回过神来,皱起眉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凭借着远超常人的目力,张黎生看到一张意想不到的熟悉脸孔,鬼祟的从石墙一道滑开的暗门中探了出来,蹑手蹑脚的朝自己走来,心里一动,闭上了眼睛。

        几秒钟后,他先是觉得一支冰凉带汗的手掌按到了嘴巴上,随手耳边传来一声轻微而又急促的呼喊,“贵客,贵客,醒醒,醒醒…”

        “嗯,嗯…”张黎生身体一抖,惟妙惟肖的装出从睡梦中惊醒的样子,被捂住的嘴巴发出惊恐的闷声,紧接着就听耳边的声音变得更加急促、慌张的说道:“别怕,别怕,贵客,是我,是我赫德兰、赫德兰。

        我现在就放开手,您千万别叫,也不要大声讲话,听我说,子爵大人要见您?!?br />
        “赫德兰爵士,你是说塔特都子爵要见我,现在吗?”阴沉的夜色中,张黎生睁大了露出惊疑的神色,压低声音说道。

        “是的。贵客,请跟我来?!焙盏吕嫉愕阃?,也不多解释什么。硬拉着匆忙披上衣服的黑发青年,轻手轻脚的走入卧房墙壁的暗门。进入一条黑暗的甬道。

        沿着甬道走一段转个方向的不知道前行了多久,这位‘塔特都’的领主总管突然停住,在右面的石壁上摸索了一阵,触发机关,又打开了一道暗门。

        一阵昏暗的光亮从暗门开启处透进了漆黑的甬道,张黎生站在赫德兰身后,表情古怪的低声叨念了一句,“赫德兰勋爵。你的记忆力可真好,这么黑的密道竟然还不迷路?!?,伸长脖子朝光亮的来源望去,一下子就看到了塔特都子爵那肥硕、高大的身躯。

        “贵客,成为一位罗曼大领主贵族的助手和私务总管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焙盏吕计芈对谖⑽⒐饬林械牧晨咨喜蛔跃醯穆冻鲆凰扛锌谋砬?,“贵客,请进吧,子爵大人和埃特珐戈大师已经等您很久了?!?,引导着身后的黑发青年走出了暗门。

        暗门连通着的是间小小密室,长宽都不超过二十步。在低矮的石头天花板上悬挂着的一个火光摇逸的铜盆照耀下,整个空间显得诡秘、压抑。

        “张秉奇研究员,不。现在该称呼你为处长了,”侧躺在靠墙的一张兽皮垫上,塔特都子爵望着迟疑走近的异界黑发青年若无其事的说道:“你生活的国度对于上等人的衔职称呼,对我们罗曼人来说实在是很古怪。

        不过处长比研究员更加高贵这一点我倒是知道的,恭喜你获得更高的地位,我的朋友?!?br />
        “啊,子爵大人,我生活在一个全民平等的国度,并没有上等人之类的说法。所以我反而觉得罗曼这里完全由强大的武士阶级,骑长、将军、爵士统治人民更要古怪…

        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我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一个混乱的时代。时时刻刻都要接受很多新的事物,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顺便说一下,其实在我的国家研究员和处长地位相同,区别是一种是职称,一种是职务…

        算了,我很向您解释它们有何种不同,总之谢谢您的恭喜?!闭爬枭行┙粽诺母尚ψ藕宜盗艘欢鸦?,最后问道:“不过这么晚了,您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我的朋友,”塔特都用一种诚恳的目光望着异界黑发青年说道:“相信你在深夜,这样的密室里看到我,应该也有了某些预感了。

        不错,我现在虽然仍是塔特都领的全境守护者,但处境已经非常不妙,甚至可以说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失去爵位。

        而作为一个在领地中曾经掌握最高权柄的领主,一旦逊位,其下场往往并不是失去权利那么简单,很可能坟场就是唯一的归宿?!?br />
        “您一定是在说笑话,子爵大人,哈,哈哈…”张黎生脑中灵光一闪,隐约抓住了某些秘事的脉络,表面却更加不自然的干笑着说道:“今天中午威曼德大参谋官还说过,塔特都领刚刚取得了一场百年难遇的胜利,您的敌人惨败…”

        “正是这场胜利,让我走到了绝境,我的朋友,”塔特都脸上闪现出难以抑制的悲愤表情,压低声音嘶吼着打断了黑发男子的话,“正是这场胜利让在战场上受过我救命之恩,被我从平民中施恩,恢复荣誉的最忠诚臣僚,选择了背叛!”

