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零一章 ‘潜回’

    六百零一章 ‘潜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得脱自由,在图一卡诺城宽敞的马路上行走许久,天色渐黑时,张黎生按照早就想好的计划闪避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中,撕裂虚空,回到了自己信仰笼罩的世界。

        之后他用了七天时间,从亿万信徒中精挑细选出了三十个最适合冒充地球华国使团的人选,并下令让教廷智囊们精心策划一个用以诱惑塔特都子爵的谎言后,重返地球,冲上亚太空轨道,朝‘诺亚世界’所在的米国新墨西哥州飞去。

        让华国背弃自己刚刚结盟的异界盟友西洛里亚人,同时也和塔特都人结盟就算进行的再顺利可也绝不可能在短短一二十天内成功,塔特都子爵给了张黎生半年时间完成这一计划,按照合理的逻辑推算,最快也要用掉一半才能有结果。

        而在现在这种‘亚特兰蒂斯’显露出无暇别顾的关键时期,张黎生自然不可能平白浪费三个月花在等待上,回米国一趟瞧瞧联邦局面,条件允许就和联邦政府做下接触,有可能的话顺便了解一下亚特兰蒂斯人此刻的真实情况,便是他能做的最好打算。

        趁着浓浓的夜色,从太空降落到新墨西哥州的红土荒原,刚刚着地,冬季旷野突然刮起的呼啸寒风卷的漫天烟尘,便将张黎生的身躯整个吞没。

        远处那座由苦等进入‘诺亚世界’机会的难民们聚集在一起,自然形成的城市已经废弃,风沙飘荡中一具具风干的尸骸在幽亮月光的照射下隐约可见,分解出的磷米分散发出点点恐怖的亮光。

        “哦,看来‘难民营’已经变成了‘鬼屋’,这下子去那里打听不出来什么了?!绷葙睦浞缰?,张黎生遥望远方喃喃自语着将冲锋衣的帽子拉紧。改变了主意,离地三寸,御风而行的直接向‘诺亚世界’急速飞去。

        世界藩篱崩溃后。异世界和地球接壤之处已经无法守卫,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十几分钟后,他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新华盛顿a’拥满难民的城郊。

        一个直径半米的铁皮桶,十几磅诺亚沙漠特产的类似地球石油的黑色可燃原油,一丛散发出难闻气味的火焰,便是在冬夜里庇护生命的三大元素。

        悄然走进蓬头垢面逃难的人群中,看着一张张在摇动的火光中因温暖显得满足的脸孔,张黎生心中不由叹息起来,“曾经享受着地球最先进文明生活还不知足的米利坚公民。现在能靠近一个暖和的铁桶就满足了。

        人类真是种奇怪的动物,对于幸福的定义随着环境的不同,真是有着天翻地覆的改变?!?,他正发着感慨,无意间过于靠近一个燃烧着烈火的铁皮圆桶,马上就遭到了一个披着肮脏毛毯的高大白种人的驱逐,“小子离远些,这是我们的铁桶,想取暖的话就拿点吃的出来?!?br />
        “抱歉,打扰你在自己的‘安乐窝’里休息了。我马上就走?!闭爬枭仕始缂涌旖挪较虺乔呷?,听到他讽刺的笑话,那高大白种男人露出凶狠的表情。握握拳头犹豫片刻,最终却什么也没做,只是望着张黎生消失的背影‘呸’的一声狠狠吐了口吐沫。

        张黎生不知道身后人的恶意,来到新华盛顿城繁华街区,终于看到了保持着文明风貌的市民穿行于街头,他松了口气,斜着眼睛瞥了瞥每隔两三百米便有一对的巡逻警察,随便挡住几个穿着靓丽冬装,青春洋溢的年轻女子。

        “小姐??梢越枘愕氖只蚋龅缁奥??”朝女孩中一个和自己有着同样黑色头发的华裔姑娘一笑,张黎生礼貌的问道。

        “亲爱的。你的搭讪方式太老套了,不过你长得很‘新鲜’。我今天又刚好失恋,所以我可以和你一起喝一杯?!苯柚乒饪辞遄璧沧约旱母咛裟腥四且卦诿遍芟碌挠⒖∥骞?,黑发女孩竖起手指,指着张黎生说道。

        “哦,从失恋到重新恋爱总共耗时三十七分钟,恭喜你莫丽儿,你创造了个人新的记录…”;

        “莫丽儿你是当之无愧的(恋爱女王),我以你为荣…”;

        “让欧亨利那个小子见鬼去吧莫丽儿,你的新男朋友可比他英俊多了…”,站在黑发女孩身边的同伴听到她的话,醉醺醺的笑着起哄道。

        一旁的张黎生看到这一幕,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温暖感觉,苦笑着说道:“啊,对不起,恐怕莫丽儿小姐不能打破她的爱恋记录了,我真的是想借手机用用?!?br />
        “这么说话真是太不可爱了,帅哥?!焙诜⑴⒁汇?,笑着从手包里摸出自己手机,递向面前的冲锋衣男子。

