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六十二章 ‘新朋友’

    五百六十二章 ‘新朋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冰球比赛简单、无趣,但毕竟是项男人的运动,我还有得选择吗?”拉迪耸耸肩反问了一句,热情的欢呼道:“走吧,兄弟姐妹们,我们去‘冬日梦幻’?!?br />
        “万岁…”满屋精力过剩的年轻人一下兴奋起来,大声回应着,快步跑出了府邸,驾驶着三辆汽车冲出庭院,向新纽约c城的市中心驶去。

        车轮在晒得滚烫的水泥路上飞速转动,不一会便来到了通往梦幻般冰雪王国的巨大圆拱门前。

        坐在汽车后座的张黎生望着门前兴高采烈涌动的人潮,一声不响的第一个走下了汽车。

        在炎热的沙漠中造雪代价十分巨大,滑雪场的门票一张就要九十五米元,来结伴游玩的朋友绝大部分都是按照地球西方人的习惯均摊花销,

        驾驶座上,乔伊家长着华裔中少见的一百九十五公分以上身高的次子罗布特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自己刚刚认识,一路上始终沉默的表兄,从口袋里翻出钱包,摸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身旁的拉迪,随口说道:“看来我的‘新表哥’性格很内向啊。

        好了,拉迪兄弟,我去停车场放车,帮我买张票再来杯冰咖啡可以吗?”

        “我能说不吗,罗布特?!崩贤嫘ψ沤庸?,拍了拍罗布特的肩膀露出古怪的表情说了一句,“以后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你的‘新表兄’可不仅仅是内向那么简单?!?,推开车门跳出了车子。

        留在车里的罗布特则不解的撇撇嘴,没有多想什么。跟在贝亚特的车后‘叭叭…’按着喇叭,蜗牛一样艰难的前进着拐上了通往停车场的辅道把车停好。

        松了口气,他烦躁的下车正要招呼一起停车的兄长和拉文家的小儿子,突然眼睛一亮。招手喊道:“嗨,艾美、安德丽娜、胡佛,真是太巧了竟然会碰到你们,也和朋友去滑雪场吗?”

        “噢,是你啊罗布特,哈?;褂斜囱翘?,来‘冬日梦幻’的停车场当然是去滑雪,怎么你们又来‘新纽约c’过圣诞了吗?”不远处的停车格旁,六七个刚从两辆休旅车上下来,肤色各异的青年人里一个亚裔女孩手遮凉棚,挡住刺眼的阳光仔细望了望罗布特,招手大声说道。

        “是啊,我们一家昨天才刚到爷爷家,没想到今天来看冰球比赛竟然一下就碰到了老朋友?!甭薏继匦ψ潘仕始缢?。

        “冰球比赛,你是说纽约闪电豹对阵芝加哥邪恶红龙的比赛。难道你们买到票了,我们这些本地人可都没订到?!迸⒕鹊乃档?。

        “没买到,”罗布特丧气的摇了摇头,“我们打算去找‘黄牛党’碰碰运气?!?br />
        “罗布特,这可是圣诞节最后一场球赛,又是决定纽约闪电豹队命运的比赛。你知道买高价票,价钱要翻几倍吗,何况还不一定能买到,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们一起去滑雪好了?!毖且崤⑿ψ潘档?。

        她话音刚落,站在身边的一个有着巧克力肤色和英俊脸孔的年轻男人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艾美,难道你打算就这么一直站在大太阳底下闲聊吗?”

        “噢,抱歉比尔,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和安德丽娜、胡佛去年在咖啡厅认识的朋友罗布特和贝亚特…”女孩朝黑人青年露出一个歉意表情,开始介绍起乔伊家的兄弟。罗布特也把哈瑞介绍给了新朋友,相互认识后,一群人便顶着太阳向冬日梦幻滑雪场售票处走去。

        短短一会停车的功夫拉迪根本没有买上票,走到弯曲的蛇形队伍旁,有是一番相互介绍后罗布特眯着眼睛抬头看看太阳说道:“今天的阳光实在太毒了。不如我们先找个阴凉的喝饮料,让亲爱的拉迪兄弟自己一个人买票怎么样。

        他可是‘新华盛顿a’的警官,以为联邦公民服务为使命?!?br />
        “为联邦公民服务可不包括买滑雪场的票…”拉迪一听马上气恼的说道,但当他看到周围几个汗流浃背的漂亮女孩失望的表情,气势一下弱了下来,“当然姑娘们可以去躲躲太阳,作为一名绅士…”

        “作为一名绅士般的警察,可不应该有性别歧视,”罗布特一边打断了拉文家次子的话,一边做手势从艾美等人手里收了票钱递给他,一边说道:“还记得吗,前年圣诞来冬日梦幻滑雪场是我排队买的票,今年轮到你不是很公平吗?”

