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八十九章 神灵尸骸

    五百八十九章 神灵尸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知道用‘大千世界’出现之前的历史学观点诠释一座深藏亚空间的文明遗迹,本身就是件非?;牡氖虑?。

        可是身陷局中,两位知识相当渊博的华国学者却受以往所受教育的惯性左右,无法认清这点,争论的面红耳赤。

        “宋教授,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木屋不可能是铁器时代的建筑?!弊叩侥痉壳?,脚步不停的仔细观察着整体结构,圆脸青年坚持着说道。

        他身旁的消瘦中年人摆摆手,“好了郑工,咱们现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贸然下结论还太早,还是进屋子里面去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再说。

        希望里面千万不要是一无所有?!?br />
        说话间两人绕着房基走了半圈,来到了木房有门户的一面。

        没有冒然的直接推门而入,干瘦中年人从衣兜里摸出一幅手套戴上,连呼吸都屏住,小心翼翼的轻轻抚摸了一下原木制造的房门,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没有腐朽,保存的很完好?!?br />
        “应该是木质的问题,否则就算在真空环境下,也不可能一点氧化的痕迹都没有?!痹擦城嗄耆思ざ乃档?。

        “很可能是这样,看来一会要取样带回去分析了?!备墒葜心耆说愕阃?,手臂微微用力,试探着推了推门,出乎意料的看到木门无声的缓缓打开。

        秘境天空上没有太阳,却有发散着柔和光芒的云朵。而这光芒顺着敞开的原木大门照进幽暗的木房中后,竟像是在刹那间失去了温度一般,变得阴冷起来。

        瞧不清屋里的摆设,却可以模糊的看到房间里的天花板、四面墙壁上布满了不断渗出水滴的污泥。

        那千万颗水珠顺着痕迹仿佛鬼怪脸庞似的幽绿苔藓缓缓滑落,说不出的阴森恐怖,圆脸青年咽了口吐沫,结结巴巴说道:“这,这是,宋教授这是…”

        “别紧张,郑工。这可能是建造者刻意模仿了洞穴居住环境?!备惺茏派欠斓囊趵浜?,干瘦中年人定了定神,“我们进去看看?!?,鼓起勇气走进了木房。

        等到眼睛渐渐适应了幽暗的环境。两人发现不仅是墙壁和天花板。就连木房的地面上也铺着一层厚厚的湿泥。长度数百米的室内空间竟像是装着一块小小的沼泽地一般。

        而在这片泥泽靠墙一边砌着的一座高度在四五尺左右,铺着破旧锦缎的石台,便是空荡荡木屋里唯一的点缀。

        “祭台。宋教授,那应该是座祭台吧,原来这里是神庙,可惜现在看来神像好像消失了?!奔惺栈裨擦城嗄耆酥缸鸥咛ň驳乃档?,一时间竟忘记了恐惧。

        “原始崇拜不一定有神像,也可能是某种自然现象…”干瘦中年人兴奋的答道:“算了我们别乱猜了,去看看就知道了?!?,率先走向高台。

        地面泥泞难行,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却让人走的十分狼狈,两人好不容易来到高台前,打开冷光手电筒照了上去,发现覆盖在高台上的不是锦缎,而是一张破烂不堪,由一块块方圆七八尺的彩色皮革,缝合在一起的皮画。

        “世界地图,这是一幅地图,宋教授,这是一幅画在皮革上的地图对吗?”借助着微小的光源,出神的一点点观察着高台上的皮革,十几分钟后,圆脸青年揉揉疲倦的双眼,兴奋的喊道。

        “这的确是张地图,郑工,而且是张世界地图,异世界的地图”干瘦中年人肯定的说道:“看来这里的一切根本就和华夏文明一点关系都没有,难怪没办法用地球文明的发展史归类。

        不过无论如何这处秘境都是个重大发现,很有价值,而且是在亚马逊丛林发现的,也许真和‘世界之门’有什么关系?!?br />
        “不错教授,这下子咱们这趟远门可真是出对了,有了这些发现回去,嘿嘿,嘿嘿…”像是想到未来光明的前景,圆脸青年忍不住笑出声来。

        正在这时,他突然就觉得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紧接着身后传来一个略显阴森的幽幽男声,“你们错了,这座秘境的确是华夏文明的遗迹?!?br />
        这出人意料的声音让两位兴高采烈的华国科学家身体一下僵住,愣了许久,压忍着不安慢慢回头,用手电筒照去,同时看到了一张嘴角泛笑,留着浓密胡须的脸庞出现在眼帘之中。

        “傅博士,我,我不是让你,你去协助刘博士,鉴定,鉴定岛屿岩基的类别和,和形成年代了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吖。

        还有,你,你毛遂自荐来参加遗迹探索队,难道连一点点考古学常识都,都不懂吗,怎么能,怎么能在别人工作的时候,在背后动手动脚,随便出声呢!