        “谢谢?!闭爬枭庸只?,拨出了一个号码,被挂断后,紧接着又连拨了两遍,才终于接通。

        “是谁?”电话里传出一个不耐烦的男声。

        “查理,是我,”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张黎生低声说道:“我回‘新华盛顿a’了,现在在第九大道‘德式烟熏餐厅’门口?!?br />
        “哦,米格拉我的老朋友,你怎么换号码了。

        我正在和参议院的几个新朋友打扑克,马上就结束,等一下我们一起去吃晚餐,待会见?!钡缁傲硪欢顺聊该?,传出查理强作镇静的声音。

        “好的,我等你?!闭爬枭愕阃?,挂断了电话,将手机还给了黑发女孩,“谢谢帮忙,相信你这么善良、漂亮的姑娘一定会很快就找到一份新的美好恋情?!?br />
        “哈,你看起来像个大学生,可说话的语气比我老爸还古板,”黑发女孩把手机放回包里,摇摇头道:“一下就让我失去了兴趣,真是太扫兴了。

        再见吧,我的一分钟恋人,姐妹们,我们走?!?,和同伴一起摇摇晃晃的向着不远处的夜店走去。

        望着女孩们远去的背影。张黎生哑然失笑的耸耸肩等在路边,二十几分钟后,一辆中古的凯迪拉克房车滑行着停到了他的身旁。窗户落下,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胖脸?!袄习?,看到您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快上车吧?!?br />
        “哦,查理,你亲自开车来的吗?”张黎生笑着拉开车门坐进了后座。

        “联邦军方流传着您掌握了关于‘世界藩篱’的一个大秘密的传闻;

        亚特兰蒂斯人说您可能在‘珐隆世界’神灵偷袭亚特兰蒂斯舰队时,受到波及已经丧命了,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您以后打算怎么做,所以没敢惊动其他人?!辈槔硪槐咂舳?。一边解释道。

        “以后打断怎么做,”张黎生笑笑,望着窗外不断变幻的街景说道:“我正打算征服第二个‘世界’,查理,以便取得足够的力量,未来光明正大的和‘光能文明’抗衡。

        至于怎么应付因为掌握世界藩篱的秘密和受到‘珐隆世界’神祗袭击波及引发的后果,现在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解决了?!?br />
        “征服第二个‘世界’,您暗地里的‘事业’可真是越做越大,老板?!辈槔砩硖逡唤?,表情震撼恭维了一句。随后转动着方向盘,关心的问道:“那您这次回新华盛顿城是想光明正大的现身呢,还是躲在暗处呢?”

        “我希望可以光明正大的现身?!闭爬枭仕始缢档溃骸安还庖戳钫衷谟檬裁囱奶榷源齦s集团,以及亚特兰蒂斯人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哦老板,世界藩篱崩溃后,ls集团凭着您在‘诺亚世界’荒漠里开拓出的十七万平方公里绿洲,已经在米利坚拥有了极其特殊的地位。

        联邦政府几乎对我们的任何合理要求都有求必应…”提起自己苦心经营的产业,查理精神一震回答道,却被张黎生惊讶的打断,“你是说都已经几乎陷入到穷途末路的地步了,联邦政府还在遵循‘私权至上’的原则。没有强制征收ls的土地?!?br />
        “老板,你以为米利坚的政治家和法兰西政客是同一种人吗!

        十七年前还有加州牧场主用长枪驱逐联邦税务官闯进自己的庄园?;竦萌迕坠艘约凹又葜菡淖鹬?,如果以公权力掠夺公民用合理的手段取得的财产、土地。那么米利坚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辈槔碜院赖乃档?。

        “是吗,虽然我觉得联邦政府这时候还不懂变通显得非常白痴,但这种情形对我来说倒真是个好消息?!闭爬枭仕始绲?。

        “老板,其实也不是联邦政府不懂变通,实在是因为米利坚合众国立国的基础是《大宪章》,如果联邦政府公开不受限制,不合法的行使国家权力,在目前这种艰难局面下,很可能会引起州政府的强烈反弹。

        而且诺亚世界位于新墨西哥州和俄克拉荷马、德克萨斯接壤处,世界藩篱崩溃后,‘安全’的土地反而多了许多,没必要为了十几万平方公里的绿洲去冒发生不可控制的动乱的危险?!辈槔泶恿硪桓鼋嵌确治龅?。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有了‘新华盛顿a’郊外的那些难民,联邦早晚会发生不受控制的动乱呢?”张黎生撇撇嘴道。(未完待续)

        ps:看到有大大留言说山东礼数大,其实已经改变很多了,不过发丧那天像猪猪这种‘隔着一层肚皮’的孝子贤孙,六点钟到位站场,耗得十一点半叩头送过世老人火化,然后喝‘豆腐汤’(也就是吃饭),再等到火化完晚上六点左右路祭(室外磕头,游街送丧),然后上林(去墓地埋葬死者)也必不可少的。

        回来已经八点多了,感觉冻了一天,感冒复发了,趁着脑袋冻的麻麻的却还清醒,赶紧码字,码完已经不撑了。

        明天八成要再去打吊瓶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