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八十五章 觊觎之心

    五百八十五章 觊觎之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青年有些惊诧于偷袭营地的罗曼人能与地球宗派真传弟子相抗衡的战斗力,而持续的战局令他的这种惊讶渐渐变成了目瞪口呆的惊叹,直到七八分钟后,联合了地球施法者的西洛里亚军士们终于击溃了来犯者,张黎生才回过神来。()

        战斗刚刚结束,一只遍体鳞伤,尾巴都被斩掉一截,露出鲜血淋漓断面的龙蜥,便从丛林里狂奔着蹿了出来。

        见到这只庞然大物狰狞跑来,地球探索者们都不由惊呼着仓皇后退,不少人踉跄着瘫坐在了泥地上,只有郭采颖、张黎生两人脚步没动。

        那狂奔的龙蜥跑到郭采颖面前猛的停住,锋利的肢爪深深抓进了林地,只见巨蜥头顶一个高大的身影乌云一般跳下,摘下头盔,单膝跪地,声音嘶哑低沉的说道:“多谢您的帮助,来自异国的尊贵女士,令我们不至吞下失败的苦果。

        西洛里亚人不畏惧死亡,却恐惧不能在战场的取得胜利?!?br />
        看着跪在地上高度也在自己胸脯的异界武士首领,那与平常嬉笑开朗完全不同的肃穆神色,嗅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令人几乎窒息的血腥气味,郭采颖定了定神,严肃的说道:“我们是盟友,奥凡罗骑长。

        您在帮助我们探索丛林时受到了袭击,无论来犯者是谁,我们都有责任和义务共同御敌,你们的伤亡情况严重吗,能猜出是谁发动了这场突袭吗?”

        “三个西洛里亚勇猛的战士回归了大地的怀抱?;褂形迦耸芰酥厣?,”奥凡罗脸色变得黯淡了一些,随后布满了仇恨之意,“会这么无耻,在黑夜中向我们西洛里亚人射出冷箭的只有奥斯塔特人,这些在战场上挥动战刀、斧头都会发抖的鼠辈?!?br />
        “是吗,知道是谁发动了袭击,也就好防备了?!痹谡庵治侍馍喜环奖愣喾⒈硪饧?,郭采颖含糊的说了一句,之后想了想说道:“奥凡罗骑长。我们队伍里有医生。让他去帮你们治疗一下伤者吧。

        方便的话,我也想去慰问一下他们,可以吗?”

        “这是我们的荣幸,尊贵的女士?!卑路猜拚酒鹕?。深深鞠躬说道。

        郭采颖点点头。朝不远处一个头发斑秃。脸色惨白,瘫坐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说声:“宋医生,你拿着急救箱跟我来?!?。和奥凡罗并肩走向丛林,而她身后的张黎生也装作好奇的样子,紧紧跟了过去。

        见张黎生要跟郭采颖入林,惊魂未定的刘亦腾欲言又止的张张嘴巴,最终却一言未发,而是暗自咬了咬牙,也迈步走向了密林。

        密林深幽,前方激烈可怕的战斗早就将毒虫猛兽吓得远远逃走,就连虫鸣声都不可闻,只有熊熊烈火烧灼湿润树木时发出的‘啪啪…’响声回荡在空中。

        “这,这要是引起了森林大火可怎么办,这么茂密的林子,可,可不是开玩笑的,会出大问题的…”惊魂未定的走在张黎生身旁,哆嗦的双手紧紧握住急救箱肩带的斑秃中年男人,望着林间透出的丛丛火光,语无伦次的说道。

        “宋医生请放心,火势已经被我释家‘金刚四法器’罩住,烧不远的?!闭馐辈恢雍未Υ匆徽舐跛估淼挠迫簧?,解去了队医的担忧。

        “那就好,那就好…”终于想到了周围一直都有华国宗派真传暗中守护,那中年男人的脸色慢慢恢复了一点血色,点点头说道,他话音刚落,身前的郭采颖开口问道:“李处长,咱们宗教事务局的同志吗有伤亡吗?”

        “郭司放心,这点小小阵仗还不至于要了我等的性命,不过三五人受了些皮外伤罢了?!币徽笄宸绱恿种泄喂?,待到风散,一个身穿冲锋衣,秃着脑袋,方面大耳的男人已站在郭采颖的身旁,双手合十道。

        显然在红色贵女面前,这位佛门真传,年轻一辈中的魁首,也不敢装神弄鬼隐身答话。

        “那就好?!惫捎狈判牡牡懔说阃?,而紧跟在她身后的张黎生悄悄望着秃头男人不可抑止微颤的面颊,却隐约猜到,刚才的战斗绝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