        “子爵大人,您,您什么意思…”心中确定了自己闪现的灵感的正确,张黎生却装出瞠目结舌的样子,结巴着说道。

        “张秉奇处长,”站在塔特都子爵身旁,身穿黑色长袍,因为干瘦显得极为高挑几乎顶住天花板的身形,隐藏在火光闪动的阴影之中的埃特珐戈突然开口,别扭的称呼着黑发青年,婉转的说道:“我们罗曼大陆的统治规则和你的世界不同。

        一个无法踏上战场,甚至无法凭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的领地贵族,如果没有强大的‘上位领主’?;さ幕?,无论曾经多么英勇,都不可能稳定的统治自己的领地。

        而塔特都领自从三百年前从西洛里亚领彻底独立后,便没有了‘上位领主’的?;?,子爵大人受伤后能接近三年保住爵位已经可以说是武勋长存的奇迹,而现在在他的弟弟霍斯坦爵士用一场伟大的胜利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后,大人再不逊位已经是种奢望?!?br />
        “是这样啊,那,那真是太糟糕了,这样的话,塔特都和地球的结盟以后还能继续吗,这么晚找我是为什么,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从塔特都领大智者口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张黎生内心狂喜,表面却语无伦次的茫然问道。

        “你可能没办法,但你的同胞却有,我的朋友,”塔特都眼睛贪婪、渴望到让人心生恐惧的凝视着黑发青年,声音嘶哑的说道:“我麾下的战士在袭击护卫地球使团的西洛里亚人时曾经亲眼目睹,你那些掌握神奇力量的同胞,让几名被击碎脊椎、膝盖的西洛里亚武士重新站了起来。

        我需要那神奇的力量帮我治愈伤痛,只要我能再次踏上战场,不,只要我能重新站起来,就没人能从我手中夺走‘塔特都’的权柄?!?br />
        “神奇力量,治疗严重外伤的神奇力量,我,我倒是的确听说宗教事务局的道家研究员、调研员能用法术做到这一点…”像是被塔特都领主的目光威吓到一般,张黎生后退两步,哆嗦着说道,之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难道,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们计划好的。

        你,你们救我,处心积虑做了那么多事,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打算和华国结盟,而是想要治伤?!?br />
        “你说的不错,张秉奇研究员,”见黑发青年猜出了真相,埃特珐戈竟没否认,语调平静而坦诚的说道:“这一切严格来说的确是个谎言。

        自从知道了你的同胞掌握着罗曼大陆没有的神奇医术后,子爵大人便以不能让卑鄙的西洛里亚人独享与异界强大邦国的盟约,积累实力为理由下令通过各种渠道结好华国人,而你就是那道当时才刚刚颁布了三天的命令的受益者。

        所以可以说正是谎言救了你的性命,让你的身份变得更加尊贵,未来还会带给你更多的财富、更高的地位,仔细想想这样被骗又有什么不好呢?”

        “你们喂我吃下了毒药,骗我费尽心机的利用各种关系,打通关节,领来了华国使团,现在说这对我没什么不好!”张黎生捂着脑袋低头沉默一会,突然爆发似的嚷道:“我怎么信任你们,怎么信任!

        谁知道救了子爵之后,我会不会由尊贵的客人,一下变成了该死的西洛里亚人的盟友,应该被砍头示众…”

        听到异界青年失态的怒吼,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塔特都领主不仅没有发怒或沮丧,反而露出狂喜的表情,“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亲爱的朋友,只要你能让我重新站起来,我会公开以祖先的威名与武勋起誓,将你永远置于我的?;ぶ?。

        请一定相信我此时的诚意,对了,我曾经许诺给你罗曼爵士的地位,那么明早就会把领地册封给你。

        像你这种以学者身份和特殊功勋获得‘爵领’之人就像埃特珐戈大师那样没有踏上战场的义务,也就永远不可能被‘上位贵族’随意贬褫,否则整个领地的统治根基都会动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