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六十八章 偶遇(上)

    五百六十八章 偶遇(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经历过大灾难的人都知道,天灾人祸横行之时,最可怕的不是伤残与死亡,而是饥饿。

        以食物蛊惑刚刚经历过末日之灾,心慌又饥肠辘辘的民众很快便产生了极佳的效果,满街乱窜的人流在短短几分钟之内便统一了方向,朝纽约‘橘子街’涌去。

        但自言自语之后的黑发青年却没有继续混迹在人潮里,而是停下脚步朝街道两旁看了看,跑到街边一间橱窗玻璃破碎的精品鞋店前,跳上窗台盘腿坐了下来,望着眼前的滚滚人流陷入沉思之中。

        “纽约军事基地根本就没受到什么损失,里面的联邦军队现在也该行动起来了,难道真连普罗大众都不如,像老鼠一样一直躲着。

        要是这样的话,计划就得改…”不知不觉间,青年又开始出神的喃喃自语起来,说着说着突然闭嘴,瞳孔中闪烁出一抹凛冽的光芒,向右看去,在他狰狞的目光注视下,一个身姿曼妙,前凸后翘的金发女郎离开人潮,漫步走到了他的身旁,双手轻轻一撑竟也坐上了窗沿。

        两人对视一会,黑发青年嘴角浮现出一丝古怪而残暴的笑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轻轻抬起,引动的手臂周围的虚空显现出千百道莫名扭曲的弧度,低声说道:“懂得地球上的语言吗?

        真没想到世界藩篱才刚刚崩溃几天,就能在纽约街头碰到‘降世’的神灵,‘大千世界’真是比我想像中还要神奇。

        不过如果你拿我当猎物的话,那可就太愚蠢了,作为神祗,哪怕只是‘意志转移’也应该能察觉到我们之间的差距…”

        “我们之间的差距从一开始我就十分、十分了解了,宝贝,不需要你的提醒,”回望着青年隐含狰狞之意的目光,女郎突然声音温柔的打断了他的话,“五百七十五天没见面了。你还好吗?”

        熟悉的语气、称呼和措词令随时都将暴起发作的黑发青年一下僵住。

        脸孔上冷酷的笑容如同面具一样定格了十几秒钟,青年嗓音沙哑、干涩,结结巴巴的反问道:“蒂,蒂娜,是你吗?”

        “当然是我,除了我和你妈妈之外,还有谁会那么自然的叫你‘宝贝’呢,噢,我忘了,也许还有我最好的朋友兼姐妹翠茜;

        你最欣赏的‘ls’董事局秘书麦蒂小姐私底下会那么叫你?!?br />
        “蒂。蒂娜。我。我真的很抱歉,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真的…”察觉到女郎满是盈盈笑意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无限哀伤、痛苦。青年声音颤抖的失态说道。

        “伤害我,你当然不会伤害我,一直以来你都是在绝望和绝境中拯救我的‘救世主’。

        我在十八岁之前从未想过,会和一个男人发誓相伴一生。

        在认识你之前,爱情在我看来就像是美味的甜点,吃起来甜蜜,可多吃几块就会觉得发腻,可认识你之后我终于知道,原来自己实际上是一个把爱情当成空气的女人。没有了爱情心脏就会窒息着,痛苦的死去…”

        “对不起,蒂娜,对不起…”青年全身无力的瘫坐在窗台上,全身都开始微微颤抖。近乎呻吟的喃喃说道。

        看到他近似于崩溃的样子,女郎本来始终微笑的脸庞一闪即逝的浮现出一丝异样的颜色,“现在这样的表现太夸张了吧,亲爱的宝贝,你可是‘巫黎’的神祗,噢,现在你应该已经统治了整个‘海虾二号世界’了吧,拥有一个完整世界的神灵,想想就让人觉得惊叹。

        对了,你信仰笼罩的‘世界’为什么在末日之灾后突然消失不见了,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用上古时代华夏‘巫’之祖神女娲留下的唯一一块补天石在世界藩篱崩溃前,补上了‘海虾二号世界’的空间之门。

        本来只是个试探和实验,没想到结果异常的完美?!焙诜⑶嗄瓿聊换?,出乎女郎意外的,异常坦诚的回答道。

        “女娲,女娲…”女孩一愣,咀嚼了两声这个开创华夏‘巫’道,留下无数震撼传说的古神名字,陷入回忆之中,许久之后才说道:“我记得你就是继承了这位强大神灵的血统是吗,啊,我们以前还分析过她补天的故事,猜测和‘大千世界’的突然消失有关。