        “对了,刘处,越是现在这种时候,越不能放松警惕,营地那边的防卫工作要做好?!弊吡思覆?,郭采颖又说道。

        “您放心郭司,钱处长已经撤回营地了?!蓖和纺腥说?,说话间几人来到了一片上百巨木断裂在地透出了幽幽月光,四周燃着熊熊烈火的焦土之上。

        刚刚结束的激烈战斗的痕迹在这里四处可见,不过一出丛林,张黎生的目光便一下被几具浑身浸透在血泊中的,高大罗曼战士的尸体和他们死去的骑兽所吸引,再也看不到其他。

        与此同时,眼睛飘过死尸,微微皱皱眉头的郭采颖轻咳一声,问道:“受伤的战士都在哪里,奥凡罗骑长?!?br />
        奥凡罗如钢铁铸造的刚毅面庞上隐约露出一丝哀伤,指着远处一个树木堆成的小丘说道:“他们正跟其他士兵一起为死去的战士们进行送葬仪式,尊贵的女士?!?br />
        “奥凡罗骑长,仪式如果可以允许外人参加的话,我也希望能送那些勇敢的战士一程?!惫捎毕肓讼?,礼貌的说道。

        “这是死者的荣幸?!卑路猜匏嗄戮瞎?,引导着盟友向那座小小的树木山丘走去,突然就听身后有人问道:“奥凡罗骑长,那些尸体就是这次袭击你们的敌人留下的吧?”

        回头一看,是那名不知身份,但看起来和尊荣的盟国贵女关系相当亲密的年轻男子在指的敌人的死尸问话,奥凡罗不在意的点点头说,“是的大人,那几具死尸就是卑鄙的奥斯塔特人?!?br />
        “那就是证据啊,收敛好,等以后你们向奥斯塔特人问罪的时候,有这些尸体的话…”张黎生像是好心的提醒道,却被身前彪悍的罗曼武士首领狞笑着打断,“尊敬的大人,我们的国家和你们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规矩,西洛里亚人从不向敌人问罪,只会去杀死他们。

        那些奥斯塔特人的尸体我们会留在这里让野兽吞食,变成粪便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br />
        “哦,抱歉,我只是想好心提醒您一句?!蓖虐路猜拚拿嫒?,张黎生古怪的笑笑,解释了一句,便完全沉默了下来。

        之后西洛里亚战士和他们的骑兽在浇着特殊油料的树木中被火焰化为灰烬,骨灰被战友装进铁瓮;

        受伤的西洛里亚武士接受华国队医的检查、治疗;

        郭采颖亲自慰问那些受伤的华国宗派真传弟子时,青年都一言未发,只是静静看着。

        折腾到深夜时分,等一切善后工作做完,张黎生像来时一样跟在女孩身后回到了营地休息,两三个小时候,等到同屋之人睡熟后,却悄悄从睡袋里爬了出来。

        活动了一下手脚,黑暗中张黎生幽幽一笑,深深吸了口气,猛然吐出,屋外的密林便猛的刮起了呼啸的飓风,裹着几缕被雨水浸湿的泥沙细流从门缝飞扬进了木屋。

        飘荡着汇聚在青年脚下的睡袋中,那些湿泥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塑造一般,很快变成了一个空壳的人形。

        之后一阵平常人肉眼几乎不可察觉的乳白色光芒闪过,泥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和张黎生一模一样的肉身人体。

        “女娲以泥土塑人之力已经掌握了,看起来这几个月我也不算是完全的浪费掉了。

        不过这么消耗神力的造人法,根本就没有实际意义,应该还有其它我没掌握的技巧?!毕裾站底右谎醋潘泻粑浞⒊銮城橱?,泥塑中脱胎而出的男人,张黎生喃喃着,身形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再出现时,他已经回到了刚才那片焦土上。

        这时距离战斗结束才不过几个小时,逃遁的野兽还未回归,张黎生漫步走到那些被丢弃的袭击者尸体前,见丝毫没有被吞吃的迹象,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俯下身体,突然握住一具死尸的手臂,用力一撕,竟将那手臂撕扯了下来。

        “哈,罗曼人的身体素质竟然比我推测的还要夸张,至少超过三吨的力量才能把手臂扯断,地球人的话根据‘海德堡实验’只要一吨的拉力,就能撕裂肢体。

        这也就是说,这些‘大个子’的肌肉纤维韧度和骨骼密度在地球人的三倍以上,可惜没有仪器,实验素材也不足,不能得到准确的数据?!闭爬枭肮咝缘牡蜕止咀?,把断裂的手臂丢到一边,伸手摸向那具被自己摧残的死无全尸的罗曼武士的脖颈。

        “一、二、三、四…”用力擦去死尸粗壮脖子上的血迹,仔细看着几道深可入骨的伤痕,青年叹了口气,“要害部位受到六次致命攻击,几乎把脑袋砍断才死掉,这生命力简直可以比拟蚯蚓。

        没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真是活见鬼了,难道只有施法力量才算是超自然能力吗,把‘罗曼’作为我第二个征服的目标是不是错的呢…”(未完待续……)

        ps:明天,不的确的说是今天就是猪猪的三十五岁生日了,打算和老婆、宝贝女儿去郊外散心,向大大们请假一天。

        生病后已经很久没有一家人一齐散散心了,真是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