        在古迹现场这么干可是考古最大的忌讳,你知不知道,这,这有时候是会要人命的,你知不知道!”认清身后之人是谁,干瘦中年人惨白的脸色一下涨的通红,气急败坏、语无伦次的结巴着嚷道。

        “傅博士,你这是干什么,你,你什么时候到我们后面来的,怎么鬼,呸,呸,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真是,真是吓人一跳?!痹擦城嗄暌才宄宓暮暗?。

        考古的场所不外乎墓穴、文明遗迹、沉没船舶几种,全都是死者长眠之地,很容易招惹到不可思议,不可解释的灾祸,因此任何国家的考古学家在工作时都有一条共同遵守的潜规律,绝不相互玩笑、打闹,华国科学家的发火并非没有原因。

        可是站在他们身后之人却没有露出丝毫歉意,笑容不变的说道:“宋教授、郑工程师,我一直都跟在你们身后,只不过你们一直没有发现罢了?!?br />
        “傅博士,你,不和刘博士一起工作,跟着我们干什么?”看着自己身后之人在手电筒光柱照射下明暗不定的笑脸,干瘦中年人心中莫名其妙的突然一紧,脱口而出道。

        “因为我对我们脚下这座岛屿,到底是由什么年代、种类的岩石构成的,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处秘境唯一能引起我注意的就只有这座木房子?!闭爬枭挠幕卮鹱?,走到高台前,伸出手来,开始摩挲台子上的皮革,“而这里也的确没有让我失望?!?br />
        “傅博士,你这是干什么,这是珍贵的文物,怎么能直接拿手摸呢,你手上的汗会腐蚀…”反应较慢的圆脸青年还没有察觉探索队‘外援’的异常之处,大声说着,正要动手阻止张黎生乱动乱摸,却被一旁的干瘦中年人一把拉住了衣袖。

        “李研究员、赫研究员你们在吗,李研究员、赫研究员在吗?”之后干瘦中年先是大声招呼了一下负责?;ぷ约喊踩幕谂烧娲?。

        见没有回应,他脸色隐隐有些发青,勉强笑着问道:“傅博士,您知道跟我们一起进屋的宗教事务局的同志,就是那些超能力者去哪了吗?”

        “那两个人一个是道家弟子,一个是佛门僧人,怎么能闯进这样的‘巫’之圣地,”张黎生一边抓住高台上的皮革,轻轻拎了起来,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喜色;

        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所以一进门我就把他们杀死了。

        对了,宋博士,你知道我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吗?”

        听到张黎生的话,一股难以言述的彻骨寒意在干瘦中年人的心底升起,令他张口发出两声干涩之极的,‘啊,啊?!焙蟊阍僖参薹ǔ錾?。

        这时中年人身旁的圆脸青年也发现了异常,咽了口吐沫,脸色发白的说道:“杀,杀死了,你把他们杀死了,傅博士,你,你在开玩笑对吧,你在这种地方开这类玩笑可不好?!?br />
        张黎生没有理会两位华国科学家的惊恐表情,自问自答的说道:“我拿着的是华夏远古神话传说中制造人类的伟大神灵,女娲褪下的皮肤,也是她的神之国度。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这副由蜕皮组成的‘桌布’下面还隐藏着…”,说到这里,他拉住高台上的皮革,猛的用力一掀。

        一股巨力将平铺在数百米长高台上的鳞皮整个扬起,露出了掩盖的一具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残缺尸骸。

        那尸体展着身躯卧倒在泥地之上,头颅披着如丝秀发,面庞左边一半露出焦黑的骨头,右边一半保留着美丽绝伦的安详容貌,残缺的双臂枕在头下,千疮百孔的胸膛、腹腔上有着无数隐约可以看见骨架的伤口,再向下,却是一尾伤痕累累的漫长蛇身。

        “女娲大神的遗骸,补天而死后女娲大神的遗??!”看清尸骸的样子,知道自己的预测已经成真,张黎生最后狂喜的高声呐喊道。

        随着他的呼喊回荡在木屋中,张黎生的身躯开始缓缓膨胀,双脚合拢成了细长蛇尾,细嫩的皮肤渐渐变色、板结成红、黄、蓝三色交杂的不规则鳞片;

        头上和下巴的毛发飘落下来,紧接着便有山川、大地、海洋在他接近两百公分,按黄金比例分割的躯体上浮现出来,十几秒钟之后便由人类化身成了魔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