        现在看来那个猜测竟然是对的,啊,这可真令人震惊,远古时代竟然真的存在着强悍到可以把一千个莫名其妙粘连在一起的‘世界’分开,重新创造出世界藩篱的神祗?!?br />
        “是啊,我这几天也感到很震惊?!蔽桌枭耢罅阃匪?。

        “你是继承了如此强大神灵的血脉,难怪可以在几年之内就征服了一个完整的世界。

        可你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告诉我呢,你该知道一个有可能结束‘大千世界’的方法,哪怕是个根本就无法证实的方法有多么的珍贵…”

        “对我来说,有什么能比你更珍贵呢?!蓖排⒑傻谋砬?,青年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你学会甜言蜜语了了,学会甜言蜜语了,张黎生,”听到这句话,女郎身体一下变得僵住,愣了十几秒钟突然爆发起来,挥拳捶打着巫黎神祗的肩膀吼道:“以前就算再想哄我,你也绝不可能说出刚才那样的话,现在呢,张开嘴巴就说了出来。

        真好,你真好,说的真好,真好…”

        在崇尚各人英雄主义的联邦旧州,即便是混乱时期,女孩如此高分贝的叫嚷也足以引起路人的注意,不过注意看到两人的行为却都认为是情侣间的吵闹,并没有一个人多管闲事,而是耸耸肩后,继续走上了挣扎生存的路程。

        良久时间之后,女郎终于停止了声嘶力竭的哭喊,抹去脸上的泪水,低头深呼吸了几口,她恢复了不久前冰冷的表情,凝视着巫黎神祗说道:“真是难以想象,我对你的厌恶竟然超过了作为神灵的尊严”

        被女孩捶打时像是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青年突然声音沙哑的开口道:“蒂娜,所谓神灵也只不过是掌握了强大力量的智慧生物而已。

        有智慧就会有思维,有思维就会有喜欢、憎恶、畏惧等等情感,这和人类又有什么区别呢。

        神祗的尊严不过就是在信徒面前的伪装,和你以前在学?;蛘呤巧缃怀∩隙阅吧肆髀冻隼吹哪侵纸景?、生疏的态度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我们两人之间,从来都不需要这种伪装,不是吗?”

        “既然你说不需要伪装,那我就直接说出我来找你的目的了,”女郎低下头沉默片刻,语气更加冷淡的说道:“分割世界的藩篱已经崩溃,‘书册’展开,大千世界的时代已经来临,而在这种时候,向‘强大者’表示善意是最廉价、聪明的做法。

        而你足够强大…”

        “表示善意,没问题,我接受你的善意,”听完女孩意犹未尽的话,青年连连点头后问道:“但你总要说出你代表着哪世界或势力吧,是‘海虾一号世界’吗?”

        “不错,我现在的确是‘珐隆世界’也就是你所说的‘海虾一号世界’的神灵?!迸⒒卮鸬?。

        “哪能告诉我这离奇的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吗?”青年关切的又问出一个问题。

        “这件事看上去很不可思议,实际却很简单,还记得你给我那本‘贤者之书’吗?”

        “当然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和神灵分身交锋的战利品,那家伙很自大的称自己是‘真理主宰’,难道,难道就凭着那本书他就让你成为了‘从神’?!?br />
        “当然不是,‘珐隆世界’有四大神系,光芒、黄昏、阿尔彼斯峰和黑红湖,真理主宰可没有统治任何一支神系的资格。

        你忘了吗,那本贤者之书大部分的书页的确是你从他手里抢来的,可作为根本的最关键部分却来自于一个异世界人类之手?!?br />
        “阿特曼贤者,”青年脑海中闪现出一个用连头披风罩住全身的黑衣老者形象,脱口而出道:“你是说曾经带领武士入侵夏威夷的那位贤者?!?br />
        “就是阿特曼,”女孩点了点头,“就是因为他,我成为了‘珐隆’的神灵?!?br />
        “他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阿特曼的确早就已经死掉了,可机缘巧合的是,在他死后,发生了太多意外。

        先是亚特兰蒂斯人的舰队降临地球,随后‘世界之门’开始在地球各处不断开启,紧接着联邦又找到‘诺亚世界’,让米利坚对‘海虾一号世界’的残酷攻势成倍减弱了下来,使得本来即将灭亡的‘红铁之国’奇迹般的生存了下来。

        红铁之国的人民认为是冒着生命危险穿越世界藩篱的阿特曼拯救了他们,将阿特曼奉若神明般的尊敬…”

        “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本来的确是没有关系,可巧合的是,阿特曼在向地球出发前已经是死的死、逃的逃,红铁之国军队里最后一名贤者。

        普罗大众膜拜时为了表示尊敬,从不直呼他的名字,而称呼他为‘红铁之国最后的贤者’…”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