        “哼,你这家伙真是,真是…”拉迪一时无话可说的接过钱,眼睁睁看着其他人笑嘻嘻的朝自己挥挥手,躲到了远处滑雪场围墙旁的帆船布棚下。

        一群陌生的青年中只要有一两个性格开朗、幽默的人做‘搅拌器’很容易在短时间内就热络起来,而罗布特和哈瑞正是这种‘开心果’的性格,等待时,两人抛出了几个有趣的话题后,众人都不禁笑出声来,彼此间的陌生感一下减低了不少。

        谈到联邦最著名的喜剧明星jim carrey(金.凯瑞)的轰动新作,张黎生同样裂着嘴巴哈哈大笑,却突然听到身边有人低声说道:“别笑了好吗,你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很奇怪,一点都不真诚吗?”

        “什么?”张黎生愣了一下,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着一个个子和自己相差无几,留着短短的头发,显得英气勃勃,可精致的五官却绝不会让人误会性别的黄皮肤女孩错愕的问道。

        “我说你的笑容像是从脸上硬挤出来的,丝毫都不是发自内心,所以还是不要笑的好?!迸⑺仕始缢档?。

        “是吗?!币晕俏蘖牡拇钰?,张黎生不再多话,出于礼貌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扭过头再也不发一言。

        十几秒钟后,一直看着青年侧脸的短发女孩突然哑然失笑说道:“故意装酷就是你吸引女孩的招数吗,这可太老套了?!?br />
        “我没你想的那么无聊,”张黎生沉默一会,心中突然莫名其妙生出一种想要倾诉的感觉,脱口而出道:“从今天早上起我就一直都在想我的女朋友…”,话说了一半却硬生生忍了下来。

        “那可真巧,你一早在想你的女朋友,我呢,这几天一直都在想我已经分手的男朋友,他和你很像,不是长相而是气质。

        很多人开心时,他也常默默一个人陪着笑脸,实际却并不想笑?!迸⒘成弦簧良词诺穆冻鲆凰勘酥?,问道:“对了,你女朋友呢,没跟你一起来‘新纽约c’吗,难道你们也,也分手了吗?”

        “我们没分手,但我做错了一件事,以为她躲了起来不想再见我,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张黎生忍不住说道。

        “躲了起来不再见你,哈,超过两周不联系那就是分手了?!倍谭⑴⑵财沧旌闷娴奈实溃骸澳阕龃砹耸裁词??”

        “你不是刚和男朋友分手,很伤心吗,为什么还有心情问这么多问题?!闭爬枭辶酥迕纪匪档?。

        “就是因为分手伤心,所以我才会想和人聊天,不愿意一个人闷着。

        你难道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吗,想要不停的说话,不停的说话,只有这样心里才会觉得不那么痛苦?”女孩笑着说,她话音刚落,旁边的张黎生便看到满头大汗的拉迪拿着一叠彩券气喘吁吁的走了过来。

        “我很少觉得难过,而且真要到了那种时候更喜欢一个人独处,所有不能理解你的感受,去找别人聊天吧?!鼻嗄晁仕始缭诙谭⑴⒍咚盗艘痪?,迎向了拉迪,从叫嚷着,“真是活见鬼,我快热的中暑了,明明已经是冬天,竟然还有这么高的温度。

        诺亚世界的沙漠真是太可怕了,快拿好票,我们赶紧进滑雪场去。

        一想到冰凉的雪,我简直急的要疯了?!钡木偈掷锝庸徽湃氤∪?,漫步向‘冬日梦幻’的巨大拱门走去。

        而短发女孩紧紧跟在张黎生身后从拉迪手中接过了入场券,嘴巴里不停的说着,“我和别人聊天听到的都是安慰,要不就是让我哭出声来,可我只是想聊聊天而已。

        而且我们都和恋人分手了,能相互理解,所有你是最好的聊天对象,别那么冷淡,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同样向滑雪场的大门走去。

        在爱情已经沦为快餐的现代社会,刚刚分手几天陪到一拍即合的异性一下就结成新的伴侣丝毫都不令人奇怪。

        看到一前一后走远的黑发青年男女,艾美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惊喜的一笑,跑到罗布特身边问道:“罗布特,你的表兄是个很讨女孩子喜欢的家伙吗,竟然一下和埃莉诺走的那么近,我还以为我妹妹至少要几个月才能走出情伤呢?”

        “说是表兄,其实我今天才刚刚认识这家伙,对他一点都不了解,不过看起来他实在不像是什么讨女人喜欢的家伙?!甭薏继厮仕始缢?。

        “那倒也是,埃莉诺喜欢的人,类型一向都很怪,不过你表兄长得倒是很健康、阳光,对了你为什么对自己的表兄不熟悉呢,这可真怪?”

        “那是因为我姑妈…”罗布特竭尽所知的解释着,却没有注意到几架飞盘造型的武装直升机从远方悄然赶来,在离他头顶数千米的高空开始不断盘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