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五十一章 神庙之议

    六百五十一章 神庙之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将一艘城市般大小的飞船泊进海港是项看似容易,实际浩大的工程,从拂晓一直折腾到正午时分,‘猛犸象号’才终于顺利靠岸,人员得以离船。

        与联邦中将、前军方女情报官以及母舰接近半数高级军官一起乘坐喷气式登陆车,在巫黎岛一望无际的港口缓缓着陆,张黎生居高临下眺望着远处茂密的丛林和近处十几名以精美兽皮包裹身体的土人首领,忍不住深呼吸着海岛微带咸味的湿润空气,喃喃说道:“终于回来了…”

        “博士,看来你真的对巫黎岛感情很深?!弊谇嗄晟砼缘陌蛏檬终谧《纠钡奶?,微笑着说。

        “艾莉森少校,我前前后后加在一起,在这座岛上呆了几年的时间。

        学术生涯中最重要的成果大部分也都是在这里完成的,怎么可能对它没有感情呢?!闭爬枭谷坏奶中α诵?,随后竟站起身不走浮梯直接翻过半人多高的透明钢化玻璃护栏,从四、五米高的登陆车上一跃而下,跳到了岸上。

        “尊贵的‘智慧者’,塞哈弥恭迎您的归来?!?;

        “…鲁索瓦恭迎…”;

        “…图苏顿恭迎…”,还不等青年站稳,不远处的巫黎杂役首领们已经在一个头插三根翎羽的肥胖土人带领下围了上来,恭敬的跪倒在地,异口同声的说道。

        喷气式登陆车上,看到这一幕的联邦母舰首席参谋目光一闪,在蒙格利亚耳边说道:“蒙格,看来我们的博士的确在巫黎民间拥有着极高的地位,就连中级行政官僚见了他都要行跪拜礼。

        可惜那些下跪的人里没有一个身穿军属盔甲的军人。目前可以推断他在军队方面的影响力应该相当有限?!?br />
        “达沃,还记得你最常告诫我的话吗,”联邦中将站起身,瞧了瞧船下跪作一团的土著,冷着脸低声说道:“遇到任何事都不要轻易的下结论。何况根据联邦搜集的情报,我们年轻的博士可不是位简单人物?!?br />
        “你总是要反驳我的话,蒙格,我刚才不是用了‘目前’这个词了吗?!敝械壬砀?,体态微胖,肩膀上同样扛着闪亮的金星。只是个数较少,只有两枚的参谋官达夫沃伦习惯性抱怨了一句,挺着肚皮小心翼翼的顺着扶梯走下了登陆车。

        “各位英勇强大的异邦将军远道而来,我们已经准备到了肥美的烤肉、清冽的果酒欢迎大家,请跟我来?!币恢钡群蛟诟劭诘耐林朊强吹降匚蛔罡叩谋隹偷锹?,马上迎了上去操着流畅。语调却非常怪异的米语热情的说道。

        “翻译先生,我是张黎生博士的,的随从,必须和他呆在一起?!卑蛏砩现缸帕饺淄獾恼爬枭档?。

        “您是尊贵的智慧者在异邦招募的‘女勇士’吗,”巫黎翻译中看起来地位最高,头戴三根翎羽的年轻人羡慕的瞧着美丽的黑人女少校,“我会安排仆役们在宴会上向您进献整只猛兽表示尊敬。

        但按规矩智慧者现在必须孤身前往神庙向伟大的‘巫黎神‘礼拜。您作为异信者是不能跟随的?!?br />
        “如果我也是巫黎神信徒能不能跟去呢,翻译…”艾莉森机智的脱口而出道,却被几个土人翻译突变的脸色所哽住。

        一旁已经和巫黎部落进行过几次黄金交易,深知其中忌讳的蒙格利亚马上亲自开口解释道:“诸位虔诚的信徒,艾莉森少校并没有丝毫对伟大巫黎神不敬的意思。

        她只是一心想要跟在张博士身边履行自己的职责,所以…”

        “好了蒙格利亚将军,我能理解艾莉森小姐冒失的原因,”翻译中的首领朝联邦中将微微鞠躬,随后再一次恶狠狠瞪了女少校一眼,“但希望她明白和你们生活的邦国不同?!桌琛怯晌按笊窳橥持蔚耐恋?,涉及信仰之事决不可妄言。

        希望同样的亵渎再也不要出现第二次了,各位大人请跟我来吧?!?,转身向远处的巨大树皮木屋走去。

        气势被夺,无奈之下的联邦高级军官们也只能紧跟在那些土人翻译身后离开了海港。而张黎生则得以脱身,脚步轻快的在一群杂役首领的簇拥下坐上兽车,来到了依海兴建的港口城市中央位置的幽深庙宇之中。

        空荡荡的神庙里此时并无一人祈愿,只有几潭清泉响着微弱的‘哗哗…’水声,涌动在矗立在庙宇中心点的,周身密布鳞片的人首蛇身神像之下。

        青年沿着平整的青石板道走到百米多高的塑像旁伸手摩挲着基石,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身后虚空之中猛然喧腾起黄、蓝、青、红四色烈焰,引动的周围水潭喷泉激升百倍,喷射出漫天水雾。

        “伟大的巫黎,您是世界亘古的法则,执掌着自然无所不在的规则和进化的奥妙…

        伟大的巫黎,您我等心中永恒的信仰,是人间与天上一切权柄的源头…”在齐齐匍匐在地上,竭尽全力头颅贴近湿漉漉地面的杂役首领们虔诚的祈祷声中,飞舞在空中的水柱缓缓凝结成一面面水幕,映照出了八个人影。

        那些人或俯首在案前处理着政务;

        或在床榻上与美人调笑;

        或骑乘猛兽在无数精锐战士护卫下巡弋着城市;

        或独自一人立足高楼之上远眺着壮美山河,却同时被神庙里张黎生一声带着笑意的轻咳所惊动。

        而在其他同伴目露骇然神色,身体明显绷紧时,八人里一个相貌丑陋的瘦小土人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转眼间从震惊里脱身出来,自言自语般的异口同声喃喃问道:“伟大的鉨下,是您在召唤我吗?”

        “图格拉、图安,果然是你们最先反应过来?!鼻嗄暌恍卮鹆艘痪?,几秒钟后,水幕里的所有身影便都匍匐在了地上。

        “噢,我刚刚坐地球人的飞船降落到巫黎岛,时间又很紧迫,只能突然召唤你们,抱歉了译刚?!闭爬枭纳衬踝恿龃赖牡麓查降睦潜费?,笑着道歉说。

        作为能够经常和神祗接触的巫黎教枢密院成员,八位教区执政清楚他们的心中信仰虽然遇到对敌时冷酷、决绝,不容丝毫忤逆,平常却平和大度,毫不严苛,所有对这句戏言并不吃惊。

        但这些平均数亿人中才得以脱颖而出一个的卓绝人物更知道,神灵可以展现出温和态度,自己却绝不能因此失仪,因此态度反而显得更恭谨了一些。

        看着一颗颗深埋的头颅,青年似乎感觉到牧者们的心意,哑然一笑后又说道:“图格拉,半个巫黎岛都被你改造成了‘大戏院’,竟然完全瞒过了米利坚人的眼睛。

        看来你很有做导演的天赋啊,很好,继续坚持下去,我想不久的将来,巫黎人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地球上了。

        对了,各教区还要继续招募军队,尤其是新征服的大陆、岛屿,半年之内我要见到至少五千万的精锐战士?!?br />
        此刻更加辽阔的世界已经随着和联邦军人的越来越密切交往在‘海虾二号世界’的宗教领袖们的面前展开,他们也猜到了巫黎神祗的来历绝不只土著守护精怪成神那么简单。

        但大势已成,除了死心塌地的追随着张黎生实现其滔天野心之外,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其他出路,只能恭敬的应道:“遵命,祢下?!?br />
        青年满意的点点头,表情肃穆下来,声音低沉的赞许道:“说到征服,我虔诚的牧者们,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整个‘世界’握在了掌中,这让我非常欣慰?!?br />
        “伟大的神灵,全靠着您赐予的强大兵器与非凡力量,再加上冰霜大陆、奥萨德大陆和荣光之角大陆恰好都在战乱之中,其他岛国又力量分散,这才让巫黎神教得以在不到一年时间便扩散到整个世界。

        其实我等功绩微不足道?!苯掏⒅凑峭档?,显然对这样的回答他们早已有过交流,

        之后其他人噤声,身为执政长的图格拉独自一人继续说道:“祢下,新征服的三块大陆加上诸多岛屿大约可以再开辟出九片教区,还需要您任命新的执政?!?br />
        “巫黎教的新执政依照大祭司长们的顺位晋升就可以了,既然教廷的架构已经稳定,以后除非特例中的特例,否则我不会再简拔人才突然升上高位了?!闭爬枭肓讼胨?。

        “您的睿智足以照亮整个星空,祢下?!蔽桌杞掏⒅凑び芍缘乃档?。

        “在规则成熟后,懂得规矩的重要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智慧,图格拉,”青年笑着摇摇头,“尽快选定晋升的名单,趁我留在巫黎岛的机会给他们加冕。

        还有准备一些食物,肉虫、兽肉干、采集的浆果…什么都可以,分量足一些给我当道具,我要演出好戏?!?br />
        “遵命,祢下?!?br />
        “事情就这些了,千万记牢我的吩咐,招募精良的士兵是第一要务,诸位执政?!闭爬枭底呕邮纸恢匦禄松⒙涞乃?,在宛如雨滴落地的清脆声响中大步走出了庙